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二四章 训练对象

第三二四章 训练对象

 
    ……

    可是,眼前的这个青年虽然岁数不大,但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是让林强有种望其项背的感觉,沉思了片刻,又看了看已方还有十余人,实力大多在二级到级之间,林强经过一阵分析,终是恨下心说道:“阁下年龄不大,修炼也是不易,林某劝阁下还是不要淌这躺混水。?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  W≤WW.81ZW.COM”

    “哦?”见到林强并没有被自己吓走,欧楚阳一愣,旋即戏谑道:“那我要是执意如此呢。”

    “那就别怪林某狠辣,林某手下这些兄弟都是嗜血之辈,相信以阁下的年龄,也只不过是武士级别吧,我们这么多人未毕能败。”面对着欧楚阳,林强居然用起了威胁的口吻。

    而欧楚阳身后的佟良也隐隐为前者担扰起来,虽然说欧楚阳突然出手击杀了凌二,展现出了非凡的实力,但那毕竟还是存在着偷袭的性质,再观这个青年,年龄着实不大,相信就算是比自己实力高,也高不出多少,反观林强一方足足有十余人,佟良实在不想欧楚阳因为自己而断送了性命,遂出声道:“兄弟出手相救,佟某感激不尽,但佟某不希望兄弟因为佟某而有任何闪失,兄弟好意,佟某心领,现在兄弟请赶快离开吧。”

    赞许得看了佟良一眼,能在这种时候还在为别人着想,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有希望脱险而感到喜悦,欧楚阳暗道自己果然没有救错人,点了点头,欧楚阳平淡的说道:“不用你心,你在一旁看着就行。”

    听到欧楚阳如此一说,佟良一愣,随后苦笑再不作声,身形稍稍后退了几步,背靠着大树坐了下来,他知道,这个青年跟他一样固执,像这样的人,任你怎么劝也是劝不了的,所以佟良索性的想要看看这个青年到底有着怎样的实力。

    闻听欧楚阳与佟良的对话,林强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随后一狠心,伸手一招,众手下得令,暗地里紧了紧手中的兵刃,慢慢的向欧楚阳围拢了过去。

    目光环视着围拢过来的众人,欧楚阳突然笑容一展,心道:“正好”破穹劲“刚刚修炼成功,还没找到合适的训练对象,现在就拿你们来验证一下这个武技的效果吧。”

    心中默念着,欧楚阳悄悄的催动着体内紫气极攀升,一股从未有过的战意随着紫气的攀升悄然升起,气势,在围上来的众人惊骇的眼神当中,傲然释放。

    “轰”

    刚刚接近的众人还未有所动作,便被一股强劲的气场推后了数步,随后,在佟良惊诧的目光之下,欧楚阳终于动了。

    欧楚阳的度并不快,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看清他的移动轨迹,就即便是如此,离欧楚阳最近一个中等身材的青年,却是没有躲过欧楚阳的飞掠而来的身影。

    眼看着欧楚阳冲了过来,青年眼中露出了极度的惊惧,此刻,他突然现自己想要躲开,可是自己的双腿像是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一般无法移动,对方那股无以伦比的压迫气势就像一个能量罩一样生生的将自己罩在了当场。

    近了,当欧楚阳离青年还有一步之遥时,青年居然没有任何的反抗动作,耳边回荡着一道死神才能出的低闷声音。

    “破穹劲”

    宣告死亡的字句无情的吐出,而这三个字也正是青年活了二十年最后听到的三个字,随着欧楚阳声音的出,后者的拳头夹杂着庞大的内气奇袭而来。

    “轰”巨大的撞击着响彻森林,惊起了一片飞鸟。

    青年的身体在欧楚阳拳头触及胸口的瞬间暴射而出,直至撞倒了几棵小树后方才落下。

    一击。

    仅仅一击,身为二级先天武士的青年就被欧楚阳轰毙,此时,全场惊呆。

    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到了倒的青年,面露惊骇之色。

    看着青年胸口深深的塌陷,包括佟良在内的众人无不张大了嘴巴,再次看向欧楚阳的时候,就像看见怪物一样不可思议。

    能一击就将二级顶峰的青看杀死,他的实力达到了什么地步。这便是现场众人脑中瞬间闪现而出的同一问题。

    呆滞的看着欧楚阳,原本还抱有一丝希望的林强此刻也没了主意,被欧楚阳突然的威势所影响,林强完全把灭杀欧楚阳与佟良的计划忘诸脑后。

    造成这场奇异场面的主要人之一的欧楚阳也是微微有所错愕,凝立在之前青年所站之地,欧楚阳心头的震惊不雅于在场的其他人。

    气势锁定!难道这就是“破穹劲”中所说的气势锁定吗?欧楚阳的心潮如巨浪般翻涌不息,刚刚研习“破穹劲”的时候,欧楚阳就被卷轴中所提到的气势锁定这一新鲜的词汇所吸引,依着卷轴所记载,当修炼者将“破穹劲”修习小有成就的时候,一旦施展起来,隐约之中,内气就演变成一股特殊的气势,而这种气势的唯一作用就是能够将敌方的身体完全锁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这种错觉会使其身处在“破穹劲”之下不会轻易的躲避开来,但卷轴上后面的一句话让欧楚阳一直琢磨不透,那就是这种技能的效果完全是根据修炼者的实力而言。

    研习了一段时间,欧楚阳一直是对着大树施展“破穹劲”,所以对这种特殊技能根本无法去深入体会,今日,通过解救佟良的机会,欧楚阳次用出“破穹劲”,本来只想试试这个武技的真实威力,却不料另有收获,偶然之下居然现了“破穹劲”中气势锁定的奇特功效。

    这一现另欧楚阳狂喜不已,如果日后与人对战,拥有了气势锁定这个技能,那会无往不利,试想一下,一个与之性命相搏的对神贯注之下不可能分心关注其他事情,而欧楚阳旦将“破穹劲”施展出来,气势一经锁定,对手片刻间产生错觉,这一分神之下,必定会为自己所乘,须知道,高手过招,往往瞬息间的分心就能将整个战斗的局面扭转,而且这个技能还非常奇怪,不是在气势锁定之下,根本无法了解其中可怕的程度,所以气势锁定完种暗招,一种克敌制胜、扭转乾坤的暗招。

    回忆着刚刚青年傻愣愣得站在原地挨上自己一拳,想起那张浑然不觉的表情,欧楚阳逐渐兴奋起来,拥有了此项技能,以后自己出手将后更加的出其不意。此刻,欧楚阳已经完全沉醉于“破穹劲”带来的特殊功效之中。

    其实欧楚阳高估了这项技能,先,这项技能的确是有着突的奇袭特性,但效果并不像欧楚阳所想的那般变tai,在气势锁定之下,一般的强者的确会有短暂的失神,但只要不是实力低于欧楚阳太多,在紧要关头还是可以避开随后而来的攻击,之前的这种效果只有作用于两者之间相差极大的实力之上才有可能见到。刚刚的青年本身就比欧楚阳低上足足五个等级,再加上欧楚阳出手之时,想要特意的营造那种震慑全场的气氛,遂刚一动之时便使上了“逝影九闪”,虽说在负重装备的影响之下,欧楚阳的度不是快的变tai,但在青年短暂的错愕之下,还是结结实实的挨了欧楚阳一拳。

    这样一种场面完全是建立在各种条件具都成立的基础之上的,也就是说,欧楚阳的成功完全存在着许多巧合。

    可是就算如此,青年的突然暴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不出来,他们此时已经完全把欧楚阳当成怪物一般的存在了,看着欧楚阳的眼神除了惧怕以外不带有任何其它色彩,更有实力低下只有一级先天武士之辈,已经跪在了地上,浑身上下颤抖个不停,对于他们来说,此刻的欧楚阳便犹如死神一样,那样的阴冷与恐怖。

    惊骇得看着场中宛如战神般的欧楚阳,钢牙佣兵团中包括林强在内的所有人犹如石化般的凝固在当场,本yu围杀欧楚阳的众人此刻再也提不起一丝反抗之心,此时除了被解救的佟良外,在场的所有人都产生了逃离的念头,可无论怎么努力,众人的双脚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掌死死抓住一般,一步也迈不动。

    这次踢到铁板上了!这是林强在欧楚阳秒杀青年后产生的第一个想法。看着伫立在场中的杀神,林强心中的阴险早已被刺骨的寒意所取代。

    下巴微挑,欧楚阳嘴角之上挂着一抹冷笑,眼神阴寒得扫过众人,开口道:“还有谁?”

    欧楚阳的语气带着一股藐视生命的轻蔑冷意,让人听在耳中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没有人说话,场地中央出奇的宁静。

    林强不愧是一个领,良久的沉寂之后,他率先将心内的惊恐压制了下来,道:“阁下实力群,我等自愧不如,今日得罪了阁下,还望阁下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此放过小人。”

    林强声音微微有些颤动,显然他被欧楚阳的实力深深的震慑住,再也不敢掠其虎须。

    听到林强告饶的话语,欧楚阳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他,心中一阵鄙夷:这个林强真是自私自的可以,到了现在连求饶也是为了自己,根本没有提到团内其它成员,看来此人的确是个祸害,以他的为人恐怕这次放过了他,他不会感激,反而会更加怨恨自己。“

    欧楚阳心中思考着,到底要不要放过林强,虽然依着欧楚阳的现在的实力,就算是此时对方已经被欧楚阳震住,可要杀林强等人还尚需要费一些力气。

    眼光转向身后的佟良,看见后者面呈焦急的神态,突然灵机一动,脑中闪过一个计划。

    见到欧楚阳好像被林强的话语说动,佟良立时大急,对于林强,他可以说是怨恨极深,恨不得拆其骨、食其肉,但碍于自己的实力不如林强,一直没有办法,现在有了欧楚阳的存在,佟良当然不愿让林强轻易离开,遂开口祈求道:“先生,此人绝不能放过,还望先生出手代在下为我的属下报仇啊。”说着,佟良马上就要跪在了地上。

    见到佟良此举,欧楚阳淡然一笑,道:“我自有主张。”

    目光转向林强,欧楚阳笑容依旧阴冷,开口说道:“你们,走吧。”

    方才听到佟良请求欧楚阳杀掉自己,林强便是吓的冷汗直流,而此刻听到欧楚阳居然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林强不勉有些错愕,面容呆滞了瞬间,林强如蒙大赦般冲着欧楚阳抱了抱拳,神色一片感激道:“多谢阁下不计前嫌,林强就此别过。”

    “先生…”听闻欧楚阳将林强放走,佟良惊得跳了起来。

    欧楚阳当然知道佟良想要说些什么,但现在并不是让他说话的时候,欧楚阳单手一挥,阻止了佟良,看着林强等人就要离开的身形,说道:“就这么走了?”

    刚yu迈动的脚步在身后阴冷声音响起的同时噶然停止,林强立刻转过身上低头提心吊胆道:“先生还要什么训示?”

    “拿了别人的东西,要还回来吧。”欧楚阳森然道。

    闻言,林强立刻明白欧楚阳意有所指,马上摘下手上的灵戒放,道:“三纹雷虎的灵晶以及东主要的物品全在里面,林强就此告辞。”

    看着颇识时务的林强,欧楚阳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走了,林强这才放下心里,此时他再也不想在这里多留一刻,也不管其余团员,自己转身提气纵身犹如丧家狗般逃离了现场。紧随其后,一众佣兵团员疯狂的掠去,过了一会儿,欧楚阳方才听到远处如释重负般的呐喊声。

    “先生。就这么放他们走了?”待到林强等人逃走之后,佟良终于忍不住大声的质问起欧楚阳来,眼神当中流露出一丝埋怨,当然这丝埋怨并不是佟良故意使然,而是因为林强就这么轻松离开而感觉到不忿罢了。

    “你在质疑我?”听到佟良焦急的语气,欧楚阳皱了皱眉头,沉声问道,语气之中尽是不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