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六九章 天纵奇才

第二六九章 天纵奇才

 
    ……

    “非也。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不说小子自己还身有要事,不能在此久留,就说前辈您一看就是绝世高人,自然喜欢潇洒自在的生活,不喜欢被别的事情束缚,所以小子不会要求前辈收小子为徒。”不要钱的马屁要多少有多少,欧楚阳自然不会吝啬。

    “那你要怎样?”柳长风现在已经被欧楚阳弄蒙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想怎么样。

    坐在一旁的裘娜也是有点犯糊涂,就这么一声不吭的看着他,想从中找出其中的遗漏。

    喘了口气,欧楚阳看了两人一眼说道:“小子前些日子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得到了,名为丹经,里面的内容大致的看了几眼,都是讲述一些关于炼丹的说法,从此小子便对练丹这个职业生了兴趣,所以想试一试自己是否能够修炼有成,不过,那本丹经中只是很笼统的介绍了一些知识,小子一无钱财二无背景,要想修炼到像前辈这样的级别,小子以为光是凭一本丹经恐怕是不够的。况且小子还身有要事,不多日之后就会离开棋盘镇。所以…”

    “所以什么?”柳长风、裘娜两人已经快被他这种说话方式托的受不了了,在欧楚阳刚要说下去的时候,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呵呵,前辈既然在丹堂做长老,会有着一定的话语权,丹堂里一定会有什么典籍啦、心得啦、丹方啦等等这样的书籍吧,如果前辈允许小子在那里的话。小子就真的感激不尽了。当然,这颗朱果也是前辈您的了。”

    冗冗长长一大套话终于说完了,欧楚阳向柳长风微微的躬了躬身,以示尊敬,便再不做声,只是等着柳长风等着给他答案。

    高明!相当高明!

    这是裘娜给予欧楚阳的评价,千回百转,却是为着这样一个目的,而且之前用各种方法钓足了柳长风的胃口。太高明了。

    此时的欧楚阳心中也是忐忑不已,对于丹堂是否藏有这类书籍,他根本全然不知,一切都只是自己心中的猜测罢了。看着柳长风渐渐陷入沉默中,好像在考虑着什么,欧楚阳立刻感觉到自己恐怕猜对了,丹堂中一定有收藏典籍的地方。

    柳长风听完欧楚阳这段话也终于明白之前对方为什么会支支吾吾了,原来是为了这个,还别说,这真让欧楚阳猜对了,丹堂内确实有这么个地方,内里藏有各种各样的药方及丹道心得,那都是前人一步一步积累而来,对于炼丹师来说,那可都是无价之宝啊。

    “这可不好办啊。”柳长风喃喃的低语着,目光时不时的偷瞄着欧楚阳,可是对方的神情全部被那块黑布所挡住,他当然什么都看不见。

    “真的有!”欧楚阳心中惊呼了一声,同时,一阵欧名的激动由然而生,从柳长风的口气中,他可以准确的判断出丹堂真的有藏书的地方。

    不过见到柳长风尚还犹豫不绝,欧楚阳立马故做镇静的叹息道:“唉~,那如果前辈太为难的话,小子只有放弃了,就当小子命不好,与绝世典籍无缘吧。”

    yu擒故纵!裘娜听到欧楚阳说这句话,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狠狠的憋着嘴,想不让自己笑出来。可是那遮遮掩掩的动作却被柳长风看到了眼里。瞬时,柳长风也明白了过来。

    “哼!小子,不用跟我来这套,我不会上你当。”被人耍了半天,柳长风才明白过来,多少有点气愤。

    刚刚裘娜一捂朱唇,欧楚阳马上就感觉不好,不过他也没有办法,只盼着柳长风没有看到,可惜柳长风毕竟活了几十岁,如果这点都现不了,那不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呢。

    欧楚阳刚要道歉解释,只听柳长风继续说道:“你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也有条件。”

    “什么条件?”一听还有戏,欧楚阳双眼立刻明亮起来,口中急切的问道。

    “你必须让我知道你的底细,最起码的我也得看看你长的什么模样,能把我们两人当猴子耍了半天。”柳长风不客气的说到。

    “只是想看我的长相?”欧楚阳疑惑的问道。

    “没错。看一眼就行。”柳长风说道,裘娜也跟着笑盈盈的点了点头,显然,他也想知道这块黑布之下究竟掩盖着什么样的古灵精貌。

    “那好。”欧楚阳心想,反正也不算什么,看起来这两人还不错,自己跟他们没什么仇怨,反而还救了其中一个人,怎么也不能害他吧,为了那块玄铁和心中向往的无上典籍,露一面又何妨。

    说着,欧楚阳没有再多想,伸手解开了蒙在脸上的黑布,摘下了兜帽,露出了一张不算英俊但是很清秀的少年面孔。

    当欧楚阳的真面目出现在二人面前的时候,两人同时一惊,互相对视了一眼,裘娜有些颤微微的张口问道:“你多大?”

    见到面带错愕的二人,欧楚阳淡然一笑,随后用那略带稚嫩的语气缓缓的说道:“你们好,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欧楚阳,今年十岁。”

    欧楚阳的话尤如一颗重磅炸弹扔在柳长风与裘娜的心中,这次两人的感觉不只是震惊,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十岁?开什么玩笑,十岁就有这样的实力?”裘娜的眼神中充满了不相信,从这两次与欧楚阳接触,他说话的声音、语气,还有那略显稚嫩的手掌等各方面可以判断出,这个救她神秘人年龄肯定不大,不过她没想到居然只有十岁。

    同样神情也出现在柳长风的脸上,看着欧楚阳的眼神像是看着怪物一样侧目斜视了裘娜一眼,眼神中充满了询问之意。

    裘娜自然知道柳长风眼神之中的含义,无奈的点了点头。虽然很不相信,但是从裘娜的无奈的神情来看,他想要知道物答案是肯定的。

    柳长风暗地里呼出一口气,极力的控制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刚刚有点恢复过来的柳长风突然想起了某件事情,立刻质问道:“你姓欧?小荡山欧家跟你是什么关系?”

    “欧家?不认识。”故作不知的欧楚阳,摇了摇头,不假思索的回答到。

    当听到柳长风问到这句话的时候,欧楚阳的心里一个机灵,不过他掩饰的很好,没有把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就是那一瞬间眼神之中闪过的一丝怒意,也被他利用摇头的动作回避了过去。

    “没关系?”虽然柳长风还是很怀疑,不过从欧楚阳的表现来看,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也就没有再问下去。随即看了裘娜一眼开口说道:“好吧,既然我们已经见过的你的真面目,那我们的交易现在可以生效了。玄铁和金币我马上就可以交给你,不过典籍的事情恐怕要过两天再说。毕竟这是大事,丹堂一般是不会让外人随便进到”典阁“的,我还要回去想想办法。”

    “什么时候?”对于柳长风的说法,欧楚阳能够理解,不过时间他还是要确定下来,所以便顺着柳长风的话问了一句。

    知道欧楚阳不会轻易的放过他,柳长风微微的沉思的一下说道:“这样吧,最多两天,你来丹堂找我。”

    听到这句话,欧楚阳终于开心的笑了,对柳长风点了下头道:“那多谢前辈了,到时小子会按时赴约。”

    柳长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转过头看向裘娜。

    裘娜立即会意,朝着两人微微一笑道:“恭喜柳老和欧先生达成协议,裘娜这就准备东西。”说着站起身走了出去。

    片刻功夫,裘娜托着一个圆盘走了进来,圆盘上面盖着一块红布,轻轻的将圆盘放在桌上,裘娜坐了下面,伸手掀开红布,对欧楚阳说道:“欧先生,这是玄铁,还有十枚水晶币,至于第三件交易物品,欧先生只有向柳老索取了。”说完,裘娜咯咯的笑出声来,眼光飘向了柳长风。

    看到裘娜的表情,柳长风老脸不由一红,瞪了她一眼,随后对欧楚阳说道:“放心,我承诺过的事情,不会赖账。”

    事情差不多已经办完,欧楚阳将手中的朱果递给柳长风道:“那就这样吧,这朱果前辈请收下吧。”

    柳长风从欧楚阳手中接过朱果,心中的微怒被狂喜所占据,再也不想之前欧楚阳的行为,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朱果。

    既然事情已经办完,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欧楚阳将玄铁和钱收入到空灵指环中,站起身来对二人道:“没事我就先走了,前辈,我们两天后再见。娜姨…,我可以这么称呼您吧?”

    裘娜含道:“恩,欧先生…。”说到这里,裘娜突然现现在的称呼对欧楚阳有些不合适,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叫好,便停了下来。

    “娜姨…,叫我欧楚阳或小然吧。”欧楚阳笑着说道。

    裘娜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接着,裘娜从袖口中拿出一个面罩放在欧楚阳的面前,道:“这是一个面具,经过特殊的手段制作的,戴在脸上可以改变人的相貌,这东西是新的,还没有人带过,就当是我们初次见面的礼物吧。”

    看着桌上的面罩,欧楚阳微微一愣,旋即释然,暗叹裘娜处事之周到,她知道自己不想以真面目示人,特意的弄了这么一个东西送给自己,好让自己以后不必再头戴兜帽而显得那么另类。

    这番举动也说明了裘娜是在对自己示好,让自己放心,她不会害自己。

    面带感激的收下面罩后,欧楚阳这才对二人说道:“前辈,娜姨,没事我就先走了。”

    二人闻言也是站起身来,裘娜冲着欧楚阳点了点头,柳长风则是从怀中取出一块玉牌递给欧楚阳,告诉他两日后凭此玉牌去丹堂找他。

    没有与二人多说什么,微微施了一礼,重新将黑布蒙在脸上,转身顺着来时的路走了出去。

    欧楚阳走了,柳长风与裘娜并没有相送,只是坐在房间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相互看了一会,柳长风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你说,那天是他救了你们?”

    裘娜点了点头:“没错。”

    “可怕啊。”柳长风仰头长叹了一声。

    “是啊,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实力,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啊。”裘娜也是跟着叹息了一声。

    “不只这个,我根本看不出他的实力。”

    “什么?”裘娜明显被柳长风的话吓了一跳。随后便用疑惑的眼神盯着柳长风,等待着他的解释。

    看到裘娜的神情,柳长风苦笑道:“你应该知道我也是九级先天武士级别吧,而且我要不是一味的痴迷练丹,早就进入武卫级别了,可就算这样我也没办法看清楚他的实力。要不是你说的,我根本不会相信。”

    “那您的意思是他有可能比您的实力还要强大?”裘娜已经不知道自己今天震惊了多少次了,现在的她已经感到麻木了。

    “未必,只能说他应该是使用了某种秘术,让自己的内气收敛到极致,或者他修习的功法很怪异,总之,我对他的实力和内气的属性一概不知。”柳长风说着,语气中充满着无奈。

    听完柳长风的述说,裘娜低头沉思起来,她不是一个修炼者,不过她深知柳长风的底细,这个柳长风绝不是一般人,以他级练丹师的实力,可以充分说明其感知力有多么的强大,连他都无法看出欧楚阳的实力和内气属性,那只能说明两点:第一,欧楚阳的实力远远的高于柳长风。第二,像柳长风所说,他是修习了某种高级的秘术,使人无法察觉。

    第一点明显不可能,就是可能,她也不愿意相信,因为对方毕竟只有十岁,十岁能够达到先天武士级别已经可以算是凤毛麟角了,要是拥有让柳长风都无法勘测的实力,那历史上传的神乎其神的武狂、武圣、武神等人物也就不用再修炼了。

    既然第一点不成立,那么很有可能是第二点,他修习了某种可以收敛内气的秘术。不过这类秘术实在是太少了,少的都有点可怜,他是从哪弄到的?

    综合以上两点,裘娜终于下了一个定论,那就是:欧楚阳此人要么背后有强大的势力、高人支持,要么就是天纵奇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