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九八章 四人激战

第二九八章 四人激战

 
    ……

    闻言,紫荆的眼神中突然闪出一抹坚毅之色,说道:“我们趁这时赶快调息,不管能恢复多少,相信到最后能也帮上他们一点。八一?中文??网  W㈠W?W?.?8?1ZW.COM”

    白天仲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眼神再次扫过场中激战中的四人后,闭上了双眼,与紫荆一同调息起来。

    就在紫荆与白天仲的对话之间,场中四人的战斗也都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在这两对人手之中,其中最为惨烈的当属方准与凌汉两人,由于两人的内气属性同为火的缘故,两方拼起命来的动作也是异常火爆。

    此刻,两人的武器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落在了远处,而没有了武器的二人的战斗方式也从之前的冷兵器对接而改成了最为猛烈的肉搏。

    相对于欧楚阳与白郁,方准与凌汉的战斗显得更为惨烈一些,在二人身影交错间,双方的每一拳每一掌都是结实的击打在对方的身上,没有人能够闪躲,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打算闪躲,此时的两人都是用自己的身体硬抗着对方的轰击,来换取一次成功攻击的机会,拳脚与的触碰之声,不断的传扬在山谷中,让人听了心惊肉跳。

    “蓬”,激战中的凌汉越打越是心惊,对方看似瘦弱的身体却出其的强壮,就算与自己相比也不遑多让,这让性格火爆的凌汉更加气愤。终于,他再也受不了这种无穷无尽的拼命打法的煎熬,一股澎湃的无形能量自凌汉体内涌出,猛的灌注于双拳之上,狠狠的轰向方准胸前。

    “轰”毫无疑问的,这次方准也没有闪躲,凌汉那蕴含巨大力道的双拳如实的轰在了方准身上。

    “还不死?”凌汉兴奋的低喝了一声,心中的郁闷立时被既将到来的胜利所取代。

    “扑~”受到这一击之力,一口鲜血自方准口中如泉涌般喷出,喷的身前的凌汉满脸、满身都是,连视线也被这股带有浓重腥味的血液遮盖住了。

    可就在凌汉眼睛微眯,净等着对方无力的死去时,一股异样的感觉陡然出现在心头,那是死亡的感觉。

    虽然视线受阻,可他仿佛看到了在自己双拳威势之下仍能稳稳站立的少年嘴角上笑意,那是计谋得逞的笑容。

    “不好。”凌汉立刻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能在自己这么多次攻击下还能站立,方准岂是说败就败的了的?

    凌汉知道自己上了当,可是已经晚了,低沉而又惊悚的吼声已经在他耳边响起,这声低喝犹如死亡之神送来的催命符一般震荡着凌汉的心灵。

    “鬼扼杀!”

    低hou之声传出的同时,方准一只手反向紧扼住凌汉颈部,另一只手猛的扣下凌汉肩膀,死死的压住,整人就像抱住了凌汉一样,动作显得有些暧昧,不过,随后的景象可是让刚刚听到声音而睁开双眼的紫荆、白天仲二人惊的作起呕来。

    只见方准紧抱凌汉的身体猛的离地,随即向左上一旋,身体突兀的翻了过来,而就在转势最大弧度时,紧扼凌汉颈部的一只手猛的向上一拉,凌汉硕大的头颅瞬间离开了他的劲部,如柱般的鲜血迅喷洒出来,过了许久方才因为血液流尽而停止下来。

    至此,刚刚还很是威猛的凌汉转眼间变成了一具无头的尸体,重重的摔到。

    阴冷的声音在白郁接近欧楚阳的霎那骤然响起,一抹诡异的紫光陡然闪现在白郁的眼中,欧名的恐惧随之涌现,当真正看清紫光出的本体后,白郁的瞳孔一阵收缩,此时,他可以清楚的感觉眼前的紫色光团有一股压缩到极致的毁灭能量,隐隐在爆破之势,无奈,“逝影九闪”给他带来的越本身实力的极高度已不能使他停下,狠了狠心,早已伸出的铁扇卖力的向前点出,直指欧楚阳背部。

    “轰”雷鸣般的巨响在铁扇即将击中欧楚阳之前,猛然炸裂开来,庞大的能量终于脱离了紫色光团的束缚,爆涌般的向四周散去。

    强大的能量气劲四溢的同时,收割了一切脆弱的草木,而白郁的身影也在爆炸的同时,无力的抛向远处,直到撞倒了数棵小树,方才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大口的鲜血狂喷不止。

    受此气劲影响,一直在旁边为欧楚阳担心的紫荆、白天仲二人也被这股能量波动震的气血翻腾,只不过二人离爆炸的中心比较远,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波及,不过缓缓的睁开双眼,转过头来,二人依然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徘徊在场中残余的能量气劲尚未消失。

    爆炸的中心,一个黯淡的身影凝立在当中,之前挺拔的身形稍显弯曲,看着那灰色的背影,紫荆和白天仲的心情无比震惊。

    由于视线的角度,两人正好看见了刚刚生的一幕,那紫色的能量光团,像一个火热的烙印深深的刻在了二人的脑海中。

    “刚才…刚才你…你看清了吗?”颤抖着抬起玉手指了指场中的身影,紫荆咳咳巴巴的问向坐在一旁同样目瞪口呆的白天仲。

    “恩,看见了。”神色凝重的白天仲,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声,只是眼神丝毫没有离开场中的身影。

    “这算什么?内气凝物?还是外放?”不敢相信的紫荆,美目瞪的溜圆,颤声问道。

    “不可能,内气外放是武师的修为,如果刘然是武师,先前对付白郁不会这么吃力,而内气凝物只有武狂才能做到,他更不可能是武狂。”缓缓的摇了摇头,白天仲肯定道。

    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白天仲接着说道:“这应该是一种秘术吧,只不过这种秘术简直太恐怖了,我想这下,白郁不死也废了。”

    “踏~”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一道人影缓步自尚未落地的灰尘中走了出来,若隐若现紫色光芒已不复先前之闪亮,可是紫荆二人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其中诡异的能量。

    身影赫然便是刚刚激战中的欧楚阳,看到欧楚阳缓步走出,紫荆二人同时松了一口气,看来白郁的偷袭并未取得成效,反而被欧楚阳不知用什么方式远远的震了出去。

    待到欧楚阳走近,二人这才看到他那原本红润的脸上挂上了一抹苍白,显然之前的战斗消耗了他不少的体力。

    “没事吧。”当欧楚阳走近,紫荆关怀地出声道。

    “没事。”轻轻的摆了一下手,欧楚阳轻声的回答到。

    听到欧楚阳的回答,紫荆二人这才真正放心的对他点了点头,面露感激之意。

    微微一笑,向二人递去一道放心的目光,欧楚阳抬步缓缓的朝着白郁走了过去。

    其实欧楚阳此刻的情况并不乐观,刚刚重创白郁,欧楚阳使出了自从研究出来根本没有在实战中使用过的进化版掌心雷,本来压缩这一颗掌心雷就需要很庞大的内气,再加上为了保护自已而与掌心雷同时凝成的雷盾,更使得他倾尽了内气,所以白郁急袭来的一击虽然没有真正的击中他,可是那破风的劲气却足以突破他的防御,对他造成不轻的伤害,要不是欧楚阳曾经在“碧落天泉”下苦修数月,将身体锻炼的极其坚韧,恐怕他会和现在的白郁伤的同样重。

    虚弱的身体慢慢的接近了白郁,此时,欧楚阳的身上不由得泛起一丝杀意,看向越来越近的白郁,欧楚阳变的狠辣起来,如果说在之前这丝杀意还不会如此浓重,而就在最后一次碰撞后,欧楚阳突然坚定了杀掉白郁的决心。

    本来,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欧楚阳都从未杀过一个人,那种手段是他不曾也根本不会理解的,只是连日来与灵兽的战斗,不断的刺ji着欧楚阳的心灵,一点一点的,心中狂暴的血性慢慢的觉醒。队友的反戈、贪婪的面容、还有那临死之前绝望的眼神,都把欧楚阳带入到这个到处充满危险和杀伐的世界。

    白郁这个人绝不能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阴险、无情,还有那过人的心机更令欧楚阳感觉到胆寒,在掌心雷爆炸的那一刻,原本一往无前的白郁突然之间将手中的铁扇甩出,随即施展“逝影九闪”到极致,迅的脱离了最危险的爆炸中心。脑中回忆着不久之前的画面,欧楚阳看向白郁的眼神更加阴沉。

    终于,欧楚阳停下了前行的脚步,低下头淡淡看着躺的白郁,似乎已经气绝身亡,不过他知道,白郁还没有死,现在的状态就是他在迷惑自己的假象。

    “别装死了,我知道,你还活着。”带着些许冰冷的话语,缓缓的从口中吐出,欧楚阳微眯着眼睛看着地上的白郁说道。

    “咳~”剧烈的咳喘声在欧楚阳出声后随即响起,片刻,白郁睁开了双眼,惊恐的看着欧楚阳说道:“你很厉害,我败在你手里无话可说,但我真的不想死,虽然我知道这是一种奢望,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杀我,我现在已经没有半点内气,根本威胁不了你们了。以后我也不会找你们麻烦,相信我。”

    白郁说着,眼中不jin泛起了点点泪花,似悔意、似委屈,让欧楚阳心中不由一愣,他没想道,白郁如此高傲的人物居然会做出如此的表情。

    “真心悔过吗?”欧楚阳的心里呢喃了一句。

    随后,缓缓的抬起手掌举过头顶,淡淡的说道:“可是,我不能留你。”说着,蕴含微弱内气的手掌猛然拍下。

    看着骤然落下的手掌,白郁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安静的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呼”颇具微势的一掌突兀的停在了半空,经过一番心理斗争后,欧楚阳还是不能痛下杀手,这一掌也并没有击打下去。

    “唉~,还是不行啊。”没有一份过于狠辣的心肠,欧楚阳终于放弃了杀掉白郁的念头。苦笑着摇了摇头,欧楚阳放下了手掌。

    “小心~”就在欧楚阳刚刚放下手掌的同时,两声大喝顿时如炸雷般在耳边响起,陡然听到,欧楚阳马上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刚想做出防备,只听“蓬”的一声,一只同样蕴含微弱内劲的手掌狠狠的印在了他的胸前。

    这一刻,欧楚阳抬起了头,看清了刚刚还满布悔恨的面容正展现着与之相反的狰狞。

    “扑”一口殷红的鲜血自嘴角缓缓溢出,受到白郁突然偷袭,欧楚阳胸中一阵翻腾,血气上涌。要不是他强健的体魄,相信这一掌足以使他彻底失去战斗力。

    “杂碎。”恶狠狠的怒骂了一声,欧楚阳直直的盯着白郁,看着对方奸计得逞的阴笑,一股怒火油然而生,强自咽下几乎夺口而出的一腔鲜血,紫色内气再次游zou全身。

    见到自己得手,白郁心中再度燃起希望之火,不过看到自己的一击并没有将欧楚阳击倒,心下立时大骇,知道自己若不逃离,恐怕要丧生于此,拼着全身力气,运起为数不多的内气,施展起“逝影九闪”来。

    就在欧楚阳要暴起击杀白郁的霎间,白郁那如同鬼魅的身形再次移动起来,此次,他并没有采取攻击,而是选择了向密林深处逃跑。

    “你必须死。”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白郁急逃离,欧楚阳更是火大,本来自己已经放下了杀掉白郁的念头,可是白郁却利用了自己的同情心理,反而偷袭自己,这怎能不让欧楚阳气愤,此时的欧楚阳已经处于极度愤怒的状态,他心中唯一想要做的便是不论如何也要杀掉白郁。

    冷眼看着急飞驰的身影,欧楚阳冷冷一笑,旋即催动内气提身跟上了去,这将是一场不死不休的追逐赛。

    夜,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悄悄的来临,当月牙挂在高空,满天繁星不停的眨眼的时候,本应该以寂静为主题的日暮森林中,极不和谐的闪过两道身影。

    两道身影的度极快,每经过一处都会刮起一股劲风,扯得一棵棵小树摇曳不止。两道影身自然是白郁与欧楚阳两人,此刻,两人都是拼命的催动内气,急的飞掠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