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零四章 凝晶丹方

第三零四章 凝晶丹方

 
    ……

    “啪”思绪浮想之下,欧楚阳一把捏碎了手中木制小盒,摇了摇头,“反正休创丹的炼制方法我也记住了,像这样的拓本也是留之无用,坏了就坏了吧,只是可惜这个精致的盒子了。?  ?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欧楚阳刚想把粉碎的小盒扔掉之时,一个淡黄的纸片却引起了欧楚阳注意:“咦?这是什么?”

    随手抽出夹在盒底的那张早已黄的纸片,欧楚阳慢慢的将之打开来,仔细的看去,不jin骇然:“凝晶丹!”几个不易察觉的小字映入欧楚阳的眼帘。

    “这个听说过,这不是由后天武者晋升为武士的”凝晶丹“的丹方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木盒里?”回忆着当日购买休创丹丹方时,并没有什么不妥,欧楚阳怎么想也理不清头绪。

    想不明白就不用想,白白得到这个上品丹方,欧楚阳的心情大好:“嘿嘿,虽然自己已经用不上这个丹方,但其商业价值还是很大的。要是自己能够炼制出来,拿到玛林拍卖行售卖的话无疑会增加一大笔财富。”

    “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不如就炼炼看。”有了这个想法,欧楚阳立刻行动起来,手指不住在空灵指环中抹动着,一株株奇形怪状的草药不断的被他取出,扔在草地上,片刻之后,欧楚阳身周堆满了形形色色的草药。

    “甘凝草,恩,这个很多,没想到这还是炼制”凝晶丹“的主要材料之一。钱根草,也有…”

    呢呢低语中,欧楚阳依靠着桑平镇的盈盈给他的“百草纲”迅的将这堆乱七八糟的草药整理了一番。

    片刻之后,欧楚阳现,最近得到的草药中竟然有炼制“凝晶丹”的所有材料,欣喜之下,欧楚阳将其余的草药全部扔回了空灵指环中,只留下那些能够炼制“凝晶丹”的材料。

    取出鼎炉,欧楚阳微微的调息了一下,使自己的状态达到最佳,这才将手掌按在鼎炉之上,心神微微一动,一道紫色内气缓缓的通过经脉涌到手掌,微一运力,“腾”的一声,一团紫色火焰在炉内升起,精神感知力扫视着鼎炉内部,感觉到火焰的程度刚刚好,腾出的左手迅将甘凝草扔进鼎炉内。

    望着冉冉升起的紫色火焰,欧楚阳把所有精力全部投入其中,小心的控制火焰的浓度,仔细观察着甘凝草在炉内的变化。

    “嗤”一个没注意,甘凝草在雄雄的烈火煅烧之下化成了灰烬。

    “看来许久不炼,手法生熟了很多啊。”看着甘凝草在炉内化成了虚无,欧楚阳并没有气馁,体会过炼丹的不易的欧楚阳更加专注起来,一棵棵甘凝草抛进炉内,随着不断挥动的手掌,紫色火焰在炉内时高时低的燃烧着。

    “成功!”望着慢慢凝结而成的水珠,欧楚阳知道这次他提纯成功了。没有任何阻滞,左手将其它材料一同扔进炉内,在火焰的炙烤之下,其余的材料也不负欧楚阳所望,都将杂质排除在外,形成一滴滴药滴,那内里的精纯能量,让欧楚阳一阵阵兴奋。

    “给我凝。”感觉到时间差不多,欧楚阳微一运力,迅将紫色火焰提高到了一个微妙的程度。

    在火焰急升之下,几滴晶莹剔透的水珠不约而同的向中间会聚,片刻在欧楚阳的关注之下,会聚的水珠慢慢的凝实在一起,变成了一颗浑yuan的丹体。

    “要成了。”看着逐渐成形的丹药,欧楚阳兴奋起来,手掌控制火焰愈加小心,生怕在这最后的关头出现什么纰******点不同的能量慢慢的在丹药体内聚集,以欧楚阳的经验,恐怕马上就要成丹了,狂喜的念头瞬间充斥着欧楚阳的心头。

    “耶!”在这最紧要的关心,一道比欧楚阳还要欣喜的娇喝声突然从木屋中传出,受到这道熟悉声音的干扰,欧楚阳的手下意识的一抖,炉内火焰一阵跳动。“完了。”就在这一抖一跳之际,欧楚阳心中马上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苦涩,眼看着即将要成的“凝晶丹”被突如其来的火焰吞噬的无影无踪。

    “晕”眼看着自己就要大功告成,可是心神受到干扰的欧楚阳却错失了最好的成丹良机,以致于马上到手的“凝晶丹”就这样前功尽弃。

    “成功了!成功了!”木屋内欢喜的叫声就像泼在欧楚阳头上的凉水,熄灭了他心中的兴奋之火。

    转过头来,欧楚阳有些无奈的盯着从木屋中如小鸟般闪身而出的慕婉晴,口中充满了苦涩,想不到自己这次这么顺利的炼丹居然被慕婉晴打断,欧楚阳无奈的摇了摇头。

    如果打断欧楚阳的换成是别人,也许他会马上跟那个人拼命,可是好说不说,居然会是慕婉晴,对于这个少女,欧楚阳怜爱还来及,又怎么会生气呢。

    “然哥哥,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慕婉晴蹦跳着跑到欧楚阳面前,举着一颗珠子大声的喊道。

    此刻欧楚阳心在滴血,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慕婉晴叹道:“你是成功了。我却完了。”

    “啊?你在说什么啊,然哥哥。”看到欧楚阳有些不悦的神情,慕婉晴停止了蹦跳,疑惑的问道。

    欧楚阳实在不忍心责备这个天真的少女,所以只能含糊的笑道:“呵呵,没说什么。”

    体会到欧楚阳言语中的不实,慕婉晴鼓起小嘴说道:“不对,然哥哥不高兴了,瑶儿能感觉到的。到底怎么了啊。”

    欧楚阳没有回答,只是欧不作声的笑了笑,这时,慕婉晴才看见摆的鼎炉和一干草药,惊奇的问道:“然哥哥难道是在炼丹?”

    欧楚阳摊开双手无可置否的耸了耸肩膀,看了的草药,道:“可不是。你刚才一叫,我那炉丹药烧没了。”

    “啊?”慕婉晴张开了g桃般的小口,呆呆的看了看欧楚阳,又看了的鼎炉,旋即泪眼婆娑起来,委屈道:“对不起啊,然哥哥一定很生瑶儿的气,是瑶儿不好。呜~”

    说着说着,慕婉晴的声音变得呜咽起来,最后竟然大哭起来,这让欧楚阳一时之间乱了阵脚,看着眼着可人的慕婉晴,欧楚阳心中浮现一丝不忍,慌忙安慰道:“哎,我说瑶儿妹妹,你别哭啊,然哥哥也没怪你啊,行了,别哭了行吗。”

    欧楚阳口中低声劝慰着,心中却想到:“看不出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慕婉晴,往常的举止是那样的令人神往,可一伤心起来却有种孩童的玩劣,真是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样的性格。”

    “哇~”不劝还可以,这一劝后,慕婉晴的哭声更加,如暴雨般的泪花成片的滑落,丝毫没有停止之势,欧楚阳觉得头都大了。只能不停的安慰。

    “然哥哥错了,然哥哥不应该怪你,你快别哭了。”欧楚阳一阵赔礼道歉。

    “其实然哥哥这次炼不成,还有下次,然哥哥也不着急,瑶儿妹妹别哭了。”又是一阵劝慰。

    终于,在欧楚阳不懈努力之下,慕婉晴停止了哭泣,只不过,“暴雨”虽然过去,但零星“小雨”还是“下”个不停。

    感觉到慕婉晴稍稍好转了一些,欧楚阳害怕她再想起之前打断自己炼药之事,赶紧找了一个话题问道:“刚才瑶儿不是说成功了吗?能不能告诉然哥哥,到底是什么让瑶儿这么高兴。”

    慕婉晴听到欧楚阳问起,一改之前伤心的神情,破涕为笑道:“是这个。”说着,慕婉晴再次举起了紧握在玉手的珠子。

    欧楚阳仔细的打量着这颗通体尽是碧蓝珠子不明所以的问道:“这是什么啊。”

    “然哥哥不怪瑶儿了么?”慕婉晴没有回答欧楚阳的问话,只是低着头幽幽的问到,眼神还略带歉意的飘向欧楚阳,甚是可怜。

    看着乖巧的慕婉晴,欧楚阳实在升不起半点责备之心,反而因为对方的柔弱的神情,心中一荡。

    “咳~”故意用咳声掩盖住表现出来的窘态,欧楚阳呵笑着说道:“然哥哥没怪你,瑶儿不用这么伤心了。快说吧。”

    “嘻嘻。然哥哥真好。”看到欧楚阳真的没有责怪他的意思,慕婉晴不jin甜甜的叫了一声。

    “该死。”心内暗骂了一声,照这么下去,自己迟早会经受不住慕婉晴这种娇滴的滴语气。欧楚阳无奈的说道:“瑶儿快说吧。”

    “本来瑶儿和然哥哥有着赌约的,这个珠子的作用要然哥哥赢了瑶儿才能告诉你,可是刚刚瑶儿不小心打扰到然哥哥,那既然然哥哥不怪瑶儿了,瑶儿就告诉然哥哥吧。”

    轻轻的笑了笑,慕婉晴走到欧楚阳的身旁,翘着小脚将g桃小口贴在欧楚阳耳边低声道:“这是破界珠,是瑶儿研制出来可以顺利走出水之结界的钥匙。嘿嘿。”

    说着,慕婉晴退了两步,眼含深意的看了看周围,窃笑起来。

    “走出水之结界?钥匙?”欧楚阳惊讶的叫道。

    见到欧楚阳叫出声来,慕婉晴赶忙跑到欧楚阳身前,用如葱般的玉手一下子捂住了欧楚阳的嘴巴急道:“然哥哥小声点,要是让蓝凤听见了就不好啦。”

    见到慕婉晴小心翼翼的模样,欧楚阳不由感觉一阵好笑,看来她还真挺害怕蓝凤的,旋即低声问道:“你做这个干什么,难道…?”

    慕婉晴当然知道欧楚阳已经猜到,遂微笑着点了点头。

    得到了慕婉晴的证实,欧楚阳突然有了一种误上贼船的感觉,眼看着面前柔弱的慕婉晴,欧楚阳现,她不并像自己想像中的那么孱弱,反而有一种胆大包天的意思。要知道,这可是属于六级地带啊,六级地带代表着什么,欧楚阳相信慕婉晴不会不知道。那未知的强大生物可这个地带生活,要不是有着水之结界的保护,恐怕慕婉晴根本活不到现在,而如今,慕婉晴居然胆大到想要偷偷跑过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看着对面面带诡笑的慕婉晴,欧楚阳不自然的皱起了眉头,右手习惯的托着下巴搓了一搓,怎么想怎么不对。

    瞧见欧楚阳若有所思的举止,慕婉晴疑惑的在他面前摆了摆手,问道:“然哥哥,你想什么呢,难道你就不想出去看看?”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没有把握的事,我不会去做,更不会让你去冒险。”欧楚阳坚定的回答道。

    “不是吧。然哥哥,我们只是偷偷的出去看看,也不会走远,如果现有什么危险,我们可以快的跑回来啊,这颗破界珠不是真正的破除结界,只是钥匙而已,只要我们拿着破界珠,便可以自由的往返。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听到欧楚阳不想出去,慕婉晴焦急的解释到。

    “还是不行。”没有被慕婉晴的话语说动,欧楚阳继续坚定着自己的想法。

    “哼!然哥哥胆子很小。”看到欧楚阳没有被自己说动,慕婉晴的小嘴翘的老高,不高兴的说道。

    望着面前娇嗔的丽容,欧楚阳无奈的摇了摇头,耐心的劝解道:“不是然哥哥不想跟你去,只是外面真的很危险,就凭然哥哥现在的实力,根本保护不了你,所以瑶儿还是不要去的好。”

    “那要是瑶儿有自保能力,也能保护然哥哥呢?”慕婉晴不服气的反驳道。

    “你?”欧楚阳疑惑道。

    “怎么?小看瑶儿吗?”

    “不是我小看你,只不过既然蓝凤不让你出去,肯定是怕你受到伤害,这样说来,你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啊,要不然蓝凤怎么会不让你出去。”

    “然哥哥不信?”

    “不信。”

    “那好,然哥哥看看这个。”说着,慕婉晴从随着带着的灵戒中翻掌取出一颗比破界珠大了不少的珠子,举到欧楚阳面前。

    当慕婉晴取出珠子的同时,天地之间一股澎湃的灵气迅涌动过来,就连欧楚阳武士级别的实力也能清楚的看见周围暴动的能量,慢慢的实质化,围着慕婉晴掌中的珠子不停的旋转着,而二人的衣衫也在珠子出现的同时,无风自动起来。

    眼睁睁的看着玉手之上托着的蓝色的珠子,欧楚阳感觉到一股毁灭性的能量正在其中不停的流动,仿佛下一刻就要炸开似的,那能量的毁灭性完全颠覆了欧楚阳心中对于能量的理解,这是一股可以使天地都为之变色的能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