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九零章 丹堂典阁

第三九零章 丹堂典阁

 
    ……

    “看来,大家都很努力啊。还有不到三个月,唉~,也不知道那圣地选拔赛有着什么样的苛刻条件,那名额到底是多少?”

    “你怎么才回来?”正当欧楚阳思绪万千之时,突然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低语声。

    欧楚阳转头一看,来人赫然是许洁儿。

    “这个丫头,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欧楚阳暗暗想到。随着许洁儿的走近,欧楚阳笑道问道:“这么晚了,还没睡?”

    “哼!你跑哪去了,找你一晚上也看不见。”没有回答欧楚阳的问题,许洁儿大为不快的责备道。

    “呃,见了个朋友。聊的有些晚了。”感受到许洁儿语气的不悦,欧楚阳一愣,下意识的回答道。

    “快回去睡觉吧,哪有像你,跟夜猫子似的。”许洁儿嗔怪的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去,没有给欧楚阳再说话的机会。

    望着那渐渐模糊的背影,欧楚阳感觉到一阵好笑,“有人像我,也是夜猫子。”

    欧楚阳自嘲一笑,便走向自己的住处,待他来到房屋门口,突然发现那还有一个雪白身影。

    “东方雪?”看清雪白身影是谁,欧楚阳突然疑惑了,“这都是怎么了?夜半三更的不睡觉都在我住的附近出现干什么?”

    苦思无果,欧楚阳径自走上前去,怕影响到其它学院,前者压低声音,打招呼道:“东方小姐。你…”

    闻听欧楚阳的声音,东方雪慢慢转过身来,轻抿粉唇,淡雅一笑道:“回来了?”

    “恩。回来了。”

    “回来就好,我还以为那仇俊又偷偷找你麻烦了呢。”东方雪说道,似乎想从找些什么话题,但一直找不到一样。

    “哪能,副院长都发话了,那仇俊不会违背的。”欧楚阳轻声回答道。

    “哦。那最好,你休息吧,不打扰你了。”似乎没有什么可说的,东方雪微笑着冲欧楚阳点了下头,随后便转身回房去了,只是,欧楚阳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前者离开的时候,那面上突显的一抹红润被这片寂静的黑夜尽数掩盖了去。

    “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月圆引起了荷尔蒙激素突变?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古怪呢?”欧楚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便走进了自己的住处。

    竖日清晨,旭日的第一抹晨晖透过弥漫着天际微薄的雾气喷洒而下,在这般充满着生机的晨光映射之下,那占据着天空整整一夜的黑幕,也在不知不觉间被一片蔚蓝之色所取代。

    此时,拥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尚武学院,历经了一夜的寂静,终是由远及近的传来了那打破宁静的呼喝之声。而这些充斥着浓郁气息的喝声,自然是出自那些标榜着勤奋与努力的武修学员之口。

    清晨炼气,最为佳时。

    不同于平凡人的作息,做为武修之人,都会特别重视这清晨的时光,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宣示着一天起始的重要时刻,才是武修的最佳时间。所以,不论是学院内的长老、导师,还是那数千学员,都会早早的离开那缠绵了一夜的醉枕,全身心的投入到修行的新的一天。

    此时,座落于尚武学院的别院中一个普通的房屋内,早已不见了其主人,从那床榻之上叠的整整齐齐的被褥便不难看出,这个房屋的主人,早就离开了属于自己的安乐窝,不只去向。

    红日缓升,当尚武学院那错落的修炼比斗之声渐渐鼎沸之时,欧楚阳却早已经走在了帝都的大街之上,而他的目的地,正是在帝都中拥有不小声誉的炼丹圣地:丹堂。

    一路之上,经过多方打听,欧楚阳终是来到了一所显得极为大气的院落门前。

    丹堂。两个龙飞风舞的大字。正是刻在大门的上方。

    欧楚阳驻足凝望着眼前颇具古风的大门和大门上方的标志性匾额,前者波澜不惊的心境终是起了一丝变化。嗅着弥漫于空气中那浓郁的药香,看着那走过的三三两两人群,欧楚阳不由得心潮澎湃起来。

    “大门里,便是自己此次的最终目的,那一直被柳长风口中所称赞的典阁,而今天,自己终于离它只有一步之遥了。”

    欧楚阳轻叹了一声,紧接着抬步走到门口守卫面前,拱问道:“这位大哥,请问柳长风柳老是否在此。”

    守门的是两个年约二十左右的青年,这两人在欧楚阳来到丹堂大门时,便已经发现了欧楚阳,而当欧楚阳上前询时,两人皆是不悦的皱起了眉头,道:“你是谁?”

    “在下是柳老的故友,特来拜访,请这位大哥代为通传一声。”欧楚阳淡然道。

    “故友?”两人互觑了一眼,看着面前这位也就是只有十多岁的少年,不禁露出了怀疑的神色,其中一人道:“没听说柳老有这么年轻的故友,小子,你打着柳老的幌子,不是想要进去买东西吧,告诉你,这是丹堂总会,只有被丹堂认可的人才能进去。”

    “买东西?”听了出守卫青年语气的不悦,欧楚阳不由一愣,随后诚肯道:“这位大哥,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与柳老有着约定,今天特意前来的。”

    “跟柳老有约定?哈哈~”闻言,两人皆是大笑起来。

    “小子,你以为你是谁?柳老现在是我们丹堂的长老,他有可能跟你约定什么?别开玩笑了,去去去,没事别烦我们,快离开这。”

    青年说着,便下起了逐客令,显然,在他们眼中,以欧楚阳的年龄,根本不可能会与现在无论地位还是实力都在丹堂举足轻重的柳长风有什么瓜葛,他们完全把欧楚阳当成了那种寻找借口而取得进门资格的购药者了。

    “这…”错愕的同时,欧楚阳的面容之上不免微微泛起了怒色。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小人,还真是无处不在啊。

    正当欧楚阳愤慨着想要跟守卫青年理论的时候,一个略显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大门里面。而当这个身影出现的同时,欧楚阳那些许愤怒的心情一下子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老。”凝目望去,欧楚阳一下子便看清了来人是谁,而当欧楚阳认出了大门走出的柳长风的时候,对方也是将欧楚阳的身影收入到了眼底。

    “什么事?”柳长风走出大门,停在门口处,向着两名守卫青年沉声问道。

    “柳长老好。”陡见出来之人,两名青年马上收起了刚刚对欧楚阳的不屑神情,指着欧楚阳一脸肃穆道:“这个小子想要进去买东西,可他没有什么身份证明,还想打着您老的旗号,我们没让他进去。”

    青年人说道,偷偷看了欧楚阳一眼,那眼底微显的笑意,似乎在等待着柳长风揭穿后者的谎言。

    “混账。”正当青年人暗自为自己的“慧眼”而感到得意之时,柳长风突然一声怒叱,直把青年震得耳膜欲裂。

    呆呆的望着这个平日里以和善著称的老人,青人面露惊讶之色,他实在想不明白,柳长老口中的混账为何是自己。

    “他是我的朋友,我没告诉过你们,今天会有人找我吗?”指着欧楚阳,柳长风大声的斥责着。显然,此时的他已经因为青年的语气和神色而动了真怒。

    闻言,两名青年大惊失色。偷偷的望了一旁微笑的欧楚阳,这时才感觉到自已犯了多大的错误。

    诚然,以欧楚阳的年龄,两人刚才还真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就算是前一日,柳长风在回来时,已经告诉他们,第二日会有人找他,但他们还是没有特点注意这件事,因为,没人会想到,一个在丹堂内地位超然的长老,会有着如此年轻的少年朋友。

    神色惊变,两名青年再也不敢直视柳长风含怒的目光,重重的低下了头去。

    见两名青年再不敢说话,柳长风这才把目光转向欧楚阳身上,突然,那严肃而又愤怒的神情一转,立刻犹如春风化雨般柔和道:“小子,你来了啊。”

    听到柳长风叫自己,欧楚阳微微一笑,先前那份不悦也随着柳长风的出现而消失不见。

    “柳老。”拱手谦恭的一礼,欧楚阳道。

    “来来,快跟我进来。”没有过多的跟欧楚阳客气,柳长风上来一把抓住了欧楚阳的一只手臂,便向面里走去。

    呆滞的看着走进大门的二人,两名守卫青年不禁面现惊惧之色,他们实在想不到,这个突兀到来的少年居然跟柳长老这般熟络,而且,看那挎臂相携的模样,那里像普通朋友这么简单。惊讶的同时,两名青年开始猜测起欧楚阳的身份来。

    被柳长风拉着,欧楚阳走进了丹堂总会,而当他真正步入到这个被帝国数千万人所盛传的丹堂总会内部的时候,前者这才感觉到外面的传言实在不虚。

    丹堂总会,其实在欧楚阳眼里无异于尚武学院,别看在大门那只是能够粗浅的分辨出这里只是一座貌似府邸的院落,但其内部的构造以及格局,却已经颠覆了欧楚阳心中所想。

    步入大门,一个宽阔的小型广场率先映入了欧楚阳眼帘,在这片不算小的广场之上,四周有着形形色色的摊位,摊位之上赫然摆放着成堆的药材,这样的摊位足足把整个广场做成了一个环形围在当中,而在这些摊位的前面,还有三三两两身着华贵服饰的人群,正在低头挑选着自己所需要的草药。

    “这里是丹堂对外的售药广场,在帝国里,只要与丹堂有着良好关系的人都会被丹堂派发一枚身份晶牌,有了这个晶牌,便可以享受一定的优惠来这里买到上好的草药。”

    见到欧楚阳一脸疑惑,柳长风便为欧楚阳解释起来。

    听到了柳长风的述说,欧楚阳恍然般的点了点头,这才明白为何刚刚在大门处,那两名青年会阻止自己进来,原来,还有这么一处售药的地方。

    轻轻的点了点头,欧楚阳跟着柳长风径直向前方一处大殿走去。

    进得大殿,欧楚阳的眼中马上换了一副景色,与人影绰绰的广场不同的是,在这个大殿里,略显宁静,这般宁静并不是因为大殿中的人比广场要少,而是这里人大多数都自顾自的干着自己的事情,像外面那样商讨价格之声,在这里却是不多见。而在这个大殿中,欧楚阳却是很清楚的发现了另一件事,那就是这里的人,几乎都是穿着同样一种服饰。这种服饰皆是一般深蓝的长袍,长袍之上的袖口处,皆是极为明显的绣着一个药字。

    “这是?”眼光扫了扫错落的人影,欧楚阳疑问道。

    “哦。他们都是丹堂的学徒,他们身上穿的衣服也是丹堂特有的服饰。”听到欧楚阳出声,柳长风马上为其解惑道。

    欧楚阳道:“哦,那他们都是丹师了?”

    柳长风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丹师不穿这个,他们都只是在药材方面有些基础的学徒罢了,还称不上丹师。至于丹师…”

    “那个才是一级丹师。”柳长风微微顿了一下,眼光四下搜寻着,片刻后指向一个同样是深蓝色服饰打扮的青年,只是这个青年所着服饰,除了袖口处那明显的“药”字外,在“药”字的外围还有一个赤色圆圈的符号。

    “一级丹师?”

    “恩。”柳长风点了点头道:“没错,一级丹师,有一个赤色圆圈的标志,这点你应该知道,在大陆上,丹药的品阶会分为由赤到紫七重境界,所以,丹堂就把这七种颜色做为分辨丹师等级的标志。像你,如果一会经过认证后,也会发给你一套这样的服饰,但你的服饰上,估计就是另一种颜色了,当然,这还是要取决你本身的炼丹实力。”

    闻言,欧楚阳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在丹堂内,丹师的身份是这样划分的。

    “喂,老柳。”欧楚阳与柳长风密切交谈着,这时,一个与柳长风同样显得苍老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老杨?”柳长风闻声回身,在看清来人后,立刻叫了一声。

    欧楚阳同样闻声向身后望去,只见一个体态臃肿的白发老人正一脸含笑的向已方二人走来,而在他身边,还跟着两个妙龄少女。

    其中一个,身材玲珑,面带稚嫩,一举一动间,充满了幼小年龄方能显出那份俏皮。而见到这个女孩,欧楚阳眼中精芒一闪,显然,前者是见过这个女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