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三三章 最后希望

第三三三章 最后希望

 
    ……

    轻轻的点了点头,欧楚阳说道:“一会佟良回来,麻烦娜姨通知我,我会上去找他。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裘娜应了一声,道:“我知道。”

    “那没什么事了,娜姨可以去忙了,时间对我们来说很紧迫。一切小心。”欧楚阳道。

    裘娜感激的看了欧楚阳一眼道:“谢谢你,小然,不管结果如何,我会记住你的恩情的。”

    裘娜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渐渐消失的蔓妙背影,欧楚阳微微有些触动,一个三十多岁的少fu还在为家族拼搏,实在是不容易啊。

    四百颗?自己到底是什么程度,马上就可以知晓了。

    欧楚阳微微一笑,手掌轻挥,随着一道亮光闪过后,造型奇特的“药王鼎”便出现在大厅中央。

    看着四角着地、方尊一般的“药王鼎”,欧楚阳眼神中闪抹一丝兴奋的异芒。

    玛林拍卖行,地下密室中。

    近两百平方米的空间,如白昼一般明亮,在这里,丝毫感觉不出日月的交替,仿佛时间定住一样,大厅永远都只有同样的光芒。

    此时,大厅中,欧楚阳单手贴伏于“药王鼎”之上,一股精纯的紫色能量正源源不断的向鼎炉之内输送,而随着紫色能量的渗入,鼎炉内部的紫火大盛,连带着周围,空气中的温度也是极攀升。

    细密的汗水从额头密布,一直转变成豆大的汗珠缓缓滑下,由于欧楚阳离鼎炉太近,汗珠还未落到地上,便已经被炽热的温度所蒸,化成一缕缕不易察觉的水汽,弥漫于空气之中。

    这已经是欧楚阳开始炼丹后第三个小时了,自从手掌放到鼎炉那一刻开始,欧楚阳就没拿下来过,因为他知道,现在对自己和裘娜来说,时间才是最大的障碍。

    还有不到十天时间,如此短暂的时间限制,恐怕是裘娜最后的希望,届时如果不能拿出大量的“聚元丹”,那裘娜就只有用眼看着玛林拍卖行在棋盘镇的丹药市场被人夺去,到了那时候,可以说玛林商会在棋盘镇的分部就会彻底崩溃,而裘娜也只有回帝都家族总部负荆请罪一途。

    长时间的炼制丹药使得欧楚阳渐渐出现了乏力之感,连续三个小时,这不是一般的二级炼丹师轻易便能做到的。

    有着紫色内气源源不断的供应,欧楚阳显然比那些所谓的同级丹师要有耐力的多。

    眼看着鼎炉之内,逐渐凝实的圆润丹丸,欧楚阳的脸上慢慢显出了欣慰的笑容。

    碍于时间的原因,欧楚阳没有采取逐步实践的炼制方法,在充足的草药材料供应之下,第一次开炉,欧楚阳就将二十份不同种类的草药一并扔进了鼎炉内,依靠着强大的精神感知力和深厚的内气,欧楚阳不断的冲击着自己的瓶颈,多少次,鼎炉内的材料都要几近化为灰烬,但欧楚阳是还关键时刻控制住了紫色火焰,使鼎炉内的草药没有损失。

    万事开头难。

    欧楚阳心知这一道理,对于初次炼制“聚元丹”的自己,欧楚阳十分清楚这第一炉丹的重要性,想要在七天之内炼出四百颗,无论是草药的提炼,还是丹药成形时的药力平衡点都显得万分重要。

    一天!欧楚阳必须在一天之内完全掌握“聚元丹”的成丹特性,这样他才能在七天之内炼制出两百颗以上“聚元丹”来,当然,如果想要炼制出四百颗,就非要动用“幻元青涎”不可了。

    “幻元青涎”何其珍贵?欧楚阳十分清楚,根据自己的分析,如果炼制一炉丹药,以二级丹药的功效,只需两至三株“幻元青涎”就能炼制数百颗“聚元丹”,所以,欧楚阳把这四百颗“聚元丹”赌在了最后两天。

    这算是一场豪赌,赌的就是自己能够在短短几日内,自己对“聚元丹”的掌握程度。

    淡淡的橙色光芒已经开始显现出来,欧楚阳知道,丹药已经成形,控制住自己兴奋的心情,欧楚阳闭目凝神、静气,旋即,单掌从鼎炉撤回,拍出。

    “啪~,咻~咻~”

    随着欧楚阳重重一拍,十二道强弱相同的光芒猛然自鼎炉射出。

    双手极挥动,欧楚阳以最快的度抓住了同时射出的十二颗丹药。

    看着手中的十二颗“聚元丹”,对于这种成果,欧楚阳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炼制,能在二十份材料中提炼出十二颗丹药,六成的成功率,已经非常可观。下面的,就是与时间竞赛了。

    服下一颗“聚元丹”,好让自己的内气尽量快的回复一些,欧楚阳走到了鼎炉前。

    “叮~铃铃”

    正当欧楚阳不辞辛苦的准备炼制下一炉丹药之时,一串清脆的铃声在欧楚阳耳畔想起。

    “效率挺高啊。”欧楚阳一笑,轻声低语道。

    玛林拍卖行,一处隐密的房间里,佟良和一个年轻人相对而坐。

    年轻人身材矮小、尖嘴猴腮,一看便知乃是混于世间最低层的三教九流人物,此时,年轻人的一对小眼晴正贼眉鼠眼的四下打量着,眼底之间透露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惧怕和忐忑。

    年轻人叫马六,是棋盘镇内的一个小偷,生下来便是孤儿的他从小就混迹在棋盘镇里,整整十几年,马六早就炼就了一双“慧眼”,他能一瞬间看出一个人是否富有,也能在简单的言语之中判断出一个人的性格,这是做为他们这一类人特有的本领。

    鼠眼从佟良身上扫过,马六又一次的在心底打了个哆嗦,“他把我叫来做什么?我好像没有招惹到他啊。”心内思索着,马六怎么想也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惹到了这种人物。

    马六认识佟良,因为在棋盘镇中,佟良的仁义佣兵团颇有名气,虽然佟良的实力在武者中属于偏下的一类,但身为一个普通人,马六还是招惹不起。

    而就在刚刚,佟良找到马六,不由分说,就把他带到了玛林拍卖行,感受到佟良浑身上下散的那股普通人不曾拥有的气势,马六知道,像这样的人,自己绝不能反抗,否则,天知道他会用什么方法送自己下地狱,普通人杀人要受到法律的约束,而修炼者杀人就是另外一回事。

    “老大,有事您就说啊。”眼光时不时的看向佟良,马六此刻很急,自打佟良将到来到这里,就再未说上半句话,即使是马六知道他肯定有事要找自己,但对方一直不吐口,这还不让自己干着急。

    马六迷惑,佟良更加迷惑。

    面带鄙夷的盯着马六,佟良脸上一直挂着厌恶的表情。

    佟良认识马六,这种身上长有“三只手”的小角色,棋盘镇有很多,而马六却偏偏属于有名的那种,这种人逢迎拍马、见缝插针、有利便图,没有任何一技之长,虽然不会杀人放火,但私底下做出的勾当却足以使人鄙视,可就是这种人却比城外辛苦耕耘的农人活得更要有滋有味。佟良看不起这种人,更不想跟这种人有什么瓜葛,但欧楚阳却让自己把他带到这里,对于此,佟良甚是疑惑。

    “嘿嘿,佟先生,叫小的来有什么事?佟先生放心,只要小的能够办到,一定上刀山,下油锅,不会皱半点眉头,只不过,先生一直不说话,小的有点害怕啊。”马六实在忍受不了屋内沉闷的气氛,率先开口与佟良说起话来。

    可惜佟良却根本不想跟他说话,只是喝了一声“闭嘴”,马六便立刻哑然。

    房间一度寂静,沉闷的吓人。

    “吱~”

    就在马六汗如雨下、不知所措之时,一道开门声突兀响起。

    在马六听来,这个声音十分的悦耳。

    鼠目微睁,马六把目光转向门口处,静待着开门之人进来。

    听到门响,佟良也是慢慢站起身来,转向门口。

    见到佟良站了起来,在世间低层mo索了十数的经验告诉他,恐怕来人才是这次他要见的主人公。因此,马六不敢怠慢,也是慌忙起身。

    在二人专注的目光之下,一个身材挺拔、面容清秀的少年款款出现。

    陡一见到来人,马六立时有种熟悉的感觉,这个面孔似乎在哪里见过。在棋盘镇,上到贵族富商、修炼的武者,下至平民百姓,他见过的人实在太多,虽然他有着凡的记忆力,但还是没有马上认出来者是何人。

    来着自然是欧楚阳,就在前一会儿,欧楚阳听到密室的铜铃响起,他就知道,佟良已经把马六带了过来。所以,欧楚阳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赶了过来。

    见到欧楚阳进来,佟良冲前者点了点头,道:“老大,人带来了。”

    “老大?”马六有点迷糊,据他所知,佟良做为一个佣兵团的团长,应该是领级别的人物,怎么他会称呼这个少年为老大呢。

    虽然心里疑惑,但马六并未在脸上表现出来,而是依然用着那张谦卑、恭敬的笑脸说道:“先生,您好。”

    熟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马六深知这一亘古不变的真理,所以,不论对方找他来有什么原因,马六也会笑着面对。

    看着马六奴颜献媚的表现,欧楚阳微微一笑,语气十分平和的问道:“你不认识我了?”

    欧楚阳把马六问的一愣,随即脑中飞快的回忆着,可想了半天,马六还是不得其果。

    无奈之下,马六摇了摇头谄媚的说道:“嘿嘿,看先生这般气度,即使小人见过,小人也不敢直视贵目,所以一时之间,小人真是想不起来,望先生提点。”

    “呵呵”,欧楚阳一笑,随后伸出带有空灵指环的手掌,凌空慢晃了一下。眼神之中尽是笑意。

    见到欧楚阳这一举动,马六把目光放在了欧楚阳的手掌之上,这一看,顿时脑中浮现了一个少年的模糊身影。

    再次回想了一下,马六立刻把目标锁定在记忆中的那道模糊身影之上,旋即躬身施了一礼,惊惧道:“原来是先生,小人该死,居然没有想起先生。”

    马六如此模样,佟良也是一阵迷惑,虽然不知道欧楚阳是怎么跟马六认识的,但从马六的举止不难看出,马六对欧楚阳有着一丝惧怕。

    见马六已经认出了自己,欧楚阳微笑道:“这次找你来,我有一件小事要你帮忙,先坐下吧。”

    说着,欧楚阳走到一把椅子旁坐下。

    “谢先生。”马六的神色异常的恭敬,道了一声谢后,马六随后坐下。

    “你放心,这次找你来,对你只有好处,你不用如此害怕。”看出马六心中还有些忐忑,欧楚阳安慰道。

    “嘿嘿。”挠了挠头,马六嘿笑了一声,并未答话,他知道,随后对方要说的才是正经事,不过,有了欧楚阳这句话垫底,马六也旋即放宽了心,看来,对方不会对自己不利,相反,如果为对方把这件事情办好,说不定还能捞着点油水。

    见马六释然,欧楚阳这才缓缓说道:“以前听你说过,你对棋盘镇很熟?”

    听欧楚阳问起,马六立刻答道:“恩。很熟。”

    “如果要你帮我注意一些事情,或者一些人,有困难吗?”欧楚阳接着问道。

    “这…”闻听欧楚阳这么一说,马六感觉有点不对劲,这种事他可不敢随便夸口,毕竟对方一个修炼者要注意的事情,可不是自己这个层面人物所能轻易接触的。

    “快说。”见到马六有些支支吾吾,佟良面色大为不悦,沉声催促道。

    佟良一怒,马六被吓得立刻回答:“啊,这要看先生需要注意到什么人了?”

    有感于马六的心内的情绪,欧楚阳慢笑道:“你放心,我要你注意的人,不需要你去接触,只要你细心留意便可,而且这个人还是城内的知名人士,任谁都认识,相信以你的能力,不会被现的。”

    闻言,马六立马反应过来,道:“哦。那没问题。要说打听消息这种事,整个棋盘镇,我算是数得上号的。不知先生要我留意谁呢?”

    “云升客栈的老板。”欧楚阳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