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四一章 城主大人

第三四一章 城主大人

 
    ……

    在棋盘镇里,话语权最重的,当属城主大人,而棋盘镇主叫做程焕,程焕此人年近半百,虽然不能修炼内气而成为武者,但其为人极其精明能干,深受帝国国王赏识。程焕管理棋盘镇十年,把棋盘镇治理的井井有条,不管任何势力到了这,无不遵守这里的法律,不敢越雷霆池一步。而致使程焕能成功治理棋盘镇,除了有着帝国国王的授权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他的亲弟弟—程南。

    程南此人自小就修炼出内气,天赋异禀,短短四十年,就已然成为武尊级别的强者,而且,由于程焕对程南的重视,到处为其搜罗秘术、武技,以致于对外程南虽然是一级武尊的级别,但真实实力却臻致四级,实力十分可怕。

    与程南客套完,云升把目光转向裘娜,抱了抱拳,不温不火的说道:“裘小姐。”

    玉面轻点,裘娜也是起身款款回上一礼,轻声道:“云老板好。”

    两人一对一答看似平和,实际上双方的眼角余皆露出了一丝狠意。

    客套话说完,除了凌山一副人畜无害的冷酷表情,依然凝立于云升身后外,众人缓坐而下。

    “咦?想不到程兄还是喜欢这样喝茶。”坐下后,云升见到程南的面前一杯无盖清茶,率先开口说道。

    一般人喝茶,都是慢慢启开杯盖一点,然后轻轻酌上一口,再把杯盖盖上,这样,就会防止茶水的清香四溢而存留在杯中,而再喝的时候,茶的清香也不会挥发怠尽。

    可程南却是不同,喝也不喝之时他喜欢将杯盖拿开,使茶香可以任意的四散。

    “呵呵。这全是云兄的茶惹的。”程南淡然道。

    “哦?此话怎讲?”云升不解的问道。

    深深吸了口散发出空气中的茶香,程南笑着答道:“茶曰清茗,此茶香气怡人,使忍流连忘返。此等上等清茶,程某自是不会将之独占。

    听了程南的话,云升面色稍微有些不自然,而他也知道此时程南和裘娜一同到来,根本就不是为了喝茶,而是为站此次他与裘娜之间,也是云升商会和玛林商会之间这场商战。

    轻轻摇了摇头,云升看着程南道:“呵呵,云某才疏学浅,听不懂程兄的意思。”

    “装蒜。”鄙夷的看了云升一眼,裘娜心中嗤笑道。

    程南转身,眼神微眯,紧盯着云升道:“只是喝茶而已,没有这么高深的学问,程某这么喝茶也是一种习惯而已。”

    程南接着说道:“此次来拜访云老板,还有一事相商。”

    “哦?”云升眼睛一亮。

    其实之前云升就已经将程南与裘那的来意猜个**不离十,然而此时,他却故作不知的道:“程兄有事不妨直言。”

    “那我就说了。”程南点了点头道:“云老板和裘老板都是棋盘镇内的知名人士,近几年来,程某兄弟也是在二位的支持之下,才将棋盘镇打理的井井有条,可以说,棋盘镇没了二位,现在也到达不了仅次于帝都的地步。”

    缓慢的说着,程南首先给了二人一个大大的帽子。

    “可是。”话锋一转,程南跟着说道:“近日来,棋盘镇发生了一件大事,裘老板的拍卖行里丢失了一件宝物,这件事的发生对裘老板的影响不小。”

    眼神瞅了瞅裘娜,程南脸上一副平淡的表情。

    “就在不久前,程南突然从一些屑小之辈的口中,听到这件事跟云老板有些关系。”说着,程南将目光移向云升。

    听到这一句,云升本来和颜悦色的老脸陡然阴寒下来,道:“这是在造谣,程兄欧不是相信了吧。”

    眼睛紧盯着程南,云升的表情阴冷的吓人。

    在云升阴冷的目光注视之下,程南仿佛没有看到一样,把头微微扬起,沉声道:“现在,裘老板已经把失窃的赔偿金如数的赔予委托人,可以说这件事就算过去了,程某不管此事与哪些人有关系,程某希望此事到此为止,如果要是有人想继续下去,把棋盘镇搅乱,那程某不管是这个人有什么地位或者后盾,程某一定会严惩此人。以维护棋盘镇内的安定。”

    “这事程兄跟云某说,怕是白说了,因为云某根本对此事毫不知情。”云升冷冷的说道。

    程南再度一笑,缓和道:“程某也是想以此事为鉴,想跟两位打声招呼,前些日子听说两位因为坊市之间的利益,拼的十分火暴,虽然这只是商场中的一些必然交锋,但程某也不想此事继续恶化下去。两位也是这棋盘镇内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要弄的太伤了就好了。两位以为如何?”

    程南说完,眼神在裘娜与云升之间来回扫视了一番,那意思很明显,想不答应都不行。

    一直没有说话的裘娜,白了云升一眼,开口道:“我到是不想弄成这样,可是怎耐有人背后使了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这么把裘娜迫的无路可走。程先生要问,还某人的好。”

    程南笑吟吟的看着云升道:“云老板呢?”

    听到这里,云升沉声道:“裘小姐欧不是有些误会,老夫也只是尽力来发展商会,并未使过什么手段,如果是的话,那老夫对裘小姐致歉,致于恶化吗?”

    说到这,云升将目光看向程南,道:“程兄言重了,程兄所说的情况,不会发生的。”

    得到云升的肯定,程南很是满意的笑了笑道:“今天有二位的话就可以了,程某也是为了兄长和棋盘镇的发展,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二位千万要体谅。”

    “咦?想毕这位便是凌山凌兄了吧。”说着说着,程南突然抬眼看向站于云升背后的凌山,询问道。

    “呵呵,程兄,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凌山,凌山,这位便是程南程大人。”云升为两人介绍着。直接称呼为程南为大人,不是因为在他帝国内拥有什么管职,而是由于程南的实力,再加上他的兄长又是城主的缘故,所以,云升把程南提升到了大人的级别。

    高傲的点了点头,凌山算是见礼。

    见到凌山如此模样,程南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道:“啧啧~,武师巅峰,想毕凌兄离武尊级别不远了吧。”

    程南语气十分轻柔客气,不过听到凌山耳中,却是如同炸雷一般巨响。

    凌山骇然,他知道对方是武尊级别的高手,比自己要厉害很多,但据他所知,这个程南只是一级武尊,如果自己跟他比拼起来,程南不一定能够稳拿下自己,所以,这才有了之前的高傲神情。

    可现在却是不同,对方能够一语道破他现在的境界,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对方高了自己不止一个层次,能看清一个人的实力,不是差上一个级别就能够做到的。

    冷冷的看着程南,凌山满脸的不可思议。

    程南一语道破了凌山的实力,不仅让凌山惊愕,就连云升也是吓了一跳,凌山是他最忠实的保镖,一般的情况下绝不出手,对外也只是说他有着武师级别的实力,可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是武师巅峰,甚至是半只脚踏入武尊级别的人物。

    “程南是怎么看出来的?”云升与凌山俱是在心头揣测着。

    想了半天,两人也没有想明白,两人看向程南的眼神尽是惊骇。

    见云升两人的模样,程南心内低笑一声,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当然非常明白,自己的确是一级武尊,虽然靠着身怀几大武技和秘术,能够达到四级武尊的境界,但还不具备看透凌山的实力。程南之所以能够说出凌山目前的实力,那全靠着他在不久前为得到的一本秘术:气透术。

    气透术,能够轻易的洞察出与自己等级相差一个级别之内的强者的实力。

    这就是气透术的作用。修炼气透术只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需要强大的精神感知力做基础,很明显,程南就是这种人。

    程南的精神感知力虽然没有欧楚阳那么恐怖,但也是异常强大的,这卷气透术,他很轻松的就研习成功。所以才在刚刚见面之时,利用气透术一下子查出了凌山的实力。

    眼看着云升两人惊骇的模样,裘娜也是在心底笑了出来,在场的恐怕只有裘娜了解程南,因为这卷气透术就是她花费了大量的金钱淘来的,而她淘到这本秘术就是为了送给程南与他打下良好关系。

    对于程南这种强者,金钱已经不能打动他了,所以,为了打动程南,裘娜想尽一切办法才弄来的这卷高级秘术。

    可以说,这卷秘术真的让程南动了心,有哪一个强者不希望自己会的武技、秘术多一些,那可是跟性命相关的东西。

    程南收了气透术,回报就是他答应裘娜,如果裘娜在棋盘镇有什么事,会出手相助,现在就是他出手的时候。

    双眼虚眯着看着面前默不作声的两人,程南笑道:“今天程某没什么事,来到这里除了前面的请求之外,还想尝一尝云升客栈大厨的手艺,唉~,好久没来了,不知道云老板有什么好的介绍呢。”

    棋盘镇的人都知道,城主府里的程氏兄弟,一般情况下不会出去吃饭,他们的饮食基本上都是在城主府里,所以有很多人都听说过这两兄弟的大名却不得见,致使,城主府在人们心中显得有些神秘。

    听到程南问起,云升马上对外吩咐道:“来人。”

    话音刚落,一个伙计打扮的青年进了屋。

    待青年进来,云升高声吩咐道:“上一桌”全品宴“。”

    小伙计呆了一呆,随后惶恐的道了声是,便径自退下,准备去了。

    “全品宴”,云升客栈中最贵的一道酒宴,整套宴席共十八道菜,全是云升客栈的招牌菜,云升客栈做为棋盘镇最大的客栈,虽然比不上广和饭庄的佳肴,但这道“全品宴”却是与前者不遑多让,而且其中有几道菜肴就是连广和饭庄的大厨都做出不来,所以有很多贵族还是喜欢来云升客栈吃饭。

    “全品宴”?云老板果然大手笔啊,贵栈的这道酒宴,听说就是有钱也吃不到,今天怎么舍得?“

    听云升要准备“全品宴”,裘娜在一旁笑道,语气之中尽是嘲讽之意。

    “程兄和裘小姐一起到来,这种情况可是少见,云某又怎么不舍区区一道酒宴呢。”云升回答道,仿佛没有听到裘娜的讥讽。

    隔了一会儿,十八道菜肴组成的“全品宴”全部上齐,再加上桌上摆着的几坛美酒,这一桌酒宴真可谓丰盛致极。

    酒菜已上全,云升方才说道:“来,大家尝尝。”云升说道,同时眼神偷偷的向凌山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也没说话,转身便要出去。

    “嗯?凌兄这是去哪啊?”刚刚转身的凌山突然被程南叫住。

    听到程南问起,云升笑着替凌山回答道:“哦。凌山只是一个下人,不方便坐在这里,而且他每天都要修炼,所以我让他先回去。”

    “有什么不方便的,程某最欣赏强者,凌兄如果不嫌弃程某人,不如陪程某喝上两杯。”程南道。

    云升脸色骤变,看了看凌山后,云升强挤出笑容道:“程兄就不必要求凌山了,况且他还要去修炼。”

    “修炼?也不差这一天吧,难不成凌山兄觉得程某没有资格与凌兄一起吃个饭?”程南很是满意的说道。

    “这…”云升哑然,无标道:“那凌山,你就坐下来陪程大人喝上两杯吧。”

    凌山一直没有说话,因为他只听云升一个人的,现在听到云升吩咐,即便是自己有着重要的任务,也无奈的坐下,酒杯倒满,几个人相互一撞,酒宴揭开了序曲。

    即将进入冬季,白昼显得比往日短了许多。

    夜,很快来临,冷风肆意的吹刮着,就连普通武者的身体也无法抵抗这股森然的凉意。

    棋盘镇外,一队人马快步的进走着,在这队人马中围拢之下,两个载着巨大箱子的马车发出“卡啦~”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