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五一章 回归棋盘

第三五一章 回归棋盘

 
    ……

    “对了,百里前辈,你没事吧,要是没事的话,我要先走了。”跟百里丧说完,欧楚阳这才想到,天已经亮了,一夜未归,如果再不回去的话,恐怕裘娜和佟良要着急了。

    见欧楚阳要走,百里丧问道:“你去哪?”

    “棋盘镇。”欧楚阳答道。

    “正好。顺路,我也过去。”百里丧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说道。

    “你也去?”欧楚阳惊诧道。

    “恩”百里丧嗯了一声,道:“正好,把得到的东西卖了,反正也留着没用。”

    “东西?”欧楚阳不解。

    “抢的。”百里丧一副神情自若的样子。

    “晕~”

    时值正午,官道之上走着一个少年与一个老者,两人边走边谈论着什么,有时大笑,有时哀伤。

    “什么?你才十一岁?”官道之上,老者惊呼出来,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看着身边的少年。

    “干什么这么大反应?”少年皱了皱眉头。

    “你…真是变tai啊。”老者指着少年,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

    “十一岁,七级先天武士,还是二级炼丹师。你是怎么炼的?”老者正是百里丧,而他震惊的看着的少年便是欧楚阳了。

    “没怎么炼。就这么炼着炼着就这样了。”欧楚阳的回答异常的平静。

    “小变tai.”呆呆的看着欧楚阳,百里丧终于想到了一个足以与欧楚阳相衬的词语。

    在回棋盘镇的路上,欧楚阳与百里丧一直谈论着,百里丧从欧楚阳口中得知了他的等级,显得十分的惊讶。

    而欧楚阳这个初出茅庐的少年也从百里丧口中知晓了不少关于勇武大陆的趣事。而欧楚阳这个初出茅庐的少年也从百里丧口中知晓了不少关于勇武大陆的趣事。而欧楚阳这个初出茅庐的少年也从百里丧口中知晓了不少关于勇武大陆的趣事。

    百里丧不愧为武尊级别的强者,一路之上,百里丧不停的为欧楚阳讲述着他游历大陆的趣事。其中最为让欧楚阳惊讶的,便是百里丧一提到便感叹的一句:大陆上,强者太多了。

    以百里丧的修为,能够说出这句话,显然,勇武大陆的精彩之处,欧楚阳还未领会到。

    按照欧楚阳的想法来说,那就是:长见识了。

    两人边走边谈,脚下的速度丝毫没有减慢,在夕阳的余晖即将散去之时,一座古朴的城市终于出现在二人眼前。

    “到了。”

    眼见裘娜的眼中的异样光彩,欧楚阳知道,裘娜心中已经有了定数,遂没有追问下去,便跟着佟良回到了密室休息去了。毕竟,一天一夜没有休息,即便是七级武士的欧楚阳,都有些疲惫之感。

    天剑楼,陶家。

    “你说什么?”一个中年人拍案惊起。

    “棋盘镇拍卖行传出消息,十五日后,有一卷传说级秘术,准备出售。”个跪伏在地的下人如实禀报着。

    “你先下去。给少主消息,让他时刻关注玛林拍卖行的举动,一有情况,马上禀报。”中年人缓了缓兴奋的心情,喝退的手下,随后匆忙的走出房间。

    “兴凡,告诉光祖,他做的很好,长老会已经决定拔款,此次就由你亲自带人去棋盘镇。把事情办好。”

    “是。父亲。”

    飞云阁,公孙家。

    一名老者手执一本精美的册子正有滋有味的读着。

    突然传过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进来。”

    “家主。大公子请您到内堂,有要事相商。”

    “哦?没说什么事吗?”

    “没有。”

    “好了,你退下吧。”

    半晌后,公孙家议会室。

    先前的老者,眉头时而紧锁,时而舒展,片刻之后,老者大笑起来。

    随着老者狂笑出声,坐在下首的十数位家族的重要人物也是相继的笑了起来。

    “龙儿,你带着十万晶币,去一趟棋盘镇,记住,务必把秘术买下,如若不够,可向周边地区调资。”

    “是,父亲。”一个面容清逸的中年人答道。

    赤阳宫,罗家。

    一众家族核心成员坐落在大殿之中,面上尽是凝重之色。

    半刻之后,坐在大殿中主位的一个红胡子老者站了起来,沉声道:“怎么才得到消息?”

    “回家主,之前没有半点风声。据下属回报,这个消息是今天早上才从玛林拍卖行传出来的。”

    “今天早上?玛林拍卖行以前做生意的手段不是保密的吗?这回大张旗鼓,难道不怕隐秘的高手窥视?”

    “爷爷。”正当老人喝问之时,一个衣着翩翩的俊秀青年出声了。

    “嗯?鸣洲,有话但说无妨。”见青年发话,老者一副冷面顿时融化,看向青年的眼神尽是赞赏,喜爱之色。

    “孙儿以为,这次正是玛林拍卖行的高明之处。”青年言道。

    “此话怎讲?”

    “能把这么重要的消息坦率的公之于众,恐怕他裘娜心里已经有底了,试想,如此炙手可热的东西,哪家不想得到?这个时间谁要是敢强行**,势必会成为帝国几大家族以及各方势力的眼中钉,所以,他裘娜就是借着这个因素才敢大张旗鼓的宣布这个消息。如此一来,他玛林拍卖行,不但能够把秘术的价格抬到至高,更能增长帝国第一大商会的声誉。”

    “而且…”青年顿了一顿道:“听说前一段时间云升商会跟玛林商会在棋盘镇斗了起来,而当时玛林商会就丢失了一样重要的东西,我想,一定是这个秘术无疑了,此番,他裘娜肯定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来告诉云升商会,他玛林商会才是帝国第一大商会,这是挑衅,也是报复。”

    听了青年的分析,殿内众人无不颔首赞同。

    红胡子老者十分开心,赞赏道:“好,不愧是我罗家最有出息的天才,你的分析有理,鸣洲,这次你带着丰强去一趟棋盘镇,把东西给我带回来。不要让我失望哦。哈哈~”

    “请爷爷放心。”青年笑着应道。

    小荡山,欧家。

    大厅之内,欧家家主,欧成及欧家三子坐在一处,苦笑着看着面前这个在家族中拥有着至高无上地位的长老。

    “嘿,传说级秘术,不错,浩鹏,你去吧,多带点晶币,一定要买下来。”老人发话了。

    “父亲!”听老人说完,欧家当代家主欧成立刻叫道:“我认为不可。”

    被欧家家主唤做父亲,当然便是欧家上一代家主,此时,若是欧楚阳在此,定会大惊失色,因为这个欧家家主的父亲,欧家最大的长老赫然便是在日幕森林出现的武狂,欧擎。

    听欧成反驳,欧擎皱眉道:“有何不可。”

    欧成激动的颤声道:“现如今,为了那个小…为了他,浮级殿已经对我们实行了打压,我们欧家的一些产业已经被浮级殿清除,家族现在已经处于很困难的境地,如果再大肆挥霍,家族濒临灭亡啊。”

    见欧成如此激动,欧擎却是不以为然道:“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几个小的产业罢了,还动摇不了我们欧家的根本,别忘了,我们欧家的根飞云帝国,不是在他天风国。来了几个人就把你们吓成这样,白活了你。”

    “可是。”欧成还待说话。

    “行了。我自有主张。浩鹏,你去账房,多领点晶币,一定要把东西买下来。去吧。”

    落坐于下首的欧浩鹏,喜滋滋的领命去了,对于这个失踪了十几年的爷爷,欧浩鹏一直怀揣着敬意,同时,他也十分诧异欧楚阳到底是从哪结识了这位老祖,居然一回来就把欧楚阳在家族中的地位生生的拔起,欧擎的独断独行令家族长老会和他家主都有些不满,但没办法,谁让欧擎的实力和辈分在家族中都处于极高的地位呢。

    欧浩鹏领命走后,欧擎方才笑道:“行了,散了吧,没事别打扰我,我还得去修炼呢。”

    “大长老。”众人急切,想要留住欧擎,可偏偏眨眼间,欧擎便消失于无形,大厅中只留下那微弱的支言片语:“嘿嘿,我的曾孙,再种传说级秘术,哈哈,到底能达到什么境界呢,期待呀。”

    大厅众人,无语中。

    自从欧楚阳成功将秘术“燃血”带回,裘娜立刻吩咐属下传出了一个足以震惊整个帝国的消息:十五日后,棋盘镇,玛林拍卖行,将出售一卷传说级秘术。消息一经传出,帝国之内四大家族,乃至各大神秘势力、宗派,纷纷骇然。

    出售传说级秘术,这在帝国成立以来,历经数百年,也仅仅是第二次。传说级秘术,那相当于武圣、武神才能够拥有的无上典籍。

    谁不想拥有,谁是傻子。

    消息传出,各大势力纷纷调动手头上的资金,疯涌般踏上进军棋盘镇的路途。

    帝都,玛林商会总部。

    一个高约两米、异常标榜的老人坐在房间里,房间中,气氛极其的压抑,在老人浑身散发的凌厉气势之下,一干人等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环视了一下四周众人,老人怒声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们才知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我还听说,有人里通外贼,想要把我们裘家的某人赶出去?”

    “这…”众人面面相觑,不敢出声。

    “哼!我告诉你们,虽然家主他卧病在床,但有我在的一天,你们就别耍这些小动作,要是让我知道谁里使坏,败坏家族和商会的名声,我第一个不饶他。”

    老人狠声说着,眼神不停的飘向下首一位中年人。

    微微顿了顿,老人接着说道:“小娜那边现在没有人手,你们马上给我派人过去,家里不是有那么多武师吗,一并过去,事情办不完,谁也别回来。”

    老人说完,拂袖而去,只留下大厅众人汗如雨下。

    棋盘镇,云升商会。

    此时,云升正苦恼不堪,精心设计的计划非但没让玛林拍卖行名誉扫地,反而借着此次事件,名声大噪起来,原本还能够与玛林商会处于平起平坐地位的云升商会,历经此事后,竟然大不如前,就连自己的坊市也受到牵连,终日人迹寥寥。

    云升身前,一个黑衣人背对着前者垂首而立,默不作声,犹如死人一般静寂。

    跟黑衣人起的还有永祥商会的老板—白世祥和他的儿子白景山。

    “凌山死了。”黑衣人开口道。

    听闻黑衣人说话,云升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随后恭敬道:“死了。死的很惨。”

    “死了就死,虽说有点惋惜,但也算是他命该如此。”黑衣人沉声道。

    接着,黑衣人突然转过身来喝斥道:“可你更该死,我给了你十年时间,你居然把事办到这种地步。”

    “扑通”

    云升被吓的跪倒在地。

    “我,我也没有料到,裘娜居然有帮手。”云升支支吾吾的解释着,很明显,他十分惧怕黑衣人。

    “狡辩。”黑衣人哼了一声,随后,一道淡淡的黑色光芒自手指尖亮起,轻轻一弹。

    “噗”

    跪倒在地的云升,忽然瞳孔一阵收缩,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黑衣人,一道红血的粘稠液体顺着额头流下。

    诡异般地,云升死。

    见到这一幕,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白世祥父子也是吓的跪在了地上,白世祥口中还不断的求饶着:“大人,饶了小的父子吧,小的无能儿子不能保护好秘术,实在该死,不过,小的就这么一个儿子,大人,饶了他吧。”

    黑衣人转过身来,目光冷盯着跪倒的白世祥父子,沉声道:“这事怪不得你们,出手的人起码在武尊级别,白景山就是拼命也没用。”

    见黑衣人没有半点怪罪之意,白世祥立刻大嗑起了响头,嘴里还不断的说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起来吧。”

    白世祥起身,随后只见黑衣人叹气道:“唉~,苦心经营了十年,却得到这样的结果,现在玛林商会比起往日的声名还要高,看来再想扳倒他们也不可能了。这样吧,你们二人先回帝国,这边的生意暂时交给别人打理,养精蓄锐,有机会再来吧。”

    “是。”白世祥应道。

    “百里丧,你个老东西敢管我的闲事。”黑衣人轻着呢喃着,语气之中尽是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