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八二章 掩盖真相

第三八二章 掩盖真相

 
    ……

    “你这个家伙,这么好运,居然还能活着出来。”重重喘了一口气,白天仲说道。

    “呵呵,运气是不错,那日并没有费什么力,便回到了当时火狐的山洞,回去后,并没有看见你们,我想你们应该是离去了,所以,我也没追上去,就在日幕森林里修炼了一段时日。”

    欧楚阳骗造了一个谎言,把事情的真相掩盖了去。前者的这种做法并不是没有把面前的三人当作朋友来看,只是那段经历着实有些骇人听闻了些,如果如实的将自己经历告之三人,恐怕,三人也不会相信的。毕竟,那可是五级地带啊。

    “能回来就好,你不知道,当时我担心死了。就怕你死在里面。”听欧楚阳说完,紫荆拍了拍挺立的胸口,说道。

    “呵呵,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欧楚阳笑了笑,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问道:“咦?怎么就你们俩,方准呢?”

    突然想到了那大不了自己多少的少年,欧楚阳随声问道。

    “他走了。”白天仲看了紫荆一眼,回答道。

    “走了?”欧楚阳一愣,问道。

    “恩。当时,我们等了你很久都没见你回来,所以就没有等下去,顺手埋葬了他们后,我们三个就出了日幕森林,因为我急着回家给弟弟治病,所以当初方准要离开时,我也没有挽留,毕竟,我们这个团队只是临时组成的,根本没有什么约束性。”见欧楚阳不解,紫荆立刻解释道。

    “唉~”说道这里,白天仲突然叹了口气,笑着说道:“不服不行啊,当初我们看你追了过去,很长时间都没回来,以为你再也出不来了,可方准那小子,却一口肯定你会没事,看来,还是他看的比较准的,方准方准,真是准啊。”

    听白天仲夸奖着方准,欧楚阳一愣,道:“他怎么这么肯定的?”

    白天仲一摆手,翻了个白眼,回答道:“别问我,我怎么知道,不过那小子当时说话的时候,根本没把你的安危放在心中,人家拍了拍屁股就走了。”说完,白天仲端起酒杯,仰头灌下。

    “这个方准。”摇了摇头,欧楚阳暗自苦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什么都被他看了去,自己在人家眼里,仿佛没有半点秘密似的。”

    “行了,别想了,你没事就好,来,白大哥敬你一杯,这一杯是感谢你当时的救命之恩的。”见欧楚阳若有所思,白天仲突然重重的拍了一下前者的肩膀,随后,举起杯子递到欧楚阳的面前,大声道。

    随着白天仲,紫荆姐弟也是不约而同的举起手中的酒杯,一脸诚肯感激的模样。

    “这?不用了吧,我相信不管是谁在那种场合也不可能不管不顾,况且,我们还是同一队的队友,这我可受不起。”见三人一脸严肃的样子,欧楚阳立刻推辞道。

    “那怎么行,受人恩惠怎么能说忘就忘,不行,这杯你必须喝了。”白天仲一皱眉,固执道。

    看了看三人,欧楚阳也知道自己想躲却是躲不过去了,没办法,只能与三人喝下了一杯酒,算是承了情。

    酒杯放下,四人相觑一笑。在一番离别重聚的言谈之后,四人的话却是转到现实之上。

    “欧大哥,我听姐姐说,两个多月前你应该只有五级先天武士的实力啊,怎么这么快变成武卫了。”聊着聊着,沈航突然问道。而当沈航的话语刚刚出口,紫荆刚刚放下酒杯的手抖了一下。

    “你晋升为武卫了?”偌大个饭庄大厅,紫荆一声惊呼引来了周围无数人好奇的目光。

    感受着三人震惊的目光,欧楚阳连忙摆手否认道:“不,还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欧楚阳看向沈航,十分不理解后者的言语。

    只见沈航道:“不是?那怎么会住在别院里,那里不是今年武卫级新生的住处吗,能住在那里的都是被学院视作重点培养对象的人啊。”

    听到沈航这般解释,欧楚阳旋即也是释然,知道沈航误会了自己实力,欧楚阳缓缓的说道:“我还不是武卫,也知道什么原因被分配在那里,也许,只是幸运吧。”

    “幸运?”紫荆与白天仲互相看了彼此一眼,旋即撇了撇嘴,对于欧楚阳的话,二人皆是鄙夷起来。

    “当初在日幕森林就隐藏的很深,现在恐怕还是在隐瞒实力,这小子真能装。”二人白了欧楚阳一眼,心中同时涌现出同一想法。对于欧楚阳,紫荆二人可谓是比沈航要了解的深,所以在欧楚阳否认的同时,两人当然不信,完全把欧楚阳的话当成了隐藏、保护自己的举动。

    “哼!区区初入武卫级别,就敢在这里大呼小叫,真是没见过世面。”

    三人正在聊着,突然旁边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响起,这道声音不大,但也不算小,当这道声音传出的同时,欧楚阳周围几桌的视线同时朝那道声音发起的源头望去。

    听到这个声音,欧楚阳几个皆是皱起了眉头,同时向那道声音的主人看去。

    隔着一张桌子,与欧楚阳四人坐的座位只有十余米的距离,一帮打扮相同的年轻人出现的众人的眼中。这帮人大约有七人之多,他们的身上穿着同样的衣袍,而从衣袍的质地和颜色来看,显然是出自同一组织或者队伍里,最为显眼的便是,在他们的衣袍之上的胸口处,皆是缝制着一个“武”字。

    坐在那张桌子中间一个青年,寸长的短发,脸上略显刚毅,让人一看便知,此人乃是一干炼之人,此时,青年正用手把玩着一只酒杯,眼神时不时的朝欧楚阳几人递**过来,并且在那微眯的眼睛当中,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

    “你说什么?”感受到对方话语中的不善,沈航率先出声质问道。

    “没听清楚吗?说你们没见过世面,一群土包子。”青年并未作声,出言讥讽的是他旁边的一位年龄相仿的少年,而看这少年的模样,明显是先前那个青年的手下。

    “你…”感受着对方的讥讽与嘲弄,沈航再也坐不住了,重重一掌拍下桌面的同时,沈航“唰”的站起身来,就要冲上去与对方大打一番。

    当然,冲突并没有发生,当沈航起身的同时,欧楚阳一把便是拉住了前者,微微摇了摇头,欧楚阳示意沈航不要冲动,随后,欧楚阳对着隔桌那出声的青年道:“对不起,我的兄弟说话大声了一些,打扰到几位了,还请几位欧怪。”

    欧楚阳的低姿态立刻引起了周围无数想要看热闹的人吁声,本来,当为首青年出言的时候,大厅内离两桌比较近的一些便闻到了一股火药味,随后再见到有人被贬低,很多人便起了兴致,想要看看热闹。毕竟,在帝都内部,一般都会有城卫军的看管,虽然时常有一些口角事件发生,可一般的情况下不会发生打架的事件。不过,当他们见到沈航受不了对方言语的刺激马上出手的时候,不少人都是兴奋起来,在帝都内打架,这两帮人的胆子不小啊。

    只是,这些人想要看热闹的愿望并没有实现,在欧楚阳出言道歉的时候,这些人便是叹了口气,显然,两方人马没有打起来,令他们很失望。不过,欧楚阳的低调和怯懦让他们不由对前者鄙夷起来。

    勇武大陆,尚武成风,凡是武修者都有几分傲骨,被人如此贬低还能道歉,不施以任何反击,欧楚阳举动着实令无数人逼视起他来。

    感受着周围冷淡而又不屑的目光,欧楚阳并没有受到影响,他只是用那习惯性的微笑,看着隔桌的青年,脸色古井无波,沉稳得如雪中青松一般。

    “行了,人家只不过是刚进尚武学院的雏儿,别跟他们一般见识。”淡淡的看了欧楚阳两眼,为首青年终于发话了,只是,他说话的对象却是那个手下。

    “雏儿怎么了?一切还是要看实力的,啧啧~,真没想到啊,圣地的学员居然如此高傲,简直眼高于顶了,不过依我看来,兄台的实力恐怕也高不到哪去吧。”

    清朗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把大厅之中那刚刚有些缓和的针锋相对的气氛再次带动起来。

    饭庄楼梯之上,一行人慢慢的走了过来,几人的视线皆是有些含怒的意味,直直盯着先前出声讽刺欧楚阳的青年。

    见到这一拔人,欧楚阳摇了摇头,心底叹了口气,心道:“这都什么事啊?出来跟朋友吃个饭续续旧也会被人讥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后,没想到又杀出这一帮人物。难道,想吃个饭都安静不了?”

    略带惊讶的目光,在声音响起的刹那,皆是望向那木制的楼梯,而当众人目光聚焦到这一行人的时候,几道挺立的身影便是缓缓来到欧楚阳身前。

    为首少年对着欧楚阳一笑,随后便看向隔桌那七人,道:“几位想毕是圣地出来的吧。”

    少年的话音一落,本来吵杂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无数道目光震惊的看向那一行七人。随后,私语之声便是错落的响起。

    “他们是圣地出来的?”

    “难怪这么嚣张。看来,这几人来头不小啊。”

    “恩。这下有好戏看了。”

    细弱蚊蝇的窃语,在寂静的大厅响起,显得清晰无比,人人都是附耳交谈着,谈论着那七人的身份。

    听到这些议论之声,隔桌的青年放下了手中把玩不停的酒杯,慢慢的站了起来,脸颊之上浮现出一抹骄傲之色。

    只听青年说道:“阁下慧眼,我等正是圣地学员,在下仇俊,阁下是?”

    “玄南山,南宫博。”少年朗声答道。

    正当饭庄大厅内的众人皆是一副震惊的表情谈论着青年的时候,陡一听南宫博报上名号,比之先前还要惊讶的低呼声再度响起。

    说话之人正是南宫博,而在他身后的,当然是之前还在邀请欧楚阳的八大家族的少年俊杰。

    原来,之前南宫博邀请大家小聚,要来的地方就是这个帝都内颇有名气的饭庄,而当时欧楚阳与沈航一同拒绝了南宫博的好意,前者几人便是先行来到了这里,做为大陆上很有名气的八大家族,南宫博自然不会在大厅里吃喝。而南宫博等人坐的包厢,正处于欧楚阳所在大厅的楼上位置,当众人正兴致勃勃的聊着的时候,刚好听到了欧楚阳与仇俊的对话。

    听到有人讥讽新生,这几个年少轻狂的大家族子弟当然不能任由有人去轻视已类,所以,他们才下了楼,想看看到底是谁这般托大。

    这一下来不要紧,眼尖的南宫博,当然一下子便认出了仇俊等人的服饰,而那服饰虽说统一,但很少有人知道,不过,南宫博却是那少数人之一。看到身穿圣地学员服饰的仇俊等人,这几个少男少女更是气氛,所以才有了先前针锋相对的一幕。

    “我到是谁?原来是玄南山的少主,仇俊久仰。”对着南宫博施了礼,仇俊很是客气的说道,不过,那眼底的不屑之色仍旧留存。

    “哪里,仇兄客气了。”两人虚与委蛇的对话令大厅无数人等一阵作呕,明摆着你看不上我,我看不上你,还要这么文周周的说话,谁听不出来。

    “哼!南宫家又怎么样?八大家族,只不过是一群娇生惯养的浮夸子弟罢了。”仇俊还未作声,刚刚的那个手下却是不悦的讽刺道。

    “你说什么?”听到那个手下的话语,陶公祖立刻面现不悦之色,厉声道。

    南宫博摆了摆手,打断了即刻便要上前的陶、公孙、罗三人,皱眉道:“听这位兄弟的话,好像是对我们八大家族有所不满啊。”

    “够狠。”欧楚阳在一旁一听,立刻暗暗的竖起了大姆指,赞了一声。本来就是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长得烦的小事,却是从南宫博的一句质问,马上上升到了家族的高度。南宫博的一句话直接把那名手下的对立面放在了八大家族的面前。这招,不可谓不阴险。

    听到南宫博这么一问,本来还在放任手下随意说话的仇俊也是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而那名手下,更是不自觉的流下了汗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