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七九章 私自殴斗

第三七九章 私自殴斗

 
    ……

    入院之前,所有的新生都参加过那个所谓的入院典礼,而在典礼这上,吴长老的一大段发言之后,便是为这些新生们好好的讲解了一下学院的规矩,在那几十条规矩中,别的欧楚阳倒是没有记住,但禁止私自殴斗一条,欧楚阳自是没有忘记。

    “私自殴斗?不想混了?”欧楚阳想道。

    东方雪几人相觑了一眼后,皆是做出了同一举动,迈步走向前方那内气不断升起的二人,而这时,由于两人的内气的释出,两种凌厉的气劲早已将这别院内弥漫了去,受到这两股气劲的影响,周围或晨练或尚在房中休息的新生们,大多数都跑了出来,奔向那气劲来源之地。

    不到片刻,别院的院内便围拢了大量的学院新生。

    欧楚阳等人快步走到场中围观人群的外围,借着一条窄窄的缝隙钻了进去。能住在别院的,当然是这次入院的天才新生,而且每一个人都有着最少武卫左右的实力,这一感觉到欧楚阳等人的挤入,不少新生都是面露不满之色,不过,在他们见过来人七位有着五位都是武卫实力的少男少女后,马上闭上了因冲动而将要张开的嘴。任由欧楚阳等人进入了圈内。

    费了不少力,这八大家族的五位青年才俊加上欧楚阳、许洁儿终于进入了圈内最里层,眼前的景象顿时尽收眼底。

    “咦?欧文?”走到里层,公孙志突然看到一个少年正皱着眉头观望着场中二人。

    “公孙志。”被称为欧文的少年冲着公孙志点了点头,随后看到欧楚阳一行人皆是八大家族子弟,他自然认识,便点头示意。

    “欧文?”见到欧文,欧楚阳突然有些亲切的感觉,虽然自己自幼便被逐出的家族,但一直以来,欧浩鹏对自己十分的关心,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家族的那位神秘的老祖不知什么原因不惜为自己而大下血本,购买秘术,这更让欧楚阳对家族的态度有了不少的改观。现在见到了自己家族中的子弟,又怎能不激动。

    不过,欧楚阳并未表现出来什么,因为他知道,在自己一天没有回到家族为自己正名,一天没有把亲生父亲的骸骨带回家族之前,他还不愿表明身份,所以,欧楚阳只是表现出了应有了礼貌。

    “怎么回事?南宫博怎么和这个小子对上了?”颔首示意后,公孙志立马问道。

    “不清楚,好像是这个小子先挑起来的。”欧文看向场中,回答道。

    “不会吧,以南宫博的个性,应该不会理会这样的小人物啊。”在没有认清那浑身上下散发着寒气的少年的身份前,公孙志立刻把这种无名之辈列入到了小人物之列。

    “不要小瞧人了,这个人应该很厉害。”欧文答道,言语之中十分的郑重。

    “呵呵,有什么了不起的,只不过是一个修炼水属性内气的新人罢了。难道他南宫博还能在乎这种人?”一旁的陶公祖不屑道。

    欧文白了陶公祖一眼,没有作答,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场中两人。

    看到欧文如此模样,欧楚阳也是好奇的观察起来,这一看不要紧,欧楚阳的灵魂深处立刻被触动了一下。

    “这样的内气?好精纯。”拥有着非常人可比的灵魂之力,欧楚阳一下就分辨出少年的不寻常之处。

    “欧文说的对,这个人不简单。”一旁,东方雪也是柳眉微皱,面现凝重之色。

    听到连东方雪都夸起对方来,公孙志等人再也不敢小觑这个少年,几人不再说话,纷纷把目光投向场中的少年。

    “你很强。值得我出手了。”这时,场中对立的两人中,南宫博首先发话了,而听到南宫博这么说,了解他的人皆是面露惊讶之色。

    “打啊。快出手啊,别等了。”围观百十来人,听到南宫博主动邀战,立时群起附和,对于战斗,这群武修者自然乐得观看,再见到场中两人皆是新生一批中高强的存在,所有人都兴奋的叫喊起来,一时之间,场内欢声雷动。

    “沈航。请指教。”少年双手抱拳,施了一礼,随后,在围观众人目光的注视之下,一股比之前更加雄浑的内气突然喷涌而出,受到了这股寒气逼人的水属性内气的影响,本来就处在初冬季节的别院,温度马上又下降了许多,不少人更是受到了这股内气的影响,下意识的打了了寒战。

    “好雄浑的内气。”之前还在贬低少年的陶公祖,见到少年突然发力,而且内气精纯,也不免赞叹出声。

    一干人等,见到少年这股强势的内劲,心中立时涌上一丝战意。

    “好强。”欧楚阳心底叹道。

    随后,场内本来吵杂的喊声消失于无形,而随着场内气氛的变化,少年终于动了,这一动,更加带动了那体内散发而出的寒意,双脚急踏之下,少年身体化作一团冰人般,冲向南宫博。

    “先天寒阴体?”许洁儿娇喝道。

    战斗已经开始,只是欧楚阳并没有全神贯注的观看这突兀的第一次碰撞,他的眼神随着旁边许洁儿的惊呼而惊讶起来。

    “先天寒阴体?沈航?”听到许洁儿脱口而出的名词,再联想到先前少年的自报名号,欧楚阳一下子便回忆起来,在日幕森林中那个熟悉的身影。

    “紫荆?沈菱。”

    没错,欧楚阳第一时间便想到了紫荆,在那段时间里,为了夺取火玉,给其亲弟治病的紫荆佣兵团的团长,曾不止一次的提到过其亲弟的情况,而这时,在听到少年自称为沈航时,欧楚阳可以确定,这个少年,便是紫荆的亲弟弟,拥有着变态体质-先天寒阴体的沈航。

    “他怎么会在这里?看他的样子,好像病已经好了。”沉思了一下,欧楚阳明白过来,看来,在那次自己追击白郁之后,紫荆肯定是成功的将火玉带回了家乡,并为她的弟弟治好了顽疾,现下,这个少年的实力肯定是因为病愈而大大提升了。

    正当欧楚阳思考之间,场的战斗已悄然打响,拥有着绝对体质的沈航凭靠着一股比大多数人都要精纯百倍的水属性内气,早已与南宫博战至了一处,而随着两人战斗的展开,围观众人的加油声、呼喝声便极有层次的响起,那声音仿佛经过处理了一样,极其具有煽动性。

    “来的好。”见到沈航冲将过来,浑身上下的散发着逼人的寒气,那股气势令得南宫博毫不吝啬的大赞一声,随后,只见南宫博微微抬起双掌,顿时,一股浓烈的火热气息弥漫出来。

    “火属性?”见到南宫博出手,欧楚阳一下子就分辨出南宫博所习内气的属性。

    水对火,胜负五五之数。

    两种格格不入、永为仇敌的属性碰在了一起,宣示着这场比斗的精彩之处,在勇武大陆上,内气属性之间一般都存在着相生相克的原理,但像水、火这两种属性,着实是不可相生的异类,见到这两种属性内气的比斗,围观众人更是兴奋的不得了。而感受到两人不相上下的气息,众人更是知道,这场比斗,一定会很精彩。

    杂乱的加油声与呐喊声混成一片,刺激着场内两人的神经,对拆了数招之后,沈航的全身上下就犹如被一层薄薄的冰片所包裹,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冰人,脚下因迈出而留下的道道水足之印和身上时而掉而在地上而摔成数瓣的冰屑,告诉了大家,他沈航的实力很是强悍。

    相比之下,南宫博也是不输去沈航,那手掌上散发出来的火热气息,另靠近他的人都是感觉到了一股热浪迎面袭来,而在这股热浪的作用之下,沈航所攻来的所有攻击,那寒气逼人的冰力皆是被那热浪所蒸发,化成了一道道清白的水气,飘散于空气当中。

    百十来人的观战,在别院当中造成了不小的局面,而场中激斗的两人更是因为围观者的不断增加,战况愈演愈烈,到了白热化的时候,两人皆是流下了少量的汗水,可见,两者内气的消耗同样是巨大的。

    年龄要比南宫博小上一点的沈航,见自己屡次出手,都被对方挡了回来,而那自傲的寒冰之气丝毫没有起上什么作用,沈航开始焦急起来。大病初愈的他,在紫荆来回火玉之后,经过了半月的调理,不仅治好了自己的病,最意外的,因为本身就是先天寒阴体的自己,在受到火玉的调和后,更是在短短的两月之内由原来的三级先天武士直接晋升到了一级武卫级别。

    在自己能够使出内气战衣之时,沈航的双眼湿润了,十四岁的他,能够达到一级武卫级别,在村里人那强者的眼中,便是大陆上为数不多的天才也比不了,在那一刻,沈航曾发誓,要努力的修炼,成为人人心目中羡慕的强者,然后报答紫荆的亲情。自那以后沈航便要求紫荆带自己考入尚武学院,而在这段时间这内,沈航犹如疯狂了一样,凡是见到与自己实力相当的强者,便会毫不犹豫的挑战。这也是造成了现在场中所发生的一切的根本原因。这场比斗,完全是因为沈航发现了南宫博的强大,而为了锻炼自己,沈航毅然的不顾学院的规矩,向南宫博发起了挑战。

    而南宫博也是不干寂寞之人,同龄人中,他拥有着超卓的实力,虽说他是八大家族中最强大的家族子弟,更是家族**定的下一任家主,但南宫博此人却是没有半点骄傲之心,有着良好教育的他,从来不会小瞧每一个人,在见到沈航的时候,南宫博也是升起了比斗之心。毕竟,实战才是最为锻炼人的捷径,而在这样的捷径之下,他也才能走的更快,走的更远。

    时间过的很慢,两人交手,转眼间已经不下百招,但用到的时间却是不到五分钟这久,可这五分钟却让围观的众人看的热血沸腾,两人虽是一水一火,没有像土、金属性那样的狂暴之力,但这两人的打法也是如出一辄,皆是不要命的硬拼打法。

    其实两人也不想这样,不过碍于学院的规矩,两人只能采取这种在最短时间内方能得到结果的战技,这是一场力与力的十足较量,稍带的才是那南宫博奇妙的身法。

    久攻不下,不仅沈航有些焦急,南宫博也是不耐烦起来,在招生比试时,自己做为全场第一的天才,南宫博自然是得意着,虽然并未夸大的想到自己便是这次新生的翘楚,但一丝自满的情绪还是有的。只不过,那一丝自满的情绪在这一刻便是消失的无形无踪,原因无它,全在于场中与自己比斗的这个看似只有一级武卫的少年,沈航。

    一级武卫能与自己拼到这种地步?南宫博不是不敢相信,而是根本不相信,自己好歹也是三级武卫的实力,就算比起一些老生也不遑多让,此刻,偏偏让这个少年给逼的毫无进展,他又怎能不急。

    酣畅淋漓的水火之战在尚武别院火热的进行着。

    场中,南宫博一边抵挡着对方如雨般密集的攻击,一边朗声道:“很好,你很强,现在你来试试我的武技。”

    一声大喝过后,南宫博一掌将逼来的沈航击退出去,而自己也借势向后飘退了数步方才停下。

    停下之后,南宫博双手马上结成了无数种手印,速度之快,令人咋舌,短暂的一个停留,围观众只感觉到场内的温度陡然增高,比之前更具有威胁性。

    眼睛瞪的大大的,此时,围观众人连眼睛都愿眨一下,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便是两人绝技使出之时,而在这个关键时刻,众人当然不想错失这次良机,能看到高深武技的对拼,就连心神也会被震撼。

    武修者,就喜欢这样的感觉。

    热血、暴力、强势,无一不是这群少年内心所向往的东西。

    退在后方,看着南宫博蓄势待发的双掌,更感受着场内温度的变化,沈航眼向兴奋之色,紧接着,沈航的嘴角居然弯曲起来。

    他在笑,没错,是在笑。笑自己终于逼出了对方的绝技,而自己更有机会与对方来个一决雌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