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八一章 涌泉相报

第三八一章 涌泉相报

 
    ……

    “哦,不知道你的姐姐有没有跟你提过刘然这个人。”欧楚阳道。

    “你是刘大哥?”听到这里,沈航突然想起姐姐自打从日幕森林中带回火玉后时常提起的那个人。

    “那只是我一外名字而已,你也不用叫我大哥,我的年龄恐怕还没有你大呢。呵呵。”欧楚阳笑了笑,从沈航的表情上,他能看出来,想毕紫荆已经把自己名字告诉过沈航。

    得到了欧楚阳肯定,沈航一直冷冰冰的脸上陡得现出兴奋之色,只见后者一把抓住了欧楚阳的手臂道:“刘,哦不,欧大哥,恩人,真的是你?”

    沈航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抓着欧楚阳的手臂惊呼着,一直卧于病榻上的他,起初都以为自己一定是回天乏术、无药可治了。可是,就在沈航以为自己就此失去生命之时,自己的亲人,姐姐紫荆却是带着那些微到极点的希望,从日幕森林赶了回来,当那暖洋洋的火玉交到自己手中的时候,体内由于长时间累积的沉苛却是有了动摇的现象。有了火玉特殊功能的综合,那羁绊着自己内气的怪病终是在足月的时间里一举清除,而沈航也借由这此良机,实力节节攀升,直至突破至武卫级别,方才停下。

    实力大涨的沈航,在这一段时间内,无时无刻都会听到紫荆口中所念叨的一个人名,这个人名便是自己恩人:刘然。每当沈航回忆起紫荆所讲述的那一段日幕森林中的危险之旅时,沈航便会从心底深深的感谢刘然一番,而他早已发过重誓,等到自己修炼有成,就会亲自找到这个从未谋面的恩人,当面感谢。

    受人点水恩,定当涌泉报。

    沈航虽小,但却是懂得这个道理的。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就在自己来到尚武学院时,便遇到了刘然,而这个刘然,却是隐姓之辈。

    “欧大哥,沈航在这里先行感谢欧大哥出手相救之恩,要是没有欧大哥,沈航的这条命也早就没了。”沈航激动的说着,双膝突然弯曲,跪倒在地,在欧楚阳还没有来的及反映的时候,便重重的对其嗑上了三个响头。

    熟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沈航能够不顾时间地点而做出如此举动,不得不说他对欧楚阳极为的感恩戴德。

    沈航的突然举动令欧楚阳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在这个大陆上,内气是很重要,不过,在武修者的心中,还有一种气更重要,那便是骨气。轻易便给人下跪,在武修者的眼里会变得屑小,但沈航没有管这些,这重重的三个响头听在欧楚阳心里也是为之汗颜。

    “这是干什么?快起来。”惊俱之下,欧楚阳慌忙伸出手来扶起了跪在地上的沈航,而后者早已把头嗑完,便顺势站了起来。

    “欧大哥,我姐姐找你找的紧啊,你怎么会在这里,听我姐姐说,那天,你追那个白郁,后来怎么样了?”刚一起身,沈航便连珠炮一般的发问起来。

    听到沈航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欧楚阳有些头大了,挥了挥手道:“你问我这么多我怎么说啊?”

    见欧楚阳有些苦涩的神情,沈航也发现自己的心情确实有些急切,遂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嘿嘿,不好意思,太高兴了。”

    “你姐姐找过我?”欧楚阳问道。

    “恩,是啊,找了你好多天,可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我姐姐还在桑平镇等了你几天呢,可是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所以他才会回家的。”

    “哦,那天…”

    “欧大哥,先别说,我带你去见见我姐姐,他就在帝都。”

    正当欧楚阳想要简单解释一下时,沈航出言打断道。

    “你姐姐也来了?”欧楚阳诧异道。

    “恩。”沈航点了点头:“是啊,我病好之后,村里的师傅看我的特质很是特殊,怕影响到我的修为,就让我姐姐带我来到帝都,加入尚武学院,他们说,这里的圣地能使人更快的成长。所以,我姐姐还有白大哥都陪我来了呢。”

    “白大哥?白天仲?”欧楚阳突然想起了在日幕森林中的白天仲。

    “恩,呵呵,也许过不久,我就要叫姐夫了呢。”沈航笑着说道。

    “姐夫?”欧楚阳这下更吃惊,想不到这才多长时间没见,就听到了这个消息,看来,这个白天仲肯定是获得紫荆的芳心了。

    “欧大哥,我们走吧,姐姐她们就在帝都的一处旅店里。”

    不待欧楚阳多想,沈航一把拉起欧楚阳向外跑去。

    绕过树林,转了几个弯,欧楚阳与沈航便走出了尚武学院。

    对于沈航着急的举动,欧楚阳并没有感到丝毫不妥,就他而言,此时也是十分想要见一见那两个曾经出生入死的伙伴。毕竟,当时自己没有留下半句话,便追杀着白郁与二人分离,而后到至今为止,还没见过二人。

    由沈航带领着,经过了大大小小十几个街道,欧楚阳终于来到了紫荆暂时落角的地方。

    这里是一处旅店,当欧楚阳再次见到紫荆二人的时候,已然是正午时分,欧楚阳眼前,紫荆与白天仲二人正坐在旅店的楼下喝着茶聊着什么。

    “姐姐,我找到恩人了。”还没进去,沈航那高吭的嗓音便传了进去,而当沈航叫嚷着,拉着欧楚阳走进旅店的时候,紫荆与白天仲也是双双的看向店门口。

    “谁?这是?”见到欧楚阳,紫荆和白天仲不约而同的问道,脸上尽是疑惑之色。很明显,沈航拉着的人,他们并不熟识。

    这也不怪他们,毕竟当初欧楚阳是带着面具,用了前世的姓名加入到队伍当中,可现在,欧楚阳并没有进行任何伪装,紫荆和白天仲当然认不出来他。

    “呵呵,紫荆姐,白大哥,别来无恙啊。”见到两人,欧楚阳先是一笑,向着还在疑惑当中的紫荆二人打起了招呼。

    “你是?”白天仲看了看欧楚阳,指着他,疑惑的问道。

    “我是刘然啊。”知道两人不认得自己现在的样貌,欧楚阳双手一张,开口道。

    “刘然?”听到这个名字,紫荆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怎么会?”白天仲眉头皱起,上下打量起这个面生的少年。

    见到二人不解,欧楚阳马上解释道:“哦,当时小弟是做了伪装,现在你们看到的才是本人的真实面貌。”

    “你真的是刘然?”

    “是他,姐姐,他连火玉的事都知道。”听紫荆还是不敢确认,沈航立刻说道。

    “真的是你。哈哈,好小子,你还活着,我还以为你死在日幕森林里呢,啊,呸呸~,什么死,像刘兄弟这样的人杰,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死掉。”

    一听果然是欧楚阳,白天仲哈哈大笑起来,神色当中,一股喜色顿时弥漫。

    “刘然~”紫荆桃目微微有些湿润,她本以为欧楚阳在追杀白郁的途中,遇到了什么不测,才没有出来,之前还为自己请求他的帮助而为其带来杀身之祸深深自责着,现在一看到欧楚阳完好无损,紫荆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呃,小弟要在这里向紫荆姐和白大哥告个罪,小弟本姓欧,单名一个然字,之前为了保护自己,对你们撒了个谎,还希望紫荆姐和白大哥不要怪才好啊。”欧楚阳抱了抱拳,歉意道。

    “不怪,怎么会怪呢,我们还要谢谢你呢,刘~,哦,欧兄弟,当时要是没有你,别说能救回沈航一条小命,就连我们这条命都会留在日幕森林呢。”

    白天仲说完,紫荆站起,对着欧楚阳微微歉身,郑重谢道:“欧兄弟,紫荆感谢你当初在日幕森林中出手相救,让我能够得到火玉,救了沈航一命,这份恩德,紫荆永世不敢忘记。”

    见紫荆郑重其事的样子,欧楚阳怕她再做出之前有如沈航的举动,连忙站起,双手一阵摆动回应道:“不不不,紫荆姐不必这样,我也是看不惯白郁等人那种屑小之辈罢了,至于什么恩德,不要再提了,我们不是队友吗?”。

    “对,不仅是队友,我们现在还是朋友了。”紫荆点了点头,晶莹流转的美眸眨动着。

    “行了。姐姐,别酸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感谢,不如请欧大哥吃一顿好的,我们好好聊聊啊。”见欧楚阳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感谢着,沈航插嘴道。

    听到沈航这么一说,白天仲哈哈大笑道:“没错,我们去百味楼,那里即有好酒又有美味,我要跟欧兄弟痛痛快快的喝一场,想来,我们认识时间不算长,但酒还是没有喝过的。”

    紫荆闻言也是点了点头,笑道:“好吧,今天我做东,我们好好吃一顿。”

    这样,四人商量之下,起身前往百味楼。

    百味楼,帝都一所比较有名气的饭庄。这所饭庄算不得什么高档消费场所,凡是有些底蕴的人都可以到这里来消费。而这里,之所以有名,全是凭靠着其物美价廉所致。

    在正午时与紫荆、白天仲再次见面,算上沈航,四人便是来到了这所饭庄之内。

    来到百味楼,欧楚阳见到这里虽然并不像棋盘镇的广和饭庄装修的十分奢华,但其内部却是打扫的很是整洁。

    刚一进来,欧楚阳等人便是听到一片吵杂,百味楼内,就只有整个一个大厅,大厅中足以摆放五十余桌的座位,这般大的大厅,在帝都也是并不多见,此时,大厅之中,堪称是座无虚席,就连四周的角落里也是坐满了三三两两的人群。在这里,并不是只有武修者这类群体,就连一般的百姓人家也会在这凑上一桌,煮酒谈天。

    由于百味楼生意的火爆,致使欧楚阳等人想找一间比较清静的雅间都没有如愿,在等待了片刻之后,终是看到大厅的一个角落里腾出了一个空桌,沈航迅速跑过去的将其占领,随后摇着手,唤着三人。

    四人落座,点了几个店内比较有名的招牌菜,又要了两坛好酒,便聊了起来。

    日幕森林一别,三人之间仿佛有很多聊不完的话题,伴随着桌上菜肴和酒水的减少,三人聊了很多很多。

    在紫荆、白天仲的询问之下,欧楚阳从头到尾的把自己离开后,追杀着白郁的过程,粗略的讲了一遍,在讲述过程中,欧楚阳并未隐瞒白郁的死因,而当紫荆三人听到白郁死于一只不知名的灵兽之手后,长吁短叹了半天。

    “唉~,想不到,我们队伍中最强的白郁,却是死的这么不明不白。”紫荆叹了口气,虽然说白郁一直以来都是隐藏实力并图谋不轨,但毕竟,紫荆与其也是相处最长时间的一人,那种同生共死的危险之旅,不是想忘便能忘记的。

    “想这些干什么?他白郁能有此报,也是他种下的恶因。他该死。”端着酒碗,白天仲眯缝着眼睛看着紫荆,说道。

    闻言,紫荆道:“种因得果,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啊。”

    见紫荆有些怅然,欧楚阳笑着安慰道:“当时,我早就发现不对,不过,我还是不敢相信,白郁居然会这么狠心,一早的就将你们算计了进去。”

    “后来呢。”欧楚阳讲述的,当然是从追白郁开始,一直到白郁身亡,后面的所发生的事情,欧楚阳并没有提到。可紫荆二人却是对那以后的事情十分好奇。

    视线隐晦的扫过等待中的三人,欧楚阳喝了一小口酒,道:“后来,我迷了路,任我怎么想要找到来时的路,也没有什么效果,所以,我索性就在原地,找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就在那修炼了下去,当时我追的比较深,没有感觉下,就到了四级地带。”

    “四级地带?”听得欧楚阳一说,三人皆是惊呼出声,他们知道,在日幕森林四级地带,那是武卫级别的强者也无法自由出入的地方,别说那丛林中大量的四级灵兽,要是一不小心,运气不好的话,连堪比武师级别强者的五级灵兽都能遇到,在那里,以当时欧楚阳的实力,恐怕根本是寸步难行。

    三人呆滞的目光持续了很久之后,方才缓和过来,不过,三人看向欧楚阳的眼神却是多了一丝异样的羡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