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五九章 功技双诀

第三五九章 功技双诀

 
    ……

    台上,玛荣也是十分诧异的看着罗鸣洲,他当然知道罗鸣洲是为何人,但他不明白,这个年轻为什么对每一样东西都这么上心,看他的样子,好像根本不是为了传说级秘术而来的。需知道,罗鸣洲此刻每多花一个金币,就等同于那卷传说级秘术就离他远了一分,现在这种场合,还如此大手大脚,难免令人心生猜度。

    原本高潮迭起的大厅,在罗鸣洲轻声笑语之下,顿时陷入了沉寂,要说一本高级功法,也就是三千晶币打顶了,这还是在竞拍的情况之下,要是一般情况,也就是两千五百左右,可现在,罗鸣洲已经把价格喊到了普通情况下的最高,而且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大厅众人连带台上的玛荣皆是不解。

    “玛老,是不是可以宣布结果了?”见到大厅之内不再吵闹,罗鸣洲突然出声提醒道。

    “呃,对。”被罗鸣洲一叫,玛荣立刻反映过来,随口道:“现在八号房间客人已经出价两千五百晶币了,还有没有人叫?”

    没人吱声。

    “一、二…”见没有人理会,玛荣只能习惯性喊了下去。

    正在这时,一道十分温婉的声音突然从二号房间传了出来。

    “两千五百五。”

    “唰”

    不管楼上楼下,只要是在大厅中的人的目光皆是齐唰唰的看着二楼阁楼处的侍女冬儿。而后者被这么多热切的目光所关注,顿时俏脸之上泛起了一抹红润。

    其实,做为喊价侍女的冬儿,已经是拍卖行的老人了,像这种工作,她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很多回,像这些炙热的目光,她也是感受到过,只是,这次却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同时被两千多人注视,饶是她定力再佳,也不免有些不好意思。

    见到场内众人都是默不作声的看着自己,冬儿在心底娇嗔了一声,目光微偏,想要看向屋里,他也是十分不理解,本来已成定局的时刻,为什么这个客人却让他突然出手竞价。

    脸上的红润只是流转了片刻,便被这个经验老道的冬儿尽数掩饰了过去,见玛荣也是看见自己,冬儿轻声道:“玛老,二号房间客人出价两千五百五十晶币。”冬儿说着,低下了头。

    “哦。二号房间出价两千五百五十晶币。”反映过来的玛荣立刻出声提醒,而他心中却尽是一片喜色。

    眼角偷看二号房间,他当然知道里面坐的是什么人,相对于罗鸣洲来说,二号房间里的客人才是重要的。

    本来坐在八号房间中,罗鸣洲对自己计划满意的不得了,可当那突兀的声音响起之时,他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眉头紧锁的看向了二号房间方向。

    “他是谁?坐在二号房间,身份肯定不低。怎么在这个时候出价?”一向以智计著称的罗鸣洲早在来之前已经把参加此次拍卖会的计划制订的天衣无缝,在他看来,如果要想竞得传说级秘术,那困难程度可谓相当巨大,四大家族,没有人会看着自己把这卷秘术竞走,而就算自己竞拍成功,那损失的也是一个天文数字,罗鸣洲跟绝大多数人想的都不一样,以他的心智根本没有把这卷秘术放在心上,他来的目的,是除了传说级秘术以外的所有东西,所以,除了那第一本中级武技,他是实在看不上眼的情况下,从第二件丹药开始,他就决定不再放下任何一样东西,而拥有着巨大势力的罗家,在台下众人的心中,也会起到不小的震慑作用。如此一来,自己便可以花费最少的金币而得到更多的宝物,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算盘打的响亮,可无奈计划没有变化快,二号房间这突如其来的一记闷棍,让罗鸣洲都有些乱了方寸。

    “两千六”罗鸣洲再次抬了一下价格,眼中尽是狠厉之色。

    “两千六百五”冬儿再次叫价,没有半点迟疑。

    “两千七”罗鸣洲不死心。

    “两千七百五”又涨了五十。

    “扑嗤”

    台下,不知是谁忍不住笑出来,随后,一片哄然,到了这时,任何人都明白过来,恐怕二号房间的人跟这个罗鸣洲有仇吧,要是真正想买话,看到坐在那个房间号也不差这五十一百的,看来,这个二号房间的主人是在逗他玩呢。

    “两千八”罗鸣洲此刻也感觉到了一种说不清的异样,不过他还是不死心。

    “两千八百一”冬儿满脸通红的说了一声,只不过,这次她的声音已低到了极致。

    “哈哈~”要说刚刚众人只是被二号房间的叫价之人逗乐的话,那么现在的笑声中完全是充满了嘲讽。

    此时,不论是台下看热闹的众人,还在其余三大家族,就连徐振都是一副玩味的模样,看着楼上吃瘪的罗鸣洲。

    “少主,不能再叫了。”跟随罗鸣洲前来的武尊级强者丰强,立刻制止了还要喊价的罗鸣洲。

    “你懂什么?”怒斥丰强一声,罗鸣洲想了想再度喊道:“两千九”

    “两千九百一”又是只涨了十个晶币。

    这下罗鸣洲怒了,现在他真想把二号房间内的人揪出来,看看究竟是为何人,竟敢如此戏耍自己。可是,在这个场合,一向把面子看的最重要的罗鸣洲也只能无奈的压下心头的愤恨。

    沉思了片刻,罗鸣洲居然老炼的笑了一声,对着欧楚阳所在房间朗声道:“既然阁下这么想要这本功法,那鸣洲就忍痛割爱了,不过鸣洲不服,还要加上一加,三千。”

    三千晶币,高级功法,到顶了。此刻无论是谁都会想到一种结果,那就是这个纯属在戏耍罗鸣洲的客人,一定会放弃,将这本功法让给罗鸣洲。

    可是,冬儿那温婉的声音却是深深震撼到了在场所有人。

    “三千零一十。”

    “扑通。”

    居然有人不妨从坐椅上滑了下去。

    “哼~”随着冬儿再次叫价,罗鸣洲低哼一声,坐了下来,显然,他不准备为这本普通的高级功法而浪费精力了。

    “咳~既然如此,那么这本水月心诀就归二号房间的客人所有了。”见众人没有异议,玛荣才勉强敲响了身前的铜锣。

    随着这一次竞价的结束,众人再次把眼光转向前台,盯着那倒数第二件物品。

    二号房间中,百里丧揉着额头看着欧楚阳道:“你小子搞什么,为什么为了这本普通功法,跟他叫这么大劲。”

    他不明白,这本功法再普通不过,而且,以他对欧楚阳粗浅了解,他根本不是水属性的内气,要来也没用。

    眼神扫向百里丧,欧楚阳淡淡道:“呵呵,看他不顺眼,玩玩。反正这钱也是白来的。”手执着裘娜送给他的晶卡。欧楚阳轻轻的晃了两下。只不过,有一股无比的恨意,他却没有表现出来,依着欧楚阳所想,这个几乎要了他小命的罗鸣洲,可是自己的大仇人,那么他想要的东西,即便是想要得到,也绝不可能那么轻松。

    这样,便有了之前的一幕。

    百里丧白了他一眼,也不知说什么好,就没再说话,再次的把目光移向了水晶光幕之上。

    “好了,现在拍卖我们倒数第二件宝物。”

    玛荣吩咐着,还是一个侍女,将所谓的倒数第二件宝物拿出上来,而后,玛荣突然脸色一红,说道:“在宣布这倒数第二件拍卖品之前,在下要跟各位道个歉。”

    “道歉?道什么歉?”所有人疑惑起来。

    “咳~,是这样,我手上的这本武技,也是高级,也是水属性。”眼光扫向众人,那有些歉意的神色中却隐藏着一丝玩味。

    “高级?水属性?”众人好像猜到了什么,眼神不免朝着二号房间望去。

    见台下一干人等的脸色,玛荣心底偷笑了一声后,正色道:“是这样,这两样东西,我们本来没打算拿出来拍卖,原因是因为他们有些…有些普通了。”

    实在找不到好的解释,玛荣勉强的找了个词汇糊弄了过去,道:“只不过,这两样东西分别由两个客人送来委托出售的,所以,我们也只能分别出售,只是…”

    “别罗嗦了。快点说啊。”这时,台下已经有人急不可待了。就连四大家族的人也不再保持神秘感而纷纷走到窗前盯着玛荣。

    “就是,卖什么关子,快说啊”

    “是啊。快说。”

    见自己的所想的效果一般无二的出现,玛荣一笑,突然朗声道:“只是这本武技跟先前的那本功法有着同一个名字,它叫水月剑诀。”

    “轰”

    这下台底下可是炸开了锅了。

    “一套的?”低下一片惊疑之声。

    “一套的?”坐在二号房间里,百里丧苦笑着摇了摇头。目光扫向欧楚阳,叹气道:“你这小子,运气好的没话说,连这样的好事都让你碰到了。”

    闻言,欧楚阳疑惑的看着百里丧,显然,他并未觉得自己的运气好在哪里。只不过一套的功法与武技,有什么差别。

    见到欧楚阳不明白,佟良先是吞咽了一口唾沫,随后道:“老大,你是不是不知道啊?”

    欧楚阳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那意思,他真不知道。

    佟良直欲晕倒,哪有这样的人,连这种事都不知道。

    缓和了一下震惊的心情,佟良开口为其解释道:“老大,你不清楚,这高级功法和高级武技是很普通,但如果要是同样的一套,那就不一样了,一般能创出这种功法和武技的人,都是武圣、武神的人物,两种东西分开,功法你可以修炼,而且,威力不是很大,但也不小,但没了功法的武技就不行了,其它同属性的功法根本无法催动这项武技。但是…”

    佟良顿了顿,接着说道:“如果有谁能有幸将这一套完整的功法和武技整合到一起修炼,那可是堪比传说级的功法武技啊。”

    “堪比传说级?”这下欧楚阳傻了眼了,想不到自己无意之中的搅局行为,居然搞到了这么个玩意儿。

    欧楚阳看向百里丧,像是在求证一般,可是老人的回答也是干脆到可以。只有简单的一个字:“是”

    欧楚阳震惊,随后陷入了沉思,不过,片刻之后的欧楚阳的举动却让百里丧与佟良一愣。

    只听欧楚阳低声道:“嘿嘿,好玩了。”

    大厅的灯光依旧是那么夺目,而照在众人的脸上却是有着说不出的意味,此刻,在场所有人的面部表情皆是极为精彩。

    其中,有错愕、有震惊、有羡慕、更有如同罗鸣洲此时的嫉妒愤怒。

    总之,人类中,能够出现的表情在此刻足足两千人的大厅里尽皆展露。

    “妈的。”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巨大的力道立时让这张白玉所打造的桌子布满的裂纹,而在罗鸣洲手掌抬起之后,轰然碎裂。

    “居然让别人占了便宜。”眼光扫向二号房间,罗鸣洲恨不得马上杀了那个隐藏在二号房间中的某人。

    “呵呵。哈哈~”这时的六号房间中,欧浩鹏如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似的,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大笑,把欧浩翔看得心里直发毛。

    “三弟,你没事吧。”轻声问了一句,欧浩翔根本搞不懂一向沉稳的三弟为何会变成这样。

    “哈哈~,咳~,没事没事。呵呵。”

    欧浩翔无语了。

    楼下,徐振一副惊疑之色,想笑,还不能笑,不能笑,还忍不住想笑。

    看着徐振那副模样,程焕摇了摇头,轻声一笑道:“看来,罗鸣洲吃了个大亏啊。”

    “那能怪谁,都怪台上那个老鬼。”徐振强忍笑意,指了指台上平静到极点了玛荣,笑骂道。

    “咳,这个,大家出价吧。”玛荣也想笑,不过他不能笑。

    “出价?老头,还出什么价,你直接喊个底价卖给二号房得了。”

    玛荣刚刚喊出口,台上顿时有人接道,而随后,便是一连串的大笑声,还有鼓掌声,一时之内,大厅之内,尽是口哨和嘲讽之声。

    此刻,满堂喝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