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四七章 最佳时机

第三四七章 最佳时机

 
    ……

    怎么才能迅速的离开此地,而不被场中二人所发现,才是现在欧楚阳要想的问题。

    眼神留意着场中的动静,脑中却是不断的思索着。

    机会。欧楚阳现在需要的是机会。

    苦思无果,欧楚阳最后只有等待最佳时机的出现,所以,欧楚阳径直向后退了几步,随后坐下,装作观看场中的战斗,而实际上,他却是在暗暗的恢复内气。

    要想在这二人的眼皮底下逃脱,必须恢复到巅峰状态。

    “轰”

    巨大的轰鸣声还在持续不断的传出,而场中处于血雾中的二人还未现身,看来,这个凌山确实有两把刷子,对方明显是武尊级别高手,他还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凌山实力之强,不可小觑。

    “断金掌”

    正当欧楚阳悄悄恢复着,血雾中一声大喝将欧楚阳的注意力引了过去。

    目光极处,原本浓暗的血雾中突然金光暴起,随后,一道凶猛的气势猛得将围拢的血雾冲散了半数,道道金光射出同时,一阵较之前更为刺耳的轰鸣声响起。

    “轰”

    声音还未散去,两道人影同时射出,而原本弥漫凝聚的血雾也是渐渐散开,消失于无形。

    “能将我的血雾重重破掉,你也足以自傲了。”淡淡的声音响起,百里丧的语气相比之前,多了一丝凝重的味道。

    “呼”深吸了一口气,凌山压下即将喷吐而出的气血,沉声道:“老鬼,想杀我,喝我精血,恐怕没那么容易。”

    “哦?是吗?”百里丧不屑一笑,随后窜出,而这次,百里丧的速度比刚才快了许多。

    凌山大惊,看着眼前一道红影,凌山不敢大意,迅速调动所剩不多的内气,猛然间双掌向前推出。

    “轰”

    又是一声轰鸣,场中两人结结实实的顶在了一起,双掌紧贴着。

    眼见打斗到了这种时候,欧楚阳知道,已经快要到分胜负的时候了,而他自己再不走,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缓缓站起身来,欧楚阳又悄悄的向后退了两步,随后往口中塞了一颗朱果,看了场中二人一眼,脚尖猛然一点地,身体直直的向远方掠去。

    “嗯?”突然感觉到欧楚阳有所动作,百里丧微微偏过头,诡异一笑,本来对攻的双掌猛一发力,一股庞大的能量迅速涌出,轰的一声将一直全力抵挡的凌山震的倒飞出去。

    随后,百里丧单掌轻翻,一柄貌似开山刀模样的血刀出现在掌中。

    “着。”阴冷一笑,百里丧单手轻挥,由血色内气凝实而成的血刀便咻的一声飞向欧楚阳。

    已经窜出百米远的欧楚阳还没等高兴,突然听见耳后传来一道破空劲风之声,心中不免骇然,急冲的身形微微一顿时,旋即向右侧倒去。

    只见“唰”的一声,血刀顺着欧楚阳耳边,急速飞过。

    一旁倒地的欧楚阳顿时冷汗直流。

    “妈的,差一点。”心中暗骂了一声,欧楚阳刚准备再次逃跑,可身后却传来了百里丧森冷的声音:“你要是再敢跑,我不介意先杀了你。”

    闻言,欧楚阳收回了几yu迈出的脚步,狠狠的咬了咬牙,转过身来,笑道:“好了,我不跑就是。”

    说完,欧楚阳重新回到了原来所处的位置,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样子很是光棍。

    “跑不了就算了,一会儿再说。”反正跑不了,想太多也没用,不如坐下休息一会儿。

    见欧楚阳回转,很是听话的样子,百里丧也没有再理会欧楚阳。

    目光转向远处爬在地上,狂吐鲜血的凌山,百里丧阴笑道:“死吧。”

    话音刚刚落下,百里丧的身影已经到了凌山面前,后者却十分不甘的对着百里丧猛然挥出一拳,只是由于伤势过重的原因,这一拳连刚刚的五成力都没有。

    “噗”

    一道极为森然的声音响起,欧楚阳看见,百里丧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柄血刀,而那血刀的刀尖却是出现在凌山的背后,刀尖处还滴落着几滴鲜血。

    “你~”眼睛瞪的大大的,凌山怨恨的看着百里丧,眼神中尽是不甘的神色。

    凌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出来负责接应白景山,准备把秘术“燃血”送走,可却是被欧楚阳逃脱,一直带到这个地方,又十分不幸的遇到了百里丧,最后,把小命也交待到了这里。

    带着愤恨和不屈,凌山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桀、桀,好新鲜的血液啊。可惜,浪费了。”见到凌山已死,百里丧抽出插在凌山胸前的血刀。随后,一步一步的向欧楚阳走了过来。

    短短的时间之内,轻松将凌山击杀,欧楚阳本以为,那只有电影才会出现的吸血鬼吸食人血的情景会立刻上演,可让欧楚阳疑惑的是,一直垂涎于对方鲜血的百里丧,却没有做出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举动。

    拔出血刀,百里丧一步步的向着欧楚阳走来。

    此时,欧楚阳很是无奈:完了,跑也跑不了,打又打不过,看来自己的小命就在断送在这里了。

    心里暗暗想着,虽然欧楚阳不是那种听天由命的人,但眼前的状况也由不得他。

    不过…

    欧楚阳突然发现了什么,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着武尊实力的百里丧在杀掉凌山之后,脚步却是有些虚浮,这让欧楚阳很是疑惑。

    “难道是受伤了?”欧楚阳心里犯了合计。

    暗暗猜测了半晌,欧楚阳立刻推翻了自己的想法,武尊杀武师,还会受伤,明显不可能。可是百里丧给他的感觉却是,虚弱。

    目视着缓步走来的百里丧,欧楚阳的大脑极速运转起来。

    之前百里丧杀凌山的时候,他没怎么注意,现在一想,很是可疑,一个武尊要杀武师哪会用上这么长时间,做为比凌山高出许多的血噬宗宗主,应该是很轻松杀掉凌山才对,可百里丧的口中的血雾重重都被凌山破掉了一次,这种现象有些不附合逻辑。

    血雾重重,光听名字就知道这项武技等级不低。

    心神思忖之下,欧楚阳把眼睛虚眯起来,紧紧盯着马上就到走到跟前的百里丧,欧楚阳突然发现,这个百里丧不只是脚步略显虚浮,连他的双手也隐隐有些发抖的样子。

    可能是真的受伤了。

    欧楚阳眼中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如果他受了伤,那自己就多了一份逃脱的希望,虽然面对有着武尊实力的百里丧,这种希望显得太过于渺茫,但只要有了希望,也比坐地等死要好。

    渐渐的,欧楚阳开始蓄力,如果发现百里丧有什么不妥之处,他马上就会暴起逃跑。

    慢步走近欧楚阳,百里丧之前的丛容在此刻已经消失不见,出现在脸上的是一阵阵扭曲的痛苦模样。

    “小子。这回该你了。”百里丧沉声说道。

    “嗯?”眉头轻皱,欧楚阳在听到百里丧这低沉的索命声后,并没有想象中的绝望,精神感知力异常强大的他,居然在这道声音中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

    咬牙声。

    没错,就是咬牙声。

    虽然这道声音微弱到极致,但欧楚阳还是清楚的听在耳中。

    思绪如闪电,欧楚阳灵机一动,笑道:“你不是一直喜欢吸食人血吗?怎么?他的血不合你的胃口?”伸手指向远处已经断了气的凌山,欧楚阳调侃百里丧起来。

    见欧楚阳并没有因为自己一句话而感到害怕,反而问起凌山,百里丧老脸一怔,旋即笑道:“小子,看来你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到了这种地步,你还有心情跟老夫开玩笑。”

    欧楚阳双手一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害怕又怎么样,连他都死在你手上了,你认为我会对有构成什么威胁?”

    示敌以弱。计上计。

    欧楚阳接着道:“唉~,可怜我只有十一岁啊,年纪轻轻就要死掉,我这一辈子没见过的事情太多了。我真想看看,人吸人血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这样也不妄此生了。”

    说着,欧楚阳的眉毛向上挑了一挑,叹了口气。

    “哈哈,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种人,临死之前居然有这种愿望。”百里丧狂笑道,显然,欧楚阳的另类表现让他感觉到了不可思议。

    回荡在树林中的笑声,隔了很长时间方才落下,而随着笑声消散,百里丧的目光陡然bao虐起来,此时,欧楚阳看见,百里丧的双眼变得猩红无比。

    猩红血目紧盯着欧楚阳,百里丧狠厉道:“小子,别再跟老夫玩花样了,说,你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东西?”欧楚阳一愣,旋即面色凝重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别跟我废话,什么东西都没有,他会非杀你不可,看你们的样子,追逃了很长时间了吧。”百里丧沉声道。

    听百里丧这么一说,欧楚阳心底一突:糟了,这老东西还真不笨。

    心中骇然,不过欧楚阳并未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的说道:“哪有什么东西,前辈欧不是猜错了吧。”

    “啪”

    话音刚落,百里丧的血红大手如铁钳般紧紧扣住了欧楚阳的咽喉,听见他沉声说道:“还跟我装像,别自以为有些小聪明就能蒙混过去,告诉你,老夫走的路比你见过的都多,给我老实点,把东西拿出来,如果东西让老夫满意,老夫不介意放你一条生路。”

    感受着百里丧手上传来的巨大力道,欧楚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后者左手猛然抓住百里丧的手腕,右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示意百里丧放手。

    知道自己的力道有些大,对方像是说不出话来,百里丧微微松开了一些,但那只血红大手还是没有收回。

    “说。”百里丧此时已经没了耐心。

    “咳~,好吧,你赢了,东西可以给你,但你真的会放我一条生路?”轻咳了一声,觉得气息稍微有些顺畅后,欧楚阳这才不相信的问道。

    “少废话,快拿出来。”没有回答欧楚阳的问题,百里丧厉声道。

    “你先松手,这样让我怎么拿?”到了此时,也不顾百里丧是否会突然将他杀掉,欧楚阳大声的喝道。

    满面怒容的百里丧松开了扣住欧楚阳脖颈的大手,道:“别想着能逃跑,或者毁掉灵戒,那样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欧楚阳白了百里丧一眼,没作声,单手轻轻在空灵指环上一抹,顿时一道精光咋现。

    “嗯?”眼见着欧楚阳将东西取出来,百里丧的眼中现了一抹贪婪的光彩。

    “不对。”

    突然,在精光消散的瞬间,百里丧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微压从欧楚阳手上传了出来,精明的百里丧立刻感觉到了情况不妙,刚要闪开躲开。

    这时,与百里丧近在咫尺的欧楚阳一把抓住了将要逃离的前者的手臂,右手举着一团泛着寒冷能量的光团猛的推向百里丧,与此同时,一道极为刺眼的强光暴射而出。

    “啊”看着那暴射而出精光,百里丧下意识的大喊起来。

    血红的手掌翻动,一道比手掌更加浓郁的能量色彩涌出,在强光暴射而出的同时,百里丧就要运力甩脱欧楚阳的手臂。

    “别动。”

    正在这时,一道极其低沉的声音在百里丧的耳边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百里丧恐惧般的没有继续下面的动作,而是扭过头用余光骇然的看着眼前突然暴起的少年。

    “老东西,你要是敢动,我现在就灭了你。”

    少年的声音突然变得犹如厉鬼般尖锐,而感受着少年手中泛着森然寒意的光团,百里丧一动也没敢动,惊惧的看着对方,百里丧颤抖着说道:“这…这是什么?”

    惊声问着,百里丧的目光一刻也不敢在光团上停留,迅速的将头扭到一边,百里丧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

    就在他让欧楚阳取出东西的瞬间,那一团令得他都感到恐惧的光团便是突兀的出现在欧楚阳手上,而感受到欧楚阳手上的光团,即使是做为武尊级别的他都立刻丧失了抵抗的能力。

    能让百里丧都感觉震撼的东西,欧楚阳只有一样,那就是慕婉晴临走之前留下的“葵水神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