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九三章 高枕无忧

第三九三章 高枕无忧

 
    ……

    闻言,几人方才反应过来,刚刚的一切只是欧楚阳单方面说出来的,致于那二级丹药,他们并未看到。所以,在听到柳长风提到要看看欧楚阳炼制的丹药时,几人的眼神同时露出了疑惑之色,显然,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是不愿相信欧楚阳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同时炼出一、二级两种丹药,并且,他还没有半分疲累之色。

    没再说话,欧楚阳无语得把那枚养身丹递了出去,而在几人见到那微泛着橙色光芒的真实丹丸后,这种事实也不由得他们不相信了。

    几道看怪物的目光尽情在欧楚阳的身上游走了一番,随后,之前还因为自己的地位和身份乃至实力,都丝毫没把欧楚阳放在眼中的徐月,突然正视起面前的这位少年啊。

    “到底是什么人造就了这样的天才?”心中闪过的一个疑问,使徐月目光从欧楚阳的身上抽离了出来,而后放在了柳长风身上。

    “不像。听闻柳长老也是在这久之前才晋升四级丹师,不会是他。那会是谁呢?”目光游走着,短瞬间,徐月就将在场所有人都排除出去。

    “你好厉害啊。哥哥,能不能告诉雯儿,你是怎么炼的啊?为什么会这么快啊?”呆滞了半晌,各人的心中自有各人的疑惑,可没有人愿问起欧楚阳炼丹时的方法或者诀窍,因为那是在大陆上都人人忌讳的做法。不过,我们的雯儿小姐明显不会考虑此事。

    听到雯儿问起,其余三人也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显然,他们也想知道欧楚阳是怎么炼丹的,不过,在点过头多后,三人才发现自己的做为端的是不妥当之极。

    “咳~,雯儿,炼丹的方法是每个人的秘密,下次不要再问了。”杨成林轻咳了一声,尽力的把自己所表现出的窘态掩饰了一下,说道。

    闻言,雯儿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只不过,那求知若渴的含羞春波却是根本没有离开过欧楚阳的脸颊。

    见到雯儿如此模样,欧楚阳也有点不好意思,便开口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把两副药材扔在炉鼎里,一起炼的,这样,两种丹药便自然会一同出来啊。”

    欧楚阳说的很轻松,不过听在几人的耳中,那副震惊之声却是丝毫不压于先前见到欧楚阳拿出第二枚丹药之时。

    “两种丹药一同炼制?”杨、柳以及徐月更是震惊的难以复加,涉猎炼丹之术许久的他们,自然知道,在炼制丹药的过程中,必须要把每一副丹药所需要的药力经过提纯,一步一步的走过之后,再将多种药力混合,加以炙烤成形,方可成丹,而这其中最忌讳的便是将多副药材混合,这样的操作难如登天,不说是否能够炼成丹药,单说那提纯,便是不太可能,谁能控制不同种的药材提纯?答案无疑是传说中的丹神。可丹神存在吗?没人听过。

    此时此刻,几人已经数不清今日因为这眼前的欧楚阳而震惊过多少次了,现在来讲,几人完全把欧楚阳当成了丹神转世的神人一般看待,是啊,不是神,怎么可能这么变态。把六、七种药材混合提纯,再混合炼制,这样微妙的火焰操控、这般强大的精神控制力。不说绝后,但绝对是空前。

    目光错愕间,沉默再度来临,只是这般沉默只是维持了一段很短的时间。随后,柳长风犹如得了失心疯综合症一样,一把拉起欧楚阳,一阵风的向内堂跑去,而看到柳长风如此举动,杨成林愕然了瞬间,也马上反映过来。旋即丢下了自己的两位得意门生,杨成林也是风一般的向着柳长风的方向跑去。现场只留下了一脸茫然的徐月和雯儿在那里不明就以。

    丹堂总会,那拥有着近千平方米的院落内,当中一四层塔楼巍然矗立在院落正中心。此地,便是丹堂总会内那盛传已久的核心之地:典阁。

    此刻,典阁之内的一所房间之中,一个满头银发的花甲老人正坐在一张藤椅之上,身处这丹堂核心之地,可能是由于老人长时间的居住在这里,就连身体上也是被满屋的奇花异草所影响,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药香味,这股味道如果是普通人闻道,肯定是捂鼻皱眉敬而远之;不过,如果让那些专注于丹修之人嗅到的话,恐怕会立刻骇然起来。那一股子药香味,居然全是一些上等药草所拥有,而这上等药草皆是令大陆上的丹修者都为之色变的异种。

    老人七尺余高,满脸褶皱,粗略看去,不难分辨其年龄已过甲子,但是如果是武修中人详加打量的话,更会惊奇的发现,这样年龄的老人,却是拥有着常人无法具备的深邃目光,那目光犹如黑夜中的璀璨星辰般夺目,不仅如此,那夺目的深沉目光竟然还隐约的透露着些许睿智。

    这都不算,最让人震惊的是,老人的穿着,虽然便是丹堂那统一的服饰,但极为明显的是那袖口处的“药”字标志,赫然是青色。

    青色标志,正是代表着老人的等级,五级丹师。

    五级丹师,大陆上极其稀少,不夸张点来说,数千万人中,方能出现一个,而眼前的这从头位老者无疑便是那数千万人中的一个异类。

    青尘,正是这位老人的名字,虽然听上去很普通不过,但如果谁把这个名字说出去,那便会不出欲料的引来无数赞叹之声,只因为这老人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便是丹堂堂主。

    此刻,一向深稳的青尘却是紧皱着眉头,眼神紧盯着面前文方案之上摆放着一封书信,面露烦恼之色。

    近观之,青尘面前的书信上赫然用毛笔写着两个极具霸道气息的大字:战书。

    战书,任谁听了这两个字都不难想象,这是一方对另一方提出挑战的有力物品,而能对面前这个五级丹师下此战书的人,显然不是非凡之人。

    “药林?”打开战书,青尘再次的阁读了一遍,而随着青尘把战书内容读完,前者的面色更加难看。

    “笃~”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想起,打断了青尘的思绪。随后,房门打开,一个身穿丹堂学徒服饰的小童快步的走了进来。

    “堂主。裘二爷到了。”

    闻言,青尘放下了手中的战书,吩咐道:“请进来。”

    小童应了声“是”,便退了出去,过不多久,一个身材魁梧老人被小童领了进来。

    老人满头黑发,稍显壮年,要不是那满脸的胡须以及褶皱的皮肤,任何人都不敢相信,这是一位老人,进得屋内的老人身着锦锻长袍,铜铃般的大眼微瞪间,迸放着一道逼人精光,显然,这个老人乃是一名武修有成的强者。

    “哈哈~,青兄。别来无恙啊。”老人刚一进屋,便扯开大嗓门大笑起来。

    看着走进的老人,那大大咧咧的模样,一向喜静的青尘并未露出半点不悦之色,反而一脸喜色的从文案后迎了上去,道:“还好还好。裘兄请坐。”

    吩咐了小童一声,将该准备的茶水糕点上全,待到小童退去,两人方才坐稳。

    “青兄。叫我来,是要请我吃酒吗?好久没有和青兄喝个痛快了,既然今天来了,我裘胜不喝个痛快,便不走了。”裘胜说着,又是一阵大笑,显然,在见到青尘后,前者显然极为高兴。

    青尘手拂银须,微微一笑道:“这是自然,不过这次找到裘兄,却是为了一件往事,等事情办完,再与裘兄把酒当歌不迟。”青尘说着,眼角之余微显一抹忧色。

    裘胜见状,不由一愣,旋即看到青尘那微变的面色,立刻感觉到不妥。能令这个在帝国中都大有名气的丹堂堂主都面露担忧之色的事,显然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

    诧异之下,裘胜将兴奋的神色收回,一脸严肃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青尘苦笑了一声,并未答话,只是径自的走到桌案前,将那封印着“战书”二字的书信取了起来,递到了裘胜的手里。

    接过战书,裘胜一脸茫然的看去,当看到信封上面的两个字后,裘胜不由愕然,随后,前者迫不急待的将书信打开,仔细的阁读起来。

    这一看之下,裘胜的面色立马阴厉了起来,待到看完,裘胜猛然间催发出一股强猛的内劲,将书信震的粉碎。

    裘胜骇然问道:“他回来了?”

    青尘点了点头道:“恩,回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

    青尘叹了口气答道:“就在刚才。是由一个乞丐送过来的,至今,他还没露面。”

    双拳紧握,裘胜狠狠的砸了一下椅子的扶手,恨声道:“妈的,他还敢回来,当年没弄死他,算他好运,这次,他又想干什么?”

    闻言,青尘怅然道:“还能干什么?还不是为了上面?”青尘说着,用手指了指头顶。

    “哼~,他还敢提,当年要不是我大哥,恐怕他早就消失在大陆之上了。可惜,大哥就是那么仁慈的放了他,结果却遭到了他的毒手,现在大哥还躺在床上。”裘胜愤慨着吼道,眼中的杀意暴涨,似乎只有手刃了那口中的那人,才能消他心头之恨。

    青尘摆了摆手道:“提这个有什么用?这次他回来肯定是早有准备。要不然也不能用这种方式见面。”

    指了指地上被裘胜震成粉沫状的纸屑,青尘接着说道:“可惜啊,这次恐怕输的是我们了。”

    “哦?”裘胜听完,抬眼看去,见青尘一脸无奈的样子,问道:“怎么对自己没有信心呢?当年他可是被废了啊。你一个五级丹师还怕他一个废人?”

    “我当然不会怕他,但是你没看清楚吧,这次的挑战,并不是我们两人之间,而是我们彼此的弟子。这种方法也难为他会想的出来。”

    “垃圾一个,自己不行,想出这样的花花肠子,真后悔当初听了大哥的话,否则他早就死在我们手中了。”

    青尘眼皮抬了抬,道:“那又怎样?现在人家带着弟子来了,而我…”说着,青尘一脸无奈的长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这些年为了实力的晋升,我连丹堂的事都懒的管了,一心只扑在炼丹上,哪有什么弟子可言。”

    裘胜似是烦心的抓了抓胸前的衣襟,道:“不行的话,偷偷的干掉他吧。”

    用力的挥了挥手,青尘顿时否决了裘胜的提议道:“我已收到风声,为了这场比试,他已经开始将消息散布出去,而且,我总觉得这次他回来,不只是针对我这么简单。”

    “嗯?你是说?”裘胜似是猜到了什么。

    青尘点了点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他的后面可能还有更大的阴谋,要不以他的个性,不会轻易涉险,并且这次你也要小心点玛林商会,毕意,当初你和裘战也是主事人之一。”

    说到此处,裘胜不由大怒,道:“他敢,这次回来他要是老老实实的便罢了,如果再搞些什么阴谋诡计,老子第一个挂了他。”

    裘胜的言辞显得极为狂燥,可见此人的脾气不是一般的烈。

    “你先不用这么生气,一切的事情等我再观察一段时间再做打算,而且,他现在还不能死,你大哥身上的顽疾当初就跟他有关,说不得,这次他回来,也是帮了你大哥一把呢。”见性如烈火的裘胜隐隐有着杀机显现,青尘立刻道出的心中所想,而那慎密的分析,更让裘胜恍然大悟。

    “对。先把他抓来,治好我大哥再说。不过,那这次挑战,怎么办?你总不能找一个长老级别的人物或者是你亲自上阵吧。那样的话,说出去丢人啊。”裘胜恍然间,开始为青尘设身处地的考虑起来。

    闻言,青尘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才叹息道:“那到不用,要是不行的话,我只有让月儿那丫头去了。毕竟,她好歹也算是丹堂的一员。”

    “徐老头的孙女?嘿嘿,也不错,听闻她的炼丹之术已经接近了二级了。”

    “已经是二级了。今天她就会来认证,算算时间,这个时候恐怕已经成功了吧。”青尘说道,走到塔楼处的窗户前,望向那认证所在之地。

    “哦?那你不是高枕无扰了,药林那兔崽子早就是废人了,相信他教出来的徒弟也厉害不到哪去,二级,顶天了。”裘胜分析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