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八二章 回复平静

第二八二章 回复平静

 
    ……

    如雷般的喝声随风回荡在群山之中,形成淡淡的回音,让欧楚阳久久不能平静,实力?证明?

    “你说的对,父亲的遗愿应该由我来实现。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握紧了双拳,欧楚阳再次跪,恨恨的说道:“父亲,终有一天,孩儿一定亲自送你回欧家。”

    回音消散,山崖顶再度回复了平静,风吹草地沙沙的声响成了这里的主旋律,欧楚阳就这样跪着再也没有起来。而一旁的欧浩鹏也没有打扰欧楚阳,只是静静的站在欧楚阳身后,默默不语。

    一天,一夜。

    天一夜,欧楚阳没有移动半分,欧浩鹏凝视了他很久,终于,再也忍不住心痛起来,走上前刚想叫起欧楚阳,这时,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在远处响起,随着声音两人朝远方看去,只见一道绿芒由不远处划破长空,在空中形成一道闪亮的光团,许久之后才渐渐消散。

    “在这等我一会,不要走开。”看到这道绿芒,欧浩鹏不jin面色骤变,随即低声嘱咐了一句,向着绿芒升起的方向疾驰而去。

    只觉眼前人影晃动,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欧浩鹏身形已在百米开外,旋即消失不见,欧楚阳心中一惊,这就是武尊的实力吗,好快。看欧浩鹏焦急的神态,可能生了什么大事。

    一天一夜没有合眼,疲乏的感觉慢慢的在头脑中升起,欧楚阳依着石碑沉沉的睡去,不知睡了多久,突然感觉到一股劲气从远方急射而来,欧楚阳猛然间从睡梦中惊醒,翻身站了起来,目光直视着前方。

    “嗖!”一道人影出现在欧楚阳面前,定晴一看,来人正是久去不回的欧浩鹏,欧楚阳刚想出声询问,欧浩鹏率先开口说道:“出事了。”

    “什么事?”欧楚阳急忙问道。

    “两天前,”灰鹊“分部一夜之间被毁,没有一个活口。”

    突如其来的消息犹如一道晴天霹雳让欧楚阳忍不住摇晃了一下,急切的问道:“什么?什么人干的?”

    “还不知道,现在正在查,不过最有可能的就是庞家,庞子模的死,庞洪老鬼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我想除了庞家,不会有其他人。”欧浩鹏神色凝重的答道。

    “那堂叔和大哥呢?”听到欧浩鹏的回答,欧楚阳突然想起还在棋盘镇的二人,神色慌张的问道。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在现场没有现他们二人的尸体”

    闻言,欧楚阳不由松了一口气,既然没有现尸体,那说明他们有可能还活着。

    “现在我要回棋盘镇一趟,你…”

    “我也去。”打断了欧浩鹏的话,欧楚阳果断的答道。

    “不行。那里很危险。”坚决回绝了欧楚阳,欧浩鹏摇了摇头说道。

    “我要去。堂叔和我大哥在那里,我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

    看着欧楚阳坚毅的眼神,欧浩鹏知道再说下去也是徒劳,无奈点了点头叮嘱道:“好吧,不过到了棋盘镇你要一直跟着我,不要莽撞行事。”

    得到欧浩鹏的肯,欧楚阳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回过身上面向石碑重重了磕了个头喃喃道:“父亲,等孩儿再次回来,送你回家。”

    说完,两人便离开山崖顶,朝着棋盘镇方向飞掠而去,这次,两人都没有坐骑,只是凭着本身的实力,飞的赶往紫去城,起初,欧浩鹏为了照顾欧楚阳,故意放慢了度,过了一段时间,感觉到度太慢,欧浩鹏索性拉带着欧浩飞了起来,武尊强者实力非凡,可修御体之术,两人只用了整整两日的时间就赶到了棋盘镇外。

    连日来的不停赶路,即使是武尊级别的欧浩鹏也倍感乏力,一身内气消耗了七八成,到了棋盘镇外的时候,已经是夜晚,欧浩鹏没有着急进城,在城外的密林中找了一个僻静所在,好好的恢复了一把,待到自己的状态回复到九成的时候,这才带着欧楚阳走进了棋盘镇。

    “小心些。”低声的叮嘱了欧楚阳一句,欧浩鹏放缓了脚步,棋盘镇内严jin战斗,这是早已定下的规矩,欧浩鹏自然很是清楚,如果进了城内还是一副焦急、愤怒的心态,恐怕立刻会被隐藏在城内的高手注意,这对二人现在的情况来说,是非常不利的,所以,虽然心中无比焦急,但表面上还要装做没事人一样。

    表面坦然,可两人脚下的步伐却是在不断的加快,没用多久,两人就来到了仁厚古董店门前,看着眼前的情景,两人的眉头拧到了一起。

    昔日里门庭若市的仁厚古董店,现在早已成为一片瓦砾,从门外望去,里面的设施尽皆被毁,碎木残瓦铺了一地,店内的墙壁、地面残留着被鲜血染过的痕迹,从此场景不难看出,几日前的战斗,或者说几日前的屠杀是多么的惨烈。

    “进去。”慢慢的扫视了左右一眼,看到四下无人,欧浩鹏低声说道。

    随后,两人闪身而进,经过店内来到后院的地下通道处,通道口的石板没有关闭,说明来人早就知道这里有个暗道,走进暗道看去,这里的情况不比外面好过多少,墙壁已经被鲜血染红,空气中还有残留的血腥味让人闻了隐隐做呕。进了大厅,除了班班血迹和残破的武器外,只有大片大片的碎纸散落。

    “尸体呢?怎么一具都看不到?”四下环顾了一周,欧楚阳连忙问道。

    “不知道。我接到消息后就立刻找你一起赶来了,想是一定有人将尸体运走了。”一边四下搜索着,欧浩鹏一边答道。

    “是谁下这么狠的手,这里的高手除了堂叔是先天武士外,其它人几乎都是武者啊。”回想当初刚到这里的时候,方堂做为这里的第一高手也才仅仅是武士修为,要想瞬间灭掉这里所有人,只需要来两个武卫级别的强者就可以了。现在这里连一具尸体也找不到,说明对方明显没打算留活口。欧楚阳想到这里,一股怨气从心头升腾而起,咬牙切齿的说道。

    欧浩鹏走到墙壁旁边,伸了mo墙上的刀痕,说道:“看墙上留下的刀痕,对方明显没有留手,这是冲着我们而来的。”

    就在欧楚阳刚要张口痛骂凶手的同时,一道低沉阴冷的声音突然从二人背后传来:“欧三爷,请了。”

    “谁?”听到有人说话,两人猛的转过身来,神色戒备的看着对方。

    灰蒙蒙的灯光照射之下,一道诡异的人影出现在欧楚阳二人面前,人影矮小,只有大约一米六十左右,由于光线的原因,并不能看清楚对方的容貌,不过从其瘦小的轮廓来看,对方的长相可见一般,再加上之前传来的阴冷尖锐的声音,立即让欧楚阳联想到九幽下的厉鬼。

    不过,来人虽然身材矮小,但身上散出来的森寒气息却无比的冰冷,在他面前,欧楚阳就感觉像是对着一个巨大的冰窖,光去就会觉得阴冷无比。

    “欧三爷,你终于回来了。”夹杂寒意的声音再次响起,欧楚阳下意识打了个冷战。

    冷冷的盯着眼前的身影,欧浩鹏面露一丝厉色,缓缓的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破星八将的寒杀冷玉冷先生。”

    “欧三爷客气了,在三爷面前,冷玉只不过是无名小卒罢了。”冷玉哧哧的笑道。

    “不知道冷先生来此有何贵干?”虽然欧浩鹏和欧楚阳隐隐的猜测到分堂的覆灭跟眼前人有着直接的关系,但欧浩鹏还是故作不知。

    “嘿。”听到欧浩鹏一问,冷玉冷笑了一声说道:“欧三爷,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吧?”

    “什么意思?冷先生不妨有话直说。”欧浩鹏寒声说道。

    “既然欧三爷想听,那冷玉就说说,前些日子我家少主在棋盘镇外yu难,被不知哪方的高手击杀,死的好惨啊,连尸体都不完整。三爷能不能告诉我是谁干的?”

    听了冷玉了话,欧楚阳拳头猛然握紧,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漆黑的眸子里,隐隐渗出道道血丝。

    “你家少主?哪位少主?”欧浩鹏故作惊讶的问到,口中说着,私下里却借着昏暗的灯光掩饰,轻轻的拉了一下欧楚阳,防止他因为心中的暴怒出手,那样的话很可能bao露了他的身份。

    还好大厅里很黑,冷玉没有看到欧楚阳愤怒的表情,轻轻的触碰让欧楚阳头脑立刻清醒过来,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缓缓的张开了紧握的拳头,细密的汗水布满了掌心。

    “欧三爷,别装糊涂了,明说了吧,经过调查,当时现场有”灰鹊“出现的踪迹,而前两日我家二主人来到这里也现了有重伤的高手在这里治疗。这跟你们欧家脱不了干系的,所以…”说到这里,冷玉突然停了下来。

    “所以你们就杀了这里所有的人?”欧浩鹏接过冷玉话茬,沉声问道。

    轻轻的摇了摇头,冷玉笑着说道:“杀人者,人恒杀之。不是吗?今天我留在这里就是奉主人的吩咐,想要告诉欧三爷一声,少主的死不会就这么算了,灭了”灰鹊“分堂只是收点利息而已。如果欧家不把杀人的凶手交出来,那死的人将会更多。嘿嘿!欧三爷,我想,就凭你还担不起这个责任吧?”

    “大胆!”一股强猛的气势在立刻在房间内暴涌而出,刺眼的绿色光芒霎时包裹了欧浩鹏全身,身边的欧楚阳被突如其来的气势逼的向后退了几步方才停下。还没等欧楚阳暗叹欧浩鹏卓绝的实力,欧浩鹏身形一晃,便向冷玉冲了过去,如电般快的手掌夹杂的雄厚的木属性能量拍向了冷玉。

    感受面前猛然出现的压迫气劲,冷玉的脸上再也没有先前的玩味,次露出的凝重的表情,一道水蓝色的能量顿时在身前成形,隐隐透着寒气的水属性能量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双掌停于胸前,掌以向外,迎着欧浩鹏突然袭来的一掌,猛的向外推去。

    “嘭”

    两掌相撞,汹涌的能量随着撞击顿爆炸开来,道道耀眼的强光射向四周,欧楚阳不由的转过头来,紧闭起了双目。

    强光过后,一团蓝绿色的能量涟漪以二人之前为中心向四周散去,强猛的能量荡过欧楚阳时,连他的衣服也被这爆炸产生的能量吹的呼呼作响。

    缓缓睁开双目,看向场中,欧浩鹏此时站立在原来冷玉所站的位置,而冷玉却退后了五、六步之远,此时正站在那里netbsp;   “好强。受了如此威猛的一掌,竟然没什么大碍。”欧楚阳惊讶的并不是欧浩鹏强猛的气势,而是冷玉实力居然可以与武尊级别的欧浩鹏一战,怪不得当时连欧浩鹏都没有现他,看来,这个冷玉的实力就算比欧浩鹏低,也低不了多少。

    “咳~,欧三爷果然名不虚传,世上传闻欧家三子的实力都已经晋升至武尊,此话当真不假啊。”虽说这一掌没有给冷玉带来多大的伤害,不过欧楚阳从他那轻微的咳声可以听出,这一招已经使他受了轻微的内伤。

    听出了冷玉口中的嘲讽之意,欧浩鹏没有理会,只是狠狠的说道:“哼!这一掌是教你以后不要口无遮拦,还有,回去告诉庞家主,没有根据的事情不要瞎猜,庞少主的死跟”灰鹊“没有半点关系,不要以为抬出庞家,我就会怕了你们,如果庞家拿不出证据,”灰鹊“分堂的覆灭,我欧浩鹏拼着命不要也要讨个说法。”

    “好。好。既然欧三爷不想承认,冷玉也没有办法,不过事情到最后终会水落石出,到时候希望欧三爷底气还这么硬才好。至于三爷的话,冷玉一定会亲口禀告家主。冷玉告辞。”放下狠话,冷玉不再逗留,转身顺着通道头也不回的掠去。

    欧浩鹏静静的站在原地,凝视着冷玉离开,久久没有开口,等了许久,方才转过身来看向欧楚阳说道:“你现在很危险,为了不使你的身份bao露,你必须马上走,走的越远越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