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九八章 无名之辈

第三九八章 无名之辈

 
    ……

    得到二人首肯,欧楚阳自然很是高兴,交谈之下,欧楚阳现在急需要找到裘娜,来打听佟良的具体落脚之地,这样,他才能让二人尽快的加入到紫霄佣兵团中去。

    带着三人,欧楚阳穿过了无数人流,终于找到了那个先行离开的柳长风,只是,当他们看到柳长风的同时,皆是露出疑惑之色。

    远远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有着不少的人群正急速向中心涌去,而在这不少人的围拢之下,场中立时形成了一个圆形,在那圆形场地当中,柳长风正站在那里,一脸怒色的看着面前一老一少两道人影。看情形,这个一直和善的老人好像被那两个人激怒了一般。

    “发生什么事了?”见到这样的场面,刚刚认识过柳长风的紫荆也是满脸疑惑之色,低声问道。

    “不知道。去看看。”背负着双手,欧楚阳摇了摇头,随后,四人便加快了脚步,向前方行去。

    穿过人流,拔开阻挡在身前的人群圈子,欧楚阳四人走到柳长风的身边,沉声问道:“柳老。发生什么事了?”

    见到欧楚阳走了过来,柳长风这才把怒视对方的目光收回,冷声道:“哼!欺人太甚。”

    含怒的话语自柳长风的口中森然吐出,明示了前者的愤怒之意。

    有感于柳长风现如今的状态,欧楚阳也是为之愕然,对于比较了解前者的欧楚阳来说,这还是他首次见到柳长风如此震怒的状态,可见,那对面二人一定是做了什么令其无法忍受的事情。

    目光转向那一老一少,欧楚阳开始仔细打量起来。

    那位老者,有着一头十分扎眼的红发,而其充满褶皱的脸上更是十分显眼的有着一道长约三寸的凹深疤痕,这道疤痕从老者的左眼上方斜拉下来,直到嘴辱上方才收尾,而有了这一道疤痕,使得老者的面目显然极为狰狞。

    相对于老者,那青年就显得好看了许多,只是其眉宇间那鄙夷的神色看上去要比先前的老者还要讨厌许多。

    眼观二人,欧楚阳四人不免心生厌恶之意,再加之柳长风目前的状况,这更令欧楚阳感觉到事有蹊跷。

    原来,刚刚离开欧楚阳的柳长风本意是进到拍卖会中看一下,可无奈的是现在离着拍卖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所以,无所事事的柳长风便信步来到了坊市中,想要从那些外来的武修者身上看看是否能淘到什么宝贝。

    结果,出乎柳长风的意料,他还真从一个摊位上看好了一株奇特的药材,一向求知欲望异常强烈的前者,在发现这株药材后,便发现自己并不认得,好奇心驱使之下,柳长风不惜重金就要购买,可是,在他刚刚谈好价钱之时,没想到横生枝节。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这一老一少,不由分说,上前一下便出于两倍的价格与其竞起价来,本来,这倒不算什么,同时购买东西,人人都有出价的权力,而身为买货的摊主也是乐得见到此番情景,只是,令柳长风郁闷的是,这一老一少根本不像买东西的样子,在出价的过程中,竟然隐晦的贬低起柳长风来,而用的口气仿佛像是跟柳长风颇有仇怨似的。

    最可气的是,几番争论之下,那青年的言辞更加犀利并且毫无尊老之意,到得最后居然还漫骂起来。

    “嘿嘿。看不出来,你这老不死的还是丹堂的长老。”对于这种辱骂,任谁也不可能坦然受之,所以柳长风才有了一番愤怒的模样。

    “小辈,出言怎可不训。”柳长风狠的将牙齿咬到了一起,嘎吱作响。

    闻言之后,别说柳长风身为被骂之人都无比愤怒,就连一旁刚刚走来的欧楚阳几人听了也是怒不可歇。

    在简单的了解情况之后,含怒的目光在青年的身上扫视了一番,欧楚阳冷然道:“这位兄台说话未免有些中听了吧?”

    见到有人替柳长风出头,青年慵懒的抬起眼皮,一副不屑的样子看了看欧楚阳道:“你又是哪来的小杂碎。居然敢跟我这么说话?”

    听到有人侮辱自己的恩人,沈航立刻就要冲上前去狠狠的教训对方,不过,当他刚要冲将出去之时,却是被欧楚阳一只横生的手臂阻挡下来。

    按照欧楚阳所了解的情况,心思敏捷的他立刻发现了其中的漏洞。这一老一少的出现,显然没有人认识,要不然周围也不可能没有窃语之声,而当这青年出言侮辱柳长风的时候,他身后的老者非但没有阻止的意思,反而以一种看笑话的眼神一直盯着柳长风,明显,这个青年的做为是受到老者的默许才会如此。这样分析下来,这二人明显是故意针对柳长风的。只不过,柳长风为人,他也很清楚,一般情况下前者是不会轻易得罪什么人的,再加上这面前一老一少的目光不时的向柳长风的服饰上打量过去后,都什么隐约的透露着一抹恨意。综合判断,这两人貌似是对柳长风的打扮有所恨意。

    一套服饰怎么能令人生恨?答案是普通服饰当然不可能,只不过,柳长风所穿的服饰并不是普通的服饰。他穿的正是丹堂特有的服饰,而那袖口处绿色标志更加明显的显示着柳长风的身份,也就是说,这两人好像对丹堂有着什么意见。

    仔细的分析了一下,欧楚阳心中多少猜出了什么,便淡然道:“二位不像是买东西的吧?”

    这一问话不仅令对面两人一愣,就连柳长风也是把目光偏了过来,看向欧楚阳。

    没有管顾柳长风询问的目光,欧楚阳微微一笑,道:“有什么事?当面说出来,这般隐晦的言语攻击,恐怕只有小人才能做出吧。”

    欧楚阳的言辞更加犀利,只言片语之间就帮柳长风骂了回去。

    瞧着这突兀出现的少年,青年微微错愕,不过一直处于上风的他也只是一愣,旋即说道:“呵呵,这位小哥很是厉害啊。居然看出来我们不是买东西的。”

    青年一笑,那微弯的嘴角之处尽显着鄙夷和不屑,道:“没错,我就是看他不爽,故意找碴,你又能怎么样呢?”

    闻言,柳长风的眼瞳中更是涌出一股怒火,不过,前者刚要暴发时,那青年背后的老者却是说话了:“谢赞。”

    “是,老师。”听到老者叫自己,被称为谢赞的青年立刻拱手,一副恭敬的神色退到了老者的后面。

    老者走到上前来并未向欧楚阳瞧上半眼,他只对着柳长风阴冷的说道:“丹堂之人,都是懦夫。到了现在,也不敢应战。你们还有脸出来行走?”

    老者欧楚阳奇妙的话语令得在场无数人等纷纷愣住,就连柳长风的怒火也是不由短暂的熄灭了去,听老者的口气,好像是他跟丹堂有什么仇怨,定下了某种挑战,而丹堂却并未应战。

    错愕的同时,柳长风看向欧楚阳,而后者也是一脸茫然,道:“前辈是什么意思,晚辈等人听不明白。”

    老眼微睁,老者看向欧楚阳,道:“你又是谁?”

    “晚辈欧楚阳,敢问前辈尊姓大名。”见对方问起,欧楚阳大声回答道。

    “无名之辈。”老者不屑的看了欧楚阳一眼,接着道:“你不配知道我的姓名。哼,看你这么问,想来你也是丹堂中人?”

    “没错。”见老者一脸狂妄神色,欧楚阳不由打心底生起厌恶之心,不管怎么样,自己很有礼貌的对答道,你还是这般狗屎脸色,当真是不要脸至极了。

    在场中,无论是柳长风还是欧楚阳等人,就连围观的人群听到老者一系列的话语也是大皱眉头。

    而被众人目光关注的老者,却丝毫没有理会外界投射而来的愤怒目光,道:“哼!回去问问你们的堂主吧,一群胆小如鼠之辈。”

    老者说完,不再说话,马上背过身去,冲着那个叫做谢赞的青年使了个眼色。

    后者会意,当即讪笑了一声,朗声道:“我的老师,就是这位得高望重的老人,前几日向丹堂提出过挑战,可当时做为飞云帝都首屈一指的第一大丹会,却是不敢应战。嘿嘿,不战即是逃,说不得,丹堂的人都是一群无用之辈,没有半点本事啊。”

    “哗~”听了谢赞的话,当下全场震惊。诚然,丹堂在帝国的地位在在场每一人的心中都无比崇高,那不仅是因为丹堂是一个大型的组织,最重要的原因是,丹堂里拥有着大量的炼丹师,而这些炼丹师虽然等级都不是很高,但众人都是知道,这丹堂里有着三位四级的丹师长老,不仅如此的是,丹堂的堂主,早就被外界盛传已经有了五级的修为。

    五级丹师,在大陆上也不多见,这样的境界令得帝国所有知晓丹堂实力的人都不免将其当成神殿一般来看待。

    只就是现在,当众人听说,丹堂不敢应这老人之战后,那心暮中的超然地位,却是悄然的下降了许多。

    正当众人为此事而感到惊诧之时,一个显得极为苍老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谁说我丹堂不敢应战,今日我青尘就当着天下豪杰的面,应你此战。”

    清朗浑厚的苍老之音传出之后,迅速将大厅中那纷扰的议论之声压制了下去。

    众人愕然间,立刻回首寻找那苍老之声的来源。目光四下搜寻,最终,众人将目光全部射在了一个同样是年过半百的老者身上。

    “堂主。”见到来人,柳长风的脸上不自觉的涌现出一抹喜色,低呼道。

    来人正是丹堂堂主青尘,而在他身后的还有两人,这两人欧楚阳也是认识。第一个便是昨日是见过的老者,跟青尘是为好友的裘胜,而他在欧楚阳昨夜细想后,也是能够分辨出,这个老者正是裘娜曾经提到过的叔叔。

    而当欧楚阳见到第二个人款款向他走来的时候,前者笑了,摇了摇头,欧楚阳在心底低叹道:“真是有缘啊。”

    第二个人是个少妇,而这少妇自然便是裘娜无疑了。只不过,在欧楚阳看来,现在的裘娜除了拥有着与以前一样的火爆身材外,倒更显得的意气风发了。

    柳眉含春,凝脂玉肤,莲步轻慢,这位成熟的少妇在举手投足之间,尽皆显示着雍容华贵,再观之其一双如水般清透的双眸,更时不时的绽放着夺人心神的光彩,欧楚阳不难猜出,裘娜在回到帝都之后,其在家族中的身份和地位又得到了更大的提升。

    裘娜的到来所引起的骚动,丝毫不压于之前青尘的清朗笑声,而见到这位少妇的真实面目之后,无数人都向其投去了艳羡和仰慕的目光。

    脸颊之上挂着迷人的笑容,裘娜在到来的第一时间便先是冲着欧楚阳点了点头,这一下,更令围观的人群大呼惊艳。

    青尘破开外部的包围走入其中,一双暗**光的老眼微微圆睁,紧盯着眼前的老者,沉声道:“药林,二十年了,想不到你还是回来了。”

    这一出口,全场哗然,无数道惊疑之声错落响起,而当这些声音响起的同时,欧楚阳不难发现,那发出惊呼的人群,无一不是年长之辈,显然,这“药林”二字,在他们的心中占据着不少的记忆。

    陡然听闻青尘沉声道出,柳长风原本震怒的脸色全然退去,而换来的只有满脸惊讶之色。

    在丹堂待了几十年之久,柳长风又怎能忘了那记忆深刻的名字。虽然当初自己只是一个低级炼丹师,但柳长风还是见过药林几次,但今日一得见,他却丝毫不能将当年的那张英俊的脸孔跟面前狰狞满布的老者联系在一起。

    药林。二十年前,就连眼前的青尘较之相比也是黯然失色,可是,令柳长风奇怪的是,这个名字根本就在二十年前就应该已经蒸发于人世了啊。现在怎么又回来了,而当初这个药林就已经是帝国之内闻名的人物,那现在呢,他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

    柳长风震惊着,在这一刻,前者几乎化成了石像一般,凝固在当场。而听到青尘说出面前老者的名讳之时,一旁的欧楚阳更是皱紧了眉头。

    虽然,欧楚阳并不认识此人,也没听到药林这个名字,但心机沉稳的他,不难从在场众人以及青尘、裘胜和柳长风的脸色上看出什么端倪。那般惊惧的模样,貌似只有见到令人震惊或者诡异的事件之后,才能呈现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