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二一章 破穹之劲

第三二一章 破穹之劲

 
    ……

    欧楚阳自然知道老忍口中的“她”是为何人,听了欧擎的话,欧楚阳细微的伤感一闪而过之后,旋即起头来,面色坚毅得点了点头,道:“老先生放心,晚辈一定会努力的。?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看着欧楚阳眼中倍含自信的目光,欧擎老怀安慰道:“恩,那就这样了。我先走了。”

    “老先生~”没等欧擎举步,欧楚阳急忙叫了一声,开口道:“不知道老先生居于何处,晚辈如何能找到老先生。”

    听到欧楚阳将自己叫住询问,欧楚阳沉吟了片刻,方才答道:“这个你不用关心,到一定的时候,我会去找你,而且我相信,时间不会太长。”

    欧擎给了欧楚阳一个神秘的眼神后,身形缓缓飘上了半空,对着梦魇王黑电招了招手。黑电极为不舍的看了欧楚阳一眼,随后十分听话得呼扇着黑色肉翅飞到了欧擎的身边。

    互相对视了一眼,欧楚阳举起了右手挥了一挥,随后,在他依依不舍的目光之下,欧擎与黑电的身形由大变小,最后终是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

    见到欧擎与黑电已经走远,欧楚阳回过神来,把目光放向那浓密的树林,看着郁郁葱葱的高耸树木,欧楚阳知道,自己又将是一个人了。

    “嘭”

    树林深处,一道巨大闷响传出,在秋日暖洋洋的日光挥洒之下,一个略微弯曲的人影吃力的移动着,人影旁边,一棵足有两丈高大的大树微微晃动着,此时,枝干上的树叶受到大力的震动,慢慢的散落而下。

    树下,人影移动度逐渐缓慢,最后停大了大树旁,单手撑着大树,另一只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人影正是欧楚阳,自从欧擎与黑电走后,欧楚阳已经在这里待了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里,欧楚阳并没有深入到日幕森林的其它地方,他回到了曾经围剿赤焰火狐王的山洞,把这个山洞做为了自己暂时的栖息之地,为了研习“破穹劲”,每天欧楚阳都要在这里日以继夜的修炼,没有半刻停遏。

    慕婉晴的离开,没有让欧楚阳的心深入谷低,相反更加刺ji了他心中的那份不服输的精神,为了能够提早的去寻找慕婉晴的下落,欧楚阳对自己的要求更加严厉。

    心系着那份不成熟的羞涩情感,欧楚阳为自己制订了一系列的修炼计划:除了每天要进行必要的身体训练之外,目前他的主要任务还是努力的修炼“破穹诀”。当然这一切的修炼计划都是架构在自己背负六百斤的负重之基础之上的。

    所以即便是自己使用了“逝影九闪”,那想象之中的度还是变得犹如蜗牛爬行一般缓慢,而且,自己每每一动,便汗如雨下,体内的内气消耗也是前所未有的巨大。

    “好难啊!”痛苦的低哼了一声,欧楚阳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已经变得像棉絮一样无力柔软,要是没有身前的大树,恐怕自己连站起来都不可能。

    “破穹劲”正如欧擎所说,实则是为一种力量型的武技,整个武技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而正因为如此,才突显出它的非凡。

    “破穹劲”的使用方法很简单,经过欧楚阳一番推敲,这种武技是完整的教导人如何使用自己的内气,如何用最少的内气挥出最大的威力,出奇的是,通过修炼“破穹劲”,还能使修炼者的内气在武技的训练的过程中得到最大的提纯。虽说修炼方法极其简单,但其中的难度却跟它的方法相反,异常的困难,以欧楚阳然的精神感知力和体内紫色内气的精纯程度,通过一个星期的修炼,居然连破穹劲的第一个层面都未能突破。这让欧楚阳很是懊恼。

    “还是不行。”心中暗暗估算了一下,刚刚打到大树上的一拳,尽管自己已经使出了最大力量,但面前足有三人合抱之粗的大树还是没有多大变化,只是受到力量的侵袭,树上的枝叶,少量的落下而已。

    按照卷轴上所述,“破穹劲”可分为五个阶段,前两个阶段,都是告诉修炼者如何巧妙的运用内气,而从第三个阶段开始,修炼者便能击出暗含内劲的攻击之法,如果要是全部修炼成功而至大成的话,那种威力不言而喻,而且随着修炼者的实力不断攀升,“破穹劲”的威力也会越来越大,如果真的能够修成武圣以上的境界,相信,只要使出“破穹劲”,便足以击碎一座小山。从此方面看来,欧楚阳隐隐觉得这个武技并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它就像是一个可以升级的武技一样拥有着巨大的展潜力。

    虽然“破穹劲”的威力巨大,但其修炼条件却是极为的苛刻,修炼“破穹劲”需要极大力量,可欧楚阳自知,以自己十一岁的年龄和目前瘦弱的身体条件,想要成功修炼会是极为不易,所以,欧楚阳一边研习着“破穹劲”,一边不断加大自己对身体的锻炼。

    在稍作休息之后,欧楚阳再次站起身来,看着面前大树上的一处处不算深凹的拳痕,欧楚阳陷入了深思中。

    一个星期的修炼,所取得的成果无疑是巨大的,这都要感谢那棋盘镇的洛铁,为他亲手打造了这套负重训练装备,之前,欧楚阳就能承受五百斤的重量,而后,为了自己能够快的提升实力,欧楚阳毅然决定将重量加大到六百斤,在如此巨大的重力之下,起初欧楚阳的双腿就像是被石化了一般,一步也迈不得,不过,欧楚阳的内气是何等奇异,没有经过多长时间,欧楚阳便慢慢适应了这种重力,从困难的移动到现在还能跑上两步,打上几拳,可见,欧楚阳在这一个星期内下了多大的功夫。

    当然,这是在自己不使用“逝影九闪”的风闪情况下,如果使用了风闪,自己的度还将快上几分。

    “这样下去不行。”喃喃低语了一声,欧楚阳仔细的想了起来,修炼了一个星期,连“破穹劲”第一层境界尚未达到,欧楚阳知道,自己的力量还十分的弱小,如果只通过这般修炼,再过很长时间,自己也别想修炼成功,要用什么办法呢?

    身处于二级地带的欧楚阳,怎么想也想不出更好的训练方法,渐渐得欧楚阳彷徨起来,就在这时,一阵凌乱的蹄声从远处传来,顺着传来的方向看去,欧楚阳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听声音,好像是某种灵兽的脚步声。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欧楚阳沿途寻了过去,绕过数十棵粗壮的大树,欧楚阳终于找到了声音的主人,站在大树后,欧楚阳抬眼望去,一只巨大的犀牛正在一个不大的水沟旁边尽情的饮着水,看到犀牛那庞大的身体,欧楚阳的双眼虚眯,片刻之后,一个小小的计划隐约在心中成形。

    “有了。”想了一会儿,欧楚阳终于下定了决心,盯着不远处的犀牛,欧楚阳绕出了大树,缓步向犀牛走去。

    正在饮水的犀牛,突然感觉到旁边有人类走近,立即停止了饮水,眼神警惕的看向欧楚阳,四蹄有些焦躁的踩踏着。

    “嗨!”离犀牛还尚有些距离的时候,欧楚阳停止了前进的步伐,举起手向犀牛打起招呼来。

    犀牛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欧楚阳,并没有做出攻击的举动,不过,眼神中的警惕之色渐渐的凝重。

    见到自己走近,犀牛并没有攻击,欧楚阳的心放了下来,坏笑着打量着面前目前表现还算“友好”的犀牛,眼神之中的异彩越来越盛。

    其实欧楚阳之所以敢如此大胆的走近犀牛,纯粹是报着一丝侥幸的心理,以他对犀牛这种动物的认知,犀牛是一种非食肉类的动物,只要自己不侵犯到它,那犀牛就不会主动攻击,正因为如此,欧楚阳才打算赌上一赌。结果正如欧楚阳所料,这只犀牛并没有现自己有什么坏的念头,所以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想,欧楚阳又大胆的向前迈了几步,而犀牛却是向退了退,像是十分害怕欧楚阳似的,无论欧楚阳怎么接近,犀牛始终与自己保持一种相对安全的距离。

    皱了皱眉头,欧楚阳仔细的打量了面前的犀牛一番,心想:看来这是一只二级灵兽没错,算你倒霉吧,就拿你来练练手。

    打定了主意,欧楚阳单脚猛然一跺,浑身上下顿时出一股巨大的气势,气势一经散出,迅得将不远处的犀牛牢牢的锁定。

    感受着面前人类突然散的气势,犀牛的心情更加的烦燥不安,眼中的警惕之色瞬间变成了愤怒,只见犀牛四蹄站定,巨大的脑袋微微低下,将一只独有的粗大牛角对准了频频接近的欧楚阳,右前蹄不住的刨踏着地面,双只空洞的鼻孔呼呼的喷着鼻气,做足了攻击的准备。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犀牛如此模样,正中欧楚阳下怀,嘴角微微挂上一抹笑意,欧楚阳猛然一力,体内的紫气暴涌起来,瞬间遍布了欧楚阳全身,而随着紫气的涌动,欧楚阳陡然感觉到身体微微一轻,那背负的重量在转眼之间也轻了许多。

    面色凝重的看着犀牛,欧楚阳的移动度由走变跑得突然加快了起来,目标则正是眼前一直戒备他的犀牛。“来啊!”口中大喝了一声,一股澎湃的战意悄然而起,气势直逼犀牛。

    见到欧楚阳冲来,犀牛也开始动了,前蹄愤怒一踏,便向欧楚阳奔了过去。

    “嘭!”仅仅数十步之遥使欧楚阳与犀牛在短短片刻后轰然碰撞,犀牛巨角挑向欧楚阳,而欧楚阳在霎时间,双手紧紧的抓住了牛角。

    欧楚阳并没有被犀牛挑飞,反而受到犀牛大力的冲撞,体内的力量不由自主的动起来,感受着犀牛身上传来的巨大力道,欧楚阳口中大喝了一声:“爽”

    其实,看到犀牛奔将过来的身影,欧楚阳就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在自己研习“破穹劲”而力量不够的情况下,欧楚阳想过了无数的办法来提升自己的力量,只没有一种办法即快而又稳妥,直至遇到这只倒霉的犀牛,欧楚阳才想出了这个绝妙的办法。

    这个办法很简单,依着实战为主的观点,欧楚阳打算用这只犀牛来锤炼自己的力量。犀牛没让欧楚阳失望,巨大的身体加上奔跑中所带来的惯力,犀牛的力量大的惊人,要不是欧楚阳全力施展出七级武士的实力,恐怕一个照面,自己就会被犀牛撞飞。

    “来吧。”欧楚阳大吼着,双臂的青筋暴现。

    时当正午,耀眼的红日散着比平时还要灼热的光芒,炙烤着日幕森林中的茂密植物。

    一个小小的河沟旁边,两道不成比例的身影浑身尽皆散着浑厚气势,在这个平静的森林中,比拼着最原始的力量。

    作为力量和身材比较弱小的一方,欧楚阳使出了全身的力量,这是他与犀牛不知道第几次的碰撞,连日来,欧楚阳每到正午时分都会依约而至,在这个河沟旁边等待着犀牛的到来,而犀牛也仿佛了解到欧楚阳的心思,知道这个人类并没有心存杀意,再加上方圆几里,只有这么一个小河沟,所以,每到中午的时候,它都会来到河边饮水。而它每次到来,都会跟这个人类进行下午的时间的力量比拼。

    最开始,犀牛还隐隐有着愤怒的心态,因为这个人类打破了它日常的生活规律,本应是饮水休息的时间,却被这个人类生生变成了修炼的时间,这怎能让犀牛不气愤,可连续几天,犀牛现这个人类对它并没有什么恶意,好像只是为了玩耍般,每天都跟用着自己熟悉的手段与自己比拼纯粹的力量。到得最后,犀牛也放下了对欧楚阳的警惕之心,反正来了也是来了,倒不如跟这个人类玩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