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七八章 留你全尸

第二七八章 留你全尸

 
    ……

    不过这种念头只是在庞子模的头脑中一闪而过,随后庞子模嘴角挂起一丝轻蔑的笑容,看着欧楚阳不屑的说道:“怎么?想杀我?啧啧,差的太多了喽。?八一?中文? W≈W≥W≠.≤8≈1≤Z≤W≥.=C≈O≈M≠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听到庞子模威胁的话语,欧楚阳没有作答,只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对方,他心中清楚,以自己的实力与对方根本就不是一合之敌,连黄浪都被打到昏迷不醒,自己更不用说,恐怕这次两人的性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虽然有些绝望,不过,欧楚阳却没有一丝胆却,自己的结拜大哥能在这个时候尽全力抵挡敌人来给自己创造逃跑的机会,足以说明他的忠肝义胆,自己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扔下他不管而独自己逃脱。在对方的眼中,自己二人现在跟死人没什么分别,既然这样,那不如拼了,也许还有一线生存的希望。想到这里,欧楚阳再无保留,全力运起紫色内气,准备做这最后的生死之搏。

    “噼啪~”在庞子模打算一击杀掉欧楚阳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从欧楚阳的身上传来,忽然间,庞子模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波动有些奇怪,猛的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庞子模惊讶的看着欧楚阳身上突然升腾的紫色能量。

    “这是什么?”庞子模惊讶的叫出声来,根据自己的认知,除了雷属性,大6上还没有一种能量属性会呈现紫色,从小就受到良好教育的庞子模懂得自然比别人多了许多,他可以肯定面前的少年所散的紫色能量绝对不属于雷属性,因为一个雷属性的先天武士绝对不会有如此庞大的能量,那股气势简直出了自己的认知范围。

    就在庞子模陷入呆滞之时,欧楚阳身上的气势不断攀升,一股庞大而又狂暴的紫色能量慢慢从欧楚阳体内释放出来,道道紫色气旋不停的在欧楚阳身周流转,欧楚阳身上的衣服也受到这股狂暴能量的影响“呼呼”的鼓动起来,同时,时而还有一个个豆子般大小的电花不断的凝集、再爆裂,出“噼啪~噼啪~”响声,而以欧楚阳为中心的周围一米范围之内的空气流动也突然加快起来,场面极为诡异。

    这时的欧楚阳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危险的气息,虽然庞子模已经断定欧楚阳尚是一个先天武士级别的强者,与自己相差太多,自己足以在一招之内将其击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欧楚阳突然释放出来的气势却令他有种望而却步的感觉,那是一种不知名的危险,足以威胁到他的生命的警兆。

    磅礴的能量不断的增长着,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感受着这股危险的气息,庞子模知道不能再让对方这么无休止的继续下去,否则会生什么,就连他自己也会无法预料,庞子模再也无法忍受欧楚阳给他带来的压力,脚下猛然力,果断的朝着欧楚阳飞掠过去,再也不想留手,庞子模终于使出了他的强力杀着,全力一指点向欧楚阳眉心。

    “金旋烈指!”

    庞子模这一指的度不亚于他之前的出手,不过现在的欧楚阳是不要命的全力施为状态,内气与精神感知力毫无保留的全部释放而出,隐隐的看到了庞子模突然袭来的一指,欧楚阳清楚的听到了这一指之力带来的强烈的破空之声。

    欧楚阳没有闪躲,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的度根本无法躲开对方的攻击,所以欧楚阳选择了硬碰硬的打法,飞快的抬起手掌,一颗掌心雷在掌心中成形,在其之后还有一层薄薄的盾形紫色光晕伏于手掌之上。

    “轰~”掌指相撞,能量碰撞所产生的巨大爆炸之力,将庞子模震的向后倒退了足足五步之远,而欧楚阳却是倒着飞了出去。

    惊愕!庞子模无法相信自己最强的一指被击退回来,那是自己最强的杀招,就算是同等级的强者,在他突然施为的时候也绝对要吃大亏,可是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先天武士,却挡住这一击,不仅如此,那突然爆炸的紫色光团还能逼的自己退了五步之多。

    就在庞子模还在震惊的同时,那道倒飞出去的身影在马上要落下的时候,突然脚尖一点地,反攻过来。

    “嗖”又是一颗掌心雷在快要接近庞子模的时候,由欧楚阳手中喷射而出。“轰~”巨大爆炸声紧跟着在庞子模所处的位置响起,瞬间扬起了无数沙尘。

    看着掌心雷成功的在庞子模身旁炸开,欧楚阳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聚气、凝形、释放,三个动作一气呵成,掌心雷不断的向庞子模身上扔去,短短的一秒钟时间,又是三颗掌心雷被欧楚阳扔了出去。

    扔完这三颗掌心雷,欧楚阳飞的向后倒退而去,退了一定的距离,身体便支撑不住的倒了下去,双膝跪地,口中不断的吐着大量的鲜血,显然,刚刚的碰撞已经使欧楚阳受了不轻的内伤,再加上他不要命的向庞子模动着攻击,内气的使用已经大大的过了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现在的他一丝力量都提不起来。

    吞下一颗回气丹,欧楚阳眼睛紧盯着前方卷起的灰尘,强忍的伤痛盘坐,全力的恢复着神感知力凝视着体内几乎透支使用的紫府,那颗一直以来都无比耀眼的内晶此时却是仿佛被一层朦胧的黑雾所笼罩一样,变得黯淡无光,要不是感觉到体内尚有一丝气流微弱的游zou,欧楚阳恐怕会认为自己已经油尽灯枯。

    双手不断结着各种修炼手印,欧楚阳极力的想要从内晶中再次抽出哪怕一丝内力来支撑现在已经虚弱无比的身体,不过,任凭欧楚阳如何努力,体内的内晶还是没有半分生气。手指抹过空灵指环,回气丹及休创丹被欧楚阳取出,囫囵吞枣般的扔进口中,此时,欧楚阳只能把希望寄予外力之上,如果还是不行,欧楚阳就要取出朱果了。

    危及之下一阵翻腾,居然好运得起到了功效,就在丹药入口之际,欧楚阳突然感觉到几乎消耗一空的内气再次在紫府波动起来,欧楚阳知道回气丹开始挥了作用,面色不由得大喜,可就在这时,一道金色人影从灰尘中暴射而起,几下闪动便到了欧楚阳跟前。

    “嘭”胸口犹如被一记重拳击中,刚刚体力有些回转的欧楚阳,受这一拳力再次被击的仰面飞了出去,顿时再次鲜血狂喷,直到飞了两丈远才重重的落。

    此时,从烟尘之中闪掠而出的庞子模双眼通红,尽是无边的杀意,他的全身上下的衣服已经被爆的破烂不堪,有些露在衣外的皮肤上布满了鲜血,头上的头也毁了大半,脸上也有着几道长长的裂痕,向外淌着鲜血,看上去就像是地狱中逃离出来的魔鬼一样狰狞。

    庞子模简直被气的要疯,一个先天武士的小角色一而再,再而三的将他这个七级武卫击伤,这种气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本来自己因为练功不小心而导致身材矮小,现在更让欧楚阳弄的面容尽毁,如此耻辱当然需要用血来偿还。恶狠狠的看着远处的欧楚阳,庞子模杀心大长,慢慢的走到欧楚阳身前,一掌拍了下去。

    看着对方缓缓的走来,欧楚阳争扎着想要站起来,再跟对方拼命,可无奈的是,自己伤势太重了,连起来的力量都没有,只能眼看着对方将自己击杀。

    正在欧楚阳绝望的闭上双眼的时候,庞子模落下的手掌击到了他的头上,想像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在庞子模的一掌刚刚接触到欧楚阳的同时,紫府内紫色的内晶奇异的出了一道道耀眼光芒,随后“轰”的一声炸裂开来,一股匹练的能量迅从紫府中涌出,瞬间充斥了四肢百骇。

    “嗡~”受到这股能量的冲击,欧楚阳登时晕了过去。

    几次想要睁开眼睛,可是身体各个部位不断传来的剧痛令欧楚阳紧锁着眉头,模糊的意识中只有无边的痛苦,仿佛自己飘浮在无尽的苦海中一样。试着用精神感知力来搜索昏迷之前的记忆,但是神经带来的刺痛却使欧楚阳不得不停止下来,背后些许温暖传来,感觉自己不像是躺在冰冷的地面。倒像是柔软舒适的nuan床。

    好像过了很久很久,欧楚阳终于可以开始思考了,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回忆着昏迷之前生的那场战斗,欧楚阳一下子记了起来,当时自己被庞子模打的重伤不起,对方应该走了过来,而自己明明记得对方那拍下来的带着强烈劲风的一掌,肯定了自己的身上,那说明自己应该死了才对。可现在是哪里?地狱吗?

    如果自己还能动,欧楚阳真想起来看看所谓的地狱到底是何种模样,无奈自己现在就像被定住一样,想动动手指都不可以。

    “不对!我还活着。”想起全身疼痛,欧楚阳立马反映过来。“如果死了。那根本不应该有痛的感觉。”别人或许不知道,可是他却清楚的很,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死过一次。当初那种说不出的感觉欧楚阳仍记忆犹新,那是灵魂脱离的感觉,在那种时刻,一切的疼痛、实体的触碰都是虚无的。

    也许是神经在逐渐的恢复,也许是自己的伤势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般严重,渐渐的,欧楚阳感觉到自己开始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了,缓缓的睁开双眼,四周的灯光很是暗淡,以欧楚阳目前的状态,根本不能看清周围的情况。

    “他醒了。”一道低沉的声音钻进欧楚阳耳中,紧接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

    “怎么样了?”一个浑厚沉稳的声音问到。

    “不知道,伤的很重,不过从他的现状来看,还不足以致命。”声音来源有此沙哑,一听便是个老人才能出来的,老人赞叹道:“奇迹啊!受了这么重的伤不但没死,还能这么快的醒过来,真是奇迹。”

    听着几个不同声音的交谈,欧楚阳明白他们谈论的对象肯定是自己,不过他们是谁?为什么救我?大哥呢?受了庞子模一掌,自己为什么没死?无数的问题困扰着欧楚阳,而他最想知道的还是自己的结拜大哥黄浪的情况。

    提起刚刚恢复过来的一丝力量,欧楚阳挣扎着翻了一xia身,使自己可以面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无比的剧痛立刻遍布全身。不过欧楚阳没有叫出声来,仍然咬着牙苦苦的忍耐着。

    刚转过身,欧楚阳就看见两张熟悉的面孔。“堂叔?吴大哥?”

    站在欧楚阳身旁的正是一直以来关心照顾的方堂和吴新二人,在二人身后还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人,此时中年人正用一种关爱的目光看着欧楚阳,床边还有一位懦雅的老者拿捏着自己的手腕,看上去应该是给自己诊脉。

    “我在哪里?他们是?”看着方堂,欧楚阳问道。

    没有回答欧楚阳的问题,方堂对着边的吴新说道:“吴新,带先生先去休息吧。”

    吴新微微含,带着老者打开门走了出去。

    等到吴新出去后,方堂转过身来对中年人恭敬的说道:“属下先出去了。”随后向欧楚阳送上一个放心的眼神,也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欧楚阳与那位中年人,欧楚阳奇怪的看着中年人,从刚刚方堂的眼神中,欧楚阳可以看出,这个中年人似乎认识自己,而且很熟悉。

    沉默了片刻,中年人终于轻叹了一口气,从后面拿过来一把椅子坐在了欧楚阳的床边,关爱的问道:“没事吧?”

    欧楚阳摇了摇头没有作答。

    “我对你没有恶意,而且方堂也不会害你。”看出了欧楚阳的眼神有些警惕,中年人低声解释道。

    欧楚阳闻言,终于开口说道:“你是谁?”

    “我叫欧浩鹏。你可以叫我欧叔叔。”

    “嗡~”微微有些好转的欧楚阳一听到这个名字,脑中浮现了一个模糊的容貌,头颅犹如炸开一般剧痛无比,忍受不住的欧楚阳双手抱着头撕心裂肺的吼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