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九七章 疯狂战斗

第二九七章 疯狂战斗

 
    ……

    处于激战中的欧楚阳,此时,正深深的陷入了这种疯狂的战斗中,没有修习过其他武技的欧楚阳,除了本身用以保命的“掌心雷”外,就只有依靠着自己所创的那套还有些“不伦不类”的“格技”了,欧楚阳的“格技”虽然只是一般的拳脚功夫,不过经过其精心的改善,也是颇具威力。? 八一中??文 W㈠W?W?.㈧81ZW.COM

    此时的欧楚阳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这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中来,略显稚嫩的拳头在紫色内气的催动支持下,变得异常的沉重起来,在外人眼中,欧楚阳其实一点花招都没有,只哪里不停的挥舞着拳头,虽然招式上很简单,不过拥有着令人刮目的效用,正是这些简简单单的拳法,一时之间把号称团队第一的白郁逼的手慌脚乱。

    一旁的紫荆在战斗刚开始的时候就紧紧的盯着欧楚阳,心头着实为他捏了一把汗,可是战斗开始后,看到欧楚阳虎虎生威的拳势竟然把白郁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后,兴奋的笑容顿时又爬上了俏脸。高兴之余,紫荆又有些犯愁,他实在想不通,欧楚阳为何要隐藏实力,并且还是隐藏的那么深,如果欧楚阳胜了,又要抢自己的火玉,那该怎么办,虽然欧楚阳表现出来的神情是与自己站在同一战线,可谁又能保证他的心里想着什么?万一跟白郁一样,那就麻烦了。

    “应该不会吧。”呢喃了一声后,犹豫不定的紫荆把求救的目光再次投向了身旁的白天仲,希望从他的身上能找到一些自己想要的答案。

    看着紫荆投来的些许无助的眼神,白天仲立刻明白了紫荆所想,忍着身上伤势所带来的痛疼,白天仲正了正身子,微笑着说道:“放心吧,他应该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想,他之所以将自己隐藏起来,可能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罢了。”

    “你怎么知道?”听到白天仲这么肯定的回答,紫荆不jin一愣,旋便问道。

    看着紫荆疑惑的表情,白天仲淡然一笑,抬起头看向场中激斗的欧楚阳:“你还记得我们刚进入日暮森林时吗?”

    紫荆不明所以,疑惑的点了点头。

    白天仲轻咳了一声,缓缓的说道:“有一次深夜,我和洪刚、洪列换你们的班值夜的时候,当时,他好像故意要碰到我似的,我们擦肩而过,而在我们相错的时候,他忽然说了一声:”小心白郁“,呵呵,当时我真的吓了一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后来…”

    说道这,白天仲看向欧楚阳的眼神中迸出了一抹感激的光彩,接着说道:“我加强了对白郁的戒备,很多时候,如果你注意一点,可能会现,每次我们战斗的时候,虽然白郁出力不少,但更多的时候他才是队伍中最轻松的一个,而有一次,我忽然现白郁看向凌汉的眼神有些古怪,经过这段时间观察,我这才注意到事情的不简单,据我判断,他是想用凌汉高调出手来引出大家的战意,随后自己在大家都不关注的情况下隐藏实力,更要消耗大家的体力,不得不说,他的心机很深啊。”

    听到这里,紫荆恍然大悟,回想这两天生的战斗,白郁的表现确实与其本身的实力毫不相附,由此可见,此人真的是狼子野心。

    “唉~,说起来,刘然还是我的救人恩人啊。”看到紫荆已经明白了,白天仲不由长长的出了口气。

    “你是说刚刚进洞的时候?”

    白天仲点了点头,道:“恩,要不是刘然的提醒,我还蒙在鼓里,刚才进了洞中,我并没有四处寻宝,反而是处处提防着白郁他们,而饶是如此,我还是被他们重伤,现在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想帮帮忙也不行。”白天仲说着,语气中透露出一股无奈之意。

    闻言,紫荆的眼神中突然闪出一抹坚毅之色,说道:“我们趁这时赶快调息,不管能恢复多少,相信到最后能也帮上他们一点。”

    白天仲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眼神再次扫过场中激战中的四人后,闭上了双眼,与紫荆一同调息起来。

    就在紫荆与白天仲的对话之间,场中四人的战斗也都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在这两对人手之中,其中最为惨烈的当属方准与凌汉两人,由于两人的内气属性同为火的缘故,两方拼起命来的动作也是异常火爆。

    此刻,两人的武器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落在了远处,而没有了武器的二人的战斗方式也从之前的冷兵器对接而改成了最为猛烈的肉搏。

    相对于欧楚阳与白郁,方准与凌汉的战斗显得更为惨烈一些,在二人身影交错间,双方的每一拳每一掌都是结实的击打在对方的身上,没有人能够闪躲,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打算闪躲,此时的两人都是用自己的身体硬抗着对方的轰击,来换取一次成功攻击的机会,拳脚与的触碰之声,不断的传扬在山谷中,让人听了心惊肉跳。

    “蓬”,激战中的凌汉越打越是心惊,对方看似瘦弱的身体却出其的强壮,就算与自己相比也不遑多让,这让性格火爆的凌汉更加气愤。终于,他再也受不了这种无穷无尽的拼命打法的煎熬,一股澎湃的无形能量自凌汉体内涌出,猛的灌注于双拳之上,狠狠的轰向方准胸前。

    “轰”毫无疑问的,这次方准也没有闪躲,凌汉那蕴含巨大力道的双拳如实的轰在了方准身上。

    “还不死?”凌汉兴奋的低喝了一声,心中的郁闷立时被既将到来的胜利所取代。

    “扑~”受到这一击之力,一口鲜血自方准口中如泉涌般喷出,喷的身前的凌汉满脸、满身都是,连视线也被这股带有浓重腥味的血液遮盖住了。

    可就在凌汉眼睛微眯,净等着对方无力的死去时,一股异样的感觉陡然出现在心头,那是死亡的感觉。

    虽然视线受阻,可他仿佛看到了在自己双拳威势之下仍能稳稳站立的少年嘴角上笑意,那是计谋得逞的笑容。

    “不好。”凌汉立刻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能在自己这么多次攻击下还能站立,方准岂是说败就败的了的?

    凌汉知道自己上了当,可是已经晚了,低沉而又惊悚的吼声已经在他耳边响起,这声低喝犹如死亡之神送来的催命符一般震荡着凌汉的心灵。

    “鬼扼杀!”

    低hou之声传出的同时,方准一只手反向紧扼住凌汉颈部,另一只手猛的扣下凌汉肩膀,死死的压住,整人就像抱住了凌汉一样,动作显得有些暧昧,不过,随后的景象可是让刚刚听到声音而睁开双眼的紫荆、白天仲二人惊的作起呕来。

    只见方准紧抱凌汉的身体猛的离地,随即向左上一旋,身体突兀的翻了过来,而就在转势最大弧度时,紧扼凌汉颈部的一只手猛的向上一拉,凌汉硕大的头颅瞬间离开了他的劲部,如柱般的鲜血迅喷洒出来,过了许久方才因为血液流尽而停止下来。

    至此,刚刚还很是威猛的凌汉转眼间变成了一具无头的尸体,重重的摔到。

    强者之间的对决不允许出现一丝一毫的马虎,一切细微的动作都有可能使战局生根本性的改变,而巧妙的招式、深厚的内气、灵敏的应变能力都是取得胜利的关键条件,就像此时激战的欧楚阳和白郁二人,两人无论在哪一方面都可称为优秀的强者。

    急移动的身影不断的闪动与交错着,穿梭间隐隐带动着尖锐的破风声,让人听了极其刺耳,淡淡的内气不断的自体内涌出,用以维持那愈加快的攻击手段。

    蓬~蓬~之声不绝于耳,此刻,白郁早已放弃了铁扇的锋利刃部,完全将之收拢起来,握在手中就像是一根金属短棍,或点或砸,一次次的攻向欧楚阳,之所以这样,非是白郁所想,只不过经过短暂接触之后,白郁越战越是心惊,对方那浑有蛮力的稚嫩拳头显得那样的格格不入而又沉重,只要铁扇一接触到欧楚阳的拳头,一股惊人的力道就会从铁扇上传到手臂,不jin令其产生一阵酸麻,致使手中打开的铁扇隐隐有着松散之势,无奈之下,白郁只能收拢铁扇采取了另外一种攻击手段。

    处于激战中的欧楚阳,此时,正深深的陷入了这种疯狂的战斗中,没有修习过其他武技的欧楚阳,除了本身用以保命的“掌心雷”外,就只有依靠着自己所创的那套还有些“不伦不类”的“格技”了,欧楚阳的“格技”虽然只是一般的拳脚功夫,不过经过其精心的改善,也是颇具威力。

    此时的欧楚阳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这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中来,略显稚嫩的拳头在紫色内气的催动支持下,变得异常的沉重起来,在外人眼中,欧楚阳其实一点花招都没有,只哪里不停的挥舞着拳头,虽然招式上很简单,不过拥有着令人刮目的效用,正是这些简简单单的拳法,一时之间把号称团队第一的白郁逼的手慌脚乱。

    一旁的紫荆在战斗刚开始的时候就紧紧的盯着欧楚阳,心头着实为他捏了一把汗,可是战斗开始后,看到欧楚阳虎虎生威的拳势竟然把白郁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后,兴奋的笑容顿时又爬上了俏脸。高兴之余,紫荆又有些犯愁,他实在想不通,欧楚阳为何要隐藏实力,并且还是隐藏的那么深,如果欧楚阳胜了,又要抢自己的火玉,那该怎么办,虽然欧楚阳表现出来的神情是与自己站在同一战线,可谁又能保证他的心里想着什么?万一跟白郁一样,那就麻烦了。

    “应该不会吧。”呢喃了一声后,犹豫不定的紫荆把求救的目光再次投向了身旁的白天仲,希望从他的身上能找到一些自己想要的答案。

    看着紫荆投来的些许无助的眼神,白天仲立刻明白了紫荆所想,忍着身上伤势所带来的痛疼,白天仲正了正身子,微笑着说道:“放心吧,他应该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想,他之所以将自己隐藏起来,可能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罢了。”

    “你怎么知道?”听到白天仲这么肯定的回答,紫荆不jin一愣,旋便问道。

    看着紫荆疑惑的表情,白天仲淡然一笑,抬起头看向场中激斗的欧楚阳:“你还记得我们刚进入日暮森林时吗?”

    紫荆不明所以,疑惑的点了点头。

    白天仲轻咳了一声,缓缓的说道:“有一次深夜,我和洪刚、洪列换你们的班值夜的时候,当时,他好像故意要碰到我似的,我们擦肩而过,而在我们相错的时候,他忽然说了一声:”小心白郁“,呵呵,当时我真的吓了一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后来…”

    说道这,白天仲看向欧楚阳的眼神中迸出了一抹感激的光彩,接着说道:“我加强了对白郁的戒备,很多时候,如果你注意一点,可能会现,每次我们战斗的时候,虽然白郁出力不少,但更多的时候他才是队伍中最轻松的一个,而有一次,我忽然现白郁看向凌汉的眼神有些古怪,经过这段时间观察,我这才注意到事情的不简单,据我判断,他是想用凌汉高调出手来引出大家的战意,随后自己在大家都不关注的情况下隐藏实力,更要消耗大家的体力,不得不说,他的心机很深啊。”

    听到这里,紫荆恍然大悟,回想这两天生的战斗,白郁的表现确实与其本身的实力毫不相附,由此可见,此人真的是狼子野心。

    “唉~,说起来,刘然还是我的救人恩人啊。”看到紫荆已经明白了,白天仲不由长长的出了口气。

    “你是说刚刚进洞的时候?”

    白天仲点了点头,道:“恩,要不是刘然的提醒,我还蒙在鼓里,刚才进了洞中,我并没有四处寻宝,反而是处处提防着白郁他们,而饶是如此,我还是被他们重伤,现在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想帮帮忙也不行。”白天仲说着,语气中透露出一股无奈之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