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三一章 商战关键

第三三一章 商战关键

 
    ……

    其实就算是没有“药王鼎”,欧楚阳也会毅然决定帮助裘娜,自己还承诺为佟良搞一套高级以上的功法,如果没有了裘娜,那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困难,而且欧楚阳的主旨并不在于此,这次之所以跟裘娜见面,欧楚阳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只不过,这层含义还没到时机挑明罢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好吧。我试试。”虽然心中答应的很坚决,但欧楚阳并未在脸上表现出来,他知道凡事都有个意外,做什么都要给自己留个后路不是。

    听到欧楚阳答应,裘娜狂喜,现在的她恨不得抱上欧楚阳亲上两口,如果欧楚阳成功炼制出来,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虽然赢面不大,但相对于因失败而回到家族后那地狱般的折磨,也值得自己一拼了。

    “不管这次赢,小然你这次都算是帮了娜姨,娜姨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恩情,如果没什么事,小然还是赶快炼制吧。”裘娜感激的催促着欧楚阳。

    将“药王鼎”放在桌上,欧楚阳淡淡一笑,脸部又重现那副古井无波的表情,丛容说道:“不忙,根据欧楚阳的了解,娜姨的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娜姨不防如实的说给欧楚阳听听,说不定我们的赢面会更大。”

    “嗯?”听到欧楚阳这么一说,裘娜立时感到他话里有话,再看前者一脸胸有成竹的模样,潜意识中,裘娜竟然觉得欧楚阳会是这次商战的关键,下意识的,裘娜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好吧,我跟你说。”

    玛林拍卖行,议会室中。

    虽然大厅的灯光格外的明亮,但内里逐渐变得沉重的气氛却让人的心中犹如蒙上一层黑雾般难受。

    欧楚阳与佟良二人坐在宽大的议会椅上,静静的看着面色渐渐变得晦暗的裘娜。

    裘娜理了理头绪,慢慢说道:“月前,一个神秘强者来到拍卖行,找到我,称自己有一卷秘术委托我们拍卖,负责接待此人的便是我和玛老,此人很是神秘,交流的时候从来没有多说过一句废话,他只是把一卷珍贵的秘术交给我们,让我们负责拍卖,而期限则是三天之内。”

    “秘术?”欧楚阳问道。

    “恩。”裘娜点头道:“十分珍贵的秘术,这卷秘术叫做”燃血“,乃是传说级别的秘术。”

    “传说级?”欧楚阳倒吸了一口冷气,目光转向佟良,后者同样是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

    欧楚阳道:“传说级别的秘术也拿来出售?”

    “我也很是诧异,可这个神秘人没有说明原因。做了这么多年拍卖行的生意,虽然我见过的珍贵功法、秘术无数,但传说级别的还是第二次。当时,接到这么大的生意,不得不让我和玛老谨慎的鉴别,经过检验,这卷”燃血“的的确确是传说级不假。”裘娜缓缓说到。

    说到这里,欧楚阳心中不由犯起了合计:能把传说级别的秘术拿来出售,看来这个秘术的来路也不是十分光明,而且他把拍卖的时间定为三天,不难想到,这个神秘人应该很着急。

    想了想,欧楚阳说道:“三天,这么急,好像卖不了多少钱吧?”对于拍卖这个行当,欧楚阳多少有点了解,尤其是高级的宝物,必须要做足广告才能得到巨大的收益。

    裘娜点头道:“恩,一般的情况下,我们拍卖在得到一件宝物的时候,都会花上数天的时间去做宣传,需要把消息放出去,还不能过多的透露,这样可以调足购买者的味口,时候一长,知道的人越多,宝物的价格自然水涨船高。可是三天,对于我们来说时间实在是有些短,我们不可能因为一件宝物,而召开一次拍卖会。所以当时我与玛老跟这个神秘人商量过,想要把拍卖的时间延长,可神秘人根本不同意,而且他还说过,三天之后,如果不进行拍卖,他就会取回这卷秘术,转交给另一家拍卖行处理。”

    “另一家?”欧楚阳疑惑道:“棋盘镇不是只有你一家拍卖行吗?”

    裘娜苦笑道:“那是以前,一个多月前,由云升商会建立的云升拍卖行正式在棋盘镇营业了。我们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获得帝国的授权,反正,事情来的很突然。但是,就算如此,我和玛老也并没有在意,因为我们的拍卖行有着很久的历史,而且经过长时间的经营,无论是人脉、关系、声誉以及货物的来源都要比云升稳固的多。”

    顿了一下,裘娜转到正题:“三天时间,虽然有些短,但以我们玛林拍卖行的实力,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我一边让玛老收集一些宝物,准备三天后一起拍卖,另一方面大肆做宣传。本来事情展的很顺利,不到两天时间,几乎整个棋盘镇都知道了玛林拍卖行有一卷珍贵的秘术要拍卖,可就在拍卖会前一天,家族从帝都带来消息,说是由于某些原因需要从各地把人手调回,没有细问,我身边的几名好手就全被调回了帝都。”

    说到这里,裘娜叹了口气,道:“第二天早上,正当我和玛老准备拍卖事宜之时,突然现秘术”燃血“竟然被盗了。”

    “嗯?似乎不会这么巧吧?”欧楚阳皱着眉问道。

    裘娜摇头苦笑,道:“不仅如此,就在我们刚刚得知秘术被盗的同时,几个委托我们拍卖物品的人同时找上门来,声称玛林拍卖行护宝不利,以致宝物丢失,再不想把他们的东西交给玛林拍卖行拍卖,所以各自把寄存在我这的宝物都取了回去。而且我们已经通知了很多有名人士前来竞拍,没了这些东西,我们拿什么拍卖,无奈之下,我和玛老只能以拍卖行遭窃的理由关闭了拍卖行。”

    说到这里,裘娜的声音变得哽咽起来,一抹红润立时圈住了她的眼球。

    “卑鄙!”

    “无耻!”

    欧楚阳与佟良同时怒骂出声,到了这个份上,连傻子都能听出来,这件事情分明是有人在暗中搞鬼,要不然怎么巧到这个地步。

    先是把保护宝物的强者调走,随后宝物离奇丢失,紧接着,几乎同一时间,宝物的委托人来到拍卖将委托之物取走,这一切的一切明摆着就是个连环局,即使是庞大如玛林商会也要死无葬身之地,此计简直可称为阴毒。

    看着珠泪yu落的裘娜,欧楚阳沉声问道:“当初为什么不拒绝那个神秘人的委托,如果不是贪得这一时的利益,现在也不会成这个样子啊。”

    “这你就不懂了,接受这个委托并不是为了利益,而是为了声誉,玛林商会自飞云帝国成立就已存在,经历了多少磨难才达到如此境地,就算是这样,拍卖行在数百年内也只是拍卖过一本传说级功法,这种等级的拍卖为玛林商会带来不仅仅是利益,更多的是名誉和实力的体现,如果我当时拒绝了他的委托,让他拿到云升那边拍卖,无疑为对玛林商会的树立了一个劲敌,这不仅会让家族长老会罢免我在棋盘镇主事人的职务,更会损害到家族的利益,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裘娜回答到。

    重新理顺了一下裘娜的叙述,欧楚阳隐隐感觉到事情更加复杂了,说不定这个委托拍卖秘术的神秘人也是其中关键的一环,这完全是针对裘娜所制订的一步死棋。

    第一,如果裘娜接受了了神秘人的委托,事情按现在这个情形展,玛林拍卖行肯定要对委托人负责,最起码要赔偿一笔不菲的违约金,这样,她的家族那面肯定不会原谅裘娜这次失职,必会将其调回帝都,剥夺其主事人的职务,这样一来,裘娜想要翻身,恐怕没有可能了。

    第二,如果裘娜不接受这个委托,那就等于自己亲手将秘术送到云升拍卖行处理,这样,云升拍卖行的招牌恐怕会瞬间打响,长此以往,难免会与玛林拍卖行形成分庭抗礼之势。商场如战场,这种损害自身利益的行为,任谁都不会原谅,要是让玛林商会的高层得知,裘娜的地位依然不保。

    所以,不论是裘娜接与不接,结局早已注定,如此分析之下,看来这个计谋已经策划了很长时间,这种计划的周全简直令人惊骇。

    看来事情比想象中要复复很多,这件事情背后,肯定有人控着,而且这个人心机之深让人不寒而粟。

    望着沉思中的欧楚阳,裘娜接着说道:“事情还没完,就在那些委托人将宝物取走之后,神秘人也是很快便到来,这个神秘人一进来就提到秘术失踪之事,并且极力要求看看自己的秘术是否如传言中丢失。事实就是事实,没有办法,我们只能承认自己保护秘术不利,以致秘术丢失,神秘人听了很是愤怒,强烈要求我们赔偿。无奈之下,我们只能按照秘术的估价五倍将赔偿金给了神秘人。”

    说到这里,裘娜几乎怒不可遏,道:“要知道,传说级的秘术的预估价可是五万晶币啊,整整二十五万晶币就这样白白的没了。”

    “二十五万?”佟良骇然惊叫到,很明显这个数字让他无以伦比的震惊,要知道二十五万晶币,那可是两千五百万的金币,天价,绝对的天价。

    一旁的欧楚阳虽然已经早就猜到裘娜一定会大有损失,但连他也没有想到传说级的秘术居然贵到了这种程度,居然卖到了以万为单位的价格,要知道,这个数字足可以换上几本高级功法了。

    虽然裘娜说出的数字令欧楚阳微微有些吃惊,不过他还好,没有像佟良这般无比惊讶,因为他知道,这个神秘人的目的肯定不仅于此。

    欧楚阳平静的看着裘娜,淡淡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这并不是对方想要得到的,往下恐怕还会有事生。”

    听到欧楚阳这么一说,一直未搭话的佟良旋即把目光转向欧楚阳,问道:“这还不是对方的目的?”

    没有回答佟良的话,欧楚阳只是看着裘娜,等待着她继续说下去。

    美目扫视着欧楚阳平静的脸庞,此刻他才知道,当时跟柳长风交易的时候,欧楚**本没有拿出他所有的本事,现在见到欧楚阳洞察一切的锐利目光,裘娜根本不相信,他只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

    一直满面愁容的裘娜,忽然间笑了起来,赞叹道:“看来我小瞧了你了,真不敢相信你会拥有这般恐怖的智慧,你说的没错,接下来,才是玛林拍卖行的致命打击。”

    “玛林商会在棋盘镇除了拍卖行,最大的赢利性行当当属丹药市场,这不同于丹堂出售的丹药,众所周知,丹堂出售的丹药有着周期性和数量上的限制的,而我们可以说在低级的药品方面会无限制的供应,当然这需要购买者有一定的能力。”

    大厅之中,只有裘娜的话语飘荡着。

    “二十五万赔偿金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数目,为了不使玛林拍卖行名誉扫地,我及时抽调了棋盘镇所有的力量,甚至把”回气丹“这个做为我们主要售卖丹药,通过各方面渠道低价售出,又从其它地方借了一笔钱,这才凑齐了这笔资金。可是,就在我们为金钱而忙碌的时候,云升商会突然打出了出售”回气丹“的消息,到了这时,我和玛老才明白,原来这切都是云升为了抢夺玛林商会在棋盘镇的丹药市场所设的圈套。”

    说了一大通,裘娜终于把事情的始末讲完,而欧楚阳和佟良也终于找到了源头。

    大厅死一般的沉寂,欧楚阳三人静坐在厅中,久久没有说话,隔了半晌,裘娜叹道:“现在,玛林商会在棋盘镇中的资金已经亏空,根本无法及时的去收购其它丹药来抢回市场,另外,家族也把仅有的两个二级炼丹师调回了帝都。”

    说着,裘娜突然抓住了欧楚阳的双手,恳求道:“小然,你现在是娜姨唯一的希望了,如果你能在七天之内炼制出四百颗”聚元丹“,我们售出的话,我们还会抢回一部分市场,玛林商会在棋盘镇的分会也不至于毁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