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六零章 先天武士

第二六零章 先天武士

 
    ……

    (以下都是瞎几把乱写的废稿!以下都是瞎几把乱写的废稿!以下都是瞎几把乱写的废稿!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想到这里,方堂问道:“你现在是什么级别?”

    “不知道。八一?中文网  W㈠W?W㈧.?8?1㈠ZW.COM”欧楚阳的回答让方堂又是一愣。

    看着方堂充满疑惑的眼神,欧楚阳苦笑道:“真的不知道,也许是先天武士吧。”

    听了这话,方堂的眼神中除了疑惑外,更多却是震惊。其实欧楚阳确实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级别,只是来到棋盘镇的路上,将抢劫的盗贼打跑之后,才粗略的估计出了自身如今的实力。

    先天武士?怎么可能?难道是上面的情报有错误,不对啊,根据情报显示,欧楚阳今年应该十岁多,不到十一岁,这么小的年龄是先天武士?自己今年三十多岁,才勉强晋升到五级先天武士,虽然自己的天赋很是普通,不过好像只听过十岁的后天武者,并没有听过有哪个人在十岁就可以到达到了先天武士这种级别。如果是真的话,那他岂不是个天才?不对,就算是天才也不太可能啊。欧家老祖欧天行已经算是天才了,十九岁晋级武师境界,可是好像在欧天行十岁的时候也不过只是个后天武者吧。

    凡是修炼的人都知道,内气的积累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从最低级的后天武者说起,资质好的人可能半年或一年才能提高一个等级,资质不好的人有可能几年也无法提高,而如果级别达到了九级,这个时候想到进入先天武士阶段,一般的修炼者都会准备许多丹药,借助丹药的力量来帮助自己突破,更有甚者像各大家族的子弟,会有家族的前辈高手帮自己把关,在关键时刻帮助自己一举冲关,成功晋级。

    如果欧楚阳说的是真的,那么毫无疑问,他就是天才中的天才,甚至可以说他的修炼天赋极其的变tai.

    方堂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就这么一直看欧楚阳。

    “怎么了?”欧楚阳有些奇怪的问道。

    听到欧楚阳的询问,方堂露出一副凝重的表情,站起身说道:“你跟我来。”说着,径直走向屋外。

    随方堂走到屋外,跟在方堂的身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见方堂走到屋子的后面,伸出子的后墙上按了一下,“吱~噶噶噶”的声音传到欧楚阳的耳中,顺着声音出的地方,欧楚阳低头一看,地面上一块石板慢慢的打开,露出一节石梯,眼含深意的看了看欧楚阳,方堂率先顺着石梯向下走去。

    这里居然有个地下通道?欧楚阳的脑中闪过一抹惊诧,随后揣测着抬起脚步跟着方堂走了下去。

    走入地下后,欧楚阳看见一条长长的甬dao,甬dao里面很黑,看不到尽头,这时,方堂在旁边的墙上又按了一下,头上的石板慢慢的合上,缝隙的严合使得一丝阳光也照射不到地下,在石板合上的同时,甬dao渐渐的亮了起来,欧楚阳这时才看见两旁的墙壁之上,每隔不到五米便有一块不大的光体。

    “这是什么?”惊讶的同时,欧楚阳伸了光体,随口问道。

    “这是火晶,是一种存放火焰的特殊晶体。不值钱。”

    “哦。”觉得方堂没有什么兴趣跟他说话,欧楚阳也很识趣的没有继续说话,只是默默的跟着方堂。

    走了一会儿,方堂在一处石门前站定下来,轻轻的拍了两下,石门旋即打开。在石门打开以后,欧楚阳看到了里面的景象,石门的后面是一个很宽敞的大厅,大厅里灯火通明,让欧楚阳完全没有身在地下的阴森的感觉。大厅的四周有六间房间,房间的门上都按顺序分别刻着“一、二、三、四、五、六”六个数字。好像具有特殊的意义。

    大厅的中央像是被清理出来似的,没有摆放任何东西,只是靠近墙壁的地方有两个武器架,架子上摆着刀、剑、棍等武器。

    大厅里时不时的有人从各个房间走出来,又进到其它房间,每个经过他们身边的人都会很恭敬的对方堂叫声:“堂主。”然后就像没有看到欧楚阳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这时,欧楚阳转过身来一边走着,一边看着方堂,心想:“堂主?这个家伙原来是个堂主,他们好像是个什么组织,什么样的组织呢?老头子既然让我来找他,那么老头肯定对这个组织很了解,或许老头子就是这个组织的一员,他的实力应该比我高,不过明显跟老头子差的很远,他都是堂主了,那老头子会是什么人物呢?”

    正在欧楚阳猜测对方身份的时候,方堂终于在大厅边上的那个四号房间门口处敲敲了门,一个青年将门打开,房间面积不大,四周墙壁储物格,里面摆放了很多欧楚阳没有见过的东西,方堂没有进屋,只是对青年说道:“把测试水晶拿出来。”青年答了一声是,转身在一个储物格里拿出一块半人来高的水晶体,跟着方堂和欧楚阳来到了大厅的中央。

    方堂指着测试水晶上面一个凹槽对欧楚阳说道:“运转你的内气,全力打这里一拳。”

    欧楚阳看了看方堂,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随后闭上双眼将体内的紫色内气运转起来,方堂感觉到一股欧名的气势正慢慢的提升,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欧楚阳到底是什么属性,但从空气弥漫的迫人的气息判断,其实力跟自己相差无几,渐渐的,方堂眼神露出一抹震惊。

    感觉到内气在体内迅游zou至一个相当的程度后,欧楚阳突然睁开双眼,抬起右臂猛的一拳向水晶挥去。

    “轰~”一声巨响,将几个房间里面工作的人们惊的跑出屋来。当他们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欧楚阳拳头接触水晶的一幕。方才知道原来是有人进行能力测试。

    “嘀~嘀~”清脆的声音从水晶中出。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先天武士:级。内气属性:无。”

    “哗~~”略微沉寂了片刻,大厅像开了锅一样。议论的声音纷纷从围观的人群中向起。

    他是谁啊,好高的实力。“

    “不知道啊,好像是堂主刚刚领进来的人吧。”

    “级先天武士,他才多大啊?”

    “也就十几岁吧,啧啧~,真是了不起啊。”

    吃惊的看着测试水晶,方堂的表情在测试水晶显示出数据后瞬间凝固了,虽然欧楚阳刚刚说过他的实力,可是方堂并不能完全相信,而此刻,那亮闪闪的几个大字出现在测试水晶上,证实了欧楚阳所言非虚,即使自己心中有了充分的准备,不过残酷的现实还是狠狠的打击了一下方堂。

    级先天武士。方堂不敢相信,可又不能不相信。十岁的孩子,居然到达了这样的境地,这是什么样的天赋,简直是变tai啊。

    不过,内气属性:无。是什么意思?

    微微的平抚了一下自己震憾的心情,方堂直直了身子,看向欧楚阳。

    此时的欧楚阳心中也很是惊讶,本以为自己的实力应该在后天武者和先天武士左右,没想到经过测试,自己已经级的先天武士了,如果一直按照这个度修炼下去的话,那自己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到达武师级别,这样就可以修炼梵天诀了,那自己就不会被内气反噬而死了。惊讶的同时,欧楚阳很是兴奋。

    其实,修炼并不像欧楚阳想象中的这般容易,他现在能修炼到现在这种地步,也是渗杂了不少水分在其中,一来是因为体内那不知名的异常庞大的内气;二来,在山谷中的三个月,欧楚阳一直在“碧落天泉”的巨大压力下训练自己,既压制了内气的反噬,又能最大化的锻炼自己;三来,三个月的过负荷修炼,全都凭借着“朱果”的帮助,要不然就算他没有被内气反噬爆体而亡,也会被活活累死。而欧楚阳还不知道,像“碧落天泉”和“朱果”这两种东西,在外界想要得到,那是难上加难,所以,他要是想一直保持着这种修炼度,那根本是不可能。

    隔了半天,方堂方才从震惊中缓了过来,喝退了围观的手下们,将欧楚阳带到标注着“一”号的房间内。

    方堂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开口门道:“真没想到,你这么小的年纪居然拥有这般强大的实力。你究竟是怎么修炼的?”

    “其实也没怎么修炼,就这么练着练着就这样了。”山谷中的修炼是欧楚阳的一个秘密,他当然不可能告诉初次见面的方堂,所以就顺口答了一句。

    听到欧楚阳的回答,知道他可能有什么隐情不方便说,也就没有将这个问题继续下去,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接着说道:“以你的实力想要进入尚武学院,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现在离尚武学院招生还有四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你准备干些什么?”

    听了方堂的问题,欧楚阳也是很苦恼,心想自己的确没有什么事可以做,无非就是修炼,不过要在旅店里住四个月吗?这当然不可能。

    看到欧楚阳没有回答,方堂接着说到:“你现在还没有地方住吧。”

    “恩。”

    “这样吧,我在城里还有一个地方,现在没有人居住,你可以先住在那里,静静的修炼,等到四个月后尚武学院招生,你再做其他的打算吧。”方堂慢慢的说到。

    欧楚阳抬起头,若有所思的看着方堂,没有答应。

    方堂看着飘乎不定的眼神,接着说到:“放心,我没什么企图,方老既然把你托付给我,你就应该相信我。”

    听了方堂的话,欧楚阳再没有多想,跟着道:“好吧,那就谢谢你了,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你就叫我堂叔吧,一会儿我会叫人把你带过去,那里没有别人,照顾好自己。”

    “恩。”欧楚阳感激的点了点头“那好,有事你可以过来找我,还有,今天来到这事的不可以对任何人说。知道吗?”方堂叮嘱道。

    “知道。”

    方堂找人把欧楚阳带了出去。欧楚阳刚走,方堂叫来一个手下吩咐道:“向上面传消息,就说,人找到了。”

    “等等。还是我自己去吧。你和我准备一匹快马。”

    “是。”

    小荡山,欧家。

    此时,一个中年人正坐在屋里的椅子上看着书,看到兴趣正浓时,轻轻的敲门声传了进来。

    “什么事。”

    “主人,仁厚堂堂主来了。”

    “让他进来。”

    “吱呀”一声,门慢慢打开,随后走进一个人,这个人正是几日前跟欧楚阳见过面的方堂。

    “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没有抬头,中年人继续看着书问道。

    “回主人,小主人找到了。”

    听到这句到,中年人机灵的一下子站了起来,问道:“他没死?”

    “没死。”方堂回答道。

    压了压激动的心情,中年人重新坐回到椅子上,喃喃的低语道:“没死就好。没死就好啊。”双眼中略微有些湿润。

    “他现在在哪?”

    “棋盘镇。”

    “棋盘镇?你先起来。”中年人稍稍有些诧异的说道。

    听到中年人的询问,方堂站起身来恭敬的回答道:“他来打探方老的消息。”

    说到这里,中年人眼中闪过一抹赞赏之意:“哦?这孩子还真是有心啊。看来方老没有白白照顾他这么多年。”

    想到这里,中年人接着问道:“他还好吧。”

    看到中年人面上的表情充满着关怀之意,方堂也是在心中默默的叹息了一声,随后想了一会,答道:“不只是好,而且……。”

    听道方堂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年人不由的皱了皱眉问道:“而且什么?”

    方堂苦笑了一下,对中年人说道:“小主人现在已经级先天武士了。”

    “什么?”

    几乎是喊出两个字后,中年人像一尊石像一样凝固在当场,只有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换着,时而惊讶,时而兴奋,方堂在下面偷偷瞧了中年人一眼,眼里满是奸计得逞的意味。

    隔了好一会儿,中年人才慢慢的回过神来,重新看向方堂:“你确定?”

    “确定。”方堂答道。

    “他是什么属性的内气?”中年人接道问道。

    听到中年人有些一问,方堂微微一愣,随后苦笑着回答道:“这?没有属性。”。

    “没有属性?怎么可能?”中年人疑惑的问道。

    “确实没有。当时测试水晶显示的是无。”

    听到这里,中年人陷入了沉思中。

    (以下都是瞎几把乱写的废稿!以下都是瞎几把乱写的废稿!以下都是瞎几把乱写的废稿!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