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六二章 挑战极限

第二六二章 挑战极限

 
    ……

    “哼!威胁吗?不要以为我会怕你,是,我承认你比我的实力要强很多,但是如果拼起命来,你也好不了哪去。?八?一中文?网 ? W㈠W?W.81ZW.COM”听到林强的威胁,佟良没有一丝畏惧,反而散出一股强大的气势,怒目瞪着林强。

    二级先天武士。从佟良出的气势中,欧楚阳判断出了佟良的实力。

    随着佟良气势的暴,佟良身后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向前迈了一步,每个人的眼神中隐隐的透着一股战意。

    看到这样的情景,林强一方的几个人也向着对方迎了上去。从场上的气势来看,一场大战马上就要不可避免。

    就在两方人马战意正浓,准备出手的时候,林强和佟良两人同时出手制止了即将暴动的手下。这时林强对佟良说道:“佟良,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任务吧,不然的话,下场你知道,我不会留手的。”

    佟良收起身上的气势,但眼中的战意没有丝毫减退,狠狠的对林强说道:“想让我放弃,我告诉你,不可能。”

    “那走着瞧。”说完,林强冷笑一声,随后挥了挥手,率先转身走去。其后的手下看到领走了,赶忙跟了过去,走之前,还不忘了狠狠的瞪了佟良一方人马一眼。

    “老大,就这么算了?”林强一方人马走后,佟良的一个手下走到佟良身边,很不服气的说到。

    “那怎么办?这里是棋盘镇。走吧。”佟良心里也很气愤,不过还是无可奈何的对手下说了一句。说完,便带着一干义愤填膺的手下离开了。

    看着慢慢消失的佟良等人,欧楚阳转过身看向吴新,问道:“他们都是什么人?看上去有很大的仇似的。”

    吴新听了欧楚阳的问话,向他解释到:“欧兄弟还知道吧。他们都是佣兵。”

    “佣兵?那是什么?”欧楚阳疑惑的问道。

    “欧兄弟,咱们边走边说吧。”

    看到吴新有点着急样子,这才想起方堂还在等着自己。点了点头说道:“好,边走边说。”

    一边走着,吴新慢慢的向欧楚阳解释起来:“佣兵。在勇武大对一些自由人士的称呼,他们没有特定的组织,不属于任何势力,他们都是一些强者。”

    “而像刚刚那两方人马那样,这些强者自的组成一个团体,选出其中优秀的人做为领导,这样的团体被称为佣兵团。组成佣兵团以后他们就可以通过捕杀灵兽,或者去一些常人无法去到的地方采集灵草、灵药等等,依靠出售共同获得的材料、宝物等方式来换取金币。改善他们的生活,不过,这类人更多的是为了出名。”

    “出名?”欧楚阳显然不明白其中的所以。

    “是啊,有的时候一个人想要成名,很难很难,所以他们就逼迫自己努力的修炼,而修炼最有效的方法无非是挑战自己的极限,所以他们组成一个佣兵团体,到处去危险的地方修行,那些地方要是一个人去,存活的可能性很小,不过要是一群人一起去,那存活的机率就会很大了,这样,既可以最大限度的锻炼了自己,又不至于丢了小命,还能得到财富。可以举多得啊,当他们通过锻炼而拥有一定的实力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有了名气,从而被各大势力招去,从此就衣食无忧了。这是一种成名的好办法。”

    “还有另一种?”欧楚阳问到。

    缓了一缓,吴新接着说了起来:“有,在大6上每个地方几乎都能看到佣兵们的出现,三大帝国中更是有相对于他们这类人而成立的佣兵协会,佣兵协会嘛,顾名思义,就是为佣兵们成立的特殊组织,佣兵协会往往会出各种各样的任务,任务分很多种:有获取金币的,有提高佣兵团等级的,有换取宝物的等等。获取金币和换取宝物的都是由一些有钱人通过佣兵协会来起的任务。佣兵接到并完成任务后会获得而得的奖励。而提高佣兵团等级的任务则是由佣兵协会起的,只要完成了任务,佣兵团的等级会得到一定的提升。这个等级是全大6都承认的。”

    听了吴新的解释,欧楚阳多少明白了一些,“那佣兵团的等级越高,名气也就越大了,是吗?”

    “呵呵,欧兄弟真是聪明,一点就透。”吴新很自然的夸奖了一句。

    “这算什么聪明。”对于吴新的夸奖,欧楚阳自嘲一笑,摇了摇头,无动于衷的问道:“那佣兵团的等级是怎么划分的?

    “在大6上,佣兵团一共可分为八个等级,从一星到七星。佣兵团等级越到后面越难提升,具我所知,在勇武大6好像只有少数十几个五星佣兵团,至于六星佣兵团只有五个。”

    “那七星的呢?”没等吴新说完,欧楚阳接着问到。

    “七星?好像没有吧。”吴新想了想答到。

    “没有?为什么?难道七星佣兵团的任务很难完成吗?”欧楚阳有点惊奇。

    吴新笑了笑说道:“是很难,不过还不至于没有人完成。只是当一个佣兵团成长到了一定的程度,一定会被帝国或者强大的宗门、势力所关注,从而招收,而想要为帝国或宗门、势力效力的话,那这个佣兵团的编制就必须解散,毕竟没有任何一个宗门或势力会允许自己的内部有的一个团体,更不用说是帝国了。”

    听了吴新的解释,欧楚阳这才恍然大悟,确实,放在自己如果是一个势力的领导人,也不会允许这样不稳定的因素存在于自己的势力内部,那无疑像是一个不稳定的炸弹一样难以控制。

    “那刚矆Z抔篵緲E'E圸抔篵緲     “哦,你说的是钢牙和仁义两个佣兵团吧。”欧楚阳一开口,吴新立刻知道了他想要问什么。

    “钢牙?仁义?”

    “那个叫林强率领的佣兵团叫钢牙,而另一方佣兵团的名字叫仁义。他们都是棋盘镇里比较有名气的二星佣兵团,不过,那个钢牙佣兵团资格比较老一些罢了。听说,有一次仁义佣兵团去日暮森林猎捕一只二级灵兽:火晴狮的时候,费了不少力气,最后终于一点一点的把火晴狮磨死了,火晴狮刚死,钢牙佣兵团就出现了,看到已经死了的火晴狮,就出手抢了过来。当时,仁义佣兵团的人刚经过一场大战,大部分成员都受了或多或少的伤,即使没有受伤的人也是耗尽了内气,包括他们的团长佟良。耗尽内气的仁义佣兵团根本不是钢牙佣兵团的对手,结果就是被钢牙的人抢了火晴狮的尸体。仁义的人费了很大的力气却让钢牙的人捡了个便宜,这个仇算是结了下来了。”吴新解释道。

    “卑鄙。”听到这里,欧楚阳低声的骂了一句。

    “呵呵,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有实力就有话语权。没有什么卑鄙不卑鄙的。你要是有实力你也可以抢,别人打不过你,只能忍气吞声。”看到欧楚阳有些气愤的神情,吴新笑呵呵的开解到。

    “听说,那个钢牙的人剖开火晴狮的尸体的时候还得到了一块灵晶。仁义的人知道了以后,更是气的不得了,唉~,到手的宝物就这么飞了,放在谁身上也不会好受的。”吴新摇了摇头,口气中替仁义佣兵团感到惋惜。

    “灵晶?”吴新说的这个词汇,欧楚阳还是头一次听说。

    “恩,灵晶,灵晶这种东西不是每种灵兽都有的,数量太少了,灵晶是灵兽体内灵气的结晶,就像强者存储内气的丹田一样,里面承载着一只灵兽几乎全部的灵气,灵晶可以用到制药、炼丹,也可以供强者吸纳增加内气,还可以用秘法将它制成特殊的物品,反正是功用很多。值钱的很。”

    听着吴新滔滔不绝的为自己讲解着,欧楚阳看向他的眼神慢慢变得怪异起来,心中不由的起了疑问,这个每天都只为自己送吃送喝的堂叔的手下,怎么懂得这么多?

    “对了,上次就听说在玛林商会的拍卖行拍卖了一个一级灵兽的灵晶,好像是卖了四千金币。”仿佛没有看到欧楚阳怪异的眼神,吴新继续津津乐道的说着。

    “四千金币?这么值钱?”听了这话,欧楚阳很是惊讶,一个金币已经够一个小村的农户生活两年了,四千金币那得是多少钱啊,这灵晶也未免太值钱了点吧。而且这才只是一级灵兽的灵晶,那要是二级灵兽的灵晶呢。

    旋即欧楚阳又替仁义佣兵团感慨起来,低声的说道:“仁义他们也真是够倒霉的,怪不得,刚才看到他们那剑拔弩张的架式,这要是我,恐怕早就冲上去动手了。”

    “他们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棋盘镇内里是不准殴斗的,要是被城里的守卫现他们这城内殴斗,会被抓到城主府大牢里的,毕竟以他们的实力,在这种地方,也就比普通人强上那么一点,城守府里随便出来一个强者就能打败他们。呵呵。”看到欧楚阳如此感慨,吴新马上为解惑道,同时也是给他敲响警钟,提醒他不要在棋盘镇里随便出手。

    欧楚阳听出了吴新话语中的含义,旋即转过头来对后者露出感激的笑容。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必放在台面上说了。

    笑过之后,欧楚阳突然盯着吴新看了起来,后者被欧楚阳看的心里有点毛,笑着向欧楚阳问道:“怎么了?欧兄弟,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又看了一会,欧楚阳这才说道:“吴大哥,真看不出来啊,你懂得的这么多。”话中带着少许玩笑的意味,其实却包含着极深的含义。

    “咳~,这个,为堂主办事时间不短了,多少知道一点而已,呵呵。”哪能听不出欧楚阳话中有话,吴新含糊其辞的回答到,说完便低头不语。

    “吴大哥。”欧楚阳叫了一声。

    “嗯。”后者心在不焉的答应了一句。

    “堂叔…”欧楚阳刚想接着说些什么。这时,吴新打断了欧楚阳,说道:“欧兄弟,我们到了。”

    欧楚阳闻言抬头一看,两人已经到了仁厚古董店门口。转过头来看着吴新,吴新说道:“欧兄弟自己进去吧,我还有别的事要办,就不陪你了,如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欧兄弟还是问堂主吧,有些话,从我口中说出来是不好的。”

    欧楚阳理解的点了点头,含笑着微微的对吴新躬了躬身:“好吧,多谢吴大哥了。”

    “欧兄弟客气了。”回了一礼,吴新径自走开了。

    看着吴新离开后,欧楚阳缓步走进仁厚古董店,店里依然还是那一老一少两个伙计低头忙碌着。

    听到门口外有脚步地声传来,店中一老一少两个伙计抬起头看了过去,现进来的正是几天前的年轻人,小伙计没有说话,低下关继续干着手中的活计,老伙计快步的走到欧楚阳的身边,热情的对欧楚阳说道:“小兄弟来了啊,跟我进来吧。”

    看到老伙计的举动,欧楚阳立刻明白了,这一定是方堂都安排好了的。所以欧楚阳没有问什么,只是很客气的说道:“哦,那有劳老先生了。”

    “不用客气。呵呵。”说着,老伙计伸出手来朝里面一指,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然后率先的向里面走去。欧楚阳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跟着老伙计。

    走到后院,老伙计找了个借口退了出去,又把欧楚阳一个人扔在了院子中,老伙计刚退出去,“吱呀”一声,方堂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笑着冲欧楚阳点了点头说道:“来了。”

    第二次见到方堂,马上就给了欧楚阳不一样的感觉,第一次的方堂身穿着锦袍,给人一种儒雅深沉的感觉,而今天方堂身着略显紧身的青衣,给人一种精明干练的感觉。从他观察自己的眼神中,第一次的那种警惕和疑惑的神色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关爱和欣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