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八一章 一个交待

第二八一章 一个交待

 
    ……

    “是。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点了点头,老者向目光转向另外两个中年人吩附道:“举儿、进儿,你们跟我去一趟欧家,哼!他们欧家必须给我庞洪了一个交待。”

    从睡梦中转醒,眼前依旧是那昏暗的灯光,忍着巨痛的伤势,欧楚阳强撑着从*******坐了起来,之前受的伤实在太重了,重到以住自己引以为傲的恢复度都慢了许多。

    昨夜,欧浩鹏走后,欧楚阳一直盘坐uang上恢复着,没有吃过一粒米,喝过一口水,可能是方堂交待过,所以并没有任何人来打扰过他。

    在恢复的时候,欧楚阳惊奇的现自己的实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晋升到了五级,暗叹自己好运的欧楚阳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欣喜和兴奋,虽然实力提升了,可提升实力的代价未免太大了些,黄浪此时还不知道怎么样,而自从欧浩鹏将他的身世如实的告诉他后,一个血仇就深深在他心里扎下了根……

    他在怪自己,怪自己为什么要莽撞的拿出朱果,引来杀身之祸;怪自己为什么不是天生武神而立刻可以为父亲报仇。

    心里年龄本就在三十以上的欧楚阳经历了这一次被追杀事件,变得本就稳重少言的欧楚阳变的更加沉默、冷酷、神秘。此时的他最关心的只有黄浪的伤势和自己的深仇。

    慢慢的走下了床,推开门,耳边也渐渐传来忙碌的响声,走进大厅,看见方堂也在大厅里跟几个人说着什么,欧楚阳便走了过去。

    正在交待属下的方堂看到欧楚阳走了出来,急忙喝退了属下,跑了过来一把扶住有些摇晃的欧楚阳,轻声问道:“你怎么出来了?伤好了?”

    体会到方堂话中的关爱,欧楚阳感激道:“不碍事了,谢谢堂叔。堂叔,我想看看我大哥。”

    “好,跟我来。”没有阻止欧楚阳,方堂扶着前者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前。

    进入房间后,欧楚阳就看见黄浪双目紧闭,平躺uang上,之前为欧楚阳看伤的老者此时正拿捏着黄浪的脉博。看向黄浪,欧楚阳眼睛不jin有些湿润,从前者紧闭的双目来看,黄浪明显没有醒转,这一身的伤势全是来源于对方为了保护自已而造成的,欧楚阳怎么能不心酸。

    黄浪的胸脯不停的起伏着,仔细听来,气息很是微弱,不过幸好,尚算平稳。

    这时,老者也慢慢的站了起来,欧楚阳走到跟前,轻声的问道:“先生,他怎么样了?”

    听到欧楚阳问起,老者缓缓的答道:“他伤势很重,不过已无性命之忧,接下来就要靠他自己慢慢的恢复了,幸亏啊,他是修炼土属性的功法,本身的防御力惊人,要不早就没命了。”

    听了老者的话,欧楚阳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告了一声谢,欧楚阳走到了床边,亲切的看着这位认识不到一天的大哥。

    方堂没有说话,老者则悄悄的出了房间,许久,欧楚阳终于站了起来,随方堂回到了大厅。

    “堂叔,麻烦你帮我准备几套衣物。”到了大厅,欧楚阳突然开口说道。

    “主人吩附过了,一些应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你真的要去。”虽然听出了欧楚阳语气中的肯定,也从欧浩鹏口中知晓了欧楚阳要去什么地方,方堂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要去,毕竟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欧楚阳的回答很坚决。

    “唉~,那好吧,回头我派人把东西送到你的屋里。”

    “谢谢堂叔了。对了,我还有些事要在走之前办完,一会我出去一趟,如果父亲来了,替我跟他说一声,我去去就回。”

    一直以来受到方堂无微不至的照顾,欧楚阳还没有好好的谢谢前者,从与方堂的谈话可以分析出来,方堂已经知道欧楚阳要去什么地方,暗想连如此重要的事他都知道,方堂果然是欧浩鹏的心腹,此时的欧楚阳才真正的把方堂当成了自己的亲人,诚垦的向对方道谢。

    “出去?可是你的伤?”陡然听到欧楚阳要出去,方堂不由一愣。

    “没事,就在城里,我很快就会回来。”知道方堂很担心自己,欧楚阳宽慰道。

    听着欧楚阳的回答,方堂突然感到面前的年轻人变的陌生起来,以前欧楚阳虽然行事有些老气横秋,但有时也会像个孩子,可现在,欧楚阳给自己的感觉却是天与地的差别,之前些许稚嫩的语气再也不复,取而代之的却是悲愤与阴冷,方堂心里明白自己阻止不了欧楚阳,只能点头答应。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欧楚阳走出了古董店,昨天晚上要欧浩鹏就告诉过自己已经昏迷了两天,这么说来,自己与柳长风的约定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两天,这个约定对自己很重要,必须要去。

    第一次来到丹堂门口,还未接近,就嗅到了周围空气中飘荡的淡淡的药香,暗想丹堂果然名不虚传,就凭着这周围的药香就可以看出,丹堂里储藏的草药绝不是玛林商会可比。

    行至近前,欧楚阳忍着伤痛走进了门口,找到守门人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守门人客气的接待了他,并进去传话。

    不多时,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随着守门人走了出来,打量了一下欧楚阳,年轻人问道:“您就是刘然?”

    “我就是。”欧楚阳点了点头。

    “哦。您来的不巧,家师在昨日已经起程回到帝都了。”

    “走了?”年轻人的回答让欧楚阳不由一愣。

    还没等欧楚阳反映过来,年轻人接着说道:“不过您不用担心,家师知道您会来找他,所以临走之前特意留下一封书信,叮嘱我在您来的时候交给您。”

    说着,年轻人将一封书信递到了欧楚阳的面前,在欧楚阳接过去后,年轻人很有礼貌的抱了抱拳,便径直回去了。

    等到年轻人离开,欧楚阳才慢慢打开了书信看来起来。

    “欧小兄弟敬启:当日,从小兄弟处得到朱果,长风有感本身级丹师的实力隐隐有突破之象,所以闭门苦思,于昨日终选出一丹方,只要炼制成功,长风便可以晋级至四级丹师之列,这此,长风先感谢小兄弟赠药之恩。长风与小兄弟有着约定,不敢怠慢,两日来已说服丹堂长老,允许小兄弟至丹经阁一观,不料欧小兄弟并没有如约而至,想毕小兄弟另有要事,不过翌日,长风接到帝国总部的通知,有要事需要立即赶回帝都,如此便无法履行约定,不过长风言出必行,如小兄弟有机会来到帝都,长风必会帮助小兄弟实现愿望,长风致歉!望小兄弟勤加苦炼,希望有一日能与小兄弟共勉。长风致上!”

    看完书信,欧楚阳心下点了点头,柳长风这个人果然有着大师风范,毫无丹师的架子,要知道,能成为丹师的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所以丹师这个职业完全是让人仰着头过日子的人,这样一个人物能够说出如此谦虚的话语,可谓不简单。

    看来自己没有交错人,就凭柳长风这番做派,就算把朱果送给他也无妨,毕竟再珍贵的药材也换不来真心。

    暗自夸赞了柳长风一声,将书信收回怀中,欧楚阳转身向打铁铺走去。

    那套负重装备可是欧楚阳一夜的心血,而且为了打造这套装备,欧楚阳还极其不舍的出售了一颗朱果,可见他对这套装备的重视程度,所以即使自己身受重伤,也不忘了取回这套装备。

    到了打铁铺,欧楚阳打到了打造装备的洛铁,看着前者有些苍白的面孔,洛铁不由皱了皱眉,知道对方好像受了伤。不过,洛铁不是好事之人,没有多余的废话,吩咐铁匠们将负重装备拿了出来。

    看着对方十来人拿着不同的部件,欧楚阳不由有些震惊,眼晴瞪的大大的盯着洛铁问道:“这有多重?”

    看到欧楚阳吃惊的表情,洛铁得意的笑了起来,说道:“按照你的要求,应该是千斤,可惜玄铁很少,再损耗一些,没有做到,这里手腕、脚腕分别为一百斤,十个铁块分别为五十斤,合起来正好九百斤。”

    洛铁讲完,欧楚阳不由咽了咽口气,旋即问道:“那腰带呢?”

    “对了,说到腰带,你要给我多算钱,腰带是我用以前剩余的血蟒筋加上很多材料制造的,韧性十足,足够能装得住五百斤的重量而不会损坏,所以你得再给我加一百金币。”洛铁一边说着,一边用那闪烁着狡黠的目光看着欧楚阳。

    “好吧。”说完欧楚阳将身上所有的金币全部给了洛铁,随后转过身将负重装备收到了空灵指环里,便向外走去。

    看着面前大堆的金币,洛铁愣在了当场,他不明白为何之前为了几个金币还跟他讨价还价的小屁孩,此时却如此的大方,仔细的数了数,居然还多出一些。其实他哪里会知道,这短短的几天,欧楚阳经历了多少磨难,现在的欧楚阳已经不像从前了。

    办完所有的事后,欧楚阳本来想去玛林拍卖行见裘娜一面,结果一细想,现自己与裘娜之间只不过是萍水相逢,并没有什么深厚的关系,要说唯一的关系,那就是自己还是人家的恩人,去与不去都是一样,所以欧楚阳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直接回到了古董店。

    下了地道走进大厅,欧楚阳看见欧浩鹏已经到了,也没有多说什么,回房间收拾了一下,拿了方堂为他准备的日常用品,便随着欧浩鹏出了城,向小荡山方向奔去。

    小荡山右边,一个高约百丈的山崖,两人身材挺拔的人影凝立在山崖上,两人身前有着一座半人来高的墓碑,墓碑上刻着几个苍劲的大字,墓碑之上隐隐散着一股雄浑无匹的霸气,显然刻字之人有着不凡的功力。

    “狂生昊天及爱妻容柔之墓”

    经过了三天日以继夜的不停奔波,欧楚阳与欧浩鹏终于来到了欧楚阳父亲的葬身之地。

    “终于到了啊。”欧楚阳看着眼着的石碑,低低的呢喃了一声,心中不由泛起一丝凄凉,豆大的泪珠在看见石碑的一霎那,也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扑通”欧楚阳跪在了石碑前面,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酒,倒上一杯慢慢的洒在了墓前。

    “父亲、母亲,孩儿不孝,今日才来看你们。”说完,欧楚阳放下手中的酒杯,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唉~,凌风大哥,嫂子,小弟带着欧楚阳来看你们了。”受到欧楚阳的渲染,欧浩鹏也不jin感到有些酸楚,情不自jin的,眼泪也慢慢的滑下,思绪仿佛回到了小时候跟欧凌风习武的那段时光。

    “为什么不是欧凌风而是狂生昊天?”正当欧浩鹏陷入回忆时,一个低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欧浩鹏回过神来,有些不敢正视欧楚阳射来的疑问的目光,故意把头偏到一旁,无奈的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你父亲有着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自己死后能够回到家乡,可当时你父亲早已被逐出了家族,连姓欧的权力都被剥夺,怎么能葬在小荡山,我也是无可奈何,为了实现他的遗愿,我只能秘密的派人把他的遗体偷偷的运到这里,虽然这里离小荡山欧家远了一点,可是毕竟还是欧家的势力范围之内,也算让他死的瞑目了吧。不过,我怕有一日被家族的人现,不敢将他的真实姓名刻于石碑之上,所以只好刻上他在大6上的混名。”

    听了欧浩鹏的话,欧楚阳攥紧了拳头,怒声道:“人都死了,还注重那些虚无飘渺的规矩吗?”

    欧浩鹏听出了欧楚阳语气中的气愤,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有些自责,苦笑着说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族规就是族规,谁也不能改变。”

    “除非…”

    “除非什么?”

    问到这里,原本悲伤的神态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威武的霸气和犀利的眼神再次回到了做为武尊的欧浩鹏身上,眼神紧紧的盯着欧楚阳,伸手一指小荡山顶,道:“除非有一天,你能用自己的实力告诉上面那些高高在上的长老们,你欧楚阳是欧凌风的儿子,你的父亲有资格姓欧,更有资格葬在小荡山的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