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六二章 一事相求

第三六二章 一事相求

 
    ……

    “欧三爷?”有人识得出声之人,便是惊讶的叫出声来。

    没错,说话的正是欧浩鹏。

    “叶先生,欧某不才,不舍得这卷秘术,还想加点。三十八万。”欧浩鹏一直紧绷的宽脸突然一缓,平静的说道,而他的眼神却是直视着场下的叶秋。

    峰回路转。场面一再的变化,众人的神经都有点经不起这番折腾。不过,眼看着就要结束的拍卖会居然再起波折,不少人都是面露兴奋之色,“啪啪”的鼓起掌来。

    “父亲?”坐在二号房间,陡听到欧浩鹏出声,欧楚阳无比惊讶。

    “呵呵,看来你有个好父亲啊。”百里丧也是一愣,不过他是率先反映过来的。

    “三弟。”与欧浩鹏同处一室的欧浩翔惊叫道:“你哪有这么多钱?”

    “二哥放心,我自有主张。”欧浩鹏皱眉,回答了一声,不过,语气很是不悦。

    “哼!”就在现场气氛逐渐热烈起来之时,叶秋突然一声低哼,随后,无尽的杀气弥漫于大厅之内,而随着这杀气的释出,大厅之内的气温顿时降了下来。

    感受着叶秋身上所散发的杀气,离叶秋最近的几个实力低微的武者,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而大厅其余人等都是一副戒备之色,纷纷散了开来,以叶秋为中心,留下了一个直径约五米的圆形场地。

    楼上的欧浩鹏虽然离着叶秋很远,不过,叶秋的这股杀气明显直指前者,在受到这股杀气影响的同时,欧浩鹏的战意也是不由自主的释放而出。

    此刻,大厅之内,战意十足。

    “哈哈。叶先生,这只是一个拍卖会,阁下不会在这出手吧。”就在大厅中的气氛紧张到极点的时候,徐振终于站了起来,朗声笑道。

    徐振起身,叶秋的杀气顿时受阻,眼神紧盯着前者,叶秋再次的低哼一声,而这次,却是将弥漫于场内的杀气尽数收回。

    “有徐老在此,叶某又怎敢放肆。不过叶某此次就是为了这卷秘术而来,我是不会放弃的。四十万。”

    叶秋坐回了座位上,不过,那一声竞价却是在大厅之中回荡了起来。

    “四十一万。”听得叶秋再次竞价,欧浩鹏非但没有慌乱,反而从容不迫起来。

    “四十一万了。”众人私语道,而现在,就连徐振都颇感意外的看向欧浩鹏,看来,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

    怒视着欧浩鹏,叶秋眼中的杀意更盛,恨不得马上杀了前者,抢夺秘术,可再看了看一直在旁边震慑的徐振,叶秋再次忍住了那份冲动的心情。

    “欧三爷,好高明的手段,你把在场的人都骗了啊。”一看自己再没有半点机会,叶秋到是释然,随后出口赞叹道,不过,语气却是森冷无比。

    “呵呵,叶先生客气。”欧浩鹏抱之一笑。

    “我放弃。”沉默了片刻,叶秋终于说出了那句话十分不甘的话。与之同时,大厅的目光再度转向欧浩鹏。

    见到再无人竞价,在裘娜倒数了三个数后,一声锣响终于结束了这场由传说级秘术引发的竞拍之战,而这场“战斗”的最终胜利者,是为欧家欧浩鹏以四十一万的天价购得了这本传说级秘术:燃血。

    正当众人以为拍卖会因此而落幕之际,一道小巧的身影突然跑上了前台。

    众人疑惑的看着前台,那小巧的身影他们并不陌生,正是之前为二号房间喊价的侍女,冬儿。

    只见冬儿匆忙的跑到前台,而后在裘娜的耳边低语了几句之后,身为此次拍卖会的主持人裘娜却是微笑起来。

    冬儿离开了前台,裘娜却没有宣布拍卖行结束,而是扫视了台下一眼道:“众位且稍等。”

    众人不解的望去。

    秋水般的明眸扫视了一下大厅所有人,裘娜微微一笑,道:“刚刚二号房间的客人见到都很多客并未购到珍宝,心中不忍,所以决定将之前竞拍得来的水月功法与剑法一同拍卖,如果众位还有兴趣,裘娜愿为众位再开一次锣。”

    温柔的声音如同天籁般响起,本就悦耳非常,而在众人听得二号房间的客人居然要把那套堪比传说级功法的整套功诀出售这时,更是引起一片叫好之声。

    四大家族除了欧家,原本失望的神色再度缓和,而后更是热情高涨,由此,即将落幕的拍卖会又一次的涌现了高潮。

    虽然欧楚阳的这套功诀可堪比传说级功法,但毕竟也是堪比一说,并没有真正的传说级耀眼,所以,在三大家族如火如荼的竞争下,终是被罗鸣洲以二十二万晶币的价格竞走。至此,拍卖会终是落下了帷幕。

    这场拍卖会整整进行了大半天的时间,最终的宝物:传说级秘术燃血被欧家竞走,不过,受益最大的却是当属欧楚阳了,以三千五百晶币换来了整整二十二万晶币,这份差额令很多人都不免向二号房间投去了羡慕以及嫉妒的目光。

    当中,损失最大的其实应该算是罗鸣洲,前者精心设计的两套计划没有一个成功,而后居然在失去理智之下,竟然花费了二十二万的价格拍下了这套不伦不类的高级功诀,在裘娜的一声锣响之后,罗鸣洲才反映过来,之前与自己互相竞价的公孙、陶两家原来一直是在哄抬价格,而自己却完完全全的被人戏耍了一通。对着这两位前辈人物,罗鸣洲从此便产生了愤恨。

    叶秋,这位足以让徐振都忌惮的人物,在一无所获之下,愤然离开了拍卖现场,不过,走之前,那不要钱的威胁目光还是免费的送到了欧浩鹏身上,至于后者是否会受到这道目光的影响,叶秋就不知道了。

    至于公孙、陶家这两位,虽然没有得到任何一样令他们看得上眼的珍宝,但两人却是十分默契的坑了罗家少主一把,对于此,两人倒是比较愉快,谁让罗鸣洲跟他们对着干的?这是咎由自取,愿不得别人。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不得不说,姜还是老得辣一些。

    在所有人都离开了这座辉煌的大厅后,这场足以震动整个帝国的拍卖行也宣告结束。

    玛林拍卖行,议会室内。

    此时,正是拍卖会结束不久,偌大个会议室中错落的坐着十余人,这里面有玛林拍卖行的主事人裘娜、玛荣,还有欧楚阳、百里丧、佟良以及欧浩鹏、欧浩翔兄弟两人。

    大厅内,众人皆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唯独欧浩翔一脸的郁闷,坐在其中,始终找不到什么话题。

    其实,按照欧楚阳的想法,自己并不想见到除开欧浩鹏以外的任何欧家之人,毕竟,自己的身份还是处于很微妙的地位,但在欧浩鹏执意之下,他还是忍受住了。

    确实,在欧家,有了欧擎这般人物的力挺,那欧楚阳在家族中的秘密也从此宣告不在,那可是祖宗级别的人物,相信没有人敢冒着大不讳去忤逆祖宗的意见吧。

    围坐在一起,裘娜的粉黛含春的俏脸之上,有着喜悦和惊诧两种不同的神态相互转换着。到了此刻,她才知道,这个一直帮助自己的少年却是欧家的人。

    “咯咯,想不到,我举办的这次拍卖会,受益最大的却是你。”裘娜突然开口说道,脸颊之上更有一股掩饰不住的欣喜。

    “我也没有想到啊。”欧楚阳苦笑了一声。

    众人皆是微笑不语,这样的结果任谁也不会想到。

    “你当时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去招惹到罗鸣洲?”调侃着欧楚阳,裘娜忽然想到了问题所在。

    “没什么,只是见到他不爽而已。”对于裘娜的问题,欧楚**本不想回答,他总不能说自己当初曾经被罗鸣洲一掌打下山崖,几乎没命吧。如果那样说的话,相信欧浩鹏第一个就会冲出去找到罗鸣洲拼命。四大家族,在帝国之内的地位举足轻重,虽然自己家族有实力与之一拼,但那种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这,是欧楚阳不愿看到的。

    已经感觉到欧楚阳言不由衷,裘娜却没有追问下去,她也知道这里面恐怕有什么隐秘在内,后者话题一转赞叹道:“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如果说你当初看出来那本功法的独特性,那我就太佩服你了。”

    众人皆是点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欧楚阳。

    感受到了几道不同的目光,欧楚阳无奈的双手一摊,“我怎么知道,我只是不想让他这么轻易就将高级功法买走而已,谁想到娜姨和玛荣还有这么一出。”

    众人释然,欧楚阳的解释很合理,如果要是他早就看出水月功法的特别之处,那样的话,这个年仅十一岁的少年的心机和洞察力就未免有些太过于骇人了。

    见到自己的“儿子”能够获得如此大的收益,欧浩鹏也是一脸高兴的模样,道:“然儿,不管怎么样,这次也算是你幸运,罗鸣洲吃了个大亏啊。”

    欧浩鹏开心的大笑起来,那般神态,也是在替欧楚阳高兴。

    “唉~,他到是赚着了,可你却麻烦了。”正当众人都是喜悦之时,一旁的欧浩翔却是眉头紧锁的叹声道,而他的眼神也是一直看着自己的弟弟,欧浩鹏。

    “我有什么好麻烦的?”欧浩鹏十分不悦,不过毕竟对方是自己的亲哥哥,前者言语中并未有什么不满之意。而且欧浩翔此人在家族中并无什么争权夺势之意,反而更加倾向于琴、棋、书、画这类优雅的学问,当然这并不说明他懒散,时至中年,只比欧浩鹏大了一岁的欧浩翔俨然是一位武尊级别的强者。这也是欧浩鹏这次参加拍卖会带他来的原因,因为在家族里,欧浩翔乃是一位十足的老好人。

    狠狠的瞟了欧浩鹏一眼,欧浩翔怪责道:“你还不麻烦?家族只给了你二十万,你却一口气拿出四十一万,灰鹊的钱全让你拿来了吧,家族把这么重要的一部分交给你,你就这么弄?父亲知道了定然饶不了你。”

    “灰鹊那边好办,我自有办法让它照常运作,但这卷秘术,无论花再高的价钱,我也必须弄到,而且这也是老祖的意思,父亲就是再不同意,也得听老祖的吧。”欧浩鹏狡辩着,眼中的渐渐露出了得意之色,那意思很明显,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当代家主也得听老祖的。

    “那长老会呢?你不能不顾及老祖的感受吧。”欧浩翔再次提醒道。

    闻言,欧浩鹏陷入了沉思中,这个二哥说的没错,就算是老祖一直在坐阵,但也不能顾及到长老会的感受,那可是一群顽固的老家伙啊。

    一直在旁边聆听的欧楚阳,也是隐约的听出了两人对话中的含义,为了购得这卷秘术给自己,欧浩鹏可谓是把老底都翻出来了,灰鹊,那么庞大的机构,运作当然需要大量的资金,可这一次,欧浩鹏仿佛已经将灰鹊的老底掏空,那他必然要受到家族的谴责。

    见到欧浩鹏愁眉不展,欧楚阳的眼神除了那份感激,还带有深深的不忍道:“娜姨,小然有一事相求。”

    听欧楚阳开口,裘娜疑惑道:“什么事?”

    “这次用娜姨送给我的晶币,赚取了二十几万的晶币差额,本应该还给娜姨,不过,现在下,父亲这边有困难,所以,小然斗胆请娜姨先将此笔晶币借助于我,以解父亲燃眉之急,等到以后,小然定会全数奉还。”

    欧楚阳的语气很诚肯,令得裘娜都倍受感动。后者轻声道:“哪里,这些晶币本来就是我送给你的,而你利用他所赚取的晶币也依然是你的,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怎么处理这笔巨资,还是你自己说的算啊。”

    “这?”欧楚阳有些愕然,他没想到裘娜这么快就堵住了他的嘴,而且理由也很是充分。

    “还这什么?裘老板说的对哦。呵呵。”一旁的百里丧可不管你你我我,当下附和着裘娜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