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九六章 他交给我

第二九六章 他交给我

 
    ……

    “蓬~”空中不断传来拳头击打在的沉闷声音,望着半空中陡然加快的赤色光团,欧楚阳等人心中皆是明白,等到林同再次落地的时候,他的生命也将会在那一刻结束。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㈧W?.COM

    眼看着头顶两道泛着不同颜色内气的人影,虽然身为同伴,但白郁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焦急之色,就像正在挨打的林同跟他没有并点关系似的,冷冷的注视着天空,他的眼中只有方准那不停挥舞的拳头,白郁的意图很明显,他只想通过林同来探究方准的真实实力是否能够威胁到他,由此可见,白郁此人狠辣非常,乃一类的人物。

    令人毛骨悚然的撞击之声并没有持续很久,片刻之后,随着响声的消失,方准的身影也回到了地面上,看着同时落在地下林同的尸体,方准拍了拍手,默默的走到欧楚阳身边,一脸平静的道:“解决了。”

    “辛苦。”看着略带net息的方准,欧楚阳苦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表情自然,话语平淡,仿佛多年的老友一样,这让一旁的紫荆看得傻了眼,方准居然有如此实力,就算是自己在巅峰状态下想要胜过他也很难啊,这个人隐藏的好深。紫荆下了判断,虽然有些惊愕,但更多的却是喜悦。

    不过喜悦过后随之而来的却是苦涩,暗地里摇了摇头,紫荆心想:即使这样又能如何,对方的白郁明显有着五级武士以上的实力,再加上凌汉,足以杀掉已方四人,光凭方准还是不够看啊。

    想到这里,紫荆眼中一亮,向前走了几步对白郁说道:“你不说是想要火玉吗?我告诉你,不管是火玉还是我,你一个也别想得到。”

    说完,紫荆心里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猛的转身,将手中的火玉塞到了欧楚阳的手中,说道:“一会我保护你,你以最快的度逃走,拿着它到我的家乡去救我的弟弟,紫荆永世记得的你的大恩。记住,我的家乡在帝国的南边,叫清水镇。”

    “啊?”紫荆突然的举动让欧楚阳不由一愣,旋即后者郁闷的摇了摇头,道:“谢谢你相信我,不过,现在不是我说想走就走的,你还旁休息吧,接下来的事交给我就行了,你照看一下天仲。”

    把火玉重新放回紫荆手中,欧楚阳轻轻的拍了拍紫荆的肩膀,腾出身子从紫荆的身旁划过,走到前面,转头看向方准,淡定的问道:“你,还需要休息吗?”

    闻言,方准摇头,指着凌汉说道:“他,交给我。”言语简单致极,但任谁都会在这句话里听出一丝自信的意味。

    聪明人与聪明人说话,永远都不需要过多的话语,欧楚阳冲着方准点了点头,目光移至白郁的身上开口道:“来吧,打赢我,你想干什么我都管不了,要不然你就永远留在这吧。”对于白郁,欧楚阳早已经起了杀心,他知道,像这种如狼似虎的类人物绝对不能留在世上,只要他不死,你就会永远不得安宁,所以,对于这种人只有一个办法最实际、最有效,那便是:抹杀。

    在众人惊诧目光关注之下,欧楚阳活动了一下筋骨,随着脖颈处隐约出骨骼扭动的碰撞之声后,那久违的紫色内气终于喷涌而出,一股股bao虐的紫色气劲以欧楚阳为中心迅的向四周扩散出去,届时,一团团紫色电花缭绕在欧楚阳身体体周围,偶尔炸开而出“噼啪”的响声,听上去极其的可怖。

    这一刻,欧楚阳终于决定要出手了。

    秋的森林本应该像人们所向往的那样,琼林玉树,青翠yu滴,它代表着生机与宁静,可是,此时的日暮森林的某处却散着与之格格不入的强烈杀意。

    山谷中,山洞前。

    众人紧紧盯着场中一个面容坚毅、身材挺拔的少年,脸上俱都流露着惊骇的表情,少年周身升腾的气势让他们感到一阵窒息,那股流放的气息让众人丝毫无法将之前弱势的少年联系在一起。

    “与白郁有着相同实力的气势?”双手捂着小嘴,紫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让他颇具好感的小di弟,此刻,她突然感到后者的身影变得无比高大起来,想不到在这次探险中一直毫无表现的刘然才是隐藏的最深的一个。

    就算是此时欧楚阳已经展现出其本身的强大实力,可紫荆怎么也不能相信会有如此之高,回头看向一旁坐伤势不轻的白天仲,紫荆眼中尽是询问之色。

    在这个临时组成的队伍里,除了已经背弃她的白郁、凌汉,以及死去的几人,紫荆相对熟悉的就只有白天仲了,而在这时间不长的相处之下,白天仲比任何一个人都能听命于他,所以紫荆对于白天仲还是比较依赖的。

    看到紫荆递来的询问的目光,白天仲苦笑着摇了摇头,困难的将身体移到身旁的大树下,缓缓的靠了上去,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而其脸上原本一直紧绷的表情,也在这一刻陡然放松下来,嘴角处也慢慢爬上了笑容,感觉到很舒服后,向紫荆递上了一个安心的眼神。

    “唉~”正当二人皆是猜测欧楚阳为何突然有这种表现的时候,一声轻叹却打破了山谷中暂时的平静。“想不到,我还低估了你啊。”站在欧楚阳身边,方准突然开口说道,言语之中也是少有的震惊了一次。

    “哦?这话怎么说?”微微偏了下头,欧楚阳疑声问道。

    “早就知道不会像表面那么简单,以为你跟我实力差不多,没想到还比我高了一筹啊。”

    方准的话再一次让欧楚阳吃惊起来,暗叹方准的洞察力果然敏锐,想想自己在加入队伍后并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他到底是怎么现自己是隐藏实力的,而且听他的语气,仿佛连实力的级别都猜的**不离十,难道他有什么特殊的能力,或者说是秘术?不管怎么样,方准平静的心态隐隐的让欧楚阳感觉到,这个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依然保持淡定的笑容,欧楚阳笑了笑没有说话,虽然他知道,方准这个人绝不是简单之辈,但目前的情况却不由得自己继续为方准的事而伤神,因为面前还有一个重大的难题需要自己去解决,那就对面一直寒着脸的白郁与凌汉二人。

    双手背到后面,双眸虚眯,重新将目光落在白郁和凌汉身上。

    一直冷眼注视着欧楚阳的白郁、凌汉,看着欧楚阳和方准一对一答,再也无法保持从容的表情,面色渐渐的显出了阴冷与凝重,凌汉不停甩动的板斧已经停止下来,握着斧柄的手掌下意识的紧了一紧,不知为什么,在欧楚阳强大气势散而出的霎那,即使是面对赤焰火狐王时候也未有过的危机感瞬间占领了他的神经组织根据地,面对着欧楚阳,凌汉次觉得自己变得渺小起来,而对方却在不断的涨高,片刻后便成为巨人一般的存在,不自觉中,凌汉开始颤抖起来。

    看到身旁不住抖的凌汉,白郁立马感觉到情势不妙,凌汉已经被对方的气势压制的产生了恐惧,恐怕再过一会,还没等到动手,凌汉就会被对方的气势所击败。

    “凌汉!”不能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白郁夹杂着内气的低沉怒喝声直逼凌汉。

    受到白郁沉声所扰,凌汉终于从惊恐中回过神来,这才现自己浑身上下已经湿透,像是经过一场大战一样,想到这里,凌汉感到一阵后怕,如果不是白郁出声提醒,自己恐怕已经败了,目光直视着对面的欧楚阳,凌汉重整了下心态,猛的一股气势散出来,心境又重回到了之前的稳定。

    看到凌汉及时的回复过来,白郁暗地里松了口气,这要是让欧楚阳率先用气势将凌汉击倒,那即使用出自己的全部实力,恐怕想击败欧楚阳与方准,也要花费好一番功夫,尤其是欧楚阳突现的古怪内气,更让他感到震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一直淡定从容的白郁眉头紧锁,冷冷的看着欧楚阳,白郁道:“想不到,我看走眼了,原来你才是最具威胁的存在,看样子,想必你已经到了五级的水准了吧,啧啧,真是不简单啊。不过…”

    话锋一转,白郁接着说道:“不过,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轻松的取胜,我可以告诉你们,胜的依然是我,火玉必然是我的。”

    说着,白郁再次的笑出声来,仿佛说完这句话后,信心又重回到了自己的身上一样,而实力暴涨几近与自己相等的欧楚阳再度的变成了他眼中的蝼蚁。

    “废话太多了,想要火玉,就过来拿吧。”好像已经厌烦了白郁的恶毒嘴脸,随意用手指了指身后的紫荆,欧楚阳挑衅道。

    “我来。”一直受到欧楚阳气势压制的凌汉再也受不了这种言语上的争斗,挥动着巨大的板斧率先站了出来,沉步向欧楚阳走去。

    “你的对手是我。”冷冷的声音犹如九幽下传来一般,不带有一丝感情,看到凌汉走出,方准闪身站到了欧楚阳身前,接下了凌汉。

    长剑直指,巨斧横握,身形晃动,不过是转眼间,两人便已经近了身,各自催动着相同的火属性内气,两人战在了一处。

    这是一场火爆的战斗,没有任何的招式的修饰,完全是你死我活的硬拼打法,别看方准体形偏瘦,一副柔弱少年模样,但是战斗一经打响,他那不要命的打法却是让着一直以力著称的凌汉也感觉到了厚重的压力。

    “锵!”一道铁戈交辉的撞击声,成为这战斗的序曲,大战慢慢拉开。

    “他们已经开始了,我们也开始吧。”看到方准和凌汉已然斗在了一处,欧楚阳把头转向白郁,平淡的说道。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不客气了。”欧楚阳的最后一句话,彻底的激怒了白郁,在他的眼里,一直以来连蝼蚁都算不上的欧楚阳居然威胁到了自己,白郁又怎么能不气愤。

    恨恨的说完,散的寒光的铁扇陡然打开,白郁掌心微旋,把铁扇转的如银盘一样快,脚下轻点之间,挥舞着便直奔欧楚阳颈部扫来。

    目光如炬,看着急袭来的白郁,欧楚阳眼神中没有一丝慌乱,反而紧紧的盯着寒光闪烁的铁扇,近了,嘴角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笑容,欧楚阳身体向后一仰,随即拧动,看准挥舞不停的铁扇面,一拳迎了上去。

    蓬,蕴含巨大力道的拳头借助身体扭动之势,轻松的将铁扇轰开,紧接着,欧楚阳的另一拳也迅的攻向了离自己只有一臂之近的白郁。

    “蓬~”接连的拳头与铁扇的撞击之声不绝于耳。

    场中,两道辗转腾挪的身影不断的变快,穿插着互相对攻着,每每对撞之下,都会有微弱的空气波动在两人接触点间轰然震动,一紫一金两道强大的气劲随着剧烈的碰撞向四周散去。

    强者之间的对决不允许出现一丝一毫的马虎,一切细微的动作都有可能使战局生根本性的改变,而巧妙的招式、深厚的内气、灵敏的应变能力都是取得胜利的关键条件,就像此时激战的欧楚阳和白郁二人,两人无论在哪一方面都可称为优秀的强者。

    急移动的身影不断的闪动与交错着,穿梭间隐隐带动着尖锐的破风声,让人听了极其刺耳,淡淡的内气不断的自体内涌出,用以维持那愈加快的攻击手段。

    蓬~蓬~之声不绝于耳,此刻,白郁早已放弃了铁扇的锋利刃部,完全将之收拢起来,握在手中就像是一根金属短棍,或点或砸,一次次的攻向欧楚阳,之所以这样,非是白郁所想,只不过经过短暂接触之后,白郁越战越是心惊,对方那浑有蛮力的稚嫩拳头显得那样的格格不入而又沉重,只要铁扇一接触到欧楚阳的拳头,一股惊人的力道就会从铁扇上传到手臂,不jin令其产生一阵酸麻,致使手中打开的铁扇隐隐有着松散之势,无奈之下,白郁只能收拢铁扇采取了另外一种攻击手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