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三零零章 宁死不屈

第三零零章 宁死不屈

 
    ……

    虽然胜出的机率基本为零,但欧楚阳不是轻言放弃之人,紫色内气迅流过全身经脉以及身体各部,一股宁死不屈的傲然气势陡然勃。八一?中文网? ? W?W?W?.?8㈠1㈠Z㈧W?.㈧COM

    能量压缩至极致紫色掌心雷,不要钱般的向巨形蝙蝠甩出,就好像这种武技根本无需要内气支撑一样,但凡自己能够使出,就绝不停手。

    只是,这种拼命的打法无疑最为消耗内气,倾刻间,刚刚由朱果带来的巅峰内气,挥霍一空。

    无力的net息着,欧楚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巨形蝙蝠杀死,望着渐渐接近的巨翅寒光,欧楚阳的瞳孔里闪过了一抹绝望。

    “难道就么要死了吗?”

    连日来的大战,就算是有着朱果的帮助,也再无法支撑接连透支的,眼看着将要接近的寒光,欧楚阳缓缓的闭上了双眼,身体无力的向后倒下。

    就在欧楚阳倒下的同时,一道水蓝色的光线从侧面突兀的**过来,接着,巨形蝙蝠一声刺耳惨叫直接将欧楚阳震的昏了过去。

    冥冥中,耳畔传来了一缕琴声,那琴声如泉水叮咚般悦耳,荡涤着欧楚阳的灵魂,而自己在这曲优扬的旋律之下感到无比的轻松,时而轻柔,时而欢快,使欧楚阳忘记了自己之前或之后生的种种,此时,欧楚阳已经完全陶醉在琴声中。

    “**啊!”沉睡中的欧楚阳渐渐的有了意识,被这琴声所渲染,欧楚阳懒惰到还不想睁开双眼,只想在这优美的旋律之下一直睡下去。

    忽然,一直柔美的曲调变的急促起来,轻柔转化为猛烈,欢快变成了低沉,强烈的反差直接将睡梦中的欧楚阳激得跳了起来。

    “生了什么事?”陷入其中的欧楚阳惊的喊出声来,睁开漆黑的眸子四下搜寻着琴声的来源,猛然间睁开眼,一道刺眼的光线照射得欧楚阳难受的眨了眨眼,欧楚阳用手挡住额头,顺着琴声出的方向看去。

    此时,琴声已经随着欧楚阳喊声落下而噶然停止,移目观去,一个身着淡粉纱衣的蔓妙少女亭亭玉立的站在欧楚阳眼前不远处,少女琼鼻微挺,朱唇樱口,绝美的容颜略施粉脂,一头乌黑的长垂至胸前,纤细玉手正抱倚着一把古琴眼含笑意的看着他,那淡淡清雅的体香钻入鼻中,令欧楚阳不由得微感悸动。

    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绝色少女,欧楚阳一时之间竟不能自拔,仿佛眼前的姿色只应天上才有,眼就多赚了一眼。

    也许是欧楚阳的眼神太过炽热,少女bai皙交嫩的脸颊之上慢慢的爬上了一抹羞涩的绯红,少女走近,缓缓抬起如玉般的小手轻轻的在欧楚阳眼前摇了摇,说道:“你没事吧?”

    天籁般的声音骤然响起,给予了欧楚阳心里上的极大震憾,那仿佛天国传来的梵音又是让欧楚阳一阵舒畅。

    随后,欧楚阳突然从陶醉中惊醒,看着对方些许异样的眼神,欧楚阳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失态,强自压下心中的悸动,干咳了一声道:“呵,没事。”

    “哦,我还以为伤的太重了,以致于精神上出现了问题呢。”少女银玲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咳~”少女一句差点让欧楚阳再次昏过去,“什么叫精神上出现了问题?”欧楚阳想到,不过面对着mei女也不好说什么,突然想到自己之前受到巨形蝙蝠的袭击,应该已经死了,可是看到面前的美丽少女,也不像天使啊,这是怎么回事?

    回忆了一下,欧楚阳问道:“请问?是你救了我?”

    听到欧楚阳问起,少女莞尔笑道:“不是我,是”蓝凤“救了你。”

    “蓝凤?”欧楚阳一阵疑惑。

    “蓝凤是我的朋友,它现在不在,一会儿你就能看到了。”少女呵呵一笑道。

    “我这是在哪里啊?”

    “这里是日暮森林啊。”少女颇为奇怪的答道。

    欧楚阳无语,心想:“这可不是日暮森林,我当然知道。”虽然少女的答复很是让欧楚阳无奈,可是欧楚阳还是耐心得紧接着问道:“呵呵,我知道,我是说,这是日暮森林的哪里?或者说是日暮森林的那个地带?”

    闻言,少女如恍然大悟般的说道:“哦,这里是日暮森林的深处,应该算是六级地带吧。”

    “六级地带?”少女平淡的回答却使欧楚阳大吃一惊。旋即沉思:“六级地带?那么说我追白郁追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了?怪不得之前那巨形蝙蝠那么厉害,六级地带的灵兽相当于武尊级别的高手啊,看来自己能活着还是运气所致,要不然,恐怕一下就被拍死了。哪还能跑出那么远。”

    想到这里,心中突然震颤了一下:“那么,这个少女在这里安然无事,说明了什么,那说明他有相当的实力可以留在这里而不会受到伤害,难道他是武尊?”

    欧楚阳抬起头仔细的打量起这位美少女,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看到欧楚阳没再说话,直直的盯着他看,少女渐渐褪去的绯红再度呈现,玉手在欧楚阳眼前摇了摇叫道:“喂,你还好吧?”

    “哦,还好,还好。”

    “你这个人怎么有点怪怪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看到欧楚阳有些心不在焉,少女接着问到。

    听到少女问起,欧楚**本没考虑,下意识得回答道:“我叫欧楚阳。”说完,欧楚阳一愣,他对外从来都是以刘然的名字自称,除了与黄浪结拜后,还没有泄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可在少女面前,他却不假思索的直接道出了真名,这让欧楚阳突然感觉到有点诡异,难道自己在这位少女面前就变得没有抵抗力了,那也太扯了吧,再怎么说自己也是“而立之年”了啊。

    有些不忿于少女的询问,欧楚阳突然使起小孩子的性子来,反问道:“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啊,我叫慕婉晴。嘻嘻。”

    秋天的清晨,阳光透洒在茂密的树林中,射出一缕缕淡黄色的金光,让人感觉到丝丝暧意,虽然时值秋日,但日暮森林中树木依然油绿,淡淡的植物的香气散而出,怡人心脾。

    欧楚阳再未来此地之前,或多或少的从别人的口中了解了一些日暮森林的情况,像日暮森林这种地方,哪里不是高耸的树木、茂密的灌木丛?甚至还有更加危险的沼泽之地,来到这里的人无一不小心谨慎,不说实力强大的灵兽伺机潜伏在周围,随时会取人性命,单单是森林中各种无名的花草就不可小视。只不过他从未想过被人们流传于口中极其危险、灵兽横行的日暮森林中竟有如此清雅之地,足有半个小型足球场大小的空地,是这里略微另类的存在,草坪铺设的地面,就像极其奢华的地毯一样柔软而舒适,草坪边缘流淌着一条只有两米左右宽窄的小溪,清澈见底,小溪中还不时有几条小鱼乐于嬉戏,草坪中央,一颗苍天古树耸立当中,季入秋时,本应泛黄的枝叶并未出现在古树之上,反而古树散着可媲美春的生机,古树之下,有着一间不小的木屋,木屋外几块圆柱般的青石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像是供人休息的石桌石椅。

    石椅之上,端坐着一位清丽动人的少女,少女玉手不停的拔动着石桌之上的古琴,动人的旋律随着玉手的滑动缓缓传出,让人听了心情愉悦。

    古树不远处,一个青衣打扮的少年缓慢的移动着,少年略显生涩的动作经常能引起一旁拂动琴弦的少女一阵微笑。

    片刻之后,少年停止下来,缓步行至少女身前。看到少年走了过来,少女也适时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脸上挂着浅浅的动人笑容说道:“怎么?不打了?”

    少年一屁股坐在了石椅上,苦笑道:“我说,瑶儿小姐,你这曲子只适合我打这套”太极拳“,其余的不适合啊。”

    少年正是追逐白郁而误到此地的欧楚阳,而他口中的瑶儿小姐便是与他相识不到两天的慕婉晴。慕婉晴很喜欢琴,而且弹的很好,这在欧楚阳刚认识她的时候便已经知晓,那温婉流转的琴声总能给他一种恬静的感觉,慕婉晴也很温柔,但却不孤僻,相反话还很多,两天来,她一直不停的向欧楚阳打听着外面的世界。

    两天的接触,欧楚阳对慕婉晴有所了解,从与慕婉晴之间的交流可以看出,她一直生活在日暮森林中,从未走出过一步,所以慕婉晴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她很喜欢听欧楚阳讲故事,只是欧楚阳对外面的世界所知并不多,每每慕婉晴问起的时候,他只能给她讲述一些自己小时候的故事,饶是如此,慕婉晴也会很满zu,每次倾听的时候都不会加以打断,像是很享受故事中的内容。

    “然哥哥,你怎么又叫我瑶儿小姐了?不是告诉你叫我瑶儿就可以吗?”听到欧楚阳对自己的称呼,慕婉晴鼓起小嘴娇嗔到。

    然哥哥是慕婉晴对欧楚阳的称呼,虽然每次听到这个称呼,欧楚阳都会感觉到一阵羞臊,但其实心底还是很喜欢她对自己的称呼,尤其是她那银玲般的嗓音每每传出之时,欧楚阳的心脏都会不争气的跳上几下。

    看着慕婉晴可爱的模样,欧楚阳憨憨的笑道:“呵呵,不习惯而已,下次一定改。”不知为什么,欧楚阳在慕婉晴的面前,根本无法做出那种老炼的神态,反而像是初恋的男孩一样害羞,只是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感觉。

    听到欧楚阳的承诺,慕婉晴眉开眼笑起来,道:“好吧。然哥哥,你不知道,在你之前,我从未见过别人,有时候我只能对着蓝凤说话,可是它从来都不会像你这样跟我聊天,你来了就好了,以后我可以天天跟你说话喽。”

    慕婉晴天真无邪的表情又是让欧楚阳一阵陶醉,看着慕婉晴雀跃的神情,欧楚阳笑道:“瑶儿,你从来都没有出去过吗?”

    慕婉晴神色稍显黯然的点了点头,答道:“没有,自我懂事起已经在这里了,每天只有蓝凤陪着我,还有周围的一些小动物,不过,最近蓝凤总是一出去就好多天才回来,所以我只能天天弹琴。”

    “怪不得琴弹的这般好,听她弹琴,简直比前世音乐会上那些所谓的音乐家还要好听。”听到这里,欧楚阳恍然大悟,随后欧楚阳想了想问道:“对了,瑶儿,这两天天天都听你说蓝凤,蓝凤,蓝凤到底是什么啊?”

    “蓝凤啊,它是一只大大的鸟,我叫它蓝凤是因为它身上最多的颜色就是蓝色,蓝凤很好的,有的时候它还可以带我飞到上面去。”慕婉晴比比划划的说着,到最后,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兴奋之色,抬头看着天空,显然她很喜欢在天上飞的感觉。

    “瑶儿,我想问,你住在这里不危险吗?”欧楚阳终于道出了最初的疑问。

    “危险?什么意思?”慕婉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欧楚阳,眼中的神态明显不明所以。

    对于慕婉晴的无知,欧楚阳有些无奈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这里可是六级地带啊,周围应该都是六级甚至七级的灵兽,它们难道不会来扰你吗?”

    “不啊。这里很好啊,到处都有漂亮的花草,树木啊,小动物也很温和的,不会有危险的啊。”慕婉晴答道。

    “呃,温和?”欧楚阳实在想不出在这属于六级地带的日幕森林中,有哪种“小动物”算是温和的。虽说欧楚阳还无法理解慕婉晴话中的意思,但比较让他安心的是,来到这里两天,还真没有什么灵兽进入这个草坪的范围,看来,这里肯定有着什么那些灵兽所惧怕的东西,欧楚阳暗暗想到。

    “咦?蓝凤回来了。”正在欧楚阳暗自揣测的时候,慕婉晴银玲般的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在欧楚阳目光注视之下,慕婉晴从石椅上站了起来,双手对着空中不停的摇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