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七九章 一死一伤

第二七九章 一死一伤

 
    ……

    看到欧楚阳过激的反应,中年人低呼一声,一道绿色光芒自手心处迅涌出,中年人一把扶起还卧uang上的欧楚阳,举起手掌,朝着背心处后拍下,顿时一道柔和的能量顺着欧楚阳背部朝全身各处窜去。八一?中文 W?W?W?.㈠81ZW.COM

    随着背后内气能量的不断涌入,剧痛感觉也渐渐的开始减弱起来,直到消失,隔了许久,欧楚阳安静了下来,再次睁开眼睛,转过身面带感激的向对方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无碍。

    看到欧楚阳已经没事,中年人这才慢慢的撤回放到欧楚阳背上的手掌,疑惑的问道:“你认识我?”

    “不。”欧楚阳否定,不过随着这一个字的出,他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怨恨。

    “是你救了我?”欧楚阳反问。

    欧浩鹏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说道:“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昏过去了,而且伤的很重,如果不是我现的及时,你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听到欧浩鹏的回答,欧楚阳低头陷入了苦思中,从欧浩鹏的表情上来看,很明显他的说的话不是事实的全部,其中应该隐瞒了什么,再想想庞子模当时一掌打向自己,自己根本没有反抗之力,那一掌刚碰到自己的头部,自己就昏了过去,按照常理分析,自己根本不可能逃过这一劫,难道是危机的时刻,大哥救了自己?

    想到这里,欧楚阳突然想起了黄浪,猛的抬头问道:“周围还有别人吗?”

    “有。还有两个人,一死一重伤。”中年人点了点头答到。

    “两个人?哪个活着?”听了中年人的回答,欧楚阳不jin吓了一跳,立刻为黄浪担心起来。

    像是看出欧楚阳心中的焦急,中年人马上开口说道:“你放心,活着的那个应该是你的朋友,因为死的那个我认识,他是浮级殿庞家的人。”

    “真的?他在哪?”听到欧浩鹏说死的那个不是黄浪,欧楚阳终于放下心来,身心的痛楚立刻被兴奋和喜悦所取代,回忆起之前黄浪为他挡住庞子模让自己逃跑的舍生取义的行为,欧楚阳当然不想黄浪就这么死掉,如今得到欧浩鹏的证实,欧楚阳当然是异常的高兴。

    “他伤的也很重,不过没有生命危险,现在正在另一个地方疗伤。”

    得知黄浪性命无碍,欧楚阳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高兴的他突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看身体欧浩鹏,不敢相信的问道:“庞子模死了?”

    “你不知道?”欧浩鹏有些好奇的问到。

    欧楚阳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跟他有了?”

    欧楚阳犹豫的mo了mo下巴,含糊的说道:“之前跟大哥做了笔交易,有件宝物被庞子模盯上了,他趁我们熟睡的时候想要出手抢夺,就是这样。”

    欧浩鹏抬头看了欧楚阳一眼,知道他不想多说,也没有多问,不过看向欧楚阳的眼神却多了别样的东西,那种神情就好像看着未知事物一样。

    屋子里再度陷入了沉寂之中,被欧浩鹏一直盯着看,欧楚阳感觉到浑身不自在,“唉~”沉默了片刻,欧浩鹏长叹一声站起身,面色凝重的说道:“你闯祸了。”

    平静而又忧虑的话语不jin让欧楚阳一怔,欧楚阳用疑虑的眼神看向欧浩鹏,问道:“什么意思?”

    “浮级殿庞家是大6八大家族之一,当代家主庞洪共有三女二子,而庞子模就是他最宠爱的一个小儿子,庞子模此人天赋过人,十八岁就拥有了七级武卫的实力,所以庞家上下都视之为宝,而他也是庞家内定的下一任家主。”

    满怀深意的看了欧楚阳一眼,欧浩鹏接着说道:“可现在,你却把庞子模杀了,你说你是不是闯下了大祸。”

    听到欧浩鹏的话,欧楚阳不由一阵气愤,毅然反驳道:“那又如何,难道就只许他强抢杀人,我们还不能反抗?再者说,庞子模也不是我们杀的,他的实力远远高于我们,事情的真相我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我和大哥都是被他打昏的,至于他是怎么死的,却怨不得我们,如果有实力,我到是希望能亲手杀了这个杂碎。”

    欧浩鹏凝重的看着欧楚阳,眼神不断变化着,许久之后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算了,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以后行事要小心一些,不要再这么莽撞了。”

    低头回味着欧浩鹏说的话,欧楚阳微微有些感动,不过旋即想起那副模糊的面容,心中又不由的愤恨起来。

    看着欧楚阳交替变换的眼神,欧浩鹏不明所以,只是以为欧楚阳做为一个十岁的孩子,心性还不坚定罢了,也没有做他想,只是淡淡的说道:“你先休息一会,等你的朋友稍微好一点再去见他吧。”

    说完,欧浩鹏踱步向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只听身后欧楚阳的声音传了过来:“方老他还好吧?”

    屋门口,欧浩鹏没有回头,怔怔的站在那里,许久没有说话,不是他不想说,而是突然之间,他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方老,他还好吗?”

    欧楚阳的这一声询问,包含了太多的含义,欧浩鹏本以自己先把名字告诉欧楚阳,再通过以后的相处,会逐渐的融洽起来,可是一切的美好想象都被这一句话给破坏了。

    很显然,欧楚阳已然知道了很多事情,其中有可能包括他的身份,剧烈的咳嗽了一声,欧浩鹏原本红润的脸变得有些灰暗,没有回头,只是低低的说了一句:“你跟我来。”

    说着,欧浩鹏便走出了门口。看着门外变得有些苍老的背影,欧楚阳心中泛起一丝波澜,暗自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太冲动了些,不管怎么样,欧浩鹏这个名字的主人到底是自己未曾谋面的父亲。

    可事已至此,欧楚阳也只能跟着欧浩鹏出了房间,到达大厅,只见方堂恭恭敬敬的站在欧浩鹏身边,眼含深意的望着他。

    冲着方堂点了点头,欧楚阳走到二人身边,随后由方堂带着二人来到了一个从未进过的房间,进去之后,方堂在墙角处按了一下后便退了出去。

    待房门自动关闭后,欧浩鹏双手极其快的结了几种手印,随后欧楚阳便清晰的感觉一股强烈的能量波动慢慢的凝聚成形,渐渐的扩大,再扩大,最后在这个房间四周的墙壁之上出现了一个绿色的方形能量罩,严实的将二人罩在其中。

    能量罩出现后,欧浩鹏拿过一把椅子递给欧楚阳示意其坐下,率先开口问道:“你已经知道了?”

    欧楚阳没有作声,只是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的只是表面的。”欧浩鹏语气有些悲凉。

    欧楚阳有些不明白他话中的含义,只是皱着眉头看着欧浩鹏,等待着他下一步的解释。

    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欧浩鹏再次说道:“我不是你的父亲。”

    这次欧楚阳彻底愤怒了,什么?不是我的父亲?欧楚阳气愤至极,极其愤恨的说道:“什么意思?难道我就这么让你感到不堪,连儿子都不想认?”

    虽然说欧楚阳重生后跟这个父亲连见都没见过就被人逐出了家族,不过以往的经历让欧楚阳感觉到眼前人的重要,其实他并不是很恨欧浩鹏这个父亲,毕竟当初自己被逐出欧家都是当代家主,也就是自己的爷爷加上大娘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他还是相信自己的父亲当初是有难言之隐的。对于父母这两个称谓来说,欧楚阳看的要比其他人更重一些。

    可是欧浩鹏的一番话却彻底的激怒了欧楚阳,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想认的人,在欧楚阳的心中,这样的人已经不算是人了,可以说是连都不如。

    按捺不住的欧楚阳刚要出声痛斥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欧楚阳浩伸出手来拍了拍欧楚阳的肩膀说道:“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强忍着心中的怒气,欧楚阳愤愤的坐了下来,听着欧浩鹏娓娓道来。

    “四十年前,我们小荡山欧家继老祖欧天行之后出了一位天资卓绝的人物。起初,此人很是平凡,由于无法修炼内气,家族就给了他一个打扫的职事,扔在一边不管。五年之后,家族内部每五年一次的比武选材大会召开,此人手执一支木棍横空出世,打倒了无数家族内部的修炼天才,一跃成为家族里最耀眼的新星。那一年,他十三岁,虽然此人实力强横,已经达到了九级先天武士的境界,不过由于此人修炼的内气不是五灵其中任何一种,被家族的大多数人视为异类。即使如此,当时的家主,也就是你的曾祖,力排众议,将他推到了家族核心成员的地位,并且重点培养,花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而此人并没有辜负你曾祖的期望,十九岁的时候,一举晋级到武师级别。成为家族成名以来第二能与欧家老祖比肩的天才人物。此人叫欧凌风。”

    欧浩鹏滔滔不绝的述说着,言语之中不自然的透出一股强横的霸气,眼神之中尽是崇拜之色,说到这里,欧浩鹏突然话锋一转:“可惜,没有人能一辈子顺顺利利,在一次为家族执行任务中,欧凌风不知在什么地方结识了一位女子,这个女子叫容柔,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人,她没有背景,没有身份,更加不懂得修炼,相貌也不算出众,可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却打动了欧凌风的心。欧凌风将容柔带回了欧家,想要娶她为妻,不过当时你的曾祖却让欧凌风与另外一个大家族的女儿定亲,你曾祖顶着家族长老会的压力劝了欧凌风无数次,可怎奈欧凌风百劝不听,铁了心的要娶容柔,最后欧凌风一怒之下,带着容柔反出了家族,从此行走于大6之上,改名换姓,再也没有回过欧家。

    “欧凌风就是你的父亲,而容柔也就是你的母亲。当初凌风还在欧家的时候,我只是一个天赋普通的家族子弟之一,没事的时候,你的父亲经常指点我修炼,而我在他的指点之下,实力也是突飞猛进,因为我表现突出,家族将内部的情报机构”灰鹊“交给我打理。方堂所管理的这个古董店其实只是”灰鹊“的一个分部。”

    欧楚阳静静的听着,不过心里却是翻起了滔天巨浪,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父亲另有其人。

    讲到这里,欧浩鹏眼睛也是突然朦胧起来,一层薄薄的的雾气蒙上了他的双眼,微微的顿了顿接着说道:“十一年前的一个夜里,我突然接到了”灰鹊“传来的消息,个叫做欧凌风的人来找过我。当时我一听到你父亲的名字,立刻派出了我在”灰鹊“中的嫡系四下打探,终于找到了你的父亲,那时我才知道,你父亲只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就晋升到了八级武狂级别,这比起老祖来更加不可思议,他在外行走用的名字叫做昊天。不幸的是,他不知道得罪了哪个厉害的仇家,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而就在你父亲去世之前,他将你的母亲托付于我,让我照顾他,那个时候你的母亲刚刚怀上了你。”

    听到这,原以为自己的父亲来找自己,再也不必像前生一样无父无母,可现在,残酷的事实却告诉他,这一世的双亲也早已经离他而去了。欧楚阳紧握着颤抖的双手,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看着几近失声痛哭的欧楚阳,欧浩鹏怜爱的mo了mo欧楚阳的头,安慰道:“孩子,虽然你没有见过你的父亲,但是你可以把我当作是你的父亲。”

    拭去落下的泪水,欧楚阳感激的冲欧浩鹏点了点头,哽咽的说道:“恩。我知道,当初你收留我们的时候也一定受到了很大的压力,要不然你也不能让方老一直照顾我,不管怎么样,您一直都是我的父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