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八九章 赤焰火狐

第二八九章 赤焰火狐

 
    ……

    休息之前,紫荆根据每个的实力搭配,将众人分成了值班守夜的几个小组,由于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已经非常接近二级地带,紫荆不敢有丝毫放松,所以值班守夜的人一般都是三人一组,并且每两个小时换一次班,这样,整整十人的队伍除了白郁这个大高手之外,人人都被分配了任务。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欧楚阳、紫荆、方准一组,值第一班;洪刚、洪列、白天仲一组值第二班;剩下林同、林梦、凌汉三人一组值最后一班。任务分配好后,无关的众人回到帐蓬休息去了,帐蓬外只留下了欧楚阳、紫荆与方准三人值守第一班。

    围着火堆,三个坐了下来,因为彼此之间比较生熟,所以谁都没有开口,气氛一时之间变得压抑起来,半晌,紫荆像是无话找话似的突然对欧楚阳说道:“小di弟,刚才你的手艺真的很不错哦,姐姐好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虽然夜晚光线比较暗,但欧楚阳还是能在火光的照射下清淅的看见对方飘来的勾人心神的目光,心中微微一动,欧楚阳脸颊不自然的红润起来,尴尬的咳了一声,谦虚道:“哪里,只是小时候家里穷了一些,什么事都自己动手,时间久了,也有点心得罢了。姐姐说的有些过了。”

    “不,她说的对,你烤的真的很好吃。”这时,方准突然插了一句。

    突兀的一句使欧楚阳和紫荆不由一愣,两人心中很纳闷,这个方准自从加入队伍后,说过的话屈指可数,而且他的话像是很珍贵似的,非是重要的事,从不开口,怎么突然之间喜欢聊天了?

    两人错愕的看向方准,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还是紫荆比较老炼,惊呆了一会,立刻回复了本心,微笑着说道:“方准,这不像你的性格啊,怎么突然有兴趣说起话来了。”

    “我只是实话实说。”方准的话依旧是那么干练。

    听了方准不冷不热的一句话,紫荆眉尖一挑,娇嗔的白了他一眼,道:“呆子。”

    欧楚阳也是一阵苦笑,暗道:“这个方准,还真有个性。”

    感觉跟方准没有什么好说的,紫荆重新把目光放在了欧楚阳身上,问道:“小di弟,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呀。”

    “为了修炼,想要变强,然后做自己想做的事。”欧楚阳答道。

    “哦?那你想做什么事呀?”听了欧楚阳的回答,紫荆饶有兴致的接着问到。

    紫荆的话勾起了欧楚阳的思绪,欧楚阳低着头回忆起了自己的前世今生,方老、方堂、黄浪,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涌现在眼前,片刻,欧楚阳叹了口气,道:“还不知道。”

    听着欧楚阳言不由衷的话语,紫荆也明白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他根本不会将自己的事告诉一个仅仅相识两天的人,故意噘起性感的小嘴,娇嗔道:“小di弟,不诚实。”

    欧楚阳摇了摇头,反问道:“那姐姐你呢?”

    “我?”没想到欧楚阳会反问,紫荆眼神中闪过一抹惆怅,旋即抬起了下巴,看着天上的月亮缓缓的说道:“为了一个人吧。”

    “哦。”心里年龄三十多岁的欧楚阳经历了太多,他也很清楚像紫荆这样的女人,外表虽然刚强,但内心一定柔弱的很,而且通常这种女人更喜欢将心事深深的埋藏在心里,所以他也没追问下去,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随后,欧楚阳突然很感兴趣的看向方准,问道:“那你呢?”顺着欧楚阳的目光,紫荆也好奇的看着方准。

    之前欧楚阳两人聊着,方准没有搭茬,只是低着头拿着一根细小的木棍在火堆中间下意识的捅着,仿佛在想着什么心事。听到欧楚阳有些一问,方准低着头慢慢的抬了起来,眼中暴中坚毅的毫光,道:“因为仇恨,我要变强,最强。”

    说着,方准气势一变,一股豪气陡然从身上散出,无形之间,欧楚阳二人突然感觉到他的身影高大了许多。

    紧接着下面一句话,又是让欧楚阳和紫荆一愣。

    方准说完后死死的盯着欧楚阳,深沉的说道:“你很强。比我强。”

    方准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欧楚阳和紫荆二人不由一愣,紫荆错愕的将目光转向欧楚阳诧异的上下打量着。

    而欧楚阳心中却是一突,心想:“难道他看出来了?不可能啊,自己连内气都没怎么使用过,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欧楚阳心中虽然有了一些波动,但欧楚阳并没有表现在脸上,慢慢的抬起头,看向方准的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并且多了一丝警惕,微微一笑,欧楚阳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随后方准一句话让欧楚阳一阵气结:“感觉。”

    “妈的,吓了一跳,还以为他看出什么来了。”提起的心放了下来,欧楚阳暗吐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别人看出他的真实实力,自己还带着三百斤的负重呢,这要是让人看出来,那他也别想在队伍中待下去了,没有人会让一个如此不诚实,隐藏的这么深人的在自己身边,虽然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

    “呵呵,我才九级武者,根本与强字搭不上边。”

    “我的感觉一向不会错。”方准再次肯定道。

    “行了,你们两个别说了,谈点有趣的事好不好。”感觉到话题越加沉重,紫荆立刻打断道。

    “行。我感觉我们这次去的这个地方很有危险。”方准语不惊人死不休。

    “哦?”欧楚阳心中大惊,原来不只自己有这种感觉,现在连方准感觉到了,心里那种异样的成份又浓重了许多。

    听到方准这么说,紫荆突然一愣,眼中迅的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转眼间消失不见。不过这道光芒却被欧楚阳二人恰巧现了,两人相视了一眼看向紫荆。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看到欧楚阳二人向他投来的目光,紫荆的面色突然变得灰黯起来,不过她还是极力的掩饰着。

    欧楚阳二人没有说话,就这么直直的盯着紫荆,把紫荆看的心直一阵毛,隔了很久,紫荆终于忍受不住两人怪异的目光,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哎,好吧,我跟你们说了,你们一定不要说出去。”

    欧楚阳和方准点了点头。

    缓了缓激动的心情,紫荆微微的侧了xia身子,看了不远处的几个帐蓬一眼,低声的说道:“我的家住在帝国北部的一个小镇,那里叫采城镇,父亲一早就去世了,家里还有个弟弟,本来我和弟弟相依为命,虽然贫困了些,可是基本能够维持生活,不过,一个偶然的机会之下,我们现自己突然在体内产生了内气,这让我们很是高兴,能够修炼出内气就意味着我们有可能成为大6上人人羡慕的强者,以后便会生活的更好,所以我们开始了修炼,因为没有人指点,弟弟慢慢走上差路,一不小心之下,走火入魔了,我和弟弟都是水属性内气,弟弟由于修炼过于投入,终于内气反噬,在体内结成寒冰之状,其实这不算什么,只需要武卫级别的火属性高手帮忙就能治疗,可当我通过各方面渠道把人请来后现,弟弟居然是先天寒阴体。”

    “先天寒阴体?是什么?”说到这里,欧楚阳忍不住问了一声。

    没等紫荆解释,方准接了过来,道:“先天寒阴体,修炼水属性内气的绝佳人选,如果有名师指点,按部就班的修炼的话,每提升一个等级,修炼的度便可成倍或十倍的增加。易能够修炼成武神的先天之体。”

    “还有这种事?”欧楚阳闻言,心内无比震惊。

    点了点头,方准接着说道:“先天寒阴体的人修炼水属性内气,学会武技后一般比正常水属性强者会强上许多,只不过,他还有一个缺限。”

    “什么缺限?”欧楚阳问道。

    眼神扫过紫荆,方准叹道:“普通修炼者只允许修炼一种功法,而先天寒阴体修炼则可修炼多种水属性功法,而且重要的是必须经历低级、中级、高级这个阶段,要循序渐近,否则先天寒阴体的寒阴属性提前暴,引至走火入魔,想毕,你的弟弟最开始修炼的不是低级水属性功法吧。”

    方准说完紫荆的打转了很久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点了点头,抽泣道:“没错,当初为了变强,小镇的一个强者看我们可以修炼出内气,就赠予我们姐弟两一套功法,也就是我现在修炼的天水诀,天水诀是一套中级功法,本来以为功法等级高一点,以后修炼也能快一些,而威力相对来说比低级功法强上许多,可是弟弟修炼了一年后,突然全身被寒气侵入,成为了冰人,现在在家乡小镇的那个强者家里,想要维持生命就必须使用火属性灵晶不停的导入他的体内,慢慢化解寒气,可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我来日暮森林已经快两年了,所有得到的东西几乎全都换成了金币用来购买火灵晶,隔几个月我就会回去一次,将得到的火灵晶送回去用以维持弟弟的性命。一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日暮森林的某处有一种天然形成的晶体,被称做火玉,可以完全治好弟弟的病,所以近一年我都在打探火玉的下落,半个月前,终于被我找到了火玉的所在。”

    “就是我们这次的目标吧。”欧楚阳接道。

    “恩。赤焰火狐王守护的就是火玉,我跟白郁等人是一同现的,本来我们都想拒为已有,可最后现赤焰火狐王居然隐隐突破到了级灵兽的级别,我们打不过,所以只能回到镇子上招些人手,我们还不敢说出火玉的事,怕有心的强者出手抢夺。所以我们想了一个办法,就是招一些跟我们实力差不多的强者一起行动,最后我们平分。”

    “平分。可能吗?”欧楚阳苦笑着摇了摇头,嘲笑道。

    紫荆明白欧楚阳话中的意思,不过他还是守着那一份仅存的希望,眼含梨花争辩道:“我也知道不可能,不过没有办法,以我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可能靠近火玉,所以只能选择和白郁他们联手。我跟他们说过了,只要得到火玉,我会给他们足我所拥有的一切,包括我自己。而且白郁也答应了。”

    “靠,我说白郁看我的时候,总有狠厉的目光传来,原来这厮是在吃醋。不过以白郁的为人,恐怕到最后紫荆还是要人财两失啊。”听了紫荆的话,欧楚阳方才恍然大悟。

    想到这里,欧楚阳讥讽的笑道:“那白天仲、林氏兄妹、凌汉呢?他们也同意吗?”

    苦恼的甩了甩头,紫荆答道:“白天仲和林氏兄妹也是刚刚加入不久,他们不知道火玉的存在,只知道里面有大量的宝物,凌汉是白郁的人,他不可能不同意。”

    “什么?”这次不只欧楚阳,连方准也是一惊。“凌汉是白郁的人,那可有意思了,本来白郁就是五级先天武士,再加上一个凌汉,实力不是一般的强啊。”欧楚阳心想。

    紫荆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确实,当初他俩就是一同出现的,后来我们达成协议后,为了封锁消息,白郁不让我跟人说起他和凌汉的关系,我看他们同意了也就顺其自然答应了,对于我来说,现在只要得到火玉,让我干什么都行。”

    欧楚阳使劲的揉了揉略微有些胀的额头,心中不jin苦恼,看来这次真是麻烦了啊。

    看着陷入沉思的欧楚阳和方准二人,紫荆突然用哀求的语气说道:“我知道,让你们去帮我剿杀赤焰火狐王很危险,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帮我,不要离开,我已经等不了了,家里传来消息说,弟弟最多还能挺一个月,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唉~”欧楚阳叹了口气,慢慢的说道:“他说的危险并不是指可能达到级的赤焰火狐王。而是白郁啊。”

    方准诧异的看向欧楚阳,随后赞同的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