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九四章 互有代价

第三九四章 互有代价

 
    ……

    “那可未必,我这个师弟,我最了解,抛开其为人不说,单看天赋,比上我,有过之而无不及,要不是他心性阴毒,被我们的老师看出来,相信他的实力早就凌驾于我之上了。而且,月儿那丫头是成林的弟子,这在帝都是人人皆知的事,到候如果让他知道,恐怕他会用这个来大肆宣扬,那对丹堂的名声可就不好了。”

    “那怎么办?”听到青尘如此说到,裘胜立刻板起了脸孔,焦急道。

    “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我估计,在比试之前,他还会亲自现身一次,到时候再说吧。”青尘揉搓了一下额头,显然这战书事件已经开始令他烦燥不安了。

    “笃~”

    正当裘胜还待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随后,还是先前那个小童闪身进屋,道:“堂主。柳长老求见。”

    “柳长风?”闻言,裘胜横眉一展,立马一股喜色涌上那黑乎乎的猴脸。

    而青尘听到小童的传报后,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道:这是柳长风,真是死性不改啊。

    听闻柳长风求见,青尘不由苦恼的摇了摇头,对于这个丹堂内新晋升的四级丹师,也是丹堂里仅有的第三位长老,青尘有种说不出的无奈,这个柳长风,性格虽然有些偏激,并且对于某些他认为重要的事,从来都是一根筋的走到底,任谁也扭不过他。想来,这此求见,肯定是他带来的那个少年认证成功了。而既然自己在之前的话已经松动,这次不见不是那回事,所以青尘想了片刻之后,便吩咐小童将柳长风领了进来。

    在房间之内等一会儿,柳长风终于带着欧楚阳大步的走了进来,不过,令青尘略微错愕的是,后面居然还跟着杨成林,这下可好,丹堂内几大重量级人物,除了那个一直在外飘泊的挂名长老外,居然都到齐了。

    宽敞的房间之中,随着欧楚阳三人的到来,顿时热闹了起来,而基于年龄方面的考虑,其中最受关注的当然是年龄最小的欧楚阳了。

    嗅着空气中弥漫的浓郁的香草味道,欧楚阳的心神也是不由为之一动。

    “好纯正的药香。”眼望四周,欧楚阳进到屋内的第一件事,便是仔细的观察起有几处角落中摆放的各种花草,而这一看之下,欧楚阳的眼中陡然暴发出一道贪婪的精光。

    “上品药草。”虽然不能马上叫出那几种散发着幽香药草的名字,但欧楚阳能肯定的是,这几种草药肯定不是凡品。

    欧楚阳的进入顿时引起房间内青尘与裘胜的注视,但随着两人发现这个身材挺拔的少年进来后,并未在意自己二人,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那散发着香气的草药上,两个老人相觑一眼,不由苦笑。

    “咳~”同样发现欧楚阳异样的柳长风见到丹堂堂主和玛林商会目前的第一把交椅面露不悦之色,立刻重重的咳了一声,提醒着欧楚阳。

    听到柳长风故意咳了出来,欧楚阳这才发现自己的举止大为不妥。随后,欧楚阳极为不舍的将目光从那几株上品草药上抽离回来,看向面前的两位老人,面露窘境道:“小子失礼了,还望两位前辈勿怪。”

    见状,青尘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显然,欧楚阳的急时补救,还是博得了他的些许好感,只是,一旁的裘胜却是满脸的鄙夷之色。虽然裘胜也算是个商人,但因为其性格的缘故,他却十分厌恶那种贪婪之人,而之前欧楚阳的表现很凑巧的令他鄙夷起来仔细的打量了欧楚阳一番,青尘开口道:“你就是欧楚阳?”

    欧楚阳颔首,应了声“是”。

    “你叫什么?”青尘问完,裘胜陡一听之下,大惊失色。问道:“你叫欧楚阳?”

    有感裘胜突变的面部表情,欧楚阳一脸愕然道:“没错。晚辈就是欧楚阳。”

    “腾”的一声,听到欧楚阳诚肯的回答,裘胜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凑近前者,问道:“你认识裘娜?”

    闻言,欧楚阳疑惑起来,他没办法知道为什么这个老人突然提到裘娜,不过,在其言语上可以分析出来,这个老人也是认识裘娜,而且关系似乎还不一般。

    疑惑间,欧楚阳淡淡的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见状,裘胜突然围着欧楚阳打起转转来,隔了许久,前者方才突兀的大笑道:“好。好。好。”

    连续的三个“好”字,裘胜大大的赞叹了一把,而后说道:“你小子,不错。不错啊。”

    又是一阵夸赞,把欧楚阳弄得无比疑惑。

    而见到裘胜如此模样,青尘也是一脸茫然,他丝毫不知,为何这个老友居然如此兴奋。不过,青尘也没多想,便说道:“你的事,我听柳长老说过了。这么说吧,柳长老的晋升跟你有着一定的关系,不过虽然你们二人间有着协定,但你的提议对于我们来说太过重大了些,这方面,我做为丹堂的堂主,必须要谨慎对待。”

    听青尘说着,欧楚阳把脸转向柳长风,而后者却是一脸的不悦之色,紧盯着青尘脱口道:“堂主…”

    没等柳长风说下去,青尘用力一挥手制止了柳长风接着说道:“不过,柳长老是为我丹堂的堂主,说出去的话就犹如泼出去的水,没有收回之理,做为丹堂的主事人,我也不眼看着他成为无信之人,所以这样,现在你已经被丹堂认证,如果你能加入丹堂的话,那件事,还有得商量。”

    听了青尘的一席话,欧楚阳立刻明白过来,这个丹堂的堂主无非是想让自己成为丹堂的人,不过这个结果柳长风已经跟他说过,对于这,欧楚阳倒是没什么抵触。

    欧楚阳道:“这个没问题,只不过,要怎么才能更快的进入典阁,这是最重要的,因为我现在还是尚武学院的学员,我的时间不会多。”

    “那就不好说了,一般在丹堂能够进入典阁的人,非是对丹堂有着重大贡献不取,所以,我们还要看你的表现。”青尘淡然道。

    “表现?”欧楚阳一愣,这方面他倒是考虑过,只是,当初柳长风答应他的时候,完全不是这层意思。

    欧楚阳皱着眉头,把目光投向柳长风,那意思很明显,看你怎么说了。

    感受到欧楚阳不悦的目光,柳长风老脸一红,之前在茶楼里自己拍胸脯向对方保证,可现在却出现了差头,这怎能不让他失了面子。

    微怒之下,柳长风急切的说道:“堂主,当初你不是说了吗?如果欧楚阳成为二级丹师并加入丹堂,就可以让他进典阁一观,为什么现在…”

    “唉~”青尘叹了口气,意味深长的说道:“当初是当初,可现在是现在,原来我是这么说过,可现在情况却不可以。”

    说到这里,青尘不自然的看向那地上的一片碎纸,不过,在叹息间,青尘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精光。旋即青尘呆滞道:“你刚才说什么?他成为二级丹师了?”

    交谈间,青尘这才回味过来先前柳长风的一番说辞,在发现那语气中透露出的欧楚阳的境界时,青尘也是不免错愕。

    “没错。”见到青尘略显惊讶的神色,柳长风的脸上浮现一抹得意的笑容。不过,柳长风还打算真正的震慑青尘一下,便接着说道:“欧楚阳同时炼制出了一、二级丹药,所以他现在已经是真正的二级丹师了。”

    “什么?”柳长风的话犹如大海之中翻起的滔天巨浪般,实打实的让青尘震惊了一把。其实这番话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语言,只不过听在这个对炼丹之术了解甚深的老人耳中,那关键的“同时”二字却是起了不小的作用。

    同时炼制一、二级丹药,这并非不可能,自己也可以,只是那时是在自己达到五级丹师的境界,方才做到的,可眼下,这个年仅十几岁的少年便已经做到,说不得,这是一个奇迹。

    闻言,裘胜也是突然想起裘娜从棋盘镇回来向他汇报的信息,片刻之后,前者拉过青尘到一旁低声道:“你现在不是少一个弟子吗?”说着,裘胜冲着背后的欧楚阳抬了抬下巴。

    青尘见状,心领神会,一拍额头,随后向裘胜竖起大姆指,此时,两位老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青尘回转,走到欧楚阳面前,目光扫视了其一眼后,突然说道:“这个,你真的想进典阁。”

    “废话。不想去我来这干什么?”心中怒骂了一声,欧楚阳道:“很想。”

    “那好。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同意你进典阁一观。”青尘朗声道。

    “嗯?”见事情有了本质性的变化,欧楚阳一愣,旋即直视起面前这个老人来,这一看之下,欧楚阳突然察觉到对方的眼底隐约有着一丝喜色,而这喜色在之前却是没有半点呈现。

    发现了这点不同,欧楚阳并未马上答应,心机沉敏的他又怎能不察觉到对方语中的意味。

    “这里面有事儿。”欧楚阳心中暗暗想到。随即,便陷入了沉思中。

    见欧楚阳没有答应,一旁的柳长风不由大急,手肘偷偷的捅了欧楚阳一下,心道:“怎么不答应呢?”

    没有理会柳长风的提醒,欧楚阳又想了一会儿,方才恭敬道:“呃,这位…这位前辈。”

    “我叫青尘。”见欧楚阳还不知道自己的姓名,青尘率先开口道。

    “哦,青尘前辈,之前我与柳老的协定,你定然已经知晓,当时我们的协定中,并无任何条件。现在青前辈却让我答应您一个条件,先不说这个条件晚辈能不能办到,单是这前后不一的说辞,晚辈也不能接受。”

    死猪不怕开水烫,欧楚阳当下拒绝了青尘。那犀利的言辞立时让青尘有口难辨。其实,欧楚阳的意思很清楚,我与柳长风的协定早已定好,现在又加上一个条件,说不得,是不是你们这帮前辈来欺负一个晚辈呢。

    “嗯?”闻听欧楚阳拒绝,在场四人不由错愕。尤其是青尘,心中立时对面前的这位少年大为改观。

    “好厉害的小子。”青尘暗赞道。

    “那按你的意思,该如何是好呢?”有求于人,虽然话未挑明,但想起那不日里的挑战,青尘便把姿态稍微降低了一下,问道。

    清了清嗓音,欧楚阳淡然道:“让我猜猜,前辈似乎遇上了什么麻烦事。而这件事,前辈自己不可能出手,所以才需要小子代为处理,没错吧。”

    闻言,青尘大惊,而一旁的裘胜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裘娜说的没错,这个小子太不一般了。”裘胜震惊的同时,陡然想到裘娜对欧楚阳的评价,不由暗暗点头。

    而被晒在一旁的柳长风更是苦笑起来,想起在棋盘镇里那段与欧楚阳的初识,前者马上明白了欧楚阳的意图:“这小子,老毛病犯了。”

    听到欧楚阳一下子道出了其中的关键点,青尘不由皱起了眉头,在这一刻,他突然看不懂欧楚阳了。

    眼神复杂的变化着,青尘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随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欧楚阳的语气所感染,那不应该出现的情绪波动,已经被对方收入了眼底。

    “你很聪明。不过,太聪明也不是好事。”活了这么多年,被一个小子牵着鼻子走,青尘有些不爽。

    见到青尘微有动怒的倾向,欧楚阳立刻歉意着说道:“晚辈只是说实话而已,并无冒犯的意思。”

    青尘没有说话,只等着欧楚阳继续说下去,不过听了欧楚阳的话后,眼中的怒意却是少了许多。

    见青尘并未深入怪责,欧楚阳也放下了心,道:“晚辈只是一个好学之人,对于丹修也有不小的兴趣,所以才以一只朱果的代价来换取柳老的承诺,说不得,这算是一个交易。而现在前辈提出一个条件,先不说这个条件是什么,只要这个条件成立,那晚辈是否可以认为,这是另一个交易呢。”

    闻言,几人点头,欧楚阳说的不假,这里面含有更多的交易成份。

    见没人反驳,欧楚阳接着说了下去:“既然是交易,那必然有交易的代价,就像我和柳老这样。而现在我与前辈之间,是不是互有代价呢?”

    细细的品味着欧楚阳的话,青尘沉入了沉思中,活了这么大岁数,前者又怎能听不出来,欧楚阳是在敲自己的竹杠。不过眼下,正是关键时刻,相比较那场关系到丹堂前景的挑战来说,拿出点好处给眼前的少年,也是可以的。不过,这么简单就让眼前的少年给敲诈了,在面子上还真说不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