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八零章 如阳熔火

第三八零章 如阳熔火

 
    ……

    “你也试试我这招。”激动的有些颤抖的声音自沈航口中响起,随后,在众人惊呆的目光之下,那本来升起的温度随着沈航的内气的涌动,立时降了下去。不到片刻,便与南宫博身上的火热气息形成了分庭抗礼之势。

    “如阳熔火掌。”低沉的喝声自南宫博的口中传出,同时,一股炙热的能量便伏于双掌之上迅猛的袭向沈航。

    感受着那股炽热的气息,很多围观着就连气都喘不过来,纷纷的向后退了数步,顿时,场内的面积也是因此而变大了不少。

    “冰斩。”同时带着内劲的喝声由沈航喊出,随着前者内气的全力喷涌,一柄若隐若现的手刀突兀的出现在众人眼前,而那手刀之上,更是泛着冷冷的寒气。

    “大发了。”正兴致勃勃的观看着两人比斗的众人,一见到双方使出的武技后,不由得面色大变。

    如此剧烈的碰撞,肯定会给他们或者他们其中的一方带来巨大的损伤,而在学院之内比武,根本不是什么要命的过节,这只有切磋本意的比斗,到了现在恐怕要变成斗杀的结局。

    火掌、手刀,越来越近,并且两人都是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

    就在众人以为这一次碰撞马上来临之时,别院的上方一处房屋中,一个黄色的身影却是突然出现,然后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突兀的出现在场中比斗二人的中间。而此时,这个黄色的身影才被众人所看见。

    来人身着一名身着黄袍的老人,这个老人,在场的所有人都认识,他其实就是吴长老所带来的几位长老中的一位,而他则是专门负责这群新生安全的管理者。

    本来,学院之内的比斗虽说是不允许,但身为武修者,只有实践了,方才能得到更大的提高,这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没有人会不明白,所以在两人比试的时候,黄袍长老早已经知道了,他并没有及时喝止,一方面是为了能让这两人得到更好的经验,另外一方面,他也想看看这群新生是否具有名单上记载的那份实力。

    只是,看到最后,见到场中两人都是拼命般的使出自己绝技,他就知道,如果让这一次碰撞成为现实,那这比斗的双方势必要受到不小的损伤。

    所以,黄袍长老身形一晃便适时的赶了过来,大声喝道:“给我撤了。”

    “轰”

    巨大的轰鸣声,在黄袍长老的双掌分别接触到沈航与南宫博两人之时,轰然响起。

    而当这个响声落下之后,沈航与南宫博所释放而出的气劲才算消失。

    “学院之内禁止殴斗,难道你们都忘了吗。”极其严厉的呵斥声从黄袍长老口中响起。

    场内鸦雀无声。

    黄袍长老无比的气势顿时将吵杂的场面压制了下去,而随着黄袍长老的出手,正在激斗的双方,那相比之下显得微弱无比的气息也是消失于无形中。

    场中,沈航大口喘着粗气,显而易见的,刚刚的一招,消耗了他大多数的内气,而此时,沈航给予众人的感觉便是筋疲力尽。

    目光转向南宫博,这位年轻一代的俊杰人物却是气息稍显凌乱,但比起沈航来,他的情况明显要好上许多。

    此一战,南宫博略占上风。

    众人的视线在二者之间徘徊了片刻,皆是将两人的实力理解了个大概。这场比斗,如果没有黄袍长老的出现,那败的一方肯定是沈航无疑了。不过,能把新生中最强的存在逼到这个份上,众人也很是惊讶这个突兀出现的少年的实力。

    “太强了,看样子能有二级武卫左右的实力吧。”

    “恩,也许更高,但还是南宫博技高一筹。”

    “也不容易了,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实力,看来,这个沈航也能排在前几名了。”

    “是啊。”

    黄袍长老的冷声压制下,寂静的现场只停留了片刻,便响起了窃窃私语之声。四周,与场中两人年纪相仿的新生,皆是对两人投去羡慕与崇拜的目光,更有些少女向二人射出些许钦慕的目光。

    “哼!”口中一声低喝,黄袍长老言道:“你们都是新人,比武我不反对,但要选择合适的场合和时间,下次如果再有这种情况发生,学院会马上将你们清除出去,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对不起,长老。”虽然身为八大家族的了弟,从小便有一身的光环环绕在身,但南宫博还是非常有礼貌,根本不带有一丝浮夸的样子。

    “对不起。”沈航也是道歉道。

    “好了,没什么事,都去训练场上修炼吧,愿意留在房间的也没人管你们,不过,禁止再出现此类事件。”

    见到二人十分情愿的赔礼,黄袍长老的面色这才稍有缓和,对于这些新生,黄袍长老还是比较赞赏的,毕竟,能在如此年纪便达到这样的成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天才所能囊括的,他们背后,皆是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勤奋。

    出言郑重的提醒了一句,黄袍长老便独自离去,只留下场中面面相觑、还在回味着刚才那精彩战斗的新、老学员们。

    “这个沈航虽然输了,不过他的实力却是与南宫博相仿,真不知道,帝国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人物。”欧文摇了摇头,首先叹道。

    闻言,一干少男少女皆是皱起了眉头,他们深知,这次尚武学院的招生,肯定会与以前历界都有所不同,至于不同在哪里,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从前日那个吴长老的语气来看,这次圣地人才的选拔可能会是前所未有的苛刻,而既然要比武,那选拔的人才肯定会少的可怜,再观此次招收的新生,在武卫级别的就有二十八名之多,再加上老生,那数量更是巨大,所以,现在的情势便是少一个竞争者,自己的希望便会强上一分。

    之前有了南宫博,他们还能接受,毕竟人家可是八大家族这首的子弟,南宫博能有这样的成就,可以说不是偶然,除了他本身很是刻苦外,南宫家族定是下了血本去培养。

    不过,现在又多出了一个沈航,这让很多人都惊呆了,能与新生第一的强者缠斗这么长时间,在最后方才显出败象,其实力也不是一些初入武卫的学员能够比的了的,这样一来,那不知数量的名额必定会少上一个,而很多人心中的压力便强上了不止一分。

    “是很强,不过,他的内气运用还很生涩。”忽然,许洁儿到是开了口。

    “没错,看这个沈航的样子,肯定是修炼时间不长。”东方雪接道。

    “不长?”公孙志等人诧异的看向东方雪。他们不能理解东方雪的意思。

    修炼时间不长?还是二级甚至三级武卫的实力,再看沈航的年龄,那是怎么炼的,难道是那种跳下山崖都能获得几年内气的幸运儿?

    “或者应该说,他的内气具有间歇性。”东方雪接着说道。

    “什么意思?”众人疑惑不解。

    虽然很多人,包括许洁儿这样的怪胎都无法分析出来,沈航为什么会这样,但现场中,还是有一个人对沈航再了解不过了,而这个人,当然便是欧楚阳了。

    “那么长时间都处于病患中,这才刚好,又怎能随心所欲的使用内气,如果沈航没有经过那件事的话,恐怕现在的南宫博就要将新生第一的名号拱手于人了。”欧楚阳没有点破,只是在心底间暗暗想着,可就算是这样,欧楚阳也为了刚才沈航的表现而不免有些惊异。

    长时间没有使用过内气,大病初愈后就有这样的实力,看来,这先天寒阴体当真不是普通的东西。

    思索间,四周围观的学员早已经散去,而场地中,除了那面对面的二人外,还有欧楚阳等人一直等在旁边。

    见南宫博和沈航不会再动手,欧文这才走过去,对着南宫博道:“欧家,欧文。”

    有点女性化柔美的面孔一转,南宫博微笑道:“玄南山,南宫博。”

    两人互相通告了姓名与来历,随后,东方雪等八大家族的子弟也是走上前去,逐个打了声招呼,看着眼前这位从八大家族之首玄南山出来的年轻一代的俊杰,几人同时放低了姿态,互相招呼着。而在这期间,显得有些另类的当属欧楚阳与许洁儿了。

    欧楚阳是不想介绍自己,也不知道如何介绍,并且他的注意力也根本没有放在南宫博的身上,现在的他只是一直目不转晴的盯着沈航,越看越顺眼。

    “欧楚阳,你看什么呢?”见到欧楚阳有些异样,许洁儿第一个发现了,不解的问道。

    “欧楚阳?兄台也姓欧?”听到许洁儿如此称呼欧楚阳,欧文转过头来看向欧楚阳问道。

    见欧文言语中十分客气,欧楚阳对其顿生好感,能从八大家族中出来的,还对一个济济无名之辈声称兄台,看来,这个欧文跟那些娇生惯养的少爷们不同,他的为人还是很谦虚的。

    “是,在下欧楚阳。”欧楚阳回答了一声。

    “我叫欧文,我们同姓。”话虽说的简单,但欧文的介绍立刻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冲欧文点了点头,欧楚阳没在多说什么,他现在还不想提早道出身份,以免这个同宗的少年起疑心。

    “呵呵,几位,居然在这里看到大家,不如今天我做东,去帝都好好吃一顿怎么样。”这时,南宫博发话了,而他邀请的对象则是场中几人。

    “南宫少爷说话了,又怎敢不去?”罗鸣海随声附和道。

    视线扫过几人,见没有人有异议,南宫博哈哈一笑道:“这位欧楚阳、沈航兄弟,还有这位,哦,还不知小姐芳名。”南宫博说着,看向许洁儿。

    “她叫许洁儿。”东方雪替许洁儿回答道。

    “哦。洁儿小姐如果没事的话,也一同前去吧,顺便也算交个朋友。”

    见南宫博言语十分诚肯,毫无半点架子,许洁儿也不好磨了对方的面子,点头同意了。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就不去了。”正当众人准备离开之时,沈航突然出声了。

    听到沈航拒绝了南宫博,罗鸣海顿时皱起了眉头,一言不发的看着沈航,显然,对于沈航的举动,罗鸣海稍有不屑。

    “我也有事,你们去吧。”见到沈航不去,欧楚阳也是拒绝了南宫博的邀请。

    “恩,两位如果有要事,南宫就不强求了,希望日后我们有机会能够坐在一起。”对于欧楚阳二人拒绝自己的盛情邀请,南宫博并未显出丝毫满意,只是随口应承了一声,便走出了别院。

    见到南宫博离开,东方雪、萧灵儿、公孙志、陶公祖、罗鸣海、欧文也跟了过去,许洁儿也是看了两人一眼,没发现什么异样后,便跟着与东方雪走到了一处。

    “不识抬举。哼。”举步离开时,罗鸣海厌恶的撇了撇嘴。

    见到几人走开,欧楚阳笑了笑,便把目光转向了沈航,道:“沈兄弟,借一步说话?”

    “嗯?”正想回自己房间中的沈航,一听欧楚阳将自己叫住,不免有些疑惑,道:“有事吗?”

    “呵呵,沈兄弟大病初愈可喜可贺,我只是想向沈兄弟打听一个人。”欧楚阳淡然道。

    闻言,沈航大惊,脱口道:“你怎么知道我大病初愈?你是谁?”沈航瞪大了眼晴,满眼都是警惕之色。

    见沈航一副吃惊的表情,欧楚阳缓缓的说道:“看来火玉的效果不错,居然真的把你给治好了,而且你病愈后,相信实力也突然大增了吧。”

    “你知道火玉?你到底是谁?”

    听到对面这个叫做欧楚阳的人,一语便说出了自己情况,沈航再也无法保持平定的状态。自己有着绝症,也是拥有着常人无法拥有的特殊体质,而这一切相互矛盾事件却是被自己的姐姐得来的火玉而得到解决,这件事情,欧说外界,就连自己生活的村子里,也是很少人知道。只是现在,居然从一个互不相识的人口中说出来,不禁令沈航惊讶无比。

    “你不认识我。”欧楚阳笑了笑问道:“你的姐姐还好吧?”

    欧楚阳突然不着边际一问,沈航马上迷惑了,“难道是姐姐的朋友?不可能啊,就算是朋友,我也是认识的啊。”面对欧楚阳的问话,沈航沉思了起来,不过,那时间并不长,也就短短一瞬后,沈航问道:“你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