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八三章 尚武学院

第二八三章 尚武学院

 
    ……

    “恩。?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  W≤WW.81ZW.COM”欧楚阳点了点头,他心中明白,庞家绝不会就这么算了,待在这时间长了,恐怕会被现,不过,他还不想走,因为他始终放心不下的是,直到现在,方堂与黄浪二人都没有什么消息。

    “那堂叔和大哥?”

    轻轻的摆了摆手,欧浩鹏打断欧楚阳的话道:“这事你不用管,我会派人去找他们,你有什么打算?”

    “我打算在尚武学院招生前找个地方修炼,等到三个多月后再回来,那时我要进入尚武学院。”

    “恩。好好修炼,记住,没有实力,什么都不是,只有拥有了让别人恐惧的实力,你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一切事。”欧浩鹏颔说道。

    “我知道。”

    “咚~”正在房间内再度陷入沉寂时,一个沉闷的声音从四号房间中响起。

    两人闻声奔去,推开石门,房间内的地上流淌着大量的血迹,床下的角落里一只鲜红的手掌露了出来。

    “床下有人?”脑中闪过一丝曙光,二人急忙上前将床下的人拉出,用衣袖拭去了床下人脸上的血迹,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二人眼前“吴大哥。”欧楚阳惊声叫道。

    床下之人正是一直受命照顾欧楚阳的吴新,此时的吴新已经奄奄一息,眼睛似开似合,看到欧浩鹏与欧楚阳后,嘴角终于挂上了欣慰的笑容,断断续续的说道:“主人,欧兄弟。”

    “吴大哥,你别说话,我帮你疗伤。”说着,欧楚阳就要将吴新扶起来。

    吴新一把抓住了欧楚阳的手臂,阻止了欧楚阳,缓缓的说道:“不用费事了,我不行了。”费力的转向欧浩鹏接着说道:“堂主受了重伤,不过还没死,兄弟们掩护他从密道逃走了,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主人要救救堂主,至于欧兄弟的大哥,当日刚刚恢复醒来,就再次被击伤,相信凶多吉少了。动手的人很厉害,我们几乎同一时间被杀,只有我当时昏了过去滚到了床下没有被现。”

    “咳…咳…,后来我醒来听到几人个说道,绞杀,欧家,小荡山,主人,相信他们已经知道了什么,有可能对欧家不利,请主人早做打算。欧兄弟,认识你真…真高兴…。”说完最后一句话,吴新终归闭上了双眼,停止了呼吸。

    看着怀中缓缓垂下的手臂,欧楚阳失声痛哭出来,紧紧抱着吴新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欧浩鹏缓缓的站起身上,轻轻的拍了拍欧楚阳的肩膀安慰道:“他做到了他的本份,死得其所,你放心,这笔血债先记着,总有一天,生在他们身上的一切,我会向庞家讨回来,现在不是哀伤的时候。”

    欧楚阳点了点头,强忍着悲痛,将吴新慢慢的放在了********拭去了眼角的泪水,说道:“父亲,现在怎么办?”

    “既然吴新给了我们消息,那说明小荡山欧家恐怕要出事,我必须要赶回去,而你?”仔细的想了一会,欧浩鹏担扰的说道。

    “父亲放心,我不会傻到去找敌人报仇,我会努力的修炼,等到我有实力的那一天,这笔血债我会亲自上浮级殿讨回来。”听出了欧浩鹏语气中的担心,欧楚阳安抚到。

    “恩。那好,你先在城里找个地方躲一下,我立刻起程回小荡山。至于吴新,我会派人将他好好安葬,你自己保重。”说完,欧楚阳抱着吴新的尸体随欧浩鹏走出了地道。

    到了院子里,欧浩鹏拿出了一个鸣笛轻轻的吹了一下,不多时,只见几道身影从四面八方奔来。

    待到来人站稳,欧浩鹏低声吩咐道:“以家族之礼好好安葬吴新,另外派出所有人,通知各分堂高手回家族。”

    说完,欧浩鹏眼含深意的看了欧楚阳一眼,转身大步朝外走去,只留下欧楚阳一人站在院子里。

    欧楚阳抬头看天,明月高挂,只是他眼中却只看见明月旁边的黑雾,夜,如此凄凉。

    柔和的秋风徐徐的吹拂,树干上的枝叶开始泛黄,叶子上残留着昨晚的雨水,顺着树枝,更多的水珠流淌在树叶上,偶而掉落一片,预示着炎热的盛夏正悄悄的离开,天气不再那般炽热,和煦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再配上秋的凉意,更使人身心舒爽。

    然而,宽敞的黄土路上,一个黑衣打扮的少年却是满头大汗的行走着,他的脚步很沉重,犹如有千斤巨石压在身上一样,每每踏出一步都会在路面上留上深深的脚印,少年背后已经湿透,小腿也不住的颤抖,如果挽起裤腿,就能看见里面强健的肌肉绷的紧紧的,连青筋也浮现在皮肤表面。偶而路过的行人、商旅,都会忍不住的向少年投去的好奇的目光。

    又走了近千米,少年终于有些忍受不住,拖着沉重的双腿,随便找了一个稍微粗壮的大树,也不理树下的泥泞,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背靠着大树,少年口中犹如老牛般呼哧呼哧的大口net息起来。

    “妈的,真重啊。”少年挽起了裤腿,伸了mo脚1uo上带着的两个黝黑亮的脚腕,低声呢喃了一句。

    “打铁铺的洛铁果然厉害啊,真的把这个脚腕做到了上百斤,都走了两天了,还能到路过的行人,看来我并没有走出多远啊,照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走到日幕森林啊。”少年回头看了看背后,苦恼的摇了摇头。

    没错,少年正是欧楚阳,两日前,欧浩鹏因回欧家与欧楚阳分别之后,欧楚阳便离开了棋盘镇,而从那时开始,他给自己制定的修炼计划也开始全盘启动了,此行的目标正是他先前所想的日幕森林,距离尚武学院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他必须在这三个多月内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因为在认识黄浪的时候,他曾经跟黄浪聊过自己的打算,当说到尚武学院时,黄浪告诉了欧楚阳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消息。

    欧楚阳依稀记得当日黄浪的话:“兄弟,尚武学院招生时很简单,只要有八级武者的实力,并且年龄在十八岁以下就可以进入尚武学院。在招生时会举行一场格斗赛,通过实力的验证,来决定学员的等级,做为以后进入学院的分班成绩。不过,外人不知道的是,不知道多少久以前,尚武学院突然在招生的时候特别关注一些天赋非凡的学员,据传说,一些天赋异禀的学员进入尚武学院后并没有跟大多数人一起学习,他们好像被带到了某个地方进行特殊的训练,那种人虽然很少,但尚武学院也的为这种强天赋的人成立了一个团队,它被叫做:神团,顾名思义,就是把这种人当成未来武神一样培养,那里有着常人想象不到的残酷训练方法,还有着大量的天材地宝、丹药供他们使用。”

    初闻这个消息,欧楚阳也是大吃一惊,可当他问道这个神团的选材标准的时候,黄浪的脑袋却是摇的像波浪鼓一样道:“具体的标准没人知道,就连成为神团一员的学员也不知道,尚武学院好像对选人方面很是谨慎,学院的人不仅会竞赛上观察每一个人,到了学院后也是需要观察一段时间,选好人后才会宣布哪个人进了神团,而进了神团的人,一般的成员有可能再也看不到那个人了。

    脑中回忆着黄浪的语话,本来筋疲力尽的身体,又多出了一丝力气,微微的侧了侧身,欧楚阳咬着牙撑起疲惫的身体再次站了起来。

    “时间不多了,一定要加入神团。”年仅十一岁的欧楚阳背负着很多东西,亲生父母的死,要靠自己去查;方堂和黄浪遇狙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这笔血债也必须自己亲自去浮级殿庞家讨回;还有一定回到欧家,不为别的,只为生父的临终前的遗愿。想要做到这些,自己必须拥有很强的实力基础,而能让自己成为强者的地方只有尚武学院的神团。

    手指轻轻的抚过空灵指环,一颗圆润的回气丹便出现在手中,张口服下,一缕淡淡的热气慢慢的流遍全身,微微闭目,欧楚阳的精神感知力能清晰的感觉到药力在体内缓缓化开,全身已近麻痹的肌肉也在不停的吸收着。

    待到将药力吸收完毕,欧楚阳拖着疲惫的身子,再次迈起沉重的步伐坚难的向着日暮森林走去。

    之所以行走困难,都是拜着负重装备所赐,从棋盘镇出来,欧楚阳便戴上了在打铁铺那定制的负重装备,本身欧楚阳以为自己只能够承受一百斤的重量,不过当他戴上后才现,这一百斤并不能使自己产生多大的压力,最后经过多次尝试,欧楚阳选择了两只脚腕和两块腰铁,整整三百斤的负重让欧楚阳行走如龟爬,还好自己的身体异常强健,只用了两天欧楚阳便适应了这些重量,不过,适应之说只是不妨碍自己移动而已,有了这三百斤,欧楚阳的实力从五级先天武士陡降到了武者级别,一身的内气九成被用于抵抗这股重力。

    为了使自己不那么显眼,欧楚阳选择了一条从未走过的小路,官人很多,而这条虽然也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比起官路显得异常的平静。

    桑平镇,是从棋盘镇经过盘曲小路抵达日暮森林的最后补给站,这里的民众基本都是以做小买卖为生,因为小镇临近日暮森林,这里的气氛显得非常的热闹,大多数来到这里的人都是一些佣兵,其次便是一次想要运送货物去到日暮森林另一端的宣安国做生意的商旅,还有一些独行强者,靠着本身的强大实力往返于日暮森林与小镇之间,打出的宝物也是坐地出售出去。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过着刀头tian血的生活。

    用了整整八天时间,欧楚阳终于完全适应了身上的重力,徒步来到了桑平镇,到了这里就意味着自己随时可以进入日暮森林,尽量使自己的脚步轻盈一些,欧楚阳慢步的走在镇子的石子路上,路的两旁尽是一些形形色色的店铺,由于桑平镇特殊的地理位置,这里的店铺几乎都是经营丹药、药材、武技等等,而且各家的生意都出奇的火爆,来来往往的人群络绎不绝。

    走着走着,欧楚阳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侧身看向一个名为“神医馆”的店铺,其实吸引欧楚阳停下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店铺的名字,而是这家店铺内稀少的人群让欧楚阳不得不稍微注意了一下。

    看着店铺门口的招牌,分明写着出售各种药材、丹方,欧楚阳不jin纳闷起来,既然都是出售药材,为何不叫xx药铺,却叫神医馆呢?

    习惯性的用右手托着下巴,欧楚阳越想越好奇,最后终于忍不住走了进去。

    店里冷冷清清,只有三二个人挑选着药材,一个身着红衣服的小女孩正在为不停的忙碌着,看她那麻利的动作,显然做这行已经做了很久,有些药材不用查看就知道放在什么地方,店内右侧角落里,一个年约六十左右的老人正埋头奋笔疾书写着什么,几个人根本没有注意到欧楚阳进来。

    没有人招呼自己,欧楚阳也乐得清静,负手走过柜台,扫视了柜台中的货物一眼,欧楚阳这才恍然大悟,知道了为何此间店铺忍流稀少的原因。原来,这间店里摆着的几乎都是一些炼制寻常一级二级丹药的普通药材,连一个丹方都没有。可是为什么要叫“神医馆”呢?难道这里有能治病的高手?

    想到这里,欧楚阳抬头看了看正在埋头写字的老人,不像!目光转向小女孩,更不像!

    这时,仅有的几个客人也面带遗憾的走出了店铺,显然他们并没有挑选出令自己满意的商品。终于,小女孩送走了几个客人后现了欧楚阳,随后前者立即走到了欧楚阳身前,用那有些稚嫩的口气问道:“大哥哥,请问你要买些什么?”

    听到小女孩的询问,欧楚阳想了想不好意思的说道:“哦,本来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丹方,现在看来,这里只出售药材,那我就没什么需要的啦。”说完,欧楚阳笑了笑便要转身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