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三九章 不足为惧

第三三九章 不足为惧

 
    ……

    见到老者低头不语,一副躲闪的表情,谢赞轻嗤了一声,手摇着折扇再不说话。八一中?文网  W㈠W?W.81ZW.COM不过,从他的面部表情来看,他比云升还要气愤。

    也难怪谢赞会有如此举动,本来,一个二级炼丹师,根本就是属于那种初入丹道的低级丹师,一个低级丹师能在短短的几天之内炼制出如此多的,还可比“回气丹”还要强上近一倍药力的“聚元丹”?这种说法没人会相信。

    这对于谢赞来说简直就是污辱,谢赞本身也是个炼丹师,而且在不久之前,刚刚晋升到了san级炼丹师的境界,就算这样,他谢赞也不可能在这五天之内炼制出这么多“聚元丹”。所以,在老管家说出那些话时,谢赞先就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满。

    片刻之间,已有两人将矛头指向自己,老管家立时汗流浃背,只是没有更好的根据,老管家也一时无法回答,只能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一阵急切的敲门声响起,众人皆是微皱眉头看向大门。

    见云升没有话,老管家匆忙跑到门口,将大门打开。

    打开门后,一个下人打扮的青年走了进来,在老管家耳边低语了几声后,便转身走了出去。

    大门再次合上,老管家走到云升身边,恭敬的说道:“属下的人查出,在几日前,曾经有两个青年去过玛林拍卖行,而从那以后,那两个人就从未出来过。”

    “嗯?”云升抬头看向老管家道:“你是说…,那两个青年就是裘娜找到的二级炼丹师?那这么说,裘娜找到了两个炼丹师。”

    “你的属下是怎么办事的?当初不是说一个吗?这时候出现了两个,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的失职,才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云升越说声音大,到了最后,言语从责备变成了斥责。

    见云升动怒,老管家立时惶恐的说道:“回老板,确实一个炼丹师,因为另一个青年,有人见过,他曾经是棋盘镇里比较有名的一个佣兵团团长,他叫佟良。”

    “佣兵团团长?”云升看了看了白世祥,疑惑道。

    见云升看向自己,白世祥说道:“这个人我听过,以前我的属下曾经跟他做过交易,这个人总是在日幕森林外围修炼打宝,他所打到的东西也由我们商会收售过,他的佣兵团叫仁义佣兵团,不过他好像只是一个先天武士,根本与玛林商会没什么瓜葛。”

    “先天武士?你保证他不是炼丹师。”听了白世祥的话,云升心底有了点数,转头向老管家问道。

    “一定不是。属下的人查过此人,以前从来未现过他有炼丹的能力。”老管家肯定的答道。

    云升手指敲了敲桌子说道:“那裘娜所请来的炼丹师一定是另一个人了。”

    云升站起身来,左右踱了几步,低头想了想说道:“你去查一下,把这两人的底细都给我打听清楚了。哼!如果真是他俩坏我好事,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是。”老管家恭敬的施一礼,领命出去了。

    “云老板,依我看,这种可能性不大,就算裘娜请来的那个青年是炼丹师,他的实力也绝计不会高,最高不过san级,可san级的炼丹师也根本不可能在五天之内炼出那么多的”聚元丹“,我猜裘娜那边有高人相助。”

    等到老管家走后,白世祥分析道。

    白世祥说完,众人皆是一副赞同的表情。

    “不管怎么样,这次我们是彻底失败了,原本已经涉临关门的玛林坊市现在生意比以前还要火爆,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玛林商会的资金又会充足起来,这次扳不倒她,下次就难了。”

    云升唉声叹气的说道,语气之中尽是失望之意。

    “要不,我再多炼制点”回气丹“,把生意从那边抢回来?”见云升的心情低落,谢赞说道。

    “没用了,我已经得到消息,玛林商会在帝都的总部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派人赶往这里,等他们到了,”聚元丹“的数量会不断的增加,而且此丹的药效也比”回气丹“强上许多,价格也是很便宜,我们根本没有胜算。”

    “那就不让他们来啊,派人半路截杀他们,让他们无人可用。”一旁的白景山突然说道。

    白景山刚一出声,众人的眼光齐齐的向他射来,云升苦笑摇头,谢赞一阵鄙夷,而白世祥却是瞪了他一眼道:“无知,你闭嘴。”

    听白世祥训斥自己的儿子,云升心里一阵好笑:“这个白世祥自诩智慧过人,可他的儿子却跟个白痴一样,这点道理都想不通,还敢插嘴。”

    不过,身为长辈,云升并未将自己的真实心态表现出,相反露出和蔼的笑容道:“贤侄想的太简单了,玛林商会本来就比我们强上许多,如果这么贸然去截杀对方派来的人,那势毕要引起不必要的纷争,以我们的实力还是不跟他们起的好。”

    闻言,白景山看了看和蔼可亲的云升,再看了一眼近乎杀人目光的父亲,旋即惭愧的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

    “接下来怎么办?”见儿子不再说话,白世祥也没深说,随后问向云升。

    仔细想了想,云升答道:“没有什么办法,现在只能静观其变,等到查出那两个人的来历再说。还有,今天晚上我们还有大事要办,这件事办完以后,再根据情况制订下面的计划吧。”

    “景山,晚上你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不可出事,这关系到那件东西的重要性,知道吗?”听闻云升提起,白祥祥立刻对儿子白景山说道。

    “父亲放心,孩儿一定把事情办好。”

    云升、白世祥皆是点头,对于白景山,虽然他的经商头脑和心机差了一些,但是在修炼方面,二位老板还是比较放心的,不到十五岁,便有了八级先天武士的实力,这种天赋在大6上也算是上乘,而且,白世祥的这个儿子对于修炼是出其的着魔,所以在把秘术送出的这项任务中,云升很自然的把他算了进去。

    一个二级武卫级别的高手,再加上这个八级的先天武士,更有十数个武士级别的强者,这种阵容,云升放心,更何况,他自己清楚,只要走上官道不久,棋盘镇外便会由凌山接应一直送到前方汇合人之处,那时,东西便安全了。

    想到这里,云升把目光转向身后一直与他形影不离的武师凌山,说道:“凌山,你去准备一下,等景山他们出了城,你便去接应,记住,务必要把东西送到,千万别出什么纰漏。”

    “老板放心。”凌山的回答很是简短,而且,他的脸上并未出现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可见此人的心性沉稳到了可怕的境地。

    “恩”。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个一直跟着他的护卫,云升十分的放心,此人无论从实力还是心性都是上上之选,让他处理这种事情,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好了。谢先生,白兄,虽然这次我们错失了重创玛林商会的机会,不过我相信,只要等下去,机会还是会有的,大家都累了,都回去休息吧。”一切事情交待完毕,云升开始下了逐客令。

    灯光四射的密室,一道细弱的呼吸声很有规律的响彻着。

    随着这道声音很有频率的响起,一丝丝内气被欧楚阳经过无数次在经脉的过滤而慢慢的输送到“药王鼎”,鼎炉内,一团散着炽热能量的紫色火焰平稳的燃烧着。

    神感知力渗透而出,欧楚阳全神贯注的凝视着悬浮于紫火中央两滴清亮透彻的水珠。

    “融啊。”心底呐喊了一声,欧楚阳此刻的表情异常的凝重。

    在帮助裘娜解决完目前的危机后,欧楚阳便回到了裘娜为他提供的临时住所—玛林拍卖行的密室之内。

    距离傍晚时分,还有整整四个多小时,无事之下,欧楚阳取出了在桑平镇贾正手里得到的“伪饰丹”的丹方研究起来。

    这一研究,欧楚阳现,这个奇怪的贾正也并非无的放肆,在卷轴中,贾正关于两种草药特性的记载已经详细到极致,而且针对这两种草药的特性,贾正例出了三大融合方案。

    根据“百草纲”的记载,影雾**花和甘凝草的特性都十分的怪异,这两种草药根本没有可相融的平衡点,所以不可能融合在一起。可贾正的推断却让欧楚阳隐隐感觉到其中似乎真的有合理的地方,所以欧楚阳不辞辛苦,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从裘娜那索取了一部分影雾**花,来试验这个丹方是否真的属实。

    欧楚阳有这个决定,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定的,毕竟在贾正记载的卷轴中,里面涉及到了灵晶这种珍贵之物,用这种东西炼制丹药,如果没有一定的实力,那就会造成巨大的损失,这是欧楚阳不愿看到的。

    但是,自己体内的紫气需要隐藏,目前却只有这个方法。

    伪饰丹,他欧楚阳必须要试一试。

    鼎炉内之所以只看见两滴水珠,是因为那两滴水珠分别是影雾**花和甘凝草化成,一开始,欧楚**本不敢把灵晶放进去,他怕一时之间掌握不好会将之浪费,所以,欧楚阳现在只是在尝试如何将这两种草药融合在一起。

    眼神紧盯着鼎炉内的两滴水珠,欧楚阳满头大汗,已经半个小时左右了,欧楚阳试了不下十次,可这两滴水珠怎么也不融合,这让欧楚阳不仅有些失望。

    “呼”

    紫火终于没有受到很好的控制,再次无情的将鼎炉内的两滴水珠化为了蒸汽,消失于无形。

    “还是不行啊!”欧楚阳叹了口气,忖道:“这贾正的话还是不能信啊,都试了这么多次了,除非他的丹方不如他所说,只有二级,要不然根本不可能我怎么试也成功不了。”

    对于炼丹,欧楚阳还是很信心的,可如今,影雾**花与甘凝草丝毫不相融却令欧楚阳一阵无语。

    “还有最后一个方法,再试一次,如果不成功,就算了。”手中掐着伪饰丹的丹方,欧楚阳想到。

    “呼~”

    调整了一下状态,欧楚阳再次将手掌放在鼎炉之上,随后,一团紫火应声而起。

    手掌微翻,一蓝一黑两株草药顿时出现掌中,细细感受了一下鼎炉内紫火的强度,欧楚阳再次将草药扔进了“药王鼎”内。

    随着草药的抛入,紫火一阵狂燃,不到片刻,两株草药慢慢融化,最后化成两滴与之前相同的药力水珠。

    微微调控着火焰,逼迫两滴水珠靠近,融合,失败,再融,再失败。

    看着始终走不到一起的两滴水珠,欧楚阳彻底失望了。

    “这根本不对。”试了卷轴上贾正提出的三个方法,尽皆失败,此刻,欧楚阳方才感觉到当时在神医馆问口,那个调侃的声音。

    “他是个骗子。”欧楚阳终于证实了心中的想法。

    而就在欧楚阳认为伪饰丹的丹方只是一纸空谈,准备放弃炼制的时候。

    突然之间,在欧楚阳手掌撤离之际,悬浮于鼎炉之内的两滴药力水珠却突兀性的向一起靠拢。

    此刻,鼎炉内的紫火仅余为残火,目视之下只有大拇指尖般大小的火团,马上就要熄灭了,可就是在这一刻,两滴水珠却是融合了一半,看上去像一个葫芦形状。

    “嗯?”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立刻把欧楚阳的兴趣勾了起来。

    眼神紧盯着那团越来越小的火焰,以欧楚阳的视力,他可以清楚的现,火焰越小的时候,两滴水珠的融合就越大,最后,当火焰完全熄灭之时,两滴水珠也真正的融到了一起,而此时,没有了欧楚阳内气输送,融合成一滴的药力水珠,也是缓缓落下,直至滴落到鼎炉的底部,受到热力还未消散的炉鼎底部的炙烤,水珠化成了一缕轻气,慢慢散开。

    “融了?”欧楚阳张大了眼晴,看着鼎炉内那团飘升的水汽,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