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九五章 火玉到手

第二九五章 火玉到手

 
    ……

    留下的几人看着赤焰火狐王的奇怪举动,有些不明所以,只有欧楚阳突然感觉到赤焰火狐王好像有话要说,其实欧楚阳也不想看见这么可爱的小东西被杀掉,抱着试试看的心里,欧楚阳弯下了身子,试探性的对着赤焰火狐王道:“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

    突兀的,赤焰火狐王的小脑袋重重的点了几下,这一下,把几人吓了一跳,惊诧的看着眼前的欧楚阳与赤焰火狐王。八一??中文 W?W?W?.?8?1㈧Z?W㈠.?C㈧O㈧M?

    这一点头,应证了欧楚阳的猜想,没有理会众的惊讶的目光,欧楚阳指着紫荆问道:“这个姐姐需要你的火玉,你能帮助她吗?”说着,欧楚阳又指了指赤焰火狐王的额头。

    眨巴了一下小眼睛,赤焰火狐王停顿了一下,旋即又点了点头。

    这次,紫荆原本看着二者的震惊目光变成了喜悦和兴奋,没敢打扰二者,紫荆默默的看着欧楚阳的表演。

    “咳,那你知道怎么做了?”无视了一切投来的古怪目光,欧楚阳清了清嗓子继续问到。

    当欧楚阳问完后,赤焰火狐王向后退了几步,身子微微贴向地面,细长的小口缓缓张开,随后,众人看见,一颗极其耀眼的火红珠子慢慢的从赤焰火狐王的口中滚出,随着火红珠子的出现,众人四周的温度以不可言喻的度不断的攀升。

    “火玉。”

    火玉!

    看着自赤焰火狐王口中缓缓吐出的火红珠子,几人的眼神当中流露出了兴奋之色,感受着周围不断升高的气温,几人的心里浮现出同一猜想,那就是火玉。

    “没错,这应该就是火玉。”带着欣喜、激动的心情,紫荆忍不住喊出声来,两行热泪也在声音出的同时滚落了下来。

    “弟弟,终于有救了。”眼看着寻找了很久都未能得见的火玉终于到手了,紫荆兴奋的跳了起来,手捧着略微有些滚g的火玉,紫荆的思绪立刻飞向了离开许久的家乡,她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弟弟因为自己拿回的火玉而恢复健康的身体。一旁的欧楚阳看着雀跃的紫荆,也暗地里为她而感到高兴。

    “蓬”就在紫荆心神还游荡在梦想成真的海洋里时,一声刺耳的破空声突然从山洞中传来,紧接着,一道金光也从声音出的地方急射而出,旋即跌落在几人的身前。

    身影落地的同时,两道众人熟悉的身影尾随而至,浑身散着逼人的气势,其中一人冷冷的目光扫过紫荆几人,阴沉之声随口吐出:“想不到啊,我和凌汉两人合力偷袭都没杀死你,看来你很不简单啊。”

    说话之人正是白郁,而最先落地之人自然便是先前与白郁、凌汉一同进入山洞的白天仲,此时的他正单膝跪,右手撑着地面,咬牙狠声说道:“想杀死我?不是那么容易的。”

    “白郁,你干什么?”正在因为得到火玉而兴奋欧名的紫荆,看着突然生的变故,怒瞪着随后掠出的白郁、凌汉二人沉声问道。

    听到紫荆问道,白郁调侃得反问道:“干什么?哈哈~,你猜呢?”

    看到白郁露出邪的表情,紫荆终于明白了他的意图,指着白郁和凌汉说道:“看来,欧楚阳和方准猜对了,你们二人早就想好了要在最后时刻独吞火玉。”

    “哦?你早就知道了?”听了紫荆的话,白郁有些诧异的盯着欧楚阳说到。

    欧楚阳苦笑着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白郁看着欧楚阳说道:“厉害啊,我看走眼了,虽然你的实力不怎么样,但你的头脑却比这里的人都要精明。呵呵。”

    呵呵一笑,白郁目光转向紫荆,道:“不过知道了又怎样?你们没有取胜的机会的,还是乖乖的把火玉交给我吧。”

    “妈的,白郁,凌汉,大家都是队友,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你们居然做出这样的事,简直不是人。”一旁后知后觉的洪刚终于听出了端倪,立即与洪列破口大骂起来。

    “恬燥。”不屑的瞥了一眼大骂自己的洪刚,白郁冷冷的吐了两个字。

    “噗嗤”

    话音刚落,一个令人心惊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转向身后,欧楚阳有些皱起的眉头彻底的拧在了一起,愤怒的看着面前这个人,欧楚阳不由生起一股极端的杀意。

    突然间传来的透体凉意让一直骂着白郁的洪刚安静了下来,低下头看着胸前穿出的寒光剑尖,洪刚不由一阵错愕,剑尖上点点的鲜血顺流而下,淌得衣衫上尽是殷红,此刻,洪刚方知自己被人暗算,可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暗算他。

    缓缓的转过头,洪刚终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脸庞的主人居然是一直沉默寡言的林同,此时的林同正紧握着穿透自己的长剑,冷冰冰的看着他,随后,林同紧握长剑的手掌微微一旋,猛的将长剑抽了出来,长剑离体,鲜血受到胸腔内部的压力挤压,如泉般的喷洒出去。

    “你…”颤微微的用手指了指身后的林同,洪刚带着不甘和屈辱说出了他一生中最后一个字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哥~”看着自己的大哥被人杀掉,洪列怒吼丰的向凶手奔了过去,手中大刀寒光咋现,虎虎生风的砍向林同。

    “不要!”看到洪列情急出手,欧楚阳急忙手声劝阻,洪刚一剑被刺而死,欧楚阳虽然没有看的清楚,但他知道,能够一击将洪刚杀掉,这个林同绝不只是表面的一级武士那样简单,他在隐藏实力,这样的话,洪列就危险了。

    可是,已经晚了,此时洪列已经掠到了林同的面前,如同欧楚阳所料,就在洪列刚刚接近林同,一股寒冷的能量陡然自林同身上暴出来,气势瞬间暴涨,只见林同嘴角向上一扬,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后,身形晃动之间,窜到了洪列身后,随后,淡淡的水属性气劲不断涌出,流转到长剑上,长剑一抖,急的刺向洪列的背部。

    “噗嗤”又一道长剑入体的刺耳之声,与洪刚一样,洪列被林同一剑从后刺入体内,瞬间毙命。杀掉了洪列,林同恍若无事般走到了白郁身旁恭敬的收道:“老大。”

    转眼间,一行人之中少了两个人,却多了两具尸体,紫荆怒视着面前的三人,狠不得除之而后快,只不过现在已方三人除了欧楚阳外,自己与白天仲都是受了不轻的内伤,根本不能反抗。

    美目看向欧楚阳,紫荆摇了摇头,唯一一个状态良好的人,却只有九级武者的实力,对方随便叫出一个人就能轻易的解决掉。

    “唉”绝望的叹了口气,紫荆说道:“林同也是你们的人,不用说,林梦也一样是啊,看来你们是早就策划好了的,只等着利用完我们将我们杀掉,是吧?”

    “没错,林同和林梦早就跟我了,你招人入队的时候,也是我让他们进来的,一切的一切全都是为了今天,为了你。”轻摇铁扇,白郁得意到。

    “为了我?”

    “是你。我白郁看上的东西谁也拿不走的,既然我看上了你,你就是我的了。”

    “卑鄙。那夜方准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没想到这都是真的。”此时,紫荆终于明白了白郁的意图,果然如方准所说,白郁不只要财,更要人。

    “呵呵,方准也很精明,不过,现在的他早已经提前一步离你们而去了,哈哈。”白郁越说越得意,最后竟然开心的大笑起来。

    “你是说林梦?”这时,欧楚阳突然接道。

    “对了。在进入山洞前,我就让林梦偷偷的杀掉他了,以免碍事。难道你们没现,从我们出来一直没见到他们吗。”白郁答道。

    “呵呵”看到白郁表情,欧楚阳忽然笑出声来,就连一旁的紫荆和白天仲呆呆的看着欧楚阳,不明白欧楚阳此举为何。

    “死到临头还能笑的出来,我很佩服你。”看着欧楚阳沉着的表情,白郁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妥,不过他不信欧楚阳在这个时候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欧楚阳看着白郁,依然微笑着说道:“我劝你,做人可以自信,但不要自大才好。”

    “什么意思?”欧楚阳如此说,更让白郁产生出一丝不安。

    “什么意思?看了就知道了。”话毕,欧楚阳微微侧了xia身,目光扫了白郁一眼,嘴角上挂着的浅浅笑容充满着自信。

    “方准,出来吧。”低沉声音缓缓传出,欧楚阳轻转过身,面向身后的树林深处招了招手。

    片刻,一道挺拔的身影自树林深处慢慢的走了出来,身影有些瘦弱,但却笔直,脚步重重踏下,一股天生的冷傲气势释放而出,犹如杀神一般令人寒粟。身影腋下夹着一个人形物体,虽然物体沉重,却丝毫不能影响身影逐步前行的沉稳脚步。

    “你就不能让我保持点神秘?这么早叫我出来干什么,我还打算一会偷袭呢。”身影呈现,声音也是随之传出,那语气却是丝毫没有将在场众人放在眼里。

    所有人随着欧楚阳的目光看去,不jin面色大变,只不过变的形式各不相同,紫荆、白天仲看到后,精神皆是振奋了起来,原本绝望的面情霎时间闪出一抹希望之光,而白郁一方看到这个身影时,不由得大惊失色。

    “方准?你没死。”阴沉得盯着走出的人影,白郁这才现自己的计划出现了巨大的纰漏,本来应该已经死掉的方准此时却活生生的站在众人面前,而且,他的腋下夹着的,正是原本应该是杀手身份的林梦,现在两人的身份生了根本性的对调,这说明,欧楚阳不仅早已知道了自己的意图,而且更可怕的是,他可能看透了队伍人员的站位而有所准备了。

    “林梦死了?”欧楚阳皱眉问了一句。

    “死了。”

    “你真的杀了她?”

    “对于能够威胁到我生命的人,我一向不会留手。”

    “可她是女人哩。”

    “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蛇蝎心肠?”

    “你够狠。”

    “少来,你比我还狠。”

    欧楚阳、方准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对着话,完全把白郁一方人当成了空气,这般不理会的态度,气的白郁原本bai皙俊秀的面孔泛起一抹红润,而一旁的林同眼前着自己的亲妹已经死于方准之手,终于忍不住那突如其来的悲痛心情,大吼道:“你杀了妹妹,我要杀了你。”

    怒吼着,林同就要冲上去找方准报仇,只是,前者刚yu掠出的身形却被白郁死死拉住,气愤的甩开白郁,林同失去理智般吼着:“放开我。”随后,蒸腾的水属性内气冲天而起,一把长剑含怒指向方准,急杀来。

    “笨蛋。”看着几近疯狂的林同,白郁顿时气骂出口,想要出手阻止,可细细一想,却又停下了yu动的身体,静静的看着对面。

    寒光闪闪的长剑,掺杂着水蓝内气急刺来,看着林同疯狂的表现,方准微微一笑,脚步轻点地面,在长剑抵达胸前的一瞬间向后飘退,待长剑去势已尽时,后者飘退的身形稳稳站定,一股雄浑的赤色能量喷勃而出,迅游zou于全身各处。方准紧握双拳,身形微低,闪开刺来的长剑,右拳旋即暴起,自下而上的挥出,直袭林同下颚。

    “蓬”亲妹的惨死早已使得林同失去了理智,而在他仓促之下出手后,根本没有考虑到任何后招与防备,这样就致使冷静的方准有了可乘之机,蕴含庞大火属性能量的一拳,准确无误的击中了林同的下颚。

    与此同时,在拳头触及林同下颚的霎娜,众人隐约的听到了一阵极度刺耳的骨骼碎裂之声,林同的身体受一拳之力,向上抛飞而去。只一拳,众人就明白,林同已经受到了重创,不过,方准明显不想放过林同,一拳得手后,方准脚下狠狠一跺,身形向上追射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