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一三章 黑焰狂刀

第三一三章 黑焰狂刀

 
    ……

    见到欧擎执意如此,欧楚阳苦笑,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欧擎的说法,说道:“那欧楚阳就谢过前辈了。”

    欧擎长出了口气,看见旁边少女稍有些缓和的表情,这才如释重负,转头对梦魇说道:“畜生,还不跟我走。”

    一旁蜷缩在地的梦魇委屈的晃了晃身,慢慢的站起,好像很惧怕欧擎似的,打了个鸣鼻,只不过,它那黑色的眼睛却是一直警惕的看着慕婉晴,其中的惧意不言而喻。

    “等一下。”就在欧擎牵着欧楚阳的手离开的时候,慕婉晴突然叫了一声,随后,在两人一兽的注视之下,跑到了远处一棵不起眼的小树下,拾起之前被梦魇击飞的黑焰刀,而后,呼哧呼哧的跑了回来,将手中的黑焰刀往欧楚阳面前一递,道:“然哥哥,你的刀。”

    “谢谢瑶儿。”欧楚阳接过黑焰,默默的***了一下,随后将刀背到后背。

    “这?这是你的?”看着欧楚阳接过的黑焰刀,欧擎震惊的问道,眼光闪烁着一抹不可思议的光芒。

    “是啊。刚刚要不是它的话,我早就被梦魇一击杀死了,看来,这把黑焰刀很不普通啊。”听到欧擎问起,欧楚阳自豪的拍了拍背后黑焰刀的刀柄说到。

    “你是从哪得到的?”欧擎没有理会欧楚阳的自豪之义,反而失声问道。

    看见欧擎如此激动,欧楚阳隐隐猜到了什么,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再次抽出黑焰刀,仔细的端详了片刻,突然抬起头,淡淡的问道:“这是我父亲的兵刃。前辈以前见过?”

    “果然,看来我猜的没错。”听到欧楚阳的答复,欧擎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不过,见到此时欧楚阳已经生疑,欧擎压了压心中激动的情绪,看似平和的答道:“没见过,只是感觉它很重,不像是普通的兵器,相信这把黑焰刀有着不平凡的历史。”

    欧擎胡乱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不过看在欧楚阳眼里却是有些疑惑,他一定知道什么事情,这是欧楚阳此刻的猜想。欧楚阳是什么人?两世为人啊,有多少事能瞒过他的眼睛?欧擎刚刚突兀的举止已经被欧楚阳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上。

    “一定找机会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没准他认识父亲,还能从他的口中打听出父亲的死因。”欧楚阳暗暗想到。

    看着这一老一少的怪异举动,慕婉晴旁听得是胡里胡涂,见两人都不说话,慕婉晴上前一步说道:“你们在想什么啊?”

    “哦,没什么。”听见慕婉晴问起,两人不约而同的回答道,言语上竟然出其的一致。

    相觑了一眼,两人淡淡一笑,没有答话,片刻之后,欧擎说道:“走吧,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左手拉着欧楚阳,右手牵着慕婉晴,欧擎微一用力,一股淡绿色的能量光芒顿时涌出,随着能量的释放,一道肉眼可见的绿色气流迅在欧擎脚下会集,片刻之后,在欧楚阳惊诧的目光之下,三人缓缓的离开了地面,悬浮于半空之中。

    “走了。”轻轻吐出了两个字,欧楚阳只感觉空气中的灵气突兀的波动起来,随后,欧擎身形一晃,凌于半空中的三人急的远方飞掠而去,而梦魇也紧跟着他们奔跑起来。

    感受着空气中极流过的风的气息,欧楚阳无比震惊,这就是飞的感觉吗?心中呢喃了一声,看着四周闪过的树木,想到自己以后如果真的能够晋升至武尊级别,那就可以像欧擎一样翱翔于天际,欧楚阳突然萌生一股兴奋之感,下意识的,欧楚阳也坚定了自己努力修炼的决心。

    日幕森林虽然被称之为森林,但处于独特的地理位置,也是有着两面迎山的地况,只不过,这两面的山并不是很高而已。

    飞行了一会儿,欧楚阳也充分的领略到了飞翔的感觉,待目光所及之处,不再是单调的树木后,欧楚阳隐隐看见了前方不远处若隐若现的山巅。

    “到了。”正在欧楚阳细细观察周围的地形时,欧擎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随着话音落下,欧擎带着欧楚阳二人稳稳的落在了一处山洞的洞口处,站稳身形,欧擎转过头来看向来时的路,不多会儿,梦魇如约而至。

    点了点头,欧擎转身指着山洞对二人说道:“里面没什么东西,只有可以供人休息用的石床,你们将就一下,等伤好了,我送你们出去。现在我出去找点吃的,你们先休息吧。”

    简单的为二人介绍了一下情况,欧擎再次升上了半空,看着欧楚阳,突然想起了什么,郑重的对欧楚阳说道:“我没回来之前,你先不要动用内气,切记。”说完,欧擎便向远方飞去,山洞口处只留下了欧楚阳与慕婉晴二人。

    见到欧擎远走,慕婉晴一直警惕的心才算放下,精神舒缓的同时,慕婉晴仿佛有些吃不住力的摇晃了几下,旋即坐在了地上。

    欧楚阳看在眼里,慌忙走了过去,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体会着欧楚阳言语中的温情,慕婉晴淡淡一笑道:“没事,可能是刚才跑的太快,有点脱力了吧。”

    “让你走,你怎么就不走呢?要不是前辈,我们岂不是都要葬身于此地。”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慕婉晴,欧楚阳心疼道。

    “瑶儿不会丢下然哥哥的。”见到欧楚阳担心责怪的样子,慕婉晴心中扬起一抹暖意。

    “傻丫头。”慕婉晴一脸坚毅的表情让欧楚阳一愣,随后怜爱的责备了一声,不再说话,把目光看向梦魇,略带警惕的说道:“它在这没事吧。”

    慕婉晴大眼晴闪了闪,若有所思的答道:“应该是没事吧,那个老先生都把他制服了啊。”

    说着,在欧楚阳看向梦魇的时候,眼中迅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火红色光芒,直看得一旁的梦魇浑身哆嗦了起来,碍于对方的实力,梦魇也不得不放低姿态,重新得将身体蜷缩在一起,伏,一声也不敢吭。

    见到梦魇如此惧怕自己二人,欧楚阳不由得一愣,竟以为它是真的被老者打怕了,所以才出现如此模样,终是把心放在了肚子里,眼神扫过慕婉晴,透露出一片柔情。

    感受着欧楚阳有些变得炽热的眼神,慕婉晴苍白的小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润,随后,扭捏的娇嗔道:“然哥哥,干嘛这么看着瑶儿。”

    听到慕婉晴这么一说,欧楚阳也是觉得自己有些唐突,苦笑道:“没事。没事。”

    哀怨的叹了口气,慕婉晴突然说道:“然哥哥,瑶儿有些累了,想先休息一会儿。”

    “哦。好,你先进去睡一会吧,我在外面把风。”

    慕婉晴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便转身进了山洞休息去了。

    过了一会儿,欧擎回到了山洞口,看见洞口处只有欧楚阳与梦魇,纳闷的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待到精神感知力感受到洞内隐隐有着轻弱的呼吸声传出的时候,立刻明悟过来。

    “看来那个姑娘进去休息了。”暗地里呼出了一口浊气,欧擎突然感到心中的沉闷散去了不少,自打看见慕婉晴以后,欧擎无时无刻不在提心吊胆当中,要不是因为对方实力高出他太多的话,恐怕他早就逃之夭夭了。

    见到洞口处并没有慕婉晴的身影,欧擎的胆子也是大了起来,行动坐派不再小心翼翼,大大方方的走到欧楚阳身边,笑道:“小友,你那白衣姑娘的朋友呢。”

    见欧擎问起,欧楚阳淡淡的回答道:“她有点累了,进去休息了。”

    “哦。”欧擎手捻胡须,微微笑了起来。

    “对了。”突然想起了什么,欧擎说了一声,随后便在灵戒中翻腾了起来,片刻后,一个小小的玉瓶便出现在他的掌中,手执玉瓶满意的端详了一会,欧擎说道:“里面是疗伤的丹伤,你先服下一颗,一会我帮你用内气把它融化,再帮你调理一下经脉,相信一会儿你就无碍了。”

    手中接过欧擎递来的玉瓶,欧楚阳感激的说道:“多谢前辈了。”

    “哎,不用谢了,你一口一个前辈的,都把我给叫老了,不如这样吧,你也学你那小女友一样,叫我老先生吧,听上去顺耳一些。”欧擎说到。

    “恩。”欧楚阳点了点头,从玉瓶中取出一颗丹药,登时一道黄色光芒从丹药上射出。虽然光芒还是有些薄弱,但那明亮的黄色光芒已经充分说明了他的品级。

    “级丹药?”欧楚阳低呼出声。

    “没错。级丹药,复合丹。”欧擎点了点头,满意的笑道。

    没有任何矫情,欧楚阳感激的看了欧擎一眼,接着把复合丹放入口中吞下。

    见到欧楚阳已经把复合丹吞下,欧擎慢步移到欧楚阳身后,单掌举起,拍出,借着丹药的药力,为欧楚阳疗起伤来。

    思绪朦胧间,欧楚阳只感觉一道极其柔和的气流缓缓的在体内窜动,随着气流的流过,自己体内的经脉正以不可思议的度恢复着,那道气流就像是以往使用过的绿玑药液一般滋润着体内各处受伤的部位,让自己感到无比的舒适。

    “喝。”许久之后,在身后欧擎的一道低喝声中,气流终于停止的流动,慢慢的消失于无形,待到贴伏在背部的手掌挪开的同时,欧楚阳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靠着欧擎强大内气的治疗,欧楚阳终于在短时间内恢复了伤势。慢慢的站起身,冲着面前一脸慈祥笑意的老者拱了拱手,道:“谢过老先生了。”

    “不用客气。”欧擎摆了摆手,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异彩,暗道:此子恢复力惊人,看来在他身上一定生过什么奇特经历,使他的身体比一般修炼者强上不少,如果此子加以打磨,日后定能成为一代绝世强者。“

    短短看了欧楚阳一会,欧擎说道:“小友介不介意跟老夫聊上一会儿,老夫有些话想对小友说。”

    “老先生吩咐,欧楚阳怎敢不从。”客气了一下,欧楚阳算是答应了欧擎的请求。

    两人席地而坐后,欧擎开口说道:“小友也姓欧?”

    “恩。”欧楚阳点了下头。

    “不知小友是何方人士?家世如何?”

    听闻欧擎有此一问,欧楚阳没有马上回答,略微想了想方才答道:“晚辈从小住在小荡山下的一个村庄里,没有见过父母,晚辈自小家中贫困,只是由一位爷爷辛苦抚养长大。”

    “哦?住在小荡山?”欧擎惊咦了一声,问到。

    “恩。”

    “据我所知,小荡山顶有个欧家,乃是飞云帝国的一个大家族,小友跟欧家…”

    “没有半点关系。”欧擎问到此处并没说完,但欧楚阳却语含怒意的把话接了过来。

    欧擎皱着眉头看着欧楚阳,心中不由想到了什么,紧接问道:“看起来,小友对欧家好像有着什么敌意,难道小友与欧家有过节?”

    欧擎这么一问,欧楚阳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上让对方抓住了什么,言下语风一转,淡淡的道:“没有。只是从小贫困惯了,看不上富贵之人。”

    听着欧楚阳词不搭义、颇有掩饰的回答,欧擎并没有什么反应,怕欧楚阳有所怀疑,立刻扯开话题说道:“看小友年纪尚轻吧?”

    见欧擎并没有在一个话题上纠缠,欧楚阳渐渐放下了警惕之心,欣然答道:“恩,晚辈今年刚好十一岁。”

    “呵呵,不像啊,就小友的体魄来讲,少说也应该有十四、五岁了。看来小友修炼的很是刻苦啊。”

    “哪里,晚辈只是不想落在别人后面,多用了心罢了。”欧楚阳谦恭到。

    欧擎点了点头,像是很满意似的,道:“恕老夫眼拙,至今为止,老夫还看不出小友的实力几何,不知小友可否透露一二。”

    欧楚阳无奈一笑,心道:怎么谁见了我都想问我到底是什么实力,难道真的是内气特殊的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