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二五章 救命恩人

第三二五章 救命恩人

 
    ……

    看着欧楚阳,佟良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自己的语气大有问题,对方既然救了自己,那就是自己救命恩人,而自己却如此对救命恩人说话,这实在是大不敬的行为。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有感自己言语上的偏激,佟良立刻低头抱拳请罪道:“佟良一时急切,望先生恕罪。”

    “哼!”低哼了一声,欧楚阳没有理会佟良,而是径直走到林强放下灵戒的地方,俯身捡起,细细的观察了一番,感觉到灵戒之上没有一丝精神力波动,欧楚阳心下暗自点头,看来那个林强也不是一无是处,虽然为人阴狠了一些,但做事还是很会把握尺度。欧楚阳让他留下的虽然只是他抢夺佟良的物品,但为了确保自己的性命,林强居然把自己的灵戒送给了欧楚阳,而且就连上面留有自己的精神印记,也在摘下的同时瞬间抹去,这充分说明了林强此人是如何的看重自己的生命,欧楚阳相信,这样人的,只要给予他足够的机会,他一定可以爬升到别人无法达到的地位。

    精神感知力一闪,轻而易举的渗入到灵戒之中,几番察看之下,欧楚阳找到了林强之前握在手里的雷属性灵晶,翻手将之取出,细细察探起来。

    静躺在自己掌心之上的雷属性灵晶,隐隐散着一股强大的气息,仔细感受了一下,欧楚阳一下子就确定了这颗灵晶乃是出自级的灵兽,而让欧楚阳诧异的是,这颗灵晶所散出的气势居然与自己的紫气有着相似的特质,但其中不同的是,这颗雷属性灵晶所蕴含的能量明显没有自己体内的紫气精纯,两者之间的差距很大。

    平淡的看着手中的灵晶,欧楚阳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随后情不自jin的低笑了一声,忽然想起在桑平镇从那个奇怪的老人手中得到的“伪饰丹”丹方来,要是这个丹方真的可以炼制出伪饰丹来,那自己就再也不用为体内紫气的特殊而愁了。

    “既然机缘巧合之下,毫不费力的得到了这颗雷属性灵晶,那到不如试上一试。”欧楚阳心中暗暗想到。

    独自沉吟了半天,欧楚阳这才记起佟良还被自己晾晒在一旁,将手中灵戒套在另一只手的手指之上,欧楚阳走到佟良面前,饶有兴致的问道:“你觉得我不应该放了他?”

    见到欧楚阳将林强的灵戒收为已有,佟良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人家救了自己,而林强所留也应该归为前者,此时听到欧楚阳问起,佟良赶忙回答道:“不,在下只是觉得林强此人阴险无比,此次放虎归山,又不知道要害多少人。”

    “你不是这么想的。”欧楚阳紧盯着佟良突然说道。

    “嗯?”佟良微微一愣,旋即苦笑道:“没错,我与林强有着很深的纠葛,到得现在已经演变成了刻骨的仇恨,他杀了我这么多兄弟,我恨不得他马上就死在我的面前,这样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面对着欧楚阳,佟良突然有了一种被看透的感觉,知道欧楚阳已经看懂自己的想法,佟良也不在隐瞒,随后道出了心中所想。

    “嗤”欧楚阳嗤笑了一声,满脸尽是不屑的神色,看在佟良眼里隐隐有着羞愧之感。

    凝视了佟良片刻,欧楚阳这才说道:“我之所以放了他全都是因为你。”

    “什么?因为我?”欧楚阳此言让佟良顿时一愣,他丝毫不理解欧楚阳所说为何。

    上下打量了佟良一眼,欧楚阳说道:“能在仅仅三个月中就连跳两级,从二级先天武士晋升为四级,你的天赋不简单啊。”

    此言一出,佟良大惊失色,欧楚阳所说正是他心底最大的秘密,他怎么也无法猜到,面前这个似乎比自己还小的少年,竟然一眼看出他的修为,而且连他在三个月间从二级先天武士晋升至四级也看得出来,难道说他的洞察力惊人到如此地步。

    “不可能。”佟良瞬间反驳了自己的想法,那如果不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佟良的眼神当中充满了疑问,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欧楚阳心中一笑,暗想,我当然知道,但不会跟你说,心中暗笑着,欧楚阳的面情却是没有多大变化,淡定的看着佟良,片刻后方才故作高深欧测道:“这个先不谈,你刚才极力劝阻我想让我杀死他,恐怕是你的自私心理在作祟吧?”

    听到欧楚阳这么一问,佟良顿时脸红起来,头也渐渐的低下,不敢再看欧楚阳。

    看到佟良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欧楚阳偷笑了一声,随后义正言辞得说道:“大丈夫活在世上,自应顶天立地,你既然与林强有着这么深的仇怨,怎么可以将报仇之事假手于人,如果说你随便找个高于他许多的强者将他杀死,那你还活着有什么意思?相信你的兄弟也希望有一天在九泉之下能够亲眼看到你为他们报仇的情景吧。”

    欧楚阳的一番话说的极其1u骨,也正因为如此,才能将因兄弟逝去而陷入迷茫与悔恨当中的佟良拉回到了现实。

    细细品味着欧楚阳话语中的深切含意,佟良心想:“是啊。自己的仇怎么可以借他人之手去报,如果刚刚他帮自己杀了林强,那自己活着还有什么目标呢?”

    看着陷入思考中的佟良,欧楚阳知道他已经成功的将佟良心中的那份斗志激起,相信不久之后,这个以仁义为重的青年一定会振奋起来,朝着自己的目标勇敢的走下去。

    没有辜负欧楚阳的期望,沉思了良久,佟良终是抬起了头,看着后者眼底不断闪烁得异样的光彩,欧楚阳知道,自己的第一步计划成功了。

    “扑通~”佟良当即跪在了地上,面色感激得道:“多谢先生提醒,佟良终于找到了目标,先生说的没错,自己的仇必须由自己来报,先生既然救了佟良,佟良从现在开始就属于先生的人,先生有什么事尽管跟佟良说,佟良要用这一生来回报先生对佟良的恩情。”

    此时,欧楚阳一直冷若冰霜的脸孔终于融化,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欧楚阳出手救下佟良有着两方面因素:第一,佟良此人仁义厚道,在危机时刻都不肯抛弃手下独自离去,足以说明此人重情重义;第二,自从欧楚阳从小山村中走出,也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复杂,没事的时候欧楚阳一直在想,自己穿越重生,活着的目的是什么?父母的大仇、慕婉晴的下落都是他为之奋斗的目标,但是世态炎凉,如果自己一个人一路走下去,恐怕是既艰难而又坎坷,所以,在他遇到佟良被袭后,一个突然的念头在他的脑中萌了,那就是他要组建自己的势力,这个势力只属于自己,不会被任何人纵控制,这样,自己才能有足够的底牌来应付各种各样事件的生,而佟良则是他心中这个初步构想中重要角色。

    微笑着看着跪于地下的佟良,欧楚阳伸手将其扶将起来,说道:“既然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以后这种见面方式就不要再有了。”

    佟良感激的点了点头,看着面前这个年龄虽然不大,但本领群又有大智慧的少年,佟良此刻的心深深被其折服。

    满意的看了看佟良,欧楚阳突然厉声说道:“现在我给你两个任务,第一,你要在三年之内,迅建立起自己的势力,我不要求这个势力有多么庞大,但人员组成方面一定要足够牢固,人可以少,但绝对要精;第二,四年之内,我要你亲自摘下林强的级,还报你的大仇。这两项任务完成后,我再给你下一步指示。有困难吗?”

    佟良紧盯着欧楚阳,眼神散着坚毅的目光,道:“没有,不用四年,三年之内,林强必死于我手。”说着,双拳紧紧握了一下。

    欧楚阳欣慰的点了点头,看来自己托付的人没有错,就冲现在佟良的绝决表现,欧楚阳相信,以后这个势力将会无所匹敌。

    欧楚阳跟着问道:“你是水属性的内气,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自己的修炼功法。”

    佟良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之所以一直混迹在日幕森林,完全是为了积攒金币,等到拥有足够多的金币后,想要去棋盘镇的拍卖行弄,可惜,那里的东西实在是太贵,而且像我们这种小小佣兵连进都进不去。”

    佟良说着,语气之中微带有一股无可奈何的伤感。

    欧楚阳皱了皱眉头,仔细的盘算了一下时间,离尚武学院招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心中渐渐有了打算。

    沉思了片刻,欧楚阳说道:“这样,现在我们回到棋盘镇,我想办法帮你弄一套功法。然后你再实施我给你的任务。”

    “真的?”佟良惊叫道。

    佟良这一叫把欧楚阳吓了一跳,后者揉了揉耳朵白了佟良一眼道:“废话。我还能骗你?”

    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的扫向身后青袍少年,佟良一阵无语,这已经是从日幕森林走出的第二天,自从佟良当日为欧楚阳所救,索来以仁义当先的佟良就此拜服在欧楚阳麾下,虽然他对这个年龄不大的少年理解还不够深刻,但却被其果断出手、那然的实力以及深沉内敛的心思所折服,而且,少年还承诺为他搞一套高级的功法,这更加让佟良感动欧名,恩情与利益的驱使之下,佟良哪有不跟随之理。

    可一路行来,这位少年举动着实让佟良汗颜了一把,凭借着佟良对日幕森林地理的了解,欧楚阳一路跟随着佟良缓缓朝着棋盘镇行去,可本来应该只有一天一夜的路程却生生的被欧楚阳拖得走了两天两夜,这对现在的佟良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一直没有功法的佟良无论在实力还是在体力上都比同等级的强者低上不少,而当欧楚阳承诺为他弄上一套功法之时,前者的心潮狠狠的悸动了一番,心急如焚的佟良当然想早一点到达棋盘镇,早一点得到那本还mo不着边际的功法。

    但是,欧楚阳的悠闲姿态却让佟良无奈了整整两个日夜,已经成为自己老大的少年,一路之上闲庭信步,丝毫没有急切之感,凡是路过遇到的草药,不论是低级还是高级,少年可谓是遇花则摘、遇草便拾,在他的眼中,仿佛森林里的一切都是无上瑰宝,而被延长了一倍的赶路时间着实让少年狠狠的赚了一把,佟良曾经暗地里为欧楚阳统计了一下,这两天里,光是一、二级的草药少年就采摘了足足不下三百多棵,级草药也有十数棵,当然这其中七成以上都是一些“无人问津”的一级草药,在佟良眼里,除了丹堂那种大型的组织才需要的批量草药实在不应该吸引到像欧楚阳这样的强者,除非他是炼丹师。这是佟良唯一能够得到的解释。但对于这个新结识的老大,佟良心中总是含带着一丝惧怕,所以他并没有向欧楚阳求证。

    “等一下。”

    身后略微稚嫩的声音再度传来,佟良哑然一笑,他不用回头便已知晓,恐怕欧楚阳又现了什么草药一类的“奇物”,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佟良微微转过身来,正巧看到欧楚阳低身蹲在一棵树下,不断的挖掘着。

    看着欧楚阳那兴奋的表情,佟良再次无语,直到欧楚阳站起身来,面带笑意的抖落着手中还沾满泥土的草药,佟良走到近前说道:“欧大,你怎么就对这种草药这么感兴趣呢?难道欧大还是个炼丹师?”终于,佟良道出了萦绕他心头已久的疑问。

    “恩。”欧楚阳下意识的吭了一声,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那株刚刚挖出的草药上,丝毫没有感觉到佟良的疑惑口气。

    “啊?你真的是炼丹师?”佟良震惊的叫道。

    佟良的声音之大终于把欧楚阳的注意力成功的吸引到自己身上,后者皱了皱眉头,奇怪的反问道:“怎么?不可以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