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七零章 初步计划

第二七零章 初步计划

 
    ……

    “看来以后要跟他打好关系啊,这样的人先不说他的背后是否有着那样的势力,只要他不死,不久的将来很有可能成为新一代的武圣,更甚至是武神。??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裘娜仔细考虑了半天,有了初步的计划。

    柳长风一直看着低头不语的裘娜,没有做声,裘娜感受到柳长风的目光,抬起头来,展开迷人的笑脸问道:“怎么?柳老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呵呵,丫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是不是在想以后如何能跟那小子打好关系?”柳长风有些玩味的说道。

    裘娜也知道瞒他不过,所以没有任何掩饰,只是笑着说道:“柳老说的没错,我想这样的人就算是柳老也不愿意得罪吧,要不刚才欧楚阳这么对待您,以您的性子早就大雷霆了,我说的对吗?”

    二人都是人精,你一言我一语的开着玩笑,从这可以看出两人根本不是一般的关系。

    听到裘娜挖苦于他,柳长风并没有生气,只是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最可怕的还不是他的天赋实力,而是…。”

    “而是那跟他年龄完全不附的过人心机。”不等柳长风说完,裘娜接过话茬。

    柳长风同意的点了点头,眼中充满了赞赏之色,道:“还是你厉害啊,你那两个弟弟拍马也追不上啊。”

    柳长风的一句话像是触动了裘娜心里的某件伤心事,后者听了此话神色变的黯然下来,眼睛不知不觉红润了。

    “行了,你也别伤感了,他们现在只是没有看见你的好处,以后他们会明白的。我先走了。我还得研究研究这东西,哈哈。”简单的安慰了裘娜两句,柳长风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小心翼翼的将朱果收进了一个奇怪的水晶盒子里,收到袖中,推门走了出去。房间里只留下裘娜一人不知道想着什么。

    从拍卖行出来,已经是下午了,欧楚阳没有回到住处,而是慢步在棋盘镇中,此时他的心情非常的好,一颗朱果不仅换来了现在他最急需的金币,而且还得到了制造负重装备所需要的玄铁,而最令他欣喜若狂的是,他还得到了一次可以得窥高级典籍的机会,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不过他相信到时候自己肯定亏不了。

    走着走着,在天色将晚的时候终于来到了打铁铺门口,找了个胡同摘下兜帽径直走进了打铁铺。

    刚走进去,欧楚阳就被早上接待他的大汉现了,大汉快步的走了过来说道:“小兄弟,你又来了啊。等等啊,我这就去叫老板。”

    说完,大汉便走了进去,过了一会儿,洛铁随着大汉走了出来,见到欧楚阳神情冷淡的问道:“你怎么又来了?”

    看到洛铁的爱理不理的样子,欧楚阳心中明白洛铁还在生他的气,心中偷笑了一声,欧楚阳假装没有看到对方的表情,自顾自得从怀中掏出了玄铁递给洛铁,说道:“这是你要的玄铁。”

    “这么快就弄到手了?”看见欧楚阳拿出玄铁,洛铁一惊,呆呆的看着欧楚阳。

    “恩。这样我就能更早的拿到我想要的装备了,不是吗?”欧楚阳一脸的笑意。

    接过玄铁,洛铁恢复了平静的心态,不冷不热对欧楚阳说了一句:“三天后取货。”说完也不理会欧楚阳,径直回屋去了。

    欧楚阳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大汉的相送之下离开了打铁铺。

    从打铁铺出来,欧楚阳便回到了住处,进屋看到桌上摆着已经放凉的饭菜,知道吴新已经来过,再次的从心里感谢了一下方堂和吴新,便坐uang上修炼起来。

    闭目调息了一会,欧楚阳抽出部分精神力内视紫府丹田,感受着体内的内气正缓慢的聚积,根据几次突破欧楚阳有了经验,现在的他已经级先天武士的瓶颈,心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突破。

    自己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呢?回想那天方堂跟他说过的话,欧楚阳慢慢开始考虑起来。方堂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自己体内的紫色内气属于异类,连测试水晶也无法测出来,这方面实在是个问题,以后自己要是出手的话,尽量不要让人看出来,否则恐怕会为自己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到底怎么样才能隐藏呢?”欧楚阳心里犯了愁。要是自己会其它属性的内气就好了。

    “唉~”叹了口气,欧楚阳无意中想到方堂送给自己的丹经还没有看过。

    反正现在也是闲着没事,不如,拿出丹经将其打开,欧楚阳仔细的翻看起来。

    “丹经,只适合初级练丹师,第一篇:控火……”

    丹经这本书很薄,内容不多,只是用了不长时间,欧楚阳便将整本丹经看完了。这也让他对练丹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

    丹经里面并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凡方,里面只是详细的介绍了一个练丹应该如何精确的掌握火焰;如何更好的利用火焰的能力来提取草药中的精神,加以炼制,并借助各种草药中的共同点,来达到练制成丹的效果。而练丹除了必备的三个条件之外,就还需要一个练丹所用到的容器:丹炉。

    看了半天,欧楚阳最感兴趣的是精神感知能力在练丹中的重要性,对于欧楚阳来说,内气的修炼已经让这个生活平凡的地球人而感到不可思议了,而书中提到的精神感知力更是抽象,书中说到,精神感知力越强,那么这个人就会更好的感知草药中的精华与杂质,随后再用非常的控火手段,来进行对草药的提炼,从而将它们有效的分开,以致使炼制出上等的丹药。

    书里面还特意为初级练丹师提供了一种叫做“疗伤丹”的药方。“疗伤丹”是最低级的丹药,只要是拥有一定的控火能力和精神感知力就可以炼制成功,不过视炼制人的不同药效也不相同。

    炼制“疗伤丹”所需的草药分别为:凝血草和宁神花。而“疗伤丹”的效用就是受了皮外重伤的人吃下后,可以加快伤口愈合的度,减轻伤者的痛苦。

    “看来,明天还要去一趟弄点草药来试验一下。还有,得买一个丹炉。”打定了主意,欧楚阳合身躺下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一夜无话,当欧楚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清晨,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把裘娜送给他的面罩上,马上整个脸上起了巨大的变化,对着镜子,欧楚阳再也认不出自己了,镜子里面的人看上去比原先的欧楚阳要大出几岁,不过相貌很是普通,属于那种扔在人堆里也很难认出来的那种。

    低调一向是欧楚阳做人的宗旨,所以欧楚阳很满意面罩为他带来的效果,一切休整完毕,欧楚阳便出了门口,直奔他此次的目标:药铺。

    其实欧楚阳并不知道药铺在什么位置,不过若大的棋盘镇,只要是长居城内的人们都知道具体位置,途中稍微打听了一下,欧楚阳便轻易的找到了这所棋盘镇最大的药铺,说这个药铺大,那是名符其实的,因为从欧楚阳走进门口观察一圈,整个药铺有大约两百多平方米,中间是一个大厅,四周摆满了货柜,从上面刻的字来看,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药材。不仅如此,这个药铺还不只是仅仅这一层,从东面的楼梯可以看出,楼上别有天地。

    当欧楚阳一进入到药铺中,一股浓烈草药味冲进了他的鼻腔里,欧楚阳极为不适应的用手捏了捏鼻子,四周看看了,药铺里大药有十几个伙计模样的人正在默默的整理着药材,左右找了找,现柜台在屋子的左侧,欧楚阳走了过去。

    柜台后面,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正爬在柜台上低头算着什么,并没有现欧楚阳向他走过来,欧楚阳走近柜台,用手指轻轻敲了敲台面,老人方才听见,抬起头粗略的看了欧楚阳一眼,开口问道:“小兄弟,需要什么吗?”

    “老人家,我想买个丹炉和一些草药。”欧楚阳平静的回答道。

    听了欧楚阳的话,老人多少有点错愕,仔细的端详了他一番,放下手中的笔,从柜台后面转了出来对欧楚阳道:“跟我上二楼吧。”

    说着,老人率先向楼梯走去,欧楚阳没有答话,默默的跟在老人后面随他上了二楼。

    登上二楼,欧楚阳慢慢的看清了楼上的情况,二楼与一楼的格局基本相同,不过面积却小了很多,只有一楼的一半那么大,西南两个方向也是货柜,不同于一楼的是,二楼的货柜上摆放着许多相同大小的木盒,北侧一边有着一道门,门上挂着“生人勿扰”牌子。

    上了二楼,老人直接将欧楚阳领到了柜台旁边,这时一个与老人年纪相仿的老人迎了过来,对前者说道:“老李?什么事?”

    被老人称呼为老李的老人手一指欧楚阳说道:“老秦,这位小兄弟想买丹炉,你招呼一下吧,我先下去了。”

    没有等秦姓老人说话,老李转过头对欧楚阳说道:“他就是二楼的掌柜,想买丹炉跟他谈,买好后,想买什么草药下楼再找我。”

    欧楚阳向李姓老人告谢了一声,老人便下了楼。这时,秦姓老人笑迷迷的打量着欧楚阳问道:“啧~啧~,小兄弟好年轻啊,不知道今年多大了?”

    “快十七岁了。”欧楚阳含糊的说了一个年龄。

    听到欧楚阳的回答,老秦微微一愣,旋即笑道:“这么年轻就成为练丹师了?真是天才啊,据我所知,能在这般年纪下成为练丹师的人,可都不是普通人哦。”

    被老秦夸了一句,欧楚阳并没有飘飘然的感觉,依然用淡淡的语气应承道:“秦老夸奖了,不知秦老有什么好的推荐。”说着,欧楚阳用手指了指摆在柜台后面的那些丹炉。

    “不知道小兄弟是什么级别,如果是初级,想随便弄个练练手的话,我建议你用这个。”见到欧楚阳没有聊下去的兴致,老秦只好做罢,从柜台中拿出一个小巧的铜制丹炉,为欧楚阳介绍道。

    “这个丹炉是丹堂的分部制造的,做工很是讲究,经过长期练丹时的火焰锻烧而不会轻易损坏。当然如果要炼制上等的丹药的话,就不合适了…”

    看着滔滔不绝的老秦,欧楚阳感到头痛不已,这个秦老好像是个话唠,不论说起什么都没完没了,再了受不了老秦的语言攻势,欧楚阳突然摆了摆手,打断道:“咳~,就这个吧,多少钱?”

    “嘿嘿,不贵,二十个金币。”老秦伸出两个手指头,在胸前摇了摇答道。

    欧楚阳生平第一次买东西没有讲价,从怀中掏出二十枚金币递了过去,接着丹炉,指了指西面的货柜问了一句:“秦老,那货里摆着的盒子是什么东西?”

    顺着欧楚阳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老秦转了过来笑着说到:“哦,那是一些低级的丹方,都是一些拓本,是拿来出售的。如果小兄弟有兴趣的话可以。”

    丹方听到了欧楚阳的喃喃低语,老秦笑呵呵的看着他,继续为欧楚阳解释道:“没错,是复制的,这些都是由丹堂的长老们辛苦琢磨出来的丹方,每一种都有不同的功用,低、中、高级的都有,如果小兄弟有意思的话,可以啊。”

    这次欧楚阳没有嫌老秦话多,只是欧不作声的听着,心想反正也来了,不如,用不到的就先不买。

    打定主意,欧楚阳开口说道:“那还是秦老帮忙介绍一下吧。”

    见欧楚阳说了话,老秦立刻高兴起来,脸上的笑容更加浓烈起来:“那小兄弟告诉我现在的等级,或者需要什么类别的丹方,我再给你详细的介绍。”

    听闻老秦的话,欧楚阳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不瞒秦老,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成为练丹师的材料,只是想要买个丹炉回去试一试,我也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丹方,还是秦老帮我选选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