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三四章 下点猛药

第三三四章 下点猛药

 
    ……

    “啊?”这一下马六傻了眼。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㈧WW.81ZW.COM

    “有困难?”欧楚阳皱眉。

    “说实话,有一点。”

    当欧楚阳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汗水便顺着马六脸颊淌了下来,别人不清楚云大老板,他可是再清楚不过,别看云升整天一副正经商人的模样,为人很是和善,可他在暗地里却养了一群打手,这些打手无一不是修炼者,虽然不属于那些级强者,但胜在人数众多,一次偶然的机会,马六了解到,这个云升的手下,不下十数位。要是自己不小心被人现,随便出来一位一掌就能把自己拍死。

    马六心里辗转反侧着,豆大的汗珠不自觉的滴落下来。

    看到马六如此惧怕的模样,欧楚阳也知道不下点猛药,他恐怕不敢答允自己。

    “啪”随手掏出一枚晶币,扔在桌上,欧楚阳道:“这是给你的酬劳,如果你答应了,事成之后,我还会重赏你。”

    正在踌躇不定的马六陡然看见桌上闪亮的晶币,眼中立时暴出一道贪婪的精光,“晶币”,马六心中骇然,这可百金币啊,就算是自己偷上几年,也不见得有这么多。

    不过,这道贪婪的目光没未在马六眼中停留很久,便转瞬即逝。看来在财与命之间选择之上,他还是比较注重自己的命。

    一直关注着马六不停变化的表情,欧楚阳微微皱了皱眉头,转身向身后的佟良使了个眼色。

    佟良会意,马上威胁着说道:“你要是敢不答应,我现在就送你下地狱。”一边说着,佟良举了举紧握的拳头,微一用力,一道骨骼的脆响之声传入马六的耳中。

    眼神不停在晶币与佟良之间转换,马六心想:妈的!干了,不拿马上死,拿了却未必死。就冲这个少年出手如此大方,等真能帮到他,说不定一辈子不用偷偷了。“

    心里想着,马六的眼神慢慢变得坚毅起来。

    看到马六突然变化的眼神,欧楚阳心中一笑,他知道,自己的第一步计划成功了。

    “好吧。”马六长出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应允道。

    不出欧楚阳所料,马六回答了自己的要求,前者淡淡一笑道:“识时务,你放心,你不会有事的。”

    既然已经答应了对方,马六也不再做作,看了欧楚阳一眼,马六低声问道:“我该怎么做。”

    “很简单,从现在开始,你什么都不要做,你只需要时刻留意云升的动向,打听一切关于云升的举动,然后把得到的情报及时、准确的告诉他。”说着,欧楚阳指了指佟良。

    “这么简单?”听欧楚阳说道,马六疑惑道。

    “就这么简单?”欧楚阳点头。

    马六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看了看欧楚阳,又看了看佟良,终于狠下心来,说道:“没问题。先生放心,马六一定把事情办好。”

    欧楚阳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道:“好了,我让你办的事已经告诉你了,你要记住,消息一定要准确,之后的几天,你与他单线联系,不用来找我。”

    顿了一顿,欧楚阳严正警告道:“还有,今天的事,只有你我他三人知道,不能说出去,否则…”

    看着欧楚阳郑重的表情,马六面色凝重道:“先生放心,马六知道该怎么做。”

    “好。”欧楚阳赞了一声,转身对佟良说道:“你送他出去,小心一点,别让人看见。”

    佟良会意,带着马六走出了房间。

    良久,佟良回来,直接进了房间,他知道,欧楚阳找他还有事。

    见佟良送完马六回来,欧楚阳问道:“他走了?”

    “走了。”佟良答道:“老大,我真不明白,你找他来干什么,要打听云升的消息,我去不是更好?”

    显然,佟良不是十分理解欧楚阳所为。

    见佟良问起,欧楚阳笑道:“你还有其它事要做,不方便去跟踪云升。另外,你不要小看此人,像他这种人自然有他存在的价值,在棋盘镇中,我相信,没有人会比他们这类人更适合做这种事情,他们有着自己的特殊渠道,这是你所比不了的。”

    低头思索了片刻,佟良微皱的眉头微微展开,说道:“我想,我明白一点了。”

    见佟良并没有固执已见,欧楚阳赞许的点了点头,道:“明白就好,慢慢来,以后这种事还会有很多,尤其是你建立佣兵团后,难免会跟一些大的势力或者富商一类的人来往,慢慢学,武力是很重要,但也不要一味的崇尚,做为团队的领,你的实力不仅仅是武力,更多的还是在这。”说着,欧楚阳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佟良似是而非的点了点头,说道:“对了,老大,你说你还有重要的事要我去做,到底是什么事?”

    欧楚阳神秘一笑,将身子凑到佟良身边,附耳低语了几句,随后,佟良的眼神之中暴出一道兴奋的异芒。

    云升商会棋盘镇分部。

    一个豪华的大厅内,一张长约数米的白玉桌周围,围坐着数人,当中主位是一位身形瘦弱的老者,老者虽然瘦弱,但脸上布满沉稳之色,老者的脸上,一对漆黑双眸隐约散着一道胸有成竹的目光。

    老者背后,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静静的站在老者身后,眼神注视着前方,稳丝不动,中年人身上,一股凌厉的气势毫不掩饰的散着,让人眼便知这是一个强者。

    老者的左下侧,坐着一个手执摇扇的黑袍青年,此时青年正一脸和煦的跟老者聊着,而周边的人俱是一脸笑容,仿佛有着什么高兴的事。

    “云老板,你放心,有了这些草药,我能尽快的赶制出更多的”回气丹“,他们玛林商会现在连一个二级的炼丹师都没有,以云老板的实力和眼光,棋盘镇以后定是云老板的天下。”黑袍青年说着,脸上一股骄傲的神色。

    “呵呵。这还要多亏了谢先生你啊,要不是谢先生的加盟,我们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丹药拿来出售,全靠谢先生,我才能把玛林商会打压到如此地步。”

    说话之人正是云升商会的老板,云升。

    而他口中的谢先生,是欧楚阳曾经在云升客栈偷听到的那位二级炼丹师,名为谢赞。

    落坐在云升右下侧的一位老者插口道:“云兄,谢先生,你们就不要互相夸赞了,有你们二位联手,玛林商会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们**于股掌之中。”

    云升把目光转向这位老者,大笑道:“哈哈,白兄,不要光说我们,没有你的支持,事情也不会这么顺利,说起来,你也是大大的功臣啊。”

    能在这个场面插嘴的,当然不是平凡之人,此人正是飞云帝国商业三大巨头之一的永祥商会的老板,白世祥。

    “哪里,白某也是跟云兄混口饭吃,毕竟,玛林商会这样的庞然大物,不是说扳到就能扳倒的,你我二人是世交,云兄有话,白某哪有不听之理。”白世祥谦虚的说到。

    闻言,云升很是受用的一笑,随后看向谢赞,道:“听说,谢先生昨日突然晋升到了级炼丹师的境界,不知对也不对?”

    见云升把话头扯向自己,谢赞道:“咦?这事云老板也知晓了?看来,云老板的消息端的灵通啊。”谢赞故作惊讶的说着,脸上满是自豪之色。

    “哦?”一旁的白世祥微微一征,惊奇道:“真的?”

    谢赞微笑不语,算是默认。

    “啧啧,谢先生真乃奇材啊,二十多岁便已经级炼丹师,看来谢先生以后的成就不可估量啊。白某有幸结识到谢先生,真是天赐的福分。”白世祥感叹道。

    “白老板言重了,谢某只是借助为云老板效力的机会,偶然晋升罢了,说起来,此次顺利晋级,还是要感谢云老板的那大量的草药啊。”谢赞对云升抱了抱拳。

    云升道:“呵呵,为谢先生提供草药,也是为了云某的事,哪能受谢先生感激,我们这是各取所需而已。”

    说到这里,三人互觑了一眼,同时大笑出来。

    “笃~”正在三人高兴之际,一道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云升叫道。

    门打开,一个年约半百的老人快步走了进来,进来后,老人没有说话,只是匆匆的走到云升的身边,低身轻语了几句,随后便站到一旁不再说话。

    老人的话音十分低,以致于坐在两旁的谢赞与白世祥丝毫没有听到老人说了什么,只不过两人都是人精,从老人来时那急促的步伐来看,好像出了什么事似的。

    而后,老人说完,云升的面部表情也证实了两人心中的猜想,真的出事了。

    云升本来喜悦的笑容在老人一番话说完之后便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紧锁着的眉头。

    沉思了片刻,云升才缓缓说了一句:“玛林商会那边有异动。”

    有感于云升突然变化的语气,谢赞与白世祥也是微微一皱眉,后者沉声问道:“什么事?”

    看了白世祥一眼,云升说道:“昨天,我的属下现,裘娜从玛林商会的库房那边,调动了大量的草药,送到了拍卖行里,恐怕她是有所行动了?”

    “他们找到炼丹师了?”白世祥追问道。

    云升摇了摇头,道:“不清楚,之前没有半点风声,不过从她这个举动来看,说不定真找到了炼丹师。”

    “呵呵,那又怎么样?玛林商会那边几乎把所有的丹药低价出售一空,现在他们没有什么存货,现在找到炼丹师?几天之内又能炼制出多少颗?除非他能拿出级的丹药,可级的丹药又有多少人能买的起呢?”一旁的谢赞轻蔑道。

    云升与白世祥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确实,在没有任何存货的情况下,这般紧迫的时间,谁都不会相信玛林商会能够翻盘。

    虽然同意谢赞的说法,但云升还是不放心,旋即说道:“万事不可出现纰漏,既然玛林商会有此行动,说明他们还是有点把握的,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顿了一下,云升接着道:“谢先生,还要辛苦你一下,麻烦多炼制一些,防患于未燃。”

    听云升这么一说,谢赞也不反驳,说道:“好吧,我这就回去,在这几天内,我再多炼制一些吧。”

    云升点了点头,道:“那就辛苦谢先生了。”

    “不用客气。谢某这就回去。”

    微微对二人抱了抱拳,谢赞先进离开了大厅。

    目送着谢赞离开,当前者身影刚刚消失在二人眼中的时候,云升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见到云升如此模样,白世祥马上反应到事情并不想云升所说的那么简单,后者立刻问道:“还有事生?”

    云升点头道:“裘娜好像知道了什么,昨晚与程南见过面,现在整个棋盘镇已经被程南加大力度查探了,我在玛林商会那面的探子说,她好像知道了东西的所在,所以请程南帮忙查找,相信不久,便会找到这来。”

    “那又能怎么样?他还敢进来搜查?”

    云升摆了摆手道:“你不知道,那件东西是一卷传说级别的秘术,凡是传说级与更高史诗级的物品,都是出自一些级强者之手,本身卷轴之上就有一股修炼者所能感知的灵气波动,而程南是一个武尊级别的强者,他对这类的物品都有一种特殊的感知能力。要不是我花大价钱弄来一个可以最大限度防止灵气泄露的玉盒,恐怕程南早就现了。”

    听到这里,白世祥微微变色,道:“那怎么办?”

    略微思考了片刻,云升方才说道:“现如今,只有想办法先把东西弄出去。”

    “怎么弄?让凌山去?”白世祥指了指云升身后的犹如石化般的中年人问到。

    “不行。”云升摇头道:“这东西失窃后,裘娜和程南都已经怀疑到我们头上,之所以没有搜查到这,是因为他们手中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如果我让凌山护送东西出去,势必要引起他们的注意。所以我们不能用自己人将这东西弄走。”

    “你的意思是…”白世祥隐隐猜到了云升的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