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七六章 神奇朱果

第二七六章 神奇朱果

 
    ……

    “这…这是什么?”黄浪瞪大了双眼,紧盯着欧楚阳手中的朱果,惊讶的问道。???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  W?W?W?.㈠8㈠1㈠Z?W.COM

    “这是朱果,武师级别以下的人在内气耗尽的情况下服用它,可瞬间恢复内气。”欧楚阳为黄浪解释道。

    “瞬间恢复?”黄浪又一次呆住了,欧楚阳话虽然说的轻松,可黄浪明白,这个朱果的价值绝对要比他给欧楚阳卷轴珍贵的多,虽说他也不知道那个卷轴到底是什么,可也正因为如此,谁也无法估计出其真实的价值。相反,这个朱果就不同了,如果是自己在生命攸关的时候服用,那相当于给了自己一次活命的机会。

    “不行,这我可不能要,这太珍贵了。”黄浪脑袋摇的如同波浪鼓似的。

    “大哥,既然我们是兄弟,也就不分你我了,再说这只是一个果子,还能比的上咱们的关系?”

    任凭欧楚阳怎么样劝说,黄浪也不肯收下朱果,两人推来推去,磨了半天,最后欧楚阳急了,面色不悦的说道:“大哥,如果你不收下这个朱果,那小弟也没脸去要你的卷轴了。”说着,欧楚阳将卷轴放在桌上,故作生气的偏过头去。

    “唉~,那好吧,老哥就谢过兄弟了。”看着欧楚阳的举止,黄浪轻声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若不收下,欧楚阳肯定不会拿回卷轴。无奈之下黄浪只能勉为其难的收下了朱果。

    “好香啊。”

    “什么东西这么香?”

    就在黄浪刚刚接过朱果之时,饭庄楼上楼下突然燥动起来,一些在饭庄里吃饭的人都闻到了朱果散出来的奇异的香味,纷纷四处寻找起香味的来源。

    “不好。”听到包厢外人群动的声音,黄浪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手掌一翻,迅的将朱果收入到自己的灵戒中。随后,没有半点停留,掏出五个金币扔在了桌上,一把抓住欧楚阳的手,拉着欧楚阳便向包厢外跑去。

    此时的欧楚阳也回过神来,立即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暗骂了自己一句,都怪自己大意,在大厅广众之下随随便便的就将朱果拿了出来,没想到朱果的特殊香气会引起这么大的动。

    正在欧楚阳暗地里责怪自己的时候,黄浪已经带着他跑出了包厢,不过他并没有向饭庄外面跑去,跑出包厢后,黄浪快的扫视了一下周围,现周边没有什么人,便带着欧楚阳钻入了相邻不远的另一个包厢内,进到里面飞的将门关上,然后手指一竖,立在嘴唇上,对着欧楚阳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将耳朵附在门上,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

    果然,不出黄浪的意料,没过多久,几道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声音经过二人藏身的包厢不久便停了下来。

    欧楚阳不动声色的看了看黄浪,后者也向他摇了摇头,此时,他俩已经尽力将自己本身的内气收敛到了极点,就怕别人现他们的存在。

    可能是外面的人到了二人先前包厢后没有现什么,脚步声由近到远,渐渐的再也听不到了。又过了一会儿,黄浪感觉外面好像真的没有人了,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门,从容的走了出去,环视左右走廊,现已经安全,这才冲里面的欧楚阳摆了摆手,欧楚阳会意,将面罩带上,随后跟着黄浪慢步走出了广和饭庄。

    从广和饭庄走出来,黄浪没有和欧楚阳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的在前面走着,眼神还时不时的打量着周围的人群,欧楚阳见黄浪小心谨慎的神色,知道他怕有人会跟踪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就这么一直跟着黄浪。

    七拐八拐的走了很长时间,黄浪警惕的神情才有所收敛,面色也比刚才好了很多,黄浪放缓脚步,让自己可以跟欧楚阳并行,这才低声说道:“刚才好危险啊,这要是让有心人盯上,以咱们两人的实力,恐怕会惹来杀身之祸。”

    欧楚阳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歉意的说道:“恩。刚才是小弟鲁莽了。”

    “没事,看来兄弟你出道不久,经验尚浅啊!要知道,像这种灵物都是有特殊的气息的,一般没有灵戒或者其它一些容器,根本无法防止气息的散,下次可不要在这样的场合随便的拿出来,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黄浪摆了摆手慎重的提醒着欧楚阳。

    欧楚阳再次点了点头,以示感谢黄浪的提醒,当时要不是黄浪反应够快,二人非得让人堵在饭庄,虽然说棋盘镇内jin止殴斗,可谁又能保证那些人不会用什么其它手段制住自己二人,所谓的城内安全保障无非也就是针对那些普通的修炼者罢了,如果是真正的强者,估计没人愿意管这种闲事,包括城主府。

    虽然欧楚阳被这突的事件弄的有些不安,可是他也从中汲取了一些经验,更让欧楚阳看到了黄浪的另一面,暗道自己的这个大哥虽然有时说话办事大大咧咧,毫无心计,可在关键时刻却能做到粗中有细,这让欧楚阳对黄浪的了解又加深了一层。

    “大哥,现在已经无事,不知道大哥想要去哪?”欧楚阳开口问到。

    黄浪看看天,回答说:“天色还早,我现在暂时住在城外不远处的一个村落里,要不去我那里坐坐?”

    “城外?”

    “恩。那里有个村落,住的都是些农户,其中有不少闲置的房屋,我花了点钱租了一间,比棋盘镇里住旅店可以便宜多了。呵呵。”

    欧楚阳洒然一笑,说道:“看不出大哥还是个节约之人,那好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

    说罢,欧楚阳跟着黄浪向城外走去。这时,从两人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巷子里走出一个身材矮小、身穿灰色短衫的青年人。青年人嘴角上挂着诡异的笑容,看着欧楚阳与黄浪离开的方向,默默的跟了上去。

    从紫去城出来,向北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两人终于来到了黄浪所说的村落,村落不算大,比欧楚阳在小荡山下的村子要小上许多,大约只有二十余户人家,据黄浪所说,这些人家都是从外地迁来的,由于极为贫穷,住不进棋盘镇内,所以只能在棋盘镇外搭建起木屋做为居所,再在附近开垦出农田,平日里种些农作物拿到棋盘镇内去卖,时间久了,这些人家也安定了下来,日子也一天比一天好过。而黄浪居住的地方就是其中一户人家后盖的一间木屋。

    虽然之前两人都喝了不少酒,可对于他们的实力来说,不算什么,所以来到黄浪的住处后,两人并没有休息,而是兴奋的讨论着各自的武技、功法。

    黄浪修习的是一种中级一等的土属性功法,名为黄石功,根据黄浪所说,当这功法修炼至大成后,身体的坚固性将会大大的提高,而且战斗的时间也比一般别的属性功法要长很多,属于极少消耗内气的一种功法。

    而当黄浪询问欧楚阳所修习的功法时,欧楚阳犹豫了半天才告诉前者自己根本没有修习什么功法,只是修习了“格技”这种武技。欧楚阳现在可不敢告诉黄浪自己的武技是自创的,要是说了,又会像方堂一样大惊失色,他只是很简略的描述了一下自己武技的特点。

    对于欧楚阳没有修习功法的说法,黄浪并没有感觉到奇怪,在大6上每个人都只有修习一种功法的机会,如果没有上好的功法,他们都不会去修习,而是循序渐进的积累体内的内气,这样,什么时候搞到了高级甚至是传说级、史诗级的功法再行修炼,那本身的实力会比同等级的修习低、中级功法的强者要强上许多。

    两人浑然忘我的聊着,全然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渐渐的,天色暗了下来,本来欧楚阳想要回棋盘镇,可是却遭到了黄浪的执意挽留,无奈之下,欧楚阳只好住在了这里。两人又聊了一会,感觉有些疲惫时,便各自休息了。

    夜,悄悄地来临了。月亮从黑幕中探出了脑袋,清冽的月光一下子铺满了整个大地。一颗颗星,像撒在泛着幽蓝的绸子上的钻石,晶莹剃透。

    “嗖”,静寂的夜里,一道黑影急的由村外飞掠进来,穿过几户人家后,黑影突然停在了黄浪居住的木屋外,一动不动的看着身前的木屋,看了一会儿,黑影猛的提起内气,向屋内窜去。

    黑影刚刚冲到门口,只听一声巨响,房门像是被一股大力推动似的,呼的一声飞向黑影,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黑影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后黑影猛的一拳向飞来的木门砸去。

    “轰~”拳头与木门相碰撞,木门被砸的粉碎,木屑纷飞。击出一拳后,黑影脚一瞪地向后飘了一段距离,这时,屋外又多了两个人,这两个人正是刚刚才躺下休息的欧楚阳与黄浪二人。

    此时的二人正满脸敌意的看着面前的不之客。

    “早知道你要来,跟我们一个下午,你到底有什么企图?”这时黄浪怒喝到。

    看着对方二人已经现了自己,黑衣人并不害怕,阴侧侧的说道:“桀,桀,居然让你们现了,这样也好,有话可以直说了,把东西交出来吧。”

    “东西?什么东西?”欧楚阳故作不知。

    “别装糊涂了,今天在广和饭庄溢出了那么大的香味,不是你们拿出的宝物吗?”

    原来到底还是bao露了,本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还是被人现而且还跟过来,黄浪立刻向欧楚阳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轻易出手,随后转过头对黑衣人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听了黄浪的话,黑衣人并没有生气,只是用那阴森的语气说道:“不要紧,杀了你们,取下你们的灵戒,我就能拿到东西。”

    说完,黑衣人没有给二人答话的机会,腾的一声,浑身上下泛起金色光芒,脚下轻点,身形急的奔向黄浪,伸出右拳砸了过去。

    早在黑衣人说话的时候,黄浪就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以防对方突然出手,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就在黑影话音刚落的时候,黄浪知道自己没有猜错,来人肯定是要突然下杀手,所以黄浪不慌不忙,极运起体内土属性内气,带有黄色的内气迅的布满了体表,黄浪缓缓的举起双臂交叉于面前,准备硬接对方一拳。

    “轰”黑衣人与黄浪终于交上了手,这一交手,黄浪顿时感觉到双臂麻,心知对方的实力要比自己强上不少,看其出手的力度来判断,对方大约有着六级甚至是七级武卫的实力。

    这时,在欧楚阳眼里,黄浪次露出凝重的表情,看两人交手,欧楚阳明显感觉到黄浪与对方有着一定的差距,黄浪应对每一招的时候都很吃力,黄浪级武卫,估计对方也是武卫,只怕是要比黄浪高上不少。

    “不能再这样下去,要想办法。”欧楚阳心中明白,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冲过去无疑是找死,对方估计一拳就能把他打的起不来。所以欧楚阳只能暗地里运起紫色内气,做好了万分的准备,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上的情况,试图找到机会想要给对方造成一点麻烦。

    拳拳相撞的声音早已经将周围的人惊醒,当他们出来看到这半夜三更居然有人打架时,立刻被吓的回到了屋内,紧锁着门窗,这些农人自知,像这种武者之间的瓜葛并不是他们普通人能够理解的。

    依靠着功法的优势,黄浪抵挡住了对方一次又一次的攻击,虽然是处在下风,但对方也没有占到多少好处,就这样,两人打了几十个回合,黑衣人越打越时气愤,本来以自己六级武卫的实力想要拿下对方会很容易,可打起来看,对方就像是个打不死的小强,每每击中黄浪身上的拳掌就像打在岩石一样,居然异常的坚硬。

    渐渐的,黑衣人也露出了疲态,体表的金色光芒也没有起初那么明亮,不过黄浪那边比黑影还不好过,由于等级的差距,黄浪已经挨了二十几拳,要是没有黄石功,估计早已经被打爬下了,现在,黄浪嘴角处已经渗出了丝丝血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