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八零章 教导之恩

第二八零章 教导之恩

 
    ……

    感受着欧楚阳话语中的真诚,欧浩鹏心中微微有些颤动,赞赏的点了下头,叹气说道:“我还好,一方面为了报答你父亲的教导之恩,另一方面我也不忍心你们母女在外漂泊,更想让你名正言顺的姓欧,所以当初把你母亲易容后带回欧家,做为二房娶了你的母亲,这样,在你出生之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欧家的直系子弟。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唉~,可惜,当时你的曾祖因为凌风一事,伤痛yu绝,遂毅然决定把家主的位置让给了我的父亲,从此云游大6,再也没有回来。而新的家主也就是我的父亲得知那时候你已经出生,为了避免家族里的人说三道四,在极少数几个人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和大娘就找了个借口将你逐出了欧家,不过幸运的是,说是逐出欧家,但没有收回你姓欧的权利。这也算是给凌风一个交代了吧。”

    欧浩鹏讲完,再次把目光转向欧楚阳,出乎意料的,欧楚阳并没有像他想像的那般嚎啕大哭,相反还出奇的冷静,欧浩鹏奇怪之余,暗叹此子过人的心智和与年龄毫不相仿的成熟稳重。

    欧楚阳低头不思,心中辗转反侧,片刻之后,一双眸子犹如子夜空中耀眼的辰星般闪亮起来,夹杂着愤怒和杀意看向欧浩鹏,低沉的声音仿佛从九幽中传来:“知道凶手是谁吗?”

    感受着欧楚阳突然散的无边杀意,欧浩鹏面色骤变,随之而起的也是同样的杀气,不过只是一会便消散的无影无踪,看着欧楚阳感叹道:“不知道,唯一一个知道凶手的只有你的母亲了,可是我问过他几次,他怎么也不肯说,以前还以为他怕事,现在我终于知道他的良苦用心了,他是不希望你为了报仇而走上不归之路啊。”

    欧楚阳含泪点了点头,这点他能够理解,世上每一个母亲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每日都活在仇恨之中,不过杀父之仇不可不报,没人知道,难道自己不会去查吗?此刻,欧楚阳暗暗的下定决定。

    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终于吐露出来,欧浩鹏如释重负般的的松了一口气,看着坐在对面一言不的欧楚阳,想到把如此残酷的事实告诉给欧楚阳,心头隐隐有些不忍。

    房间里沉寂的有些可怕,隔了许久,欧浩鹏忽然想起了什么,伸手在灵戒上一抹,一柄厚重的长刀出现在掌心之中。

    长刀足有五尺多长,通体黝黑,刀身之上雕刻的精美的云龙花纹,花纹之上到处都是被利刃划过的痕迹。

    “哐”欧浩鹏重重的将长刀戳,对欧楚阳说道:“这是你父亲留下来的唯一的遗物,也是他成名的贴身武器,你父亲叫它黑焰,我现在把他交给你。”

    欧楚阳缓缓的站起身来,面带凝重的接过黑焰,刀,顿时一股大力传来,手腕一沉,黑焰刀险些掉在了地上。

    “好重。”黑焰刀的重量不由让欧楚阳感到惊讶,这般重量使得已经是武士级别的欧楚阳也略几微感到沉重,粗略的估计,此刀最起码有百斤左右。

    接过黑焰刀,欧楚阳轻轻的***着黝黑的刀身,一种欧名的亲切感涌上心头,情不自jin的,欧楚阳流下了两行热泪。

    看了一会,翻掌将黑焰刀收入空灵指环中,用衣袖拭去挂在脸庞的泪水,欧楚阳抬起头问道:“父亲死的时候说过什么没有?”

    默默的看了欧楚阳一眼,说道:“他不想你长大以后跟他一样,成为一个武者,他只想你过平凡人的生活。”

    “父亲现在葬在哪里,我想去拜一拜。”

    “可是你的伤?”听到欧楚阳的请求,欧浩鹏不由担心道。

    “不碍事。休息一晚就好。”欧楚阳平静的说道。

    迎向欧楚阳坚定的目光,欧浩鹏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我还有些事要办,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现在需要休息,这样吧,明天午后,我们起程,不过路途有些远,也许要几天的时间才能回来。”

    黯然的点了下头,欧楚阳不再说话,径直回到********盘膝坐下,恢复起来。

    看着欧楚阳的举动,欧浩鹏忽然感觉到前者细微的转变,暗赞欧楚阳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并没有被残酷的事实所击倒,反而更加成熟稳重。

    浮级殿,议事厅。

    宽敞的大厅灯火通明,两旁各自站立一排彪形大汉,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武士级别的强者,气势由体内毫不保留的散而出,形成一股股杀伐之气,气势之强让人感到胸中一阵压抑。

    大厅之中最高处有一金色座椅,一名老者端坐着在座椅之上,老者一袭赤金锦锻长袍,刚毅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头、眉毛、胡须皆是xue白,没有半点杂色,xue白的浓眉之下,一双虎目暴射出逼人的寒光。

    老者座下左右,各坐着年约中年的三男一女,四人皆是一身奢华的打扮,从身着来看,四人身份应该不低,四人下,错落有致的坐着形形色色的众人,看上去,这些人都是家族中一些重要的人物,众人的脸上不约而同的挂着怒容,身上的气势也是随着怒意缓缓的蒸腾着。

    虽然时至盛夏,可在老者之下众人的气势影响之下,大厅之处的温度正急剧的下降着,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此时,大厅内所有人的目光全部会聚在大厅中央的一张七尺木棺之中,木棺之中,静静的躺着一具尸体,尸体上下被一张白布盖住,只露出一张因死亡而泛青的恐怖面容。木棺旁边整整齐齐跪着几个人。

    “啪”身下的纯金打造的坐椅扶手被老者捏的粉碎,而这道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场中的沉寂,除了站立在两旁的威武大汉,所有人的目光向老者看去。

    “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说。”

    老者威严的声音使跪在木棺旁的几人混身一阵哆嗦,其中一人立刻答道:“回家主,具体原因属下并不知晓,属下几人现少主之后已经是这个样子。”

    “不知道?”很明显,说话之人的回答并不能使老者满意。

    还没等老者继续盘问,另一个人急忙说道:“回家主,之前少主在棋盘镇广和饭庄正与玛林商会的人商讨物资购买之事,等到对方走后不久,饭庄内无缘无故的散出一阵奇异的果香,属下等与少主出去查探,并没有现什么。随后,少主命令属下等去玛林商会清点货物,后来的事,属下等就不知道了。等到第二天清早,属下等现少主一夜未归,也没有什么消息,这才出门打探,结果在离棋盘镇不远的一个小村落中,现了少主的尸体,那时,少主已经已无半点气息,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少主不知道受到了何人的攻击,双臂尽皆粉碎,属下等只是在现场拾到了少主的手骨,那情景真是惨不忍睹。”下属感受到了老者的气愤,不得不如实回禀。

    “什么?”在下属回报完毕,声音落下那一刻,老者之下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惊叫出来,声音之中蕴含着无尽的怒意。

    “躲开!”老者座下一个中年人再也忍受不住,身形一晃之间,便掠到了木棺旁边,一把将跪着的下属推到了一边,猛的掀开白布定睛,一看,果然如前者所说,尸体的双臂已没,只有几节断骨躺在尸体的旁边。

    看了一眼后,眼眶中流转的泪水挥然洒下,中年人猛的回头跪于地下,看向老者,悲愤的喊了一声:“父亲。”

    看到中年人悲伤的脸孔,老者紧紧的闭上了双目,虽然老者极力的控制自己,可是两行老泪还是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滑下,顿时,大厅中一道道哭泣抽搐的声音慢慢的响了起来。

    随着哭声响起,大厅中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片刻过后,一声怒喝如晴天霹雳般在众人耳边响起:“好了。”

    老者的喝声打断了了厅中的哀鸣,这时,老者也止住了泪水,先前威严的气势再次散出来,愤怒的扫了众人一眼,老者说道:“查出来是谁干的了吗。”

    “回家主,当时现场的情况十分的混乱,属下等赶到的时候,已经不能分辨,请家主恕罪,不过,事后,除了送少主回来,我们留了两人再附近打探,偶然现村子周围有”灰鹊“的行迹。”

    “灰鹊?”听到下属的回答,老者眼中次暴出一道精光。

    老者缓缓的站起身走了下来,走到木棺旁边,看着棺中静躺的尸体,一股欧名的悲凉涌了上来,默默的将心中的悲愤压制下去,老者伸出手来按在了尸体上。细细的观察了一会。老者收回了略显干枯的手掌,说道:“子模体气有两股能量,一股是纯净的土属性能量,而另一种很奇怪,像是雷属性能量,但又不是。”

    “雷属性?”一旁边的中年人疑惑的问道。

    “不错,很像。不过雷属性和风属性都属于木灵内气的一种,说是变异,但又不尽然,这两种属性都有其独特的特征,拥有这两种属性的人据我所知,并不多见。”老者点了点头。

    “父亲,下面的人在现场也现了”灰鹊“的行踪,这件事一定跟欧家有关系。”按照老者的分析,中年人猜测道。

    闻言,老者赞赏的看了中年人一眼,心中略感安慰,不过,老者还是摇了摇头说道:“雷属性的能量,几百年来欧家只有一个人拥有,而那个人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的欧家根本没有人拥有这种内气,还不能肯定子模是欧家人所杀,但是一定跟欧家脱不了干系。”

    说着,老者再次望了尸体一眼。“咦?”像是现了什么,老者轻呼了一声,再次把手按在了尸体上面,随后微微向上一提。

    “嗞~”,手掌刚刚接触到尸体,一道细小的紫光突然从尸体体内窜出,袭在了老者的手掌上。顿时,老者手掌一阵酸麻,微一运力,一个紫色光团出现在老者的手掌之上。

    大厅内的众人惊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虽然光团小到肉眼难辩,但众人都是修炼不凡的强者,仔细观察之下也不难看清楚老者手中的能量光团。

    伤人后几日内,仍有能量在体内成形,久久不散,出手之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最少也是武尊啊,像这样的高手怎么会找上庞子模,难道是庞子模无意间招惹到这样的高手?此时,众人心中的疑虑又加重了许多。

    看着众人惊疑的表情,老者看出了众人的疑虑,不由摇了摇头道:“子模虽然没有什么容人之量,但也不是莽撞之人,无故之下,他不会招惹到如此高手,这其中必有隐情。”

    “报。”正当老者说话之时,一声传报响于大厅之外。

    话音刚落,一道人影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大声的报道:“报家主,棋盘镇那面传来消息,经多方打探,少主出事的村子里曾经住过一个叫做黄浪的人,而根据村子里的人所说,出事的当天晚上,他们都看见了这个黄浪与另一个人联手攻击过少主,想是此二人就是杀害少主的凶手。”

    “黄浪?什么人?”来人刚禀报完,中年人一把将他抓起,怒喝道。

    “据打探,此人曾经常出现在棋盘镇武者市集出售草药、灵晶等货物,实力应该是四、五级武卫。”

    缓缓放下禀报之人,中年人的目光移至跪在木棺周围的众属下。感受到中年人含怒的目光,几人不由一颤,其中一人立即说道:“禀二主人,当时我等除了少主之外并没有现任何人,只有几滩血迹,想来便是此人的。”

    就在中年人刚想斥责几人保护不力的时候,老者手掌轻轻一摆制止了中年人,叹道:“坚儿,不要为难他们,这件事怪不得他们。”

    随后,老者转身回到了座椅上,大声的吩附道:“此事一定跟小荡山欧家有关,坚儿,你带破星八将去一趟棋盘镇,把”灰鹊“端了,记住,一定要留活口,找出真凶。”说着,老者做出了一个斩的手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