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零六章 记忆残缺

第三零六章 记忆残缺

 
    ……

    “呼~”慕婉晴交喘了一声,微微低下脑袋不去看大鸟蓝凤,声音放的很低嘱咐道:“嘘,别去看它,就当没事一样。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欧楚阳闻言,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随即盘膝坐调息起来,一旁的慕婉晴假意的看着欧楚阳,露出一副关心的模样。虽然两人都很自然的装作没有看见蓝凤,但精神力却完完全全的集中在空中渐渐接近的大鸟。

    片刻之后,大鸟蓝凤呼扇着碧蓝色的巨大翅膀徐徐落下,落地之后,大鸟很有灵性般的看向坐在原地的二人,受到蓝凤目光的凝视,欧楚阳不自然的动了动,这时,原本坐的慕婉晴突然跳了起来,跑到蓝凤的身边,一把抱住了蓝凤的颈部,娇嗔道:“蓝凤,你终于回来了。”

    说着,利用角度的转变还不时向欧楚阳眨了眨眼。

    欧楚阳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微微的站起身上,慢步走到慕婉晴身边向蓝凤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后,便再不理会的走到石椅上坐了下来。

    为了不引起怀疑,欧楚阳在坐下之后,便从空灵指环中取出鼎炉,静心炼起丹来。

    大鸟蓝凤没有现什么异样,也不再看欧楚阳,抖了抖身上华丽的羽毛“吱吱”叫了起来。

    “什么?你又要走?”欧楚阳没有看见蓝凤的动作,可慕婉晴的叫声却把欧楚阳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还要走很久?”这次连慕婉晴都感觉有些错愕,一副不相信的神情闪现而出。随后慕婉晴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仿佛她很不舍得蓝凤的离开似的,只不过,在欧楚阳细微的观察之下,那失望的神色下有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喜色。

    叹息着摇了摇头,欧楚阳心到:“这个鬼丫头,真是精明的很啊。”

    大鸟蓝凤像是被慕婉晴的感情所触似的,极为不舍的用两只宽大的翅膀围住了慕婉晴,好一会儿才松开,随后又“吱吱”叫了几声,振动着翅膀远远的飞去了。

    “你要早点回来啊~”望着天空中逐渐变成黑点的蓝凤,慕婉晴小手摇摆着喊到。

    待到蓝凤真正消失在天际时,慕婉晴这才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先前那份不舍的神态荡然无存,取而待之的尽是些兴奋之色。

    慕婉晴雀跃的跑到欧楚阳身边,一屁股坐在了石椅上,拍了拍微耸的胸部说道:“好险啊,要是让蓝凤知道我们跑出去了,那就完蛋了。”

    “你怎么这么怕它啊。”看着慕婉晴虚惊的模样,欧楚阳疑惑的问道。

    微微顿了顿,慕婉晴笑着说道:“我不是怕它啊,只是了解它,要是真的让它知道了,恐怕它会一直封闭结界的,这样,我的破界珠也就没有用了。”

    “对了,这个蓝凤到底是什么灵兽啊。看起来有点像传说中的凤凰呢。”欧楚阳问到。

    “咦?这个你说对了。”听闻欧楚阳猜测,慕婉晴惊讶得跳了起来。随后老成在在的缓缓说道:“蓝凤就是凤凰啊,只不过它是变异的一种,一般的凤凰都是火属性的灵兽,可蓝凤正好与之相反,是一只水属性的凤凰。”

    “凤凰有水属性的?”欧楚阳睁大了眼睛盯着慕婉晴,显然她的话震到了自己。

    “有啊。”

    “那你是怎么遇见它的?”欧楚阳再次问道。

    “这个…”听到这里,慕婉晴突然变得难为情起来,双手手指不停的触碰,头是越来越低,沉吟了片刻后方才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遇见它的,瑶儿在懂事的时候就知道了很多事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比如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叫慕婉晴,为什么会跟蓝凤在一起,所有的事,瑶儿都不知道。”

    “啊?”这下欧楚阳惊呆了。“什么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欧楚阳惊诧的表情,慕婉晴小脸上闪过一抹幽怨,淡淡说道:“瑶儿有些时候也想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可无论怎么想也想不出来,然哥哥,你说瑶儿是怎么回事啊?”

    闻言,欧楚阳苦笑,心到:“你自己都不知道,我又如何能知道?”不过,欧楚阳不想打击到可爱的慕婉晴,只能含糊的劝道:“瑶儿不必再想了,相信以后瑶儿一定会弄明白的。”

    “嗯。”慕婉晴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眼中的惆怅并没有躲过欧楚阳目光。

    看着之前还是顽童般的慕婉晴,顷刻间愁容满面,欧楚阳也微微有些感伤,想到自己,欧楚阳不jin觉得有些好笑,一个是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少女,一个是前世今生的记忆并存的少年,两十分古怪的人物居然凑在了一起,那是不是可以说明这就是缘分呢?还是老天故意作弄自己?

    树下寂静的气氛持续了很久之后,欧楚阳率先从沉思中醒悟过来,目光瞄向还在旁边若有所思的慕婉晴,欧楚阳开口道:“瑶儿,想什么呢?”

    被欧楚阳打断了思绪,慕婉晴隐隐感到头部有些刺痛,仿佛触动了记忆的神经线一般道:“哦。没什么。瑶儿的头有些疼,想回去睡一会。”

    见到慕婉晴有些不舒服,欧楚阳立刻站起身上一把扶住慕婉晴关心道:“没事吧。”

    “没事。”慕婉晴摇了摇头,下意识的向欧楚阳身上靠了靠,转眼间便睡了过去。

    惊奇的看着躺在怀中陡然陷入沉睡的慕婉晴,欧楚阳吓了一跳,伸手探过鼻息,现后者呼吸平稳并无异样,这才松了口气,搀扶着怀中柔软的身躯,欧楚阳将慕婉晴送回了屋里,放在了********为其盖好被子,怜爱的看了两眼,方才退了出去。

    欧楚阳静静的返回到草地中央,栖身躺在了草地上,看着高耸的参天古树,突然感觉到有些疲惫,合上双眼,欧楚阳放松了下来,任凭阳光照射在自己的身上,不知不觉间进入了梦乡。

    滚滚的烈日随着时间的流逝落了下去,一轮圆月在众星的簇拥之下慢慢的爬上了云梢,与艳阳高照的白日相对,夜的寂静显得极其的温和与浪漫。

    不过,此刻的欧楚阳还深深沉睡着,繁星点缀这下,欧楚阳平躺在草地的身体悄悄的生着细微的变化。

    丹田处,一团小小紫光突兀的闪现,像一只游离的蝌蚪,漫无目的的在欧楚阳体内游荡着,随后蝌蚪形的紫光不停的游zou,欧楚阳丹田中的澎湃紫气疯狂的涌动起来,渐渐的形成了一股能量颇为巨大的内气漩涡。

    漩涡形成的同时,正在游离的蝌蚪形的紫色光团像是受到召唤般的迅朝着丹田奔了回去,一下跳入漩涡当中。

    “轰”沉睡中欧楚阳的身体犹如痉乱般的颤抖起来,而他的面部也随之扭曲,一抹痛苦之色猛然浮现。

    当紫色光团与漩涡相融的瞬间,天地之间充裕的灵气急的朝着欧楚阳涌了过来,同时,一团巨大的能量气息实质般的围绕欧楚阳身体旋转起来,这股能量愈演愈烈,到了最后,连水之结界都受到了影响,不停的颤动起来。

    结界之外,原本应该已经休息的各种灵兽受惊般的惊醒,一只只的灵兽目光全部投向水之结界中央,所有的灵兽眼中都露出了不同程度的骇色,有些级别稍低的灵兽更是吓的匍匐抖个不停。

    “嗖”一道火红色的人影,在紫色能量暴涌的同时,突兀的出现在欧楚阳身旁,人影体态优美,一看便是女子,但其眼神透射而出的火光却是拥有着一股令人望而却步的危险气息。

    火红色的人影出现之后,迅的蹲了下来,紧皱着眉头,目光直视着躺还u动的欧楚阳,面露凝重之色。

    “该死。”细细的观察了片刻之后,女子怒骂了一声,旋即,一股火热的能量气息迅弥漫于体表,赤色的光芒代表着此人修习着火属性的内气,可那足以毁灭天地的气息却是令人不寒而栗。

    渐渐的,在气息缓缓涌出的同时,女子的身体慢慢的飘浮起来,双掌缓缓举起,立时有两团庞大的火焰在掌中升腾而起,火焰愈焰愈旺,随后女子瞳孔一阵收缩,双手微微一合,两团实质性的火焰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团更加bao虐的火焰。

    目光注视之下,女子猛的举起手中的火焰,轰然抛向草地上的欧楚阳。

    受到越来越近的火焰的影响,欧楚阳丹田处会聚的紫色漩涡陡然光芒大盛,在女子的目光注视之下,其中极其微小的那粒蝌蚪形的光团突然跳动起来。

    “轰”火焰击中欧楚阳身体,一声巨大的轰鸣声顿时响彻天空,两股相差无几的巨大能量在碰撞的一瞬间形成无数道能量气劲四射而出,击打在草地中央高耸的古树之上,立时刺穿了无数个小洞。

    眼看着参天古树受到无妄之灾,女子微微动容,身形微动之下便闪到了古树的前面,双掌在短短的不到一秒钟时间内打出无数个印诀,随后,一张宽大的犹如镜面般剔透的赤色光盾出现在女子身前。

    四散的能量气劲射在光盾之上,形成一个个小小的坑点。女子看着自己的光盾有些溃散的模样,不由得大惊失色,双手微一运力,更多的内气涌动而出,迅弥补了即将被能量气劲撞散的光盾。

    诡异的场而持续了良久方才逐渐消退,一直保护着身后大树的女子也从天空降了下来,缓步走到欧楚阳身前,看着那股bao虐的紫气慢慢的回到了欧楚阳体内,不再出现后,女子长长的出了口气。

    玉手在额头上狠狠一抹,一把湿润尽现掌中。女子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突然呢喃道:“你到底是谁?”

    ……

    红日当空,秋风送爽。

    翌日,当道道温暖的阳光射下之时,欧楚阳也从幽幽睡梦中转醒,费力的用手撑起有些疲惫的身体,欧楚阳从仰卧的姿势中坐了起来,用头的甩了甩头,一阵精神乏力之感顿时传遍全身。

    “好累啊。”欧楚阳喃喃出声,目光环视了一下,待见到那耀眼的日光后,欧楚阳方才知道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这么长时间,足足一夜。

    缓缓抬起胳膊,突感一阵酸麻,欧楚阳感觉自己仿佛像经过一场大战一样疲累,好像是做了一个梦,虽然梦里生的事情有些模糊,但他还依稀的记着梦中似乎出现了一个全身冒着火红光芒的女子。

    梦中,自己好像与那个女子进行了一场颇为剧烈的打斗,欧楚阳只能记得这些,想到梦中那夺目的火焰,在自己身上燃烧的灼热感觉,至今为止还心有余悸。不过,梦就是梦,那只是在潜意识中生的一段故事,并有没影响到欧楚阳。可但是,为什么做梦也会这么累呢?欧楚阳苦思了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

    想不明白就不想,微微调整了一下有些疲乏的身体,欧楚阳盘膝而坐,精神感知力内视,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

    “嗯。是做梦。”经过一番细察,欧楚阳并没有现自己有什么不妥,体内的紫气还是那般充盈,除了比以往浑厚了一些外,没有什么变化。睁开双眼,再看看身体上下,并没有像梦中演示的那样,自己被一团火焰所吞噬,衣物还很完好,毫无半点损伤。

    看来做梦真的会影响睡眠啊。欧楚阳暗暗想到,到现在欧楚阳才真正的敬佩起前世那些被称为教授级人物,真是“古人”诚不欺我啊。以前的电视上养生知识讲座说的还真对,不论你睡多长时间,只要是一做梦,那精神在无意识之间就会受到些许的损伤,以致于休息的不够好。这完全可以从自己现在疲惫的身体上得到有效的验证。此刻的欧楚阳已经将自己的疲累统统的算在梦的帐上,完全没有觉昨夜的那一场变故是真实的。

    安静的打坐了一会儿,欧楚阳运用内气的锤炼,将身体的疲惫之感驱散得一干二净,身体与精神再度回复如初,在收功准备起身的时候,竟然现体内的紫气在不知不觉间变得精纯了许多,这一突来的惊喜瞬间占据了欧楚阳的心灵,不由一阵感慨起来。想不到自己连睡觉都能提炼内气,看来自己还真是个怪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