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四九章 走火入魔

第三四九章 走火入魔

 
    ……

    可现在欧楚阳想要逃走也不可能了,感受着百里丧手中陡然传来的巨大力道,欧楚阳感到自己窒息了,百里丧的力道越来越大,而欧楚阳吸入的空气则是越来越少,片刻之后,欧楚阳感觉到天旋地转,一阵旋晕。

    “啊~,不”

    此时,天色已经渐亮,而几近疯狂的百里丧突然再次大叫起来,那叫声,把早起的鸟儿都惊的四散飞离。

    “轰”

    就在欧楚阳渐渐失去意识的时候,百里丧猛然间一跺脚,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伴随着这道巨大的轰鸣声,百里丧脚下的土地犹如龟裂般立时出现了几道深深的裂纹。

    武尊级别强者,全力施为之下,其破坏力十分恐怖。

    随后,几近昏迷的欧楚阳眼看着百里丧突然松开了一只手,猛然击向自己的前胸。

    “噗”

    一股滚g的血红色液体,随着这一击,自百里丧口中喷出,尽数覆盖了欧楚阳的面部。

    而后,在欧楚阳虚眯的目光注视之下,百里丧终于松开了紧扼着自己脖颈的血红大手,向后暴射而去。

    “轰、轰~”

    在撞倒了数棵大树之后,百里丧方才重重的摔倒,人事不醒。

    “咳~”剧烈的咳嗽了一阵,欧楚阳之才从窒息中舒缓过来。

    目光望向远处倒地一动不动的百里丧,欧楚阳无比震惊,此时的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以欧楚阳的认知,唯有走火入魔这一种说法才能解释刚才的现象。

    “他没有杀我,等于救了我。”欧楚阳心底自然清楚,刚刚的一霎那,是百里丧在重伤本身的情况下,才使得他放开了紧扼住自己的双手。那说明,他百里丧不想杀自己。

    想到此处,欧楚阳不仅为百里丧担心起来,尽管远处人事不醒的老者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但就冲着刚刚老者这般对待自己,欧楚阳也不能放任百里丧而不管。

    没有多想,欧楚阳脚下轻点,咻的一声窜到了百里丧的身边,低头伸手按上百里丧的胸口。

    “还有心跳。”欧楚阳心道。

    “老东西。老东西。”两声呼唤,无果。

    “唉~”轻声叹了口气,不知不觉间,欧楚阳居然对百里丧产生了一丝好感。

    视线扫过周围,欧楚阳将倒地不起的百里丧背在了身上,远远的掠去。

    清晨,一抹阳光透过迷雾重重的树林挥洒下来,将整个树林照的更加明亮了一些。

    树林中,一处树洞下,欧楚阳盘膝坐在刚刚燃烬的火堆旁,自顾自的打坐着。

    欧楚阳身边,百里丧依然处于昏迷之中。

    “呼”缓缓的吐出了一口长气,欧楚阳猛然间睁开了双眼,随着双眼的睁开,一团精光暴射而出,欧楚阳的脸上泛起了一抹喜色。

    几近一夜的逃命奔波,使得欧楚阳的实力又精进了一些。

    眼光扫向一旁还未转醒的百里丧,欧楚阳的眉头微微皱起。

    “一夜了。还没醒。”

    欧楚阳手掌一翻,取出一枚聚元丹,眼光注视着这颗微泛橙光的丹药,欧楚阳十分苦恼。

    自百里丧突然发狂,而后昏倒,欧楚阳把他带到这个地方后,已经喂食了不下十颗聚元丹,可结果却大大出乎欧楚阳的yu料,百里丧的内气明显未增加多少,这让欧楚阳不jin有些怀疑自己的炼丹水准。

    “效果太差了。”轻叹了一声,欧楚阳撬开了百里丧的嘴,再度塞了进去。

    随后,手掌按向百里丧的脉门,仔细的感受着前者内气的恢复程度。

    “还是不行。只增加了一点点。”欧楚阳口中的一点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咳~”

    就在这时,一声轻咳将欧楚阳惊醒。

    “老东西。”欧楚阳轻唤道。

    “唔~,我在哪啊?”百里丧终于醒了。

    “不要说话,你现在情况很糟糕。”欧楚阳担心道。

    睁开老眼,百里丧环视了一圈,随后将目光放在欧楚阳身上,疑惑道:“是你救了我?”

    “我没救你,我只是看你突然发狂,跟着昏倒,这才把你带到一个比较舒适的环境而已。”欧楚阳如实的回答道。

    “咳~,那就是你救了我。谢谢你。”百里丧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向欧楚阳谢道,随后前者强忍着巨痛坐了起来。

    “真没想到,昨天晚上我还要杀你,而你却是救了我。”百里丧笑着说道。

    “别说了。你现在的内气十分薄弱,我已经喂了你很多聚元丹了,可效果不是太明显。”欧楚阳有些惭愧。

    百里丧微微一愣,旋即笑道:“你还真有钱,不过聚元丹对我没用的。”

    百里丧说着,从灵戒中取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丹药,随手服下。

    随后,再欧楚阳惊诧的目光之下,百里丧迅速结了几个修炼手印,紧跟着,欧楚阳感觉到,一股与昨夜相同的血气能量渐渐弥漫开来,缓聚于百里丧身周。

    片刻之后,之前还是一脸苍白之色的百里丧渐渐回复了红润。

    盘膝调息着,只用了一会儿,百里丧再次的睁开眼睛。

    眼看着百里丧脸上再度泛起的红润,欧楚阳知道,他已经恢复过来了。

    将手中小瓶收回,百里丧笑着说道:“我们血噬宗的功法修炼出的内气是以血为根本,寻常的丹药对我们是无效的。”

    听到百里丧的解释,欧楚阳这才恍然,原本还以为自己的炼丹能力不行,现在看来,对于大陆上这些奇怪的功法,自己还是知之甚少。

    低头沉吟了片刻,欧楚阳忽然抬起头来凝重的问道:“昨天你为什么不杀我?还要救我?”

    “昨天?”百里丧一愣,旋即恍然大悟道:“呵呵,你别忘了,我是立了誓言的,我把你杀了,我也离死不远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欧楚阳知道,他说的确实属实,不过,好像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没有说出来。

    既然百里丧不愿说,那欧楚阳也不会傻到去刨根问底。

    想了一想,欧楚阳问道:“昨天是怎么回事?你好像是走火入魔了。”

    “走火入魔?不是。是毒。”

    “毒?”

    百里丧点了点头,道:“对,血毒。”

    “血毒?”欧楚阳有些不解。

    “呵呵,这是我们血噬宗的秘密。也是现在最令我最苦恼的事。”百里丧淡然道。

    欧楚阳疑惑的看着百里丧,没有说话,等待着他的解释。

    见欧楚阳一副求知的表情,百里丧摇了摇头道:“你难道不纳闷,昨天我为什么不吸食那个人的鲜血吗?”

    听百里丧这么一说,欧楚阳这才想道,一直盛传靠饮食人血为生的血噬宗宗主,却是没有吸血。确实令人费解。

    “这要从我的功法说起了。”见欧楚阳一副茫然的模样,百里丧慢慢说道:“血噬宗的功法,不是像你了解的那样,需要修炼出内气,方可修习武技、秘术。他有着自己的一套修炼法诀,而这套法诀就是为了那些不能够修炼出内气的人准备的。比如我。”

    “能强行修炼内气?”欧楚阳惊骇了。

    “恩。”百里丧点了点头道:“这种功法叫做血噬功,想要修炼血噬功,最开始的时候必须要日饮百杯人血。”

    这次欧楚阳震惊了,日饮百杯人血,太过残忍了。

    见欧楚阳眉头紧锁,百里丧却是很自然的说道:“日饮百杯人血,这需要很大的毅力才能办到,别说人血从什么地方来的,就算是拥有无穷无尽的鲜血让你去喝,你能喝的了吗?”

    欧楚阳摇了摇头,别说百杯,恐怕自己连一杯都喝不了。

    百里丧轻笑道:“血噬宗每一代都只有一个人,而这个人必须是宗主,宗内的发展有着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一代宗主如果感觉到自己的修炼已达瓶颈,就必须要在外界选出有着非常忍耐力的普通人成为宗主的弟子,然后教导他们去修炼血噬功,而每代宗主的弟子最多为五人,也必须是五人。”

    “为什么?”欧楚阳问道。

    听欧楚阳问起,百里丧老脸不由苦涩起来,抬头看看天空,一代凶名昭著的百里丧居然眼角湿润起来。

    短暂的沉寂很快过去,随之而来的,百里丧的话语让欧楚阳深深的吃了一惊。

    “因为这五人中,有四个要成为最后一个人的食物。

    “什么?”欧楚阳惊叫道。

    五人?四人成为食物。这是什么意思?

    见到欧楚阳惊讶,百里丧并未有什么反常,反而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道:“没错,血噬宗的宗主必须是杀伐果断,无情之人,所以,每一代宗主选人的时候要选上很长时间,而且,宗主的候选人必须从小培养,最小六岁,最大不超过十岁。”

    “被选上的五个人,要每天都喝上一百杯新鲜的人血,这样,再加上各自的努力,方能成功修炼血噬功。对于血噬功来说,没有所谓的后天武者,因为血噬功的第一层境界便是凝结血晶。就跟你们体内的内晶一样。”百里丧缓缓说道。

    欧楚阳点了点头,这他还是能理解的。

    “那凝成血晶,便是先天武士了?”欧楚阳问道。

    百里丧点了点头,道:“没错,能凝成血晶,便是先天武士境界。接下来,最难的便是第二层境界:血衣,同样的,就是武卫级别,再接下来,血形、血雾、血灵、血元、血婴。到达血婴,便是武神了,不过,这血婴之说,自从我血噬宗建立初始也没有人修炼成功过,包括血噬功的创造者,血噬宗的老祖,血元级别的血灵圣。”

    “血灵圣?”欧楚阳还是头一次听说过这个人。

    百里丧说道:“我也是听我的师父说过。这方面没什么根据。不过按照血噬功的的记载,我到是相信,真的有可能修成血婴,成就武神。”

    “那跟血毒有什么关系?”欧楚阳疑惑道。

    百里丧和善一笑,从未过的笑容却是让欧楚阳又一愣,后者旋即笑道:“看来你也不是如传闻中的那样凶狠啊。”

    这是夸奖?还是贬低?

    百里丧不以为然,继续说道:“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师父选上成为他的弟子,而跟我一同的,算上我在内,一共是四男一女,自从被师父选上,修习血噬功,我们就注定了这辈子再也离不开血这种东西了。一起修炼,一起玩耍,从小到大,我们的关系都十分的要好。我们之间没有隔合,有的只是一同修炼共同抵御追杀我们的那些所谓正道人士的深厚情义。”

    百里丧回忆起童年时光,眼神之中透露出了些许向往之意。

    “谁料想…”

    话锋一转,百里丧的眼中突兀的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在我们都成功修炼到血衣的境界时,我们的师父突然把我们叫到了一起,对我们说,我们之中只有一个人才能活下来,继承他的衣钵。而他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五天,五天内,最后胜利的人必须带着其余四人的尸体去见他。”

    太残酷了,让从小就青梅竹马的兄弟姐妹互相残杀。这是什么样的宗门?又是什么样的师父?

    欧楚阳愤恨的攥了攥拳头,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当时,我们几个都傻了,看向彼此的眼神也没有了往日的亲和,从那天起,本来跟我很要好的三个兄弟,都反目成仇,不停的拼杀。为了活下去,我也加入了战圈,由于我的天赋比他们强上一点,最后我亲手杀了他们三个,只留下我的师妹。”

    “你没杀她?”

    “没。他是我的爱人。”百里丧的一句话,深深的触动了欧楚阳。

    爱人。却要杀?

    “那最后…”

    “最后,我请求师父放过我们。”百里丧答道。

    “那他怎么说?”欧楚阳急切的想要知道最后的结局。

    “他?他告诉了我们真相。”百里丧无奈一笑。

    “什么真相?”

    百里丧顿了一顿,说道:“由于血噬功法的特殊因素,修炼到血衣境界就不能再行精进,如果想要精进,就必须要饮尽其余同是修炼血噬功之人的鲜血,方可成功晋级。否则的话,无论是谁都要气血枯竭而死。”

    “那你是怎么决定的?”欧楚阳问道。

    百里丧不由一怒,狠声道:“吸食自己兄弟和爱人的鲜血,那跟畜生有什么分别。”

    感受着百里丧话语中的怒气,欧楚阳也是深受其影响,不由得愤慨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