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九九章 好胜之心

第三九九章 好胜之心

 
    ……

    冷冷的注视着那个被称为药林的老者,欧楚阳渐渐压制了一下那悸动的心情,冷眼旁观着青尘与药林的对话。

    药林看了看青尘,眼中暴发出一道逼人的寒光,那股寒光似是有着巨大的仇恨一般,无法言喻,只听药林说道:“是啊。我回来了,你没想到吧?”

    感受着药林的话语,青尘像是早有准备似的,并未现出如何震惊的表情,问道:“你还回来干什么?”

    “哼!”药林冷哼了一声,道:“干什么?当然是要拿回我应得的东西?”

    青尘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回道:“原本那确实是你的,但也是你自己亲手把它放弃了,这,怨不得别人。”

    “怨不得别人?”陡听青尘叹声,药林顿时怒吼了一声道:“要不是你,我又怎么能变成这样?药林怒喝着,用手使劲的戳了戳脸上那深长的疤痕。

    看着药林愤怒的模样,青尘缓了缓,沉声说道:“不是你的,你永远拿不走,说起来,当初还没对那件事情负上责任,要不是你,老师也不可能这么早离开人世。”“哈哈~”药林怒及反笑,狠厉道:“我没负上责任?我一身的修为被你们几个老家伙破去,变成一个废人,还不算负责任?别跟我提老师,那个老不死的根本不配做我的老师,我很后悔,当初为什么没听那人的,早早的杀了他,我也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药林嘶吼着,仿佛那阵年往事给他带来的伤害巨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而这时,众人也听出来,原来这青尘与药林是师出同门。

    “大胆,现如今你还在侮辱恩师。”听到药林怒骂着自己的老师,不由一怒,旋即厉声喝道。

    听着青尘愤怒的喝声,药林并未为所动,反而逐渐将那激荡的心情平静了下来,只见前者稍微缓了口气,冷冷的说道:“青尘,你不用吓唬我,我既然敢再回到飞云帝国,就不怕你们再像当年那样出手对付我,要知道,我现在只是一个废人。”

    药林用手指了指青尘和裘胜,接着说道:“一群强者围杀一个废人,相信你们也背不了这骂名吧。”

    “王八蛋。”见到药林如此无赖的模样,裘胜当真被气的一佛出生、二佛出世,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冲上去将其暴打一顿,可是,他也就只是想想,那闪身的同时,当下便被青尘拦了下来。

    青尘道:“说吧。这次你回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见到青尘将裘胜拦了下来,药林的眼底露出了一抹鄙夷的神色,开口道:“没什么?我说过,我只想拿回我应得的东西。”

    药林嗤笑了一声,低声喝道:“谢赞。”

    听到药林的喝声,谢赞向前迈了一步,形成与前者并列之势,站立于前。

    药林干枯的手掌抬起轻轻的搭在了谢赞的肩头,随后狞笑了一声,盯着青尘说道:“我的气海被你们破了,现在可是废人一个了,不过,幸运的是,我还有一个弟子,怎么样?青尘,敢接受我的挑战吗?”

    看着面前长样颇为俊朗的谢赞,青尘微微皱起了眉头,拥有着一身强大实力的他,居然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清谢赞的实力,更令他奇怪的是,这个谢赞给了他一种诡异的感觉,那感觉就像是一个灵魂完全透明之人一般,似有若无。

    思索间,青尘淡然着说道:“别说敢不敢,这种激将之法对我没用,我想知道的是,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挑战。”

    “哈哈~”闻言,药林大笑起来,而那笑声当中却是充斥着极度轻蔑的意味,长啸之声回荡了许久,药林方才开口说道:“青尘,你是不是怕了?好吧,没关系,你看看这是什么?”

    药林说着,从灵戒中取出一块紫色牌子,当众高举起来。

    当药林取起牌子的同时,青尘的面色大变,旋即狠声道:“果然在你这里。说吧,你想怎么比?”

    青尘的语气转变之快令得不少人都为之动容,显然,药林取出的牌子一下子便让青尘接受了对方的挑战,只是令所有人都疑惑的是,这个牌子到底是什么?

    带着不同的怀疑心态,围观众人皆是把目光落在了药林身上,而感受到了周围那热切关注的目光,药林脸部由于伤痕而几乎僵死的肌肉极为困难的抖动了两下,道:“很简单?让你的弟子和我的弟子斗丹,你赢了,这便还给你。”药林说着,摇了摇手中的牌子。

    眼神紧盯着药林手中的紫色牌子,青尘突然大笑道:“哈哈~,好,就按你所说。”

    “别急。”见到青尘答允,药林猛然一挥手道:“如果你输了呢?”

    “你想怎样就随你?”青尘答应的很是干脆,显然,那药林手中的牌子对于他来说好像十分重要。

    “嘿嘿。”药林笑了笑,眼底透射出一道奸计得惩的森寒笑意,道:“那好。今天咱们就当着天下豪杰的面把好说清楚了,这场斗丹,如果我输了,这天元令物归原主。可要是我赢了,你就要把丹堂堂主之位让出来,并且当着这天下豪杰的面自废武功。不过我听说,师兄你还没有弟子吧?真想不出你怎么跟我斗?”

    “妈的,青尘,别跟他废话,老子先把他抓住,然后拆了他。”陡一听之下,裘胜立时杀意暴涨,说着便要冲上前去。

    而就在众人以为青尘并不会如此轻易的答应对方的要求的时候,青尘却是笑出声来,道:“谁说没有,这不就是?”

    青尘说着,一把拉过欧楚阳,冲着药林笑了笑。

    “他?”药林瞧着眼前的少年,愣了愣之后,顿时眼露不屑之色。

    一旁的谢赞也是看向欧楚阳,讥讽道:“毛都没长齐,他行不行。”

    言语中含带着极为轻视的态度,在一听青尘说出面前这个十多岁的少年便是斗丹的对手后,药林和谢赞的脸上皆是浮现出一抹笑容。

    “这不用你管。说说吧,如果你输了,怎么办?”没有理会对方的嘲笑,青尘冷声问道。

    “你说怎么办?”

    “唉~”轻叹了口气,青尘脸颊之上流露出一抹落寞的神情,低声道:“如果你输了,除了交出天元令之外,再也不要回到飞云帝国了。”

    青尘的语气之中暗含着极为明显的怅然之意,这番话语听到所有人的耳中,皆是对其投来了赞赏的目光。显而易见的,在青尘话语中,众人能够听出青尘有了放过药林之意。

    闻言,药林的脸上并未露出任何感激之色,反而更加狠戾的看着青尘,咬牙道:“没问题。一月之后,我会在帝都广场,让所有人见证你的失败。走!”

    扔下一句狠话,药林带着其弟子谢赞扬长而去,大厅之中,无数人的眼神凝视着那苍老的背影,此时,每个人的心都因药林临走前那最后一句话而心潮澎湃。

    玛林拍卖行的一幕针锋相对的好戏,随着事件主角之一药林的离开而落下暂时的帷幕,只不过,那丹堂堂主青尘与药林,这位同门之间斗丹的消息,却是在事件主角相继离开之后,犹如长了翅膀一样,开始传扬出去。

    陡一听闻,帝都之内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各大势力纷纷把目光投向了目前最引人注目的崇高之地:丹堂。

    不仅如此,在一些熟识青尘的各势力之主纷纷派人到访后,做为目前丹堂主人的青尘更是迎来了帝国最高层的关注。这也是青尘带着一干人等回到丹堂之后,刚过不久的事情。

    当时,帝国的国王派人送来了一封书信,而这封书信的内容也不难理解,大体的意思是说:青尘做为帝都重要组织的一位首领并不能很好的把握自己的行事尺度,类似于这丹堂易主的重大事件,除了关系到丹堂的前途外,更加关系到帝国的发展,书信中的用词比较委婉,充分显示着帝国对丹堂乃甚至青尘的重视,只是其中却很明显的暗含着不少怪责之意,不过,基于对帝国的考虑,帝国的国王用了很多安慰、鼓励的话语,也算是顺便关心了一下青尘,并且给了青尘承诺,不管是谁与药林的弟子斗丹,只要取胜,那帝国就会破例的授与那人子爵爵位。

    此封书信虽是秘传,但似乎这位帝国国王并未有隐瞒的意思,相反,可能由于此次事件过于重大,前者居然通过传信的信使隐晦的将书信中的内容透露了出去。而当各大势力闻知此事后,皆是为之动容。

    观之帝国,青尘不用细想,便不难猜出其为何有此举动。原因在于,丹堂的成立以及发展永远都保持着中立的地位。丹堂的成立已有近两百年之久,这样的庞然大物能够屹立于帝国经久不衰,当然有着其独到之处,丹堂的每一任堂主,不论是什么样的人物,都会秉持着一种相对友好的态度,类似于对帝国实行丹药、药材等有限量并无偿提供的做法,早已经形成了一种规律,而在这种规律之下,帝国当然会把丹堂的位置看的极重,所以,这才有了帝国的关注之意。

    子爵爵位,这在帝国虽说不少见,但因为这样的方式而获得爵位的,却是从未得见。因此,各大势力不由的开始重视起此次斗丹事件。一方面,各大势力通过各种渠道打探关于药林和其弟子的消息,分析其实力,然后通知给青尘,以做示好,另一方面,他们也在同时想办法取得丹堂内部的消息,对于这应战之人,他们早早的正视起来,毕竟,如果此次丹堂获胜,那这子爵爵位的人选会立马成为帝国重要的角色之一。

    一时之间,帝都风云变换,各大势力风起云涌,尽皆等待那月后的嘱目一战。

    而身为这次事件主角之一的欧楚阳,此时却是坐落在丹堂一所会客室内,一脸苦涩的模样。

    手中捏着那封由帝国国王亲手执笔所写的书信,欧楚阳看完后报之以苦笑。之所以苦笑,是因为欧楚阳知道,这次斗丹如果赢了,无疑,自己便会成为帝国之内倍受嘱目的人;但如果败了,自己当然也会出名,不过那名气恐怕是会被外界无数人等都嗤之以鼻的废物。也就是说,不论成败,欧楚阳的名气已然在此刻悄悄打响。只是,这两种分立不同的名气,都不是欧楚阳想要的,他想要的,无非只是那典阁之中的藏典。

    会客室内颇为宽敞,不过,今天却是显得有些拥挤,原因便是,今天的会客室之内坐落着不少的人,而这些人,除了那零星的几人,欧楚阳不认识外,其它的都见过。

    偌大的会议室,除了青尘以及杨、柳二位长老,还有玛林商会目前的主事人裘胜与裘娜二人,此外,会客室中,还有紫荆、沈航、白天仲,这三人的来临,本来是不可能的,但无奈,在玛林拍卖行中,紫荆三人是跟欧楚阳一路的要好朋友,而这次斗丹事件早已经在帝国之内传的沸沸扬扬,所以,青尘索性将他们一同带进了丹堂。

    可这副场面中,最令欧楚阳惊异的是,来人之中居然还有徐月和那个曾经见过一次的徐振。对于徐振,欧楚阳自从在棋盘镇见过他一次后,或多或少的便有了一丝钦佩之心,毕竟,那是半只脚踏入武圣境界的强者,又怎能不引人嘱目呢?

    徐振的到来,不仅给了欧楚阳一种震撼的感觉,就连青尘和裘胜开始体会到此次事件的重要之处,毕竟,人家徐振可是皇族亲卫队的首领,而其本身更是超级强者,帝国国王能派此人前来,充分说明着他有多么重视此次事件。

    灯火通明的会客大厅,此时映照在众人的脸庞之上,端的是异彩纷呈。

    紫荆三人一脸震惊的看着欧楚阳,几欲张开的口却是迫不得已的闭了回去,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都明白,像这种场合根本没他们说话的资格。

    坐在欧楚阳对面的徐月也是满脸羡慕之色的看着欧楚阳,心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复杂滋味,这种滋味便是自己未能成为那万众嘱目斗丹人选所冉升而起的,虽然她很不甘心、也很不服面前的少年,但没有办法,谁让自己的老师不是这丹堂堂主,而只是一个长老的杨成林呢。

    眼光扫过徐月,徐振立马察觉出徐月的不妥,而做为徐月的祖父,徐振当然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孙女。

    好胜之心,人皆有之,可徐月却尤为之最。

    厚实的手掌在桌案下抬起,轻轻落在了徐月的玉手之上,徐振冲着前者笑了笑,随后把目光转到青尘脸上,说道:“青尘兄,什么时候收的弟子,怎的连老弟也不通知一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