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四八章 葵水神雷

第三四八章 葵水神雷

 
    ……

    按照慕婉晴所说,这颗“葵水神雷”连武狂级别的人物都无法抵挡,更何况是只有武师级别的百里丧。得到这种高级货,欧楚阳早就把“葵水神雷”视为了保命的本钱,以致于在刚刚凌山死命的追杀自己的时候,欧楚阳都没有轻易取出。他知道,“葵水神雷”,只有这么一颗,自己以后修炼之路还要走很远,把他浪费在一个武师身上,欧楚阳做不到。

    不过现在,处在险境中的欧楚阳,在苦思了良久之后,也只能想到这唯一一个逃脱死亡命运的方法,所以,之前欧楚阳一直在跟百里丧周旋,企图逐步分散百里丧的注意力,让百里丧掉心轻心,而待到百里丧对他没有丝毫防备之心的时候,欧楚阳才以最快的速度将“葵水神雷”取出,并在同一时间制住了高他接近三个层次的百里丧。

    要说,欧楚阳此举,可谓凶险至极,以百里丧的修为,恐怕一个照面,欧楚阳连看都看不见就会被对方击毙,欧楚阳也是在赌,赌百里丧注重的不是他,而是他手中的东西。

    结果,欧楚阳赌赢了,当欧楚阳手掌抚过空灵指环的时候,百里丧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了过去,这才使得欧楚阳有了可乘之机。

    此时,猎人与猎物的位置形成了完美的对换。

    一只手狠狠的抓着百里丧,另一只手握着“葵水神雷”逼着百里丧,欧楚阳狠声道:“老东西,我劝你不要耍什么心眼,我手中的东西绝对可以在一瞬间将你轰成灰飞,也许你也会杀掉我,但我想,你还不想两败俱伤吧。”

    感受着欧楚阳手中的“葵水神雷”所散发出来那股强大气势,百里丧起不得半点反抗之心,不用欧楚阳说,在他的眼中,眼前这颗类似水、又似冰的寒冷光团,确实有着毁灭自己的能量。

    愤怒、懊悔、无奈,各种各种的负面情绪顿时涌上了百里丧的心头。

    让一个连武卫都不是的小子制住,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会笑掉整个大陆强者的大牙,他后悔自己为何不在杀掉那个武师后,一并将这个小子处理了。如果当时自己的选择这是样,那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事发生。

    而现在,身为武尊,却让一个先天武士威胁,老脸,要与不要,都所谓了。

    天下,没有后悔药。

    此时,百里丧再如何后悔也是无用,在这寒冷光团压制之下,百里丧的心里完全被惊恐的情绪所充斥着。

    眼神转向欧楚阳,百里丧颤颤微微着说道:“别,我不动。”

    世上有众多珍宝,但归根就底,最值钱的还是自己的性命。

    做为武尊,在面临死亡的情况下,百里丧也不得不低下傲人的身姿,委曲求全起来。

    听到百里丧告饶,欧楚阳心头一喜,旋即狠厉道:“想杀我?还想喝血?我现在就送你去死。”

    “不要,不要。是我错了,饶了我吧。”见到欧楚阳杀意横生,百里丧连忙叫道。

    欧楚阳眼中闪过一丝寒意,道:“饶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以我的实力,恐怕你连眼睛都不用眨一下就能把我杀了,我现在饶了你,一会死的便会是我。”

    “不会不会,我发誓,我不会杀你。”

    “发誓有个屁用,那只是一些无知人才相信的话。”欧楚阳果决道。

    “不,你听我说。我的誓言跟你想的不一样。”百里丧连忙解释道。

    欧楚阳一愣,道:“玩花样?”

    百里丧连忙摆手:“没有。没有。修炼我们血宗的功法里,有一个血誓,只要发了血誓,我们就不会违背誓言,如果违背了,我们就会气血干枯而死,我没有骗你。相信我。”

    情急之下,百里丧连自己功法的最大秘密都说了出来。

    “哦?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你要是骗我,我岂不是会死的很冤枉。”欧楚阳不一般人,两世为人,他当然不会轻易的相信一个敌人。

    见欧楚阳语气中有缓和的余地,百里丧急忙说道:“相信我,你可以在我发誓的同时,在我的灵魂中留下一道印记,这样你就知道真假了。”

    “灵魂?又是灵魂,看来这个灵魂很奇特啊。”听闻百里丧这么一说,欧楚阳立刻想到了自己学习“驯兽术”时,欧擎给他讲过的关于灵魂的粗浅知识。

    “灵魂。驯兽术需要用到,恐怕炼丹时的那份精神感知力也是灵魂之力吧。现在连发誓都可以用到,看来这个灵魂的用处很多啊。”欧楚阳暗暗想着,心中突然对灵魂一说起了好奇之心。

    虽然经过这几次事,欧楚阳可以分析到灵魂妙用,但现在明显不是时候,他的面前,还有一位类似于危险炸弹级的人物没有解决。

    闪电般的想过后,欧楚阳立刻把手中的“葵水神雷”向百里丧脸前送了一送道:“告诉我怎么做,别耍花样,告诉你,我也不介意跟你一起死。”

    闻听欧楚阳狠声话语,百里丧此时坚信这个少年是一个狠角色,他知道欧楚阳说的没错,自己有着一击杀死他的能力,但他也知道,欧楚阳也会在临死之前将这个寒冷光团“送给”自己,对于这点,百里丧丝毫不会怀疑。

    “不会。”百里丧惊恐的答了一声,旋即单手缓缓抬起,打了一个无比诡异的手印,随后一道血红色的光芒突兀的出现在百里丧的手中,接着,这股诡异的血红光芒顺着百里丧的手臂,蜿蜒游至前者的额头上,直至抵达眉心,方才停下。

    血红光芒停下之后,百里丧的声音缓缓响起:“我百里丧,以血为引,立誓永不会…”

    说着,百里丧停了下来,颤声问道:“小…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欧楚阳。”

    “哦。我百里丧,以血为引,立誓永不伤害欧楚阳小兄弟一分一毫,如违此誓,功散血凝,永入血狱,不得好死。”

    “小兄弟,你可以把灵魂印记投进来,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誓言立完,百里丧方才告之欧楚阳。

    欧楚阳点了点头,随后,精神感知力释放而出,顺着百里丧的指示,缓缓的从百里丧的额头处的血红光芒渗了进去。

    精神感知力一经浸入,欧楚阳立刻感觉到五感一片血红之色,在百里丧的灵魂中,犹如一片汪洋般的血海,静静的待在其中。慢慢的向着灵魂深处血海的方向凑了凑,只见一个与百里丧长相一模一样的血红色人影,悬浮于血海之上,情景异常诡异。

    突然,那片汪洋血海疯狂般向欧楚阳侵袭而来,欧楚阳感觉到大脑一阵刺痛,随后,在欧楚阳还有意识的情况下,欧楚阳极力的控制精神知力迅速收回到体内。

    还好,欧楚阳收的急时,要不然,恐怕自己的精神会受到严重伤害。

    手捂着脑袋,隔了好一会儿,那份刺骨的疼痛方才减缓。

    欧楚阳慢慢的睁开眼睛,这才看见,此时,原本被自己牢牢抓住的百里丧已经躲在了十米开外,正用一种极为惊骇的目光望着自己,那神情仿佛见到了什么令他震撼的东西似的。

    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还好,“葵水神雷”还在手中,欧楚阳微微放心,对于自己来说,“葵水神雷”是自己掌握的唯一能够制住对方的东西,只要“葵水神雷”在手,最次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眼神狠狠的盯着不远处的百里丧,欧楚阳沉声道:“你骗我?”

    “啊?不、不、不。”见到欧楚阳如此愤怒,百里丧连忙摆手叫道。

    见百里丧如此举动,欧楚阳也不由有些错愕,按理来说,百里丧此时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他完全可以瞬间将自己击杀,或者跑掉,可是这两种情况均未发生。令欧楚阳费解的是,那百里丧,只是一副惊恐的表情,站在那里,不接近自己,也不离开。

    “刚才是怎么回事?”欧楚阳疑惑的问道,此时,不知道为什么,欧楚阳只觉得先前百里丧给自己的危险感觉已经荡然无存,所以,欧楚阳也不再为了防备他而处处小心。

    “我也不知道啊。”百里丧茫道:“我是第一次发血誓,但根据我们血宗功法的记载,在血宗弟子发血誓后,在灵魂深处会形成一片血海,而发誓之人的灵魂便会处于血海之中,如果发誓之人违背誓言,那会这个人便会被血海吞噬,永坠血海地狱。”

    “那也就是说,你发的誓言是真的了?”欧楚阳问道。

    “当然,不过…”

    “不过什么?”见百里丧有些支支吾吾,欧楚阳忙问道。

    “小子,你很厉害啊,你的灵魂之力怎么会强大到这种地步,连血誓的根本血海地狱都能撼动,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脱离了欧楚阳的掌控,百里丧对欧楚阳的称呼又改了过来。

    “灵魂之力?”欧楚阳低语道。

    “就是精神感知力。”见欧楚阳不懂他的意思,百里丧解释道。

    跟着,百里丧十分感兴趣的看着欧楚阳,向前走了两步,陡然看见欧楚阳手中的拿着的“葵水神雷”,又停了下来,说道:“我说,小子,我现在已经发誓了,所以我不可能再伤害你,你是不是先把那玩意儿收起来。我有话要问问你。”

    说着,百里丧指了指欧楚阳手中的“葵水神雷”。

    看了一眼“葵水神雷”,欧楚阳皱着眉头,忖道:看来他不像是在撒谎,那血海确实存在,可要怎么证实那血海就是血誓呢?“

    想了一想,欧楚阳还是不放心,旋即说道:“你怕什么?我不伤你就是。”

    “呃,那我还这说吧。”见欧楚阳对自己还是有着提防之心,百里丧无奈道。显然,他对“葵水神雷”十分忌惮。

    缓了一缓,百里丧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灵魂之力为什么会这么强大。”

    欧楚阳一愣,旋即答道:“不知道。也许天生就这么吧,而且我也没感觉怎么强大。”

    “天生?”百里丧苦笑了一声向前走了两步,怅然道:“你真幸运,居然天生就拥有强大的灵魂之力,要是我也有你这般强大的灵魂之力就好喽。”

    听到百里丧有些颓废的语气,欧楚阳再次愣住,这一刻,他突然发现面前这个老人,也不是那么恐怖。

    欧楚阳道:“什么意思?”

    “啊。就是感叹一下,没什么,小子,介不介意跟老夫交个朋友?”

    “啊?”这下欧楚阳傻了眼。

    “交朋友?跟你?”欧楚阳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唉~,算了,我能理解,让你跟我这样的人交朋友,太不可能了,毕竟,我活了六十余年,至今还没有朋友。”

    百里丧的语气很是无奈,欧楚阳能够感觉到。

    “算了,就当我没说,就这样吧,我先走了。”见欧楚阳愕然,百里丧更是沮丧,说完后,百里丧没有再管欧楚阳的反应,转身向远处走去。

    “这是什么意思?”见百里丧的举动奇怪的很,欧楚阳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

    “扑通。啊~”

    正当欧楚阳不知所措之时,走出几米开外的百里丧却突兀的倒在了地上,大声的吼了起来。

    百里丧的突然倒地,让陷入错愕中的欧楚阳微微一愣,随后,欧楚阳迅速的跑了过去。

    跑过去一看,欧楚阳大惊。

    只见百里丧倒,全身上下的毛孔处正慢慢向体外渗着血水,而前者更是双手捂着脑袋不停的着滚,那形态,端的是痛苦非常。

    “喂。老东西。”欧楚阳叫了一声,百里丧毫无反应,仍旧是痛苦的滚着。

    “喂。”又叫了一声,这次欧楚阳伸手推了一下。

    这一推不要紧,原本爬的百里丧被欧楚阳一推翻了过来,只见前者那具苍老面孔白的吓人,而本来极具强光的双眼此时却是血红一片,样貌十分吓人。

    “嗯?”欧楚阳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啊~,快走。离我远点。”十分痛苦的,百里丧几乎是从嗓子里挤出的声音。

    “什么?”欧楚阳没有听清。

    “走啊。”百里丧大叫道。

    一声大叫过后,百里丧突然暴起,双手狠狠的扼住欧楚阳的脖颈,眼神之中满是杀伐之意,没有一丝人类才有的感情因素。

    此刻欧楚阳方知,恐怕百里丧已经是走火入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