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七四章 破旧卷轴

第二七四章 破旧卷轴

 
    ……

    欧楚阳拿着卷轴仔细端详了半天,也没有现什么古怪的地方,不过紫府中的内气和头脑中的精神感知力却受到卷轴中隐若出的气息所影响,源源不断的在体内循回游zou,一刻也未停歇。八一中?文?网  W㈠W㈠W?.?8㈧1㈧ZW.COM

    “看够了没有?”就在欧楚阳还在观察残破卷轴、想要找出其中奥秘的时候,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了欧楚阳的思路。

    看着声音的主人,欧楚阳恍然一笑,没有回答,只是举起手中残破的卷轴,淡淡的问道:“这个多少钱?”

    “哦?”听到欧楚阳的询问,青年摊主微微一愣,突然欧名其妙的干笑了一声,随后说道:“八百金币。”

    听闻青年摊主报出的价格,欧楚阳心中一突,这个青年摊主出口还真是够狠,一张嘴就是八百金币,虽说欧楚阳心知自己还是能支付的起,但如果真的把这个卷轴买到手中,那自己一下就变成了贫困户了,只是当他刚刚拿起这个卷轴的时候,受到卷轴气息的影响,就已经打算买下它。

    看着青年摊主售货的态度,欧楚阳知道不论他拿起哪一样,肯定是便宜不了。不过,欧楚阳并没有显露出坦然的表情,反而是紧皱眉头,故作为难的摇了摇头,把卷轴重新放回了地上。随后虚心的对青年请教说道:“这是功法?还是武技?怎么这么贵?”

    青年摊主看着欧楚阳这一系列的举动,表情没有产生任何变化,依旧用着那异常平淡的语气对欧楚阳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看上去像是一种功法,或许也是武技,只是上面的字我不认识,所以没办法辨认。”

    说到这里,青年摊主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我通过很多途径试途确认上面所书写的内容,很遗憾,经过我的努力才知道,上面书写的字迹并不是我们大6上的人所熟知的,所以可以说这件东西什么用处都没有。”

    话说完,青年摊主自己先愣了起来,心想自己从来不曾对一个陌生人说过这么多话,即使卖东西的时候也是简简单单的报出价格而已,怎么今天遇到面前这个人突然话却多了起来,好像面前的这个人跟自己的关系非同一般似的,这不jin让青年摊主对欧楚阳起了好奇之心。

    听了青年摊主的话,欧楚阳jin不住想要笑出声来,心道这么个鸡肋的东西,半点用处都没有,他居然张口就要八百金币,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不但如此,这位青年摊主还直言不讳的将这件东西的本质向客人介绍的那么无用,一点弯也不绕,真是很难相信这个世界还有这样做生意的人。

    看到欧楚阳有些似笑非笑的神情,青年摊主误会了欧楚阳,以为他在讥讽自己,顿时面露不悦之色,态度更加的冷淡得说道:“愿买就买,我告诉你,你是第二个看上这件东西的人,我很有信心将它卖出去。”

    见到青年摊主有些不喜,欧楚阳正了正面容,疑惑的问道:“第二个人?那第一个是谁?”

    “哼!就是刚刚离开那两个人。”青年摊主轻轻的挑了挑下巴,方向赫然是刚刚走开的两年年轻人。

    目光微偏,欧楚阳看向两个年轻人离开的方向,心中泛起一丝疑虑:“难道那个人也跟我一样有过同种感觉?”

    想到这里,欧楚阳把头转了过来,十分正经的对青年摊主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说实话,即然这件东西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八百金币好像多了点,我们可不可以打个商量,稍微便宜一些。”

    “不可以。”面对欧楚阳恳切的语气,青年摊主回答依然是那么的不近人情。

    听着对方坚定的语气,欧楚阳微微的低下了头,手肘搭于半蹲的右膝上不住的划了几下,脑中急的思考着:看对方的语气和态度,恐怕砍不下价来,这明显是一个又臭又硬的难缠人物,跟这种人交易,只有一种方法,就是少砍一点,一口价决定胜负,实在不行只能用八百金币来购买,不过那样的话自己手中的金币可是要大幅度的缩水了。“

    辗转反侧了许久,欧楚阳狠下心来,咬着牙说道:“我真的很诚心想要这件东西。不过我的金币并不多,不管它有没有用,五百金币,一口价,我要了,怎么样?”说完,欧楚阳用一种含带着期望的zhi热目光紧紧盯着青年摊主。

    听到欧楚阳给出的价格差不多减了快一半,青年摊主顿时怒气上涌,刚想大声开口拒绝,这时,一道毫不客气的清脆声音响起:“喂,卖货的。”

    随着话音的落下,欧楚阳和青年摊主不约而同的把头转向声音传出的方向,只见刚刚离开的两个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折返回来,现在正站在欧楚阳的身后,而出声音的正是那个刚刚年龄较小的弟弟。

    本来欧楚阳的大幅度杀价就已经激起了青年摊主的怒气,这一声叫喊到好,直接把上涌的怒气堵在了青年摊主的喉咙处,一下子没有喊出来,憋了个满脸通红。

    “你喊什么?”青年摊主腾的站起身来,怒喝了一声,转瞬间便把怒气撒在了面前的年轻人身上,显然这位青年摊主对这两个年轻人突然出现显得极为不满。

    “喊你呢,你这么大声干嘛,喂,卖货的,刚刚我大哥给出一百金币的价格,再给你加一百,一共两百,赶快卖给我。”年轻人似乎并没有感觉到青年摊主的怒意,仍旧无礼的说到,那态度根本不像是跟人商量讨价还价,更像是抢劫。而与他一起的大哥听了青年摊主的口气也是面露不悦之色,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微皱着眉头旁默不作声,静静的看着这位青年摊主。

    这时,周围看到这里有热闹可看,便纷纷的围了上来,正好听到年轻人说到这里,一个个的低声笑了起来,而眼神一个个的不住朝两个年轻人身上飘。

    听了这句话,欧楚阳也没有控制住,“扑哧”的笑出声来,心想:就你这么买东西,别说是给两百,就是给两千,人家也未毕能卖,这哪是买东西,分明是在抢东西。

    听见欧楚阳的笑声,年轻人皱着眉怒瞪了欧楚阳一眼,大声喝道:“笑什么笑?”,而面前的青年摊主也是把目光一转,紧紧的盯着欧楚阳。

    “没,没事。”强忍住笑意,欧楚阳摆了摆手,回应了一句,欧楚阳这所以丝毫没有将对方无礼的态度放在心上,原因无它,因为就在刚刚,欧楚阳已经从对方的娇脆的声音分析出来,对方只不过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屁孩儿而已,而且还是女扮男装,目光略微偏了一偏,从容观察了一下与这一同前来的“大哥”,估计也是个女的。既然这样,欧楚阳也就没有必要跟对方产生过多争执,权当让着她们了,俗话说:好男不与女斗不是。

    见欧楚阳在语言上没有做出反击,女孩也就做罢,再次回头对青年摊主说道:“卖是不卖,给个话。”语气依然是那般强硬。

    女孩接二连三的低劣态度可把青年摊主气的不轻,别看青年摊主长相不算英俊,可再怎么说也算耐看那种类型的,这一气之下,青年摊主脸色立刻变的红了起来,眼睛也睁的更大了,再加上那与这副俊秀脸孔极为不搭的粗犷浓眉,如果再有点络腮胡,估计现在情况跟吹胡子瞪眼的猛张飞差不多了。

    听着女孩儿无礼的话语,青年摊主拿起卷轴大声的回道:“不卖,别说两百,你就是再加两千老子也不卖了,我已经把它卖给别人了。”

    “卖给别人了?卖给谁了?你不是还拿着它吗?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听青年摊主说到已经把东西卖出去了,年轻女孩更加不依不饶,居然喝斥起对方来。

    “卖给他了。怎么了?我黄浪的东西愿意卖谁就卖谁,你管不着。”青年摊主手指着欧楚阳大声的喊到,看来他真是被气急了,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了出来。

    见着黄浪面红耳赤的激愤表情,周围围观的人群顿时再也忍不住,轰然狂笑起来,更有甚者,还打起了口哨,作出起哄之态。

    人群的异动把现场充满火药味的气氛缓和了几分,不过现在的欧楚阳没有心情想这些,他只是注意到了黄浪前面的话,东西卖给自己了,看刚刚自己砍价时这个黄浪的表情,明显不满意自己的出价,只不过这两个小丫头的到来,好像救了自己,所有的怒气都转到了她们身上,真个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

    “卖给他了?”年轻女孩怒目圆睁,忿忿的说到。

    “对。怎么了?”黄浪气狠狠的说到,随后拉起还在半蹲着的欧楚阳,拽住欧楚阳的一只手掌,把卷轴狠狠的砸在欧楚阳的手里,大声的说道:“兄弟,东西卖给你了,一百金币。”

    “啥?一百金币?”

    “啥?”黄浪突兀的举动惊的欧楚阳下巴差点没掉,一百金币,本来要整整八百金币才能买来的东西,便宜这么多。欧楚阳都有点不敢相信。

    突然,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呆呆的看着手中残破的卷轴,清楚的感受到卷轴上传来的亲切的气息,欧楚阳眨了眨眼睛,tian了tian略微有点干燥的嘴唇,再看看对方两个女孩,欧楚阳忽然感觉这两个女孩是那么的可爱。

    “你们咋来的这么是时候呢?”欧楚阳的心情异常的激动,就差没热泪迎眶,抱着二人大tui说感谢了。

    黄浪这一举动不仅把欧楚阳惊的一呆,更把两位年轻女孩气的够呛,连一直旁默不作声的姐姐都忍不住沉声说道:“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正所谓君子不夺人之美。”一边说着,美目不停的在欧楚阳与黄浪二人身上转环。那意思很明显:我们先来的,东西就应该是我们的。

    就是再笨的人也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欧、黄二人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别看黄浪长的俊秀,本质上却是粗人一个,听完姐姐的话气就不打一处来,刚要出声反驳,这时欧楚阳伸出手来在黄浪身前一横,淡淡的说道:“生意就是生意,买卖还是买卖,没有什么先来后到之说,再者说,之前在下没到来之时,二位也与黄兄讨价还价了一番,既然买卖不成,说明二位与黄兄之间并没有达成什么协议,说什么君子夺人之美,人家打开门做生意,本就是图个利益、图个心情,像二位这般死缠烂打,相信周围的朋友也不觉得哪里好吧?”

    说完,欧楚阳目光环视了一圈周边早已围满的人群。听到欧楚阳说辞,再加上之前二女无理的言语,围观的众人纷纷的随声附和起来。

    不等二女出声反驳,欧楚阳轻咳了一声,使得周围安静下来,随后慢条斯理的说道:“而且,刚刚我与黄兄商讨的价格并不是一百金币,而是五百金币,黄兄只是在二位言语的刺ji之下,情绪激动才许下一百金币价格,所以并不算数。这里是五枚晶币,请黄兄收下,这是我们商讨好的价格。二位姑娘就不要在纠缠不休了。”说着,欧楚阳从怀中掏出五枚晶币放在黄浪的手中。

    “好。”随着欧楚阳的话音落下,周围人群中暴出震耳的叫好声,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一些血气方刚的年轻强者,最崇尚的就是行的端、坐的正的英雄人物,方才欧楚阳一番不卑不亢、义正言辞的说辞正说到他们心坎里去,这才构成了如此的景象。

    “你,你…”此时的年轻女孩脸色已经泛青,二人不仅被欧楚阳一段话反驳的无话可说,更加被人一眼识破了身份,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颤微微的用手指着欧楚阳和黄浪,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