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三六章 可用之人

第三三六章 可用之人

 
    ……

    “哦?这么说,我猜对了?”欧楚阳言道。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㈠.81ZW.COM

    佟良点头。

    “我很奇怪,他到底想用什么方法把东西送出去?”欧楚阳接着问道。

    “据马六得到消息,再过三天,云升商会那边会有一批货要运到宣安国。”佟良如实回答着。

    略微沉吟了一下,欧楚阳恍然道:“也就是说,云升想借这个机会把东西掺在其中?”

    “恩。”佟良答道。

    “不知道他会找什么样的高手护送呢?”欧楚阳低语着。

    “哼!云升这个老贼,别看他很有钱,但手下并没有什么强者,那些真正有实力之人是不会为云升这样只有金币的商人服务的,而云升手下中最强的只有凌山一个。”裘娜哼道,对于在商战中,自己的对手,裘娜自然很早便打听到了对方的一些信息。

    “凌山?什么级别?”欧楚阳问道。

    裘娜说道:“凌山,一个五级的武师。实力也就一般,要不是我大哥把我派给我的强者都调了回去,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武师。也不错了,关键是我们这边并没有什么可用之人,咦?对了,那个程南是否…”

    “不可能。”还没等欧楚阳说话,裘娜立刻便否定了欧楚阳的想法,裘那道:“我与城主府虽然有着不错的关系,但还没有好到让他为我出手的地步,这次请他帮忙,也是他所能承受的最大范围,他只是答应我,不会让东西轻易出城,至于凌山,程南已经把他盯上了,只要凌山一动,程南必会出面拦下。”

    “这样啊。”欧楚阳低头思考着,片刻后,欧楚阳抬起头来对佟良说道:“你说,现在云升那面缺少人手?有没有可能混进去?”

    听到欧楚阳这么一说,裘娜一愣,佟良也是一脸茫然。

    知道二人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欧楚阳解惑道:“如果凌山不动,云升手下还没有可用之人的话,我们应该能有机会把东西夺回来,毕竟那东西娜姨花了巨额的金币”买“来的,哪有白白便宜别人之理。”

    “恐怕不行。”欧楚阳刚刚说出自己的想法,佟良立刻否决道:“虽然那个凌山不会出手,但马六告诉我,三天后的这批物资会由云升手下一个武卫级别的强者亲自护送,可现在,以我们的实力和人手根本没办法跟这种级别的强者抗衡。”

    佟良自然会这么想,就算他知道欧楚阳的实力远远的过于他,但他清楚,欧楚阳还没有达到武卫级别。

    先天武士巅峰和武卫完全是两个开概念,先天武士即使修炼到顶级,但只要没有突破那层壁障,就没办法跟武卫级别的强者相比,单单是武卫级别后体表凝成的内气战衣,那强大的防御能力,就足以让先天武士强者望洋兴叹。

    欧楚阳并没反驳佟良,他也知道,佟良的考虑有着一定的根据,但自己拥有着“逝影九闪”这种高级的武技,再加上欧擎所赠的“破穹劲”,欧楚阳还真想找一个武卫级别的强者,与之一战,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实力。

    思忖中,欧楚阳眼底渐渐冉升一股强烈的战意。

    见欧楚阳没有答话,裘娜也以为他有些顾及,这才缓缓说道:“小然,其实,也不用非得把东西拿回来,只要我能稳住这里的局势,就是你对我最大的帮助了,等这件事一结束,我会立刻回到家族,请我的叔叔出面主执公道,我还真不相信,他裘万金真能一手遮住天了。”

    感受着裘娜内心的愤慨,欧楚阳没有坚持,不过,传说级秘术,对他的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隐约中,欧楚阳有了另一个计划。

    看着裘娜,欧楚阳说道:“那好吧,不过,娜姨要是回到家族,没有证据的话,恐怕不行啊。”

    不得不说,欧楚阳为裘娜考虑的很周全,成长在二十一世纪的欧楚阳当然知道证据的重要性,在那个法律建全的时代,想扳到一个人,没有证据是不可能的。

    裘娜经营商会多年,怎么不了解欧楚阳话中的含义,不清楚欧楚阳真实身份的裘娜,也因为这种话出自欧楚阳口中而暗暗感到震撼和激动。

    “这还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吗?怎么会如比成年人还要深沉的心机?”虽然欧楚阳的计划已经让裘娜深深的感到了不可思议,但如今看来,自己还是有些低估了欧楚阳。

    不管什么事,欧楚阳都会朝着一个近乎完美的方法去试想,这种缜密的心思,裘娜自问,即使是她自己,也不可能在这个年龄时拥有。

    到得此刻,裘娜已经完全不把欧楚阳当做孩子一样来看待,看着欧楚阳如泉水般清澈的双眸,裘娜一时之间想起了那个足以令他心慌意乱的身影。那个身影的行为举止以及沉稳老炼的处事方式完完欧楚阳的身上体现了出来,此刻,裘娜几乎把二者融为一体。只不过,那个身影现在却已经魂归天外,再也不会回来了。

    美目不停得在欧楚阳身上流转,突然之间,裘娜现欧楚阳与自己心中那道身影的面容有着几分相似,那种几乎相同的气度更是让裘娜的心脏不争气的跳动起来,洁白如凝脂的玉面慢慢呈现了一抹极为轻淡的绯红。

    裘娜突然异样的表情另得欧楚阳甚至佟良都不由得一愣,见到前者俏脸上的红润,二人不明所以。

    陷入回忆中的裘娜渐渐转醒,旋即现对面两个少年正疑惑的看着自己,裘娜本就有些红润的脸颊立时通红。

    感觉到自己一时之间竟然失了态,裘娜马上将头微微低下,轻咳了一声道:“没关系,我会把肖进一起带回家族总部。到时候不由得他裘万金不承认。”

    见裘娜把话题转到了这里,欧楚阳立刻猜到恐怕是自己的言语令裘娜想到了某件往事,见到裘娜有些不好意思,心思敏捷的欧楚阳立即随口问道:“你捉到他了?”

    “还没有。不过快了,先让他逍遥几天。到时候,我会让他生不如死。”裘娜胸有成竹的回答道,眼神之中少有的闪现出一丝狠戾。

    见裘娜如此愤狠的模样,欧楚阳也知道裘万金对她所做的一切,真正的激怒了这个一直和善的少fu,欧楚阳轻叹了口气,想了想说道:“到时候,如果你想要捉他的话,我可以让佟良帮你。”

    裘娜感激的看了欧楚阳一眼,款款道:“如果需要,我会的。”

    随后,裘娜突然问道:“小然,娜姨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嗯?什么话?”欧楚阳很是疑惑。

    “你来到这里,如此尽心的帮助我,实在让我很感动,不过,娜姨很奇怪,你我之间并不是很熟悉,也没有什么过命的交情,为什么对我如此尽力?难道就是为了给佟良弄一本高级功法这么简单?”深思了半天,裘娜道出了心中的疑虑。

    其实,以裘娜的为人,在这种情况这下根本不会问起,裘娜这么说完全有着不太相信欧楚阳的意思,言外之意就是你这么帮我,肯定另有企图。

    此刻,佟良也是微微皱了皱眉头,看向裘娜的眼神中居然隐隐透着一丝警惕之意。虽然他不知道欧楚阳是怎么想的,但通过接触,自己的这个老大为人绝对不坏,他这么尽心尽力的帮助裘娜,却另裘娜往这方面想,佟良自然不会高兴。

    话一出口,裘娜也感觉到了密室内的气氛起了很大的变化,可话已说出口,怎么也是收不回来的,现在裘娜有些后悔,悔不该这么莽撞。

    这种话如果放在别人身上,恐怕会立刻被裘娜激的愤然离去。可欧楚阳却是不会,见到裘娜眼底出现的一丝悔意,欧楚阳淡淡一笑,道:“娜姨,你终于问出来了。”

    “什么?”裘娜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早就猜到我会这么问?”刚刚的疑问连裘娜都不知道自己会问出口,这种下意识的行为,也能看出来,那欧楚阳未免太可怕了些吧。

    “我是说,如果你要是不问我,我会觉得你把我当成外人,但你既然问了,这才说明你对我有的只是疑惑,不存在戒备。我很高兴,娜姨能把小然当成自己人。”说道,欧楚阳道了声谢。

    “这…”裘娜不知所措。

    不过细想一下,裘娜立刻明白了欧楚阳话中的含义。

    是啊。自己这么一问,无疑是把自己心底最大的疑惑说了出去,虽然有可能使得欧楚阳厌恶,但最起码两人心底间的互相猜忌会立刻烟消云散。

    凝水双眸注视着眼前的少年,裘娜在一瞬间仿佛觉得欧楚阳变得高大起来,这种可谓交心的言辞已经彻底的打破了裘娜的心里防线,可以说,到现在,裘娜才真正把欧楚阳当成亲人般来看待。

    只听欧楚阳轻笑道:“娜姨放心,欧楚阳没有什么不良的企图,这件事过后,欧楚阳自会说出我需要什么。到时候还希望娜姨不要拒绝才好。”

    裘娜点了点头,话已至此,再多说就显得多余了。

    目光转向佟良,欧楚阳道:“佟良,这几天你除了帮我留意云升那边的动静外,还要听从娜姨的吩咐,如果他有需要,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帮助她。”

    对于欧楚阳的话,佟良早就当成圣旨一样,所以没有过多矫情,佟良点头回应道:“是。”

    两天后,云升商会。

    云升慵懒的坐在商会议会室的座椅之上,手中执着一只碧绿色玉石打造的酒杯,轻微的摇晃着,时不时呡上一口,神态说不出的惬意。

    连日来,由于谢赞大量的为自己炼制出“回气丹”,致使云升商会的坊市出奇的火爆,每天,坊市内,来往的修炼者端的络绎不绝,翻看着桌上摆放的一本帐薄,云升笑意更盛。没有了玛林商会的竞争,云升这几天的进帐异常可观。

    “笃~”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吧。”云升道。

    还是之前的老人,缓慢行进议会室。

    “外面怎么样了?”见老人进来,云升开口问道。

    “一切顺利,外面坊市内人太多了,全靠谢先生的丹药,现在坊市内都已经排起队来了。”老人恭敬的回答着。

    “哦?呵呵。看来裘娜那个jian人,也不过如此。”云升得意道:“我跟你出去看看吧。”

    云升商会一处二层阁楼,云升、老人以及那寸步不离的武师级别强者凌山,并排站立于阁楼外的阳台。云升眼含笑意的向下望去。

    大街之上,场面极其火爆,目光之下,人潮涌动,把云升商会坊市挤得满满的,连行走都有些困难。

    出售“回气丹”的柜台前面,一排犹如长龙般的人形队列蜿蜒曲折,其中,叫喊着、争吵声,形形色色的声音连成一片,十分吵闹。不过,这如雷般震耳的繁杂噪音听在云升耳中,却是异常的悦耳。

    瘦弱的脸颊浮现着成功的笑意,云升道:“出乎我的意料,人还是很多啊。”

    “呵呵,老板智计过人,头脑非常人可比,这种场面是应该有的。”一旁的老人恭维道。

    听到老人的恭维,云升十分的受用。

    “操,别他ma挤了,价格这么贵你还挤。”一个粗鲁的声音怒斥道。

    “妈的,怎么了,只允许你们来买,不让我们买。”另一个声音不忿道。

    “都是一些jian人,人家云升把”回气丹“价格调到这么高,你们还来买。”之前粗鲁的声音再次叫骂道,熟不知,他也是购买“回气丹”之一,这一骂,连带着自己也跟着骂了进去。

    “哈哈,那么说你也是jian人了。有能耐你别买啊。”第三个声音调侃道。

    “不买?不买还能活吗?玛林那面已经没有丹药可以出售了,现在云升一家独大,别的地方根本没的卖。”

    “你可以去丹堂啊。”

    “屁,谁都知道丹堂出售丹药每天就那么几瓶,哪有这里多。”

    丹堂,虽然有着出售的业务,但并不大量出售,每天只出售少量丹药,以供日常的平衡收支,丹堂的人绝大部分的时间用于研究医术以及丹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