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四零章 伪饰丹成

第三四零章 伪饰丹成

 
    ……

    右手习惯性的托着下巴,欧楚阳沉思起来,仔细的回忆着刚刚那短暂的变化,欧楚阳突然灵光一闪:“难道要这样?”

    “腾”

    内气催发,又是一股紫火燃起,两株草药甩入,欧楚阳凝视以待,静视着鼎炉内的变化。

    受着火焰的炙烤,两滴水珠渐渐成形。

    “差不多了。”心里欧念着,欧楚阳脑中极力的回忆着刚才那短暂的一瞬。

    体内翻涌的内气在欧楚阳极力控制之迅速收回,随着内气逐渐减少,鼎炉内的火焰慢慢变得淡化。

    “融了。”在火焰减弱到一定程度时,欧楚阳清楚的发现两滴本来格格不入的水珠开始慢慢的互相渗透,也就是半个呼吸的时间,两滴水珠竟然融合了一半。

    “再减弱一点吧。”欧楚阳呢呢自语道。

    这次,欧楚阳没有一下子收回内气,而是缓缓的将收回的动作减慢,随着一丝内气的减少,火焰凝缩到了拇指大小,而此时,两滴水珠也是几乎融在了一起。

    “有希望。”看着马上就要变成一滴的水珠,欧楚阳眼中精光暴闪,下一刻,又是一丝内气收回。

    “啵”

    一道轻微到不可察觉的声音,在欧楚阳的灵魂深处响起,而随着这道声音的传出,两滴水珠才真真正正的融合成了一滴略微大一点的水珠。

    水珠形成的霎那,由于内气输送的含量太少,鼎炉内紫色火焰也是再也无以唯继,呼的一声熄灭。

    眼神凝视着缓缓下落的水珠,欧楚阳的精神紧绷到了极点,他知道,现在才是真正的关键时刻,这滴好不容易方才融合到一起的水珠,完全是影雾**花与甘凝草的药力凝聚体,他不会让这滴水珠犹如先前般蒸发,而熟识炼丹知识的欧楚阳也知道,现在还不是用火焰稳固药力的时候。

    欧楚阳在等,等水珠落到鼎炉底部的那一瞬间。

    “就是现在!”就在水珠接触到鼎炉底部的霎那,欧楚阳全身猛然一震,随后,一股庞大的紫气自体内疯涌而出,顺着经脉,一直延伸至鼎炉上。

    “腾”

    熄灭的紫火急速升腾而起,这次,完全是狂燥的火焰,没加任何修饰般的燃起。

    马上就在滴落的水珠,受到这股狂热的能量反作用力,突兀的向上射去。

    “定。”

    心中大喊一声,欧楚阳急时的控制住了不断暴涨的火焰,使向上射去的水珠得以平稳下来。

    此时,欧楚阳才看清,这滴融合后的水珠安稳的悬浮在鼎炉中央,那股精纯的药力慢慢的挥发出来,让欧楚阳不由得一阵欣喜。

    “灵晶。”

    手掌微翻,欧楚阳自空灵指环中取出一颗泛着赤色的灵晶。

    这是一枚一级火属性灵晶,是欧楚阳在日幕森林中从白郁的灵戒中得来的。

    左手紧握着这枚灵晶,欧楚阳知道,下一刻,就是灵晶入鼎之时,也是决定自己能否成功炼制出伪饰丹的时刻。

    双眼虚眯,目光直视着鼎炉的内部,当水珠慢慢变成粘稠状时,欧楚阳毅然得将手中的灵晶置于鼎炉内。

    灵晶一入,紫色火焰如见到可口的食物一样,疯狂着将灵晶包裹起来,而欧楚阳,也控制着水珠缓慢的向灵晶移动。

    “咔~”

    受到紫火的炙烤,原本坚硬如铁、散发着微弱的火属性能量的灵晶开始碎裂。

    “啪”

    又是一道清脆的响声,灵晶爆裂开来,而随着灵晶的爆开,一团肉眼可见的赤红色气旋突兀出现,向四周散去。

    “就是现在。”在气旋出现的一霎那,欧楚阳猛的催动内气,用紫火将包裹的水珠向气旋移去。

    水珠一到气旋中央,立刻蠕动起来,随着粘稠状的水珠蠕动,身处水珠周围的气旋疯狂的向水珠涌去。眨眼间,便结合到一起,形成了一粒丹状的赤红色水珠。

    眼看着成功在际,欧楚阳欣喜若狂。

    “居然真的成功了。”欧楚阳兴奋的想着:“看来贾正也不是故意骗人的,一定是他没办法验证,而他书写的卷轴又是那般奇怪、不易炼制,所以才被人误人为骗子的吧。”“”凝吧“

    带着强烈的兴奋,欧楚阳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同一时间,一粒泛着浓厚的橙色光芒的丹丸在欧楚阳猛击鼎炉之后,暴射而出。

    此时,欧楚阳再也顾不得其它,“逝影九闪”第二层“风闪”瞬间使出。

    密室内,只见欧楚阳轻轻一晃,便出现在鼎炉上方,一把抄过射将出去丹丸。

    当欧楚阳落下,轻轻打开手掌之时,一粒丹药静静的躺在欧楚阳掌心之中。

    “成功了。”

    丹如豌豆大小,通体橙黄。

    欧楚阳欣喜的看着手中新炼制的丹丸,一时之间,激动欧名。

    现在不管这粒丹药具体拥有着什么样的功效,单单就冲丹药本成所散发的光芒强度来看,欧楚阳肯定,这粒丹药绝对是二级丹药中的极品。

    丹药分等级,每一个级别的丹药也根据丹药本身的药力以及功效而高低不等,先不谈功效,有一点就可以简单的识别出丹药的好坏,那就是丹药本身的发光强度。

    同一级别的丹药,如果泛着微弱的光芒,那就是低等,如果光芒夺目,颜色浓郁,那就是高等。

    而此刻,欧楚阳所炼出的丹药明显属于后者。

    “不知道功效怎么样?是不是像贾正所说的那样,真的能伪装出内气,如果能,那就太幸运了。”欧楚阳心奋的想着。

    半晌过后,欧楚阳立刻将心中的想法付诸于行动。

    微微张开嘴。欧楚阳将刚刚炼制出的伪饰丹一口吞下。

    将丹药服下后,欧楚阳迅速的将精神感知力渗透到紫府,静观其变化。

    伪饰丹刚一入口,欧楚阳用力将其咬碎,在丹药碎裂的同时,一道温热的nuan流立时由口腔钻入欧楚阳体内。

    蕴含着强大药力的nuan流,刚一入体,便化成万千细弱游丝的气流,散布到欧楚阳体内各处,随后,经由各大经脉,一起向紫府内进军。

    片刻后,散化的药力几乎同时抵达紫府内。心神关注之下,万千气流疯狂的涌向悬浮于紫府内的内晶淡淡的赤色气流犹如一片赤色灰雾般将内晶笼罩,原本闪耀着紫色光芒的内晶,在被赤色灰雾蒙上的同时,更显得深重。

    平静的观察着伪饰丹药力的流动,欧楚**本没感觉到一丝不妥,原本以为这赤色的能量到达体内后,会与紫色内气产生某种,可奇怪的是,情况没有按照欧楚阳的想象所发展,两种能量安然无事的处在体内,安然而宁静。

    “喝~”

    带着兴奋欧名的心情,欧楚阳不由低hou一声,随即一股锐利的气势狂放而出,随着欧楚阳内气催动之下,淡淡的赤红色能量慢慢的从体表散发出来。

    看着紧握成拳头的双手一道道若隐若现的赤红色光芒,欧楚阳心内狂喜。

    “成功了。”眼含着精光,欧楚阳心内狂啸一声。

    “看来贾正没有骗人啊。这个伪饰丹居然是真的。”欧楚阳兴奋的叫到。

    “不过,好像并不能坚持多长时间啊。”感受着紫府中伏于内晶之上的赤红色能量膜正在不断减少,欧楚阳判断一下,估计这颗伪饰丹的药力只能维持二十几分种时间,就会用之怠尽。

    二十分钟。够了。对于欧楚阳来说,以自己的“逝影九闪”以及“破穹劲”,如果遇到同等级的对手,根本不不了二十分钟,就能够把对手打败。另外,自己的身体的强度也应该异于常人。要是遇到高自己很多的对手,那也不用打了,直接逃走便是。

    “铃~”门外铜铃突然响起。

    随着欧楚阳的目光转向门口处,佟良和裘娜的身影出现在欧楚阳面前。

    随手将门带上,两人径自走到欧楚阳面前,互觑了一眼,裘娜凝重道:“你真的要去?”

    欧楚阳无可置否的点了点头,道:“去看看。”

    裘娜感激的看了欧楚阳一眼,柔声道:“其实,赔偿金已经付给了对方,东西找与不找也无所谓,虽然有些不甘,但毕竟对方有着武师级别的高手,你这回去,很是危险。”

    “没关系,我只是去看看有没有机会,如果一点机会都没有,我不会随便出手的。”知道裘娜在关心自己,欧楚阳轻声安慰着。

    欧楚阳道:“如果能拿回这卷秘术,娜姨就可以对外宣称玛林商会已经找到失窃的秘术,那玛林拍卖的声誉就会攀升到另一高度,弥补这次的损失。”

    对于已然成为“盟友”的裘娜,欧楚阳自会皆尽全力。

    无奈的叹了口气,裘那道:“那好吧,我知道你这是在帮我,不过不要勉强自己,一切小心为上。”

    顿了一顿,裘那接着说道:“我已经请程南帮你拖住对方,不过时间不会太长,如果有机会,你要抓紧时间。”

    十分理解的点了下头,欧楚阳道:“我知道,不用担心。”

    “老大,让我跟你去吧。”佟良担心的说道。

    “不用,这次我未毕会出手,对方的高手不少,我还是自己去,到时候脱身也比较容易。”欧楚阳否决了佟良的相法。

    “你再准备一下,我该过去了,自己小心点。”裘娜再次嘱咐了一句,便走出了密室。

    傍晚,太阳还没完全落下,棋盘镇内已经灯火通明。

    云升客栈,某个房间。

    “老板,尚昆和白少爷已经带队出了棋盘镇了。”云升手下的老管家恭敬道。

    “恩。城主府那边没有什么阻拦吗?”云升一脸平静的问道。

    “没有。我们有正规的批文,他们也没有办法,只是例行检查了一下,就放行了。”老管家如实禀报着。

    “好。凌山。”

    听完老管家的回禀,云升把头转向身后如石人一般的凌山,道:“凌山,再过一会儿,等他们离棋盘镇远了,你去接应一下,然后把东西送过去。”

    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凌山没有出声,表情依旧冷酷。

    “老板。”

    三人正在说着,门外却不合适宜的传出一道低呼声。

    “嗯?”

    云升皱了皱眉头,面色有些不悦,这个时候有人来打扰,明显这个人来的不是时候。

    云升没有说话,只是向老管家递了个眼神,示意出去看看。

    老管家看到云升的眼光,立刻会意,转身走了出去。

    片刻后,老管家急急的走了回来,对云升道:“老板,程南和裘娜、玛荣三人来访。”

    “嗯?他们三个?”陡听老管家的话,云升不免有些错愕。

    “这个时候他们来干什么?”云升心里起疑。

    “人在哪。”

    “楼下包厢。”

    云升沉吟了片刻,抬头道:“你们俩跟去会会他们。”

    时值傍晚,对于打开门做生意的云升客栈来说,此时正是招揽顾客,大肆收金的黄金时刻。诚然,云升客栈此时座无虚席,整个大厅之内回荡着的悠扬曲调,座落在四处的客人更是推杯换盏,吵闹不休。

    热闹。只用一个词便可以形容这里的场景。

    二楼之上,一处包厢里面内,裘娜与玛荣目光时不时的转向对面悠然自得的中年人,中年人大约四十岁左右,俊美的面容之上隐隐透露着一股刚毅之色,让人见不jin肃然起敬。

    此时,中年人正微闭双目,静静享受着什么,一副安然自得的样子。

    “笃~”一道敲门声响起,与此同时,中年人也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屋内三人齐齐将目光转向门口处。

    “哈哈~,两位大架光临实在令小店蓬荜生辉啊。”

    人未到,声先至。

    房门打开,云升带着凌山以及老管家走了进来。

    “呵呵,没有通知云兄,程某便来拜访,实在是叨扰了。”见云升进来,中年人这才缓缓起身,客气的打起招呼来。

    “程兄客气了,像程兄这样的贵人,云某想请都请不来,还说什么刀扰。来请坐。”云升回道。

    程南,棋盘镇主程焕之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