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一八章 灵气实质

第三一八章 灵气实质

 
    ……

    将一切看在眼中,欧擎老脸已经凝固,思维也停止了运转。? 八?一中文 W?W?W㈠.?8?1㈧Z?W?.?C?O?M“灵气实质化。怎么会这样?”饶是实力已经接近武圣的欧擎此刻也无法解释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活了这么多年,除了那几个特殊的地方外,他还真没听说过哪里的灵气可以浓郁到这种程度,这还是自己熟悉的日幕森林吗?

    “嘶~”一声嘶鸣将欧擎从固化状态中惊醒,回头看看身后的梦魇王,欧擎苦笑道:“看来不是他幸运而得到了你,而是你好运跟了他吧。”

    黑眸紧盯着远处山洞的方向,梦魇王黑电根本没有听欧擎说话,此时它更关心的还是它的主人,因为精神领域中有着欧楚阳一道精神印记,所以黑电要比任何人清楚自己主人的状况,此刻脑中主人的那一抹精神印记正在减弱中,要知道,使用过“驯兽术”后灵兽与主人之间有一种极其微妙的联系,如果主人的精神印记消失了,那就意味着主人是真正的死去了,这样一来,梦魇王黑电便等于重新获得了自由。按理说,黑电现在高兴才对,但是从那双黑色的眸子当中,却是充满着担扰之色。

    其实梦魇王做为灵兽中的异类王者,从本质上是绝对不能接受成为人类的坐骑这一事实的,但是就在不久之前,它却被一个实力弱小的人类所征服,虽说自己的实力受着少女的能量压制降到了最低,可少年那一股子韧劲却让它十分佩服,所以此时少年虽然处于危险当中,自己也有可能重新获得自由,但梦魇王黑电却并不喜悦,反而替欧楚阳担心起来。

    见着梦魇王的眼神中的异样,欧擎暗叹了一声,心中着实为欧楚阳而感到高兴,能得此灵兽,真是天降的奇缘。

    “嗯?”叹息间,远处天地灵气骤然变淡,在欧擎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居然恢复如初。

    惊诧的看向山洞方向,欧擎催动内气便要回去一探究竟。

    这时,山洞方向突然射来一道蓝光,蓝光度之快,连欧擎没都有看清,差点撞了上去。见到突兀出现的蓝光,欧擎警惕心大起,负于背后的手掌麻利一翻,一柄玉尺出现在掌中,凝重的看着蓝光射来,欧擎摆好了架式。

    蓝光乍现,随后在欧擎的面前稳稳的停住,这时,欧楚阳方才看清来人正是少女慕婉晴。

    此时的慕婉晴再没有从前的淡雅丛容之色,全身上下的白衣早已被汗水侵透,就连垂于俏脸两侧的秀也是慢慢滴着水珠,那张原本粉nen的俏脸上,竟然没有半点血色,苍白的吓人,最诡异的是,美丽的秀目之中竟有着一团火红色的光芒不停的闪烁着,而且那道光芒仿佛一直在膨胀,渐渐覆盖着慕婉晴那水汪汪的眼晴。

    将玉尺收起,欧擎急切的问道:“他怎么样了?”

    淡淡的看了欧擎一眼,慕婉晴有些呼吸不畅的答道:“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听到慕婉晴亲口说出,欧擎长长出了口气,终于放下心来,随即,欧擎忽然现慕婉晴有些有对,抬眼看去,疑惑的低呼了一声。

    “前辈,你没事吧?”欧擎神色惊惧的问道。欧擎之所以有此表情,原因在于就在他抬头的刹那,欧擎分明看见了一团火焰在慕婉晴的眼中急爆涨。

    没有回答欧擎的问话,慕婉晴双手微微紧了紧,像是压制着什么似的,咬着牙很是吃力的娇喝道:“听我说。”

    欧擎神经一绷,立刻点了点头,没敢说话。

    交躯颤抖了一下,慕婉晴伸手在灵戒上一抹,顿时毫光大盛,在欧擎的注视下,两样奇异的物品出现在玉掌之上。

    淡淡看了两样物品一眼后,慕婉晴将这两样东西递给了欧擎,道:“这两样东西交给他,告诉他,不要找我。”

    目光转向梦魇王黑电,紧接说道:“保护好他。”

    说完,慕婉晴将目光投向远方的山洞处,幽幽道:“然哥哥,好好修炼吧。”就完,慕婉晴转身便要离去。

    “前辈。”见到慕婉晴说走就走,欧擎急忙叫住了慕婉晴。

    慕婉晴道:“说。”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

    欧擎低声问道:“一会儿他要是醒了,看到你不在,我怎么说?”

    略微沉吟了片刻,慕婉晴说道:“就说蓝凤有事,将我接走了。”

    “蓝凤…”

    欧擎还待要说,这时,慕婉晴很不耐烦的转过身上怒斥道:“闭嘴。滚回去。”说完,慕婉晴再不理会身后的欧擎与梦魇王黑电,身形一晃,就这么诡异般的消失了。

    欧擎呆呆的看着慕婉晴消失的位置,褶皱的老脸上挂满了细密的汗珠,眼中尽是惧惊之色,就在慕婉晴转身的瞬间,欧擎看到了慕婉晴眼中的火红色已经占据了她整个眼眸,那zhi热的目光射向他的时候,欧擎都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处于火炉之中,异常的燥热。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欧擎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压下心中那份恐惧之感,转头对黑电说道:“走吧,回去看看。别出什么事。”说着,眼神还向四周扫视了一圈,现没什么异样,这才放心得跟梦魇王黑电向山洞处急掠去。

    “唔~哇。”陷于无意识中的欧楚阳终于被胸口处一口鲜血顶得再也受不住,一口喷涌出来,而在这一喷这下,欧楚阳醒了过来。

    看着胸前沾染的鲜红血迹,欧楚阳并没感觉到有什么不适之感,相反,还很舒服,看来,这一口鲜血吐的非常之正确。

    眼前依然还是那个熟悉的山洞,周围同样还是葱葱的绿色,欧楚阳一觉醒来,顿感自己的精神好了许多。眼神环视之下,欧楚阳终是现了身边还蹲着一人一兽。

    “老先生,我刚刚怎么了,好像是睡着了吧。”见到欧擎,欧楚阳率先开口问道。

    微皱着眉头,欧擎奇怪的看着欧楚阳,随后,拿起欧楚阳的手腕,说道:“先别说话,我帮你看看。”

    见到欧擎的举动有些奇怪,欧楚阳也是微微正色,疑惑的看着欧擎为自己把脉,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欧擎收回了手掌,手捻胡须点了点头道:“没事。情况很好。”

    “什么很好。”

    “你不知道刚才生了什么事情?”欧擎试探性的问道。

    看到欧擎奇怪的举动,欧楚阳立马感觉到事有蹊跷,眉头微皱,仔细的回忆起来,半晌,欧楚阳忽然大声道:“我想起来了,我好像要突破了,不过当我打坐准备冲关之时,脑中一阵刺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老先生,刚才生了什么?”

    欧擎点了点头,笑道:“没错,刚刚你确实是修炼达到了瓶颈。我刚才为你诊断了一番,现并没有什么异样,看起来你是成功突破了关口,顺利晋级了。你现在可以仔细的查看一下。”

    听闻欧擎说自己成功晋级,欧楚阳心中大喜,立刻盘膝坐下查探起来。

    慢慢催动内气,欧楚阳将精神感知力收回体内,只见丹田处,紫色内晶果然大了许多,而且比以往更加明亮,内晶四周,那股淡淡的紫气也是浓厚了许多。兴奋之下,欧楚阳催动内气,在全身各处游zou了一遍,现并没有什么阻力,这才肯定自己是真的晋级了。

    只不过,让欧楚阳感到奇怪的是,这次晋级的过程自己竟然是全然不知。有点不放心,欧楚阳再次注视起丹田中的内晶,这看,欧楚阳突然现到,内晶周围,居然有着一股淡淡的蓝色薄膜贴伏于上。

    “这是什么?”欧楚阳心下疑惑,“原来没现有这种东西啊,看那股能量的样子,怎么好像是水属性的内气。”

    看着体**晶的奇特变化,欧楚阳渐渐皱起了眉头。“不管了,反正也是晋级,倒不如看看达到了什么程度。”想到这里,欧楚阳放下了心中那一丝疑惑,缓缓催动着内气充斥着身体各部。

    端坐中的欧楚阳,在内气攀升至顶峰的瞬间,猛然睁开了双眼,双臂一振,口中大喝了一声:“喝”。

    随着喝声响起,欧楚阳的衣衫被震得鼓动起来,体内充足的能量顿时涌出,一道强大的能量气劲以欧楚阳为中心迅散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涟漪,能量四散之处,树木都为之摇摆。

    四散的能量带动着空气刮起了一阵强风,把满地的石块、灰尘吹扬的到处都是,洞口处顿时被一团烟雾所笼罩,使人连眼晴都无法睁开。

    一直关注着他的欧擎,此刻欣慰的点了点头,心中叹道:看来这次的收获不小啊。

    灰尘渐渐散去,一道挺拔的人影昂站立在风暴中央,此时的欧楚阳无比兴奋,看着自己紧握成拳头的双手,眼神之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七级先天武士!”

    “七级先天武士!”内心惊呼一声,欧楚阳紧握着轻微颤抖的双拳,眼中布满了狂喜之色。

    好长时间没有进展的内气,不知不觉中居然整整跨跃了两个阶段,这怎能不让欧楚阳暗自惊喜,细细体会着丹田中从未有过的充实内气,欧楚阳感觉到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此刻,欧楚阳相信,如果再遇到类似赤焰火狐王的灵兽,自己完全可以凭借一人之力,将之击杀。

    看着眼神当中绽放精光的欧楚阳,欧擎忍不住问道:“怎么样了?现在是什么级别?”

    “先天武士七级!”瞧着欧擎期盼的目光,欧楚阳肯定的答道。

    听到欧楚阳的回答,欧擎倒吸了一口冷气,失声问道:“七级?连续晋升了两个级别?”

    欧楚阳点了点头,脸上尽是喜悦之色。

    “怪物。”心中惊叹了一声,欧擎实在不敢相信,年仅十一岁的欧楚阳竟然达到了如厮境界。而且此次还是一连跳了两级,十一岁的七级先天武士,说出去恐怕没人会相信,但事实却残酷的摆在欧擎面前,如果按照这样展下去,几年之后,他会到达什么样的境界。

    “看来得回去了。”惊呆得看着眼前的少年,欧擎收敛了脸上的所有笑容,面色逐渐凝重,沉思了许久,欧擎的内心深处终于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咦?瑶儿呢?”欧楚阳回答完,向四周看了看,突然现一直在身边的慕婉晴此时却没了踪形,便疑惑的问道。

    “这…”还沉浸在极度震惊下的欧擎,猛然听到欧擎的问话,心中不停翻涌的思绪犹如被大水浇熄的火焰一样,瞬间消失的无形无踪。

    不敢去看欧楚阳,欧擎微微将头偏向一侧,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她,走了。”

    “走了?”对于欧擎的回答,欧楚阳微微一愣,旋即问道:“去哪了。”

    “不知道。”避开了欧楚阳的目光,欧擎摇了摇头答道。

    看着欧擎有些故意躲闪的目光,欧楚阳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蹊跷,心中那份由晋级所带来的喜悦顿时化为虚无,神情焦急的问道:“怎么走的?她没说什么吗?”

    欧擎转向欧楚阳,看着他,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苦涩,眼看着欧楚阳焦急的神态,活了几十年的欧擎怎能不知此刻欧楚阳的心情,一开始见到欧楚阳与慕婉晴的时候,从两人形影不离的亲密关系便可以知道,这一对少男少女彼此之间有着相当深厚的感情,只不过由于两人之间年龄的关系,两人内心的感情还尚在萌芽之中,没有把那最后一层窗纸捅破。

    现在,少女离开了欧楚阳,而且是突然之间的,没有半点征兆,欧楚阳哪里没有不急之理,回想着慕婉晴临走之前的嘱咐,欧擎更是不知该如何把那些话说出口。无奈之下,欧擎只能学着慕婉晴走前的话对欧楚阳说道:“她说蓝凤有事,要先走一步。”说完,欧擎低声得叹了一口气。

    “蓝凤有事?”听到这里,欧楚阳立刻感觉到不妙,想了一想,欧楚阳冲着欧擎一抱拳道:“老先生大恩,晚辈日后自当相报,现在晚辈有要事,要先走一步,望老先生谅解。”

    说完,欧楚阳转身便yu离去。

    “等等。”见到欧楚阳不由分说就要离开,欧擎急忙叫住了前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