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五九章 尚武学院

第二五九章 尚武学院

 
    ……

    (以下都是瞎几把乱写的废稿!以下都是瞎几把乱写的废稿!以下都是瞎几把乱写的废稿!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刚从旅店走出不远,欧楚阳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叫喊声:“救命啊,救命啊。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欧楚阳皱了皱眉回过头顺着声音望去,刚转过身,欧楚阳就看到一个身影已经到了面前,没有防备,欧楚阳被这个身影撞了个正着,将身影扶起,这才看清楚,撞到他的是一个瘦瘦小小的年轻人,身上穿着打着补相的粗布衣。

    还没等欧楚阳说话,青年拉着欧楚阳说道:“先生,救救我,后面的人要杀我。”说完,扔下一头雾水的欧楚阳快的跑去。

    这时,后面跑来几个人,欧楚阳一下挡在了前面,大声的说道:“站住,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你们的胆子也太大了。”

    “臭小子,别挡道。小心老子废了你。”其中一个人气势汹汹的说道。

    “还骂人?”说着,欧楚阳就要上前动手,对方几个人也围了上来。

    正在这时,其中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拦住他的同伴说道:“小兄弟,别误会,刚才那个人是小偷,他偷了我们的东西,我们才追他,你不要上他的当。”

    “啊?”听了中年人的话,欧楚阳下意识的mo了mo自己口袋,果然空空如野。

    一群人看着欧楚阳没有再阻拦,也没有多说,顺着刚刚小偷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居然骗我,还偷我的东西。”想到这里,突然猛的一颤,欧楚阳现自己手上的空灵指环也不见了,顿时欧楚阳一惊:“糟了,我的戒指。”想到这里,欧楚阳闭上眼睛,仔细的感觉着,忽然现前方不远处有一丝微弱的精神力波动。顺着这股波动,欧楚阳追了上去。

    狭窄的巷子里,一个瘦小年轻人展露着满脸的笑意,正在数着手里的金币。“哈哈,不少啊,看不出来那个小子还真有钱啊,啧啧。”年轻人正是刚刚撞到欧楚阳的小偷,此时,他正在巷子里清点着“战利品”,“这是什么破玩意儿,是铁做的戒指,居然偷到了这么个不值钱的玩意儿。”说完,小偷把戒指扔了出去,转身就要向巷子外走去。

    “啪”,戒指没有落地,却被一个人接了过去,随后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怎么,你准备去哪啊?”

    听到声音,小偷突的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只看了一眼,立刻向巷子外跑去。不过只跑了两步,只见一个身影挡在他的面前,小偷急忙停了下来,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你要干什么?”小偷战战兢兢的问道。

    挡住小偷去路的自然就是欧楚阳,凭借着空灵指环上面留下的精神印记,欧楚阳很快的便找到了小偷的藏身之处,赶来的时候正好是小偷扔掉空灵指环的时候。

    “你偷了我的东西,还问我要干什么?”

    “先生啊,不要杀我啊,我错了啊,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未满月的儿子,请你高抬贵手啊……,啊对了,先生,你的金币,我不要了。”看到欧楚阳气愤的神情,小偷立刻跪在了地方,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求饶道。

    小偷突然之间夸张表现,使得欧楚阳一愣,心中暗想:“我靠,这个人还真是能屈能伸啊,我还没把他怎么样呢就跪下了,也好,我也省事了。”

    接过金币,欧楚阳不耐烦的对小偷说到:“行了,行了,别装了。你起来回答我几个问题,答的好的话,我就放你走。”

    听到这句话,小偷猛的从地上跳起,面带谄笑的献媚道:“先生是第一次来棋盘镇吧,有什么明白的就请问,小人知无不言。”

    仿佛很厌恶小偷似的,欧楚阳挥了挥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叫马六,是棋盘镇里的…”马六嘿嘿的笑道。

    “我是第一次来,还不了解这里的情况,你跟我说说吧。”

    “先生想知道什么呢?”

    “说点有价值的就行,你要是说好了,没准我还打赏呢。”

    “先生是第一次来,棋盘镇是仅次于帝都的大城,这里吃的、玩的地方应有尽有,如果先生想吃点这里的特产,可以去广和饭庄,那里东西最美味了。”

    看到欧楚阳没有说话,马六又接着说道:“如果先生想要找玩的地方的话,我可以介绍先生去红楼,那是有很多大家族的子弟、达官贵人都经常光顾的地方,在那里能看到歌舞、说书的,最重要的那里的姑娘都很漂亮,要是先生有足够的金币的话……。”

    欧楚阳并不是十岁的小孩子,看到马六一脸猥琐的表情,立马就知道他想要说什么,还没等他说完,欧楚阳摆了摆手打断道:“这些没价值,说点有用的。”

    “哦是,看先生的样子,好像一位修炼者吧,如果先生要想购买武技、心法、灵药这样特殊的宝贝的话,可以推荐先生去西大街的玛林拍卖行看看,说不定里面有先生需要的东西。

    “拍卖行?”

    “对,那里是玛林商会在棋盘镇的总部,玛林商会是帝国中一个比较大的商会,他们涉及各种行业,而拍卖行就是他们其中一个最赚钱的行当,里面卖的东西都是宝物。”

    “恩,还有吗?”

    眼睛滴遛遛的转了转,马六接着说道:“有,东大街有丹堂的分部,如果先生要炼制什么丹药的话可以去那里,只要先生有炼制丹药的原料,丹堂的人都会帮您炼制,而且费用很低,绝对要比买的便宜的多。”

    说道这里,马六慢慢的凑到了欧楚阳的面前,四周看看了小心翼翼的说:“如果先生想要打探什么消息或者要杀什么人,小人可以介绍你接触认识一下杀手联盟的人。只要您有钱,他们什么都会帮您做。”

    听到这里,欧楚阳皱了皱眉向后退了两步说道:“你还真是无所不知啊?”

    “嘿嘿,先生夸奖了。”身子微微一躬,马六笑道。

    “诺,这是给你的,以后偷东西小心点,别看走了眼,你不会一直有这么好的运气的。走吧,别让我再看见你了。”说着,欧楚阳拿出一枚金币朝着马六丢了过去,后者接到金币眉开眼笑的恭敬道:“是,是,多谢先生,您真是个大好人哪。”

    没有理会马六的马屁,欧楚阳走出了巷子,边走边回忆着马六的话,心想这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啊,拍卖行、丹堂、杀手联盟,真是有趣的很啊。

    出了巷子,欧楚阳按照旅店伙计的指引的路线,来到了仁厚古董店,走到店门口,欧楚阳的心情不自然的激动起来,“也许在这里,能打探到老头子的消息吧。”提步走进古董店,只见店里面一老一少两个伙计正在忙着什么。叫住一个年轻的伙计,欧楚阳问到:“请问方堂在这里吗?”

    听到欧楚阳的话,小伙计仔细的打量了欧楚阳一番,随后说到:“方堂?没有这个人。”

    “没有?不可能吧,你再想想。”欧楚阳不死心的问道。

    “真的没有,先生你要是买东西,可以随便看看,要是不卖,请不要打扰我们做生意。”小伙计有点不耐烦,开始下了逐客令。

    “哦。”欧楚阳摇了摇头心想:“怎么可能,难道老头子骗我?”

    下在这时,另一个老伙计走了过来,问道:“什么事?”

    “这个人来找一个叫方堂的人。”小伙计一指欧楚阳答道。

    “嗯?你去把那边的货搬下来,小心点,这个人我来招呼。”说完,小伙计向面里走去,随后老伙计冲着欧楚阳笑道:“请问小兄弟你要找人?”

    “恩,找方堂。老先生您认识吗?”欧楚阳听到老伙计的询问,立刻回答道。

    “小兄弟借一步说话。”说着,老伙计拉着欧楚阳走到了店里面。

    “请问小兄弟,有什么信物吗?”老伙计问道。

    “信物?哦,有。”说着,欧楚阳拿出了那个墨绿色的牌子递了过去。

    接过牌子,老伙计细细端详了一番,眼神中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光芒,将牌子交还给欧楚阳说道:“小兄弟请跟我来。”说完冲着小伙计喊到:“我跟这位先生谈点生意,你看着点店面。”

    “好咧!”小伙计痛快的答道。

    老伙计转过头客气的对欧楚阳道:“请!”欧楚阳对着老伙计回了一礼,随后跟着老伙计向内院走去。

    进到内院,走了到院子中央,老伙计停下脚步,对欧楚阳说了一句:“小兄弟,请稍等。”说完走到一个屋子的门前,伸出手很有节奏的叩了叩门。

    这时,里面传出来一个声音:“什么事?”

    “掌柜的,有人找。”老伙计回道。

    “你先出去吧。”里面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是。”紧接着,老伙计没有再理会欧楚阳,默默的出了内院。把欧楚阳一个人扔在了院子中央。

    隔了一会儿,屋门方才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此人身材属于偏瘦型,脚步稳健,眼露精光,明显是修炼者,从他身上的气势来看,实力应该比欧楚阳要高出一些。

    “咦?是个高手。”欧楚阳心中想到。

    “是你要找我?”中年人站在门口处,眼神中突然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看着欧楚阳问道。

    “你就是方堂?”

    “我就是,是谁让你来找我的?”

    “老…咳,方老。”欧楚阳回答道。

    “有何凭证?”

    “这是他给我的。”说着,把墨绿色的牌子扔了过去。

    接过牌子,方堂看了看,随后点了点头冲欧楚阳说道:“里面说话。”说完便进了屋子。欧楚阳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屋子里的装饰和摆设很普通:只有一张桌子,两张椅子,里面有一张床,墙上挂着一挂着一幅山水画,床的旁边有一个柜子,柜子上摆着几样古董。

    “坐。”正在打量房间的时候,方堂出声了。

    “谢谢。”欧楚阳客气了一句坐了下来。

    “找我有事吗?”

    “没什么事,其实我只是想问问,您知道他现在在哪吗?”欧楚阳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其实也难怪他不好意思,本来方老给他这个牌子就是怕他自己在外面的时候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来这里寻求帮助用的,结果欧楚阳居然用这个牌子来寻找方老的下落。

    方堂看了看欧楚阳,说道:“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听到方堂的回答,没有出乎他的yu料,方堂没有告诉他方老的下落,其实欧楚阳来的时候已经知道答案,如果方堂能够告诉他的话,那么方老走的时候也就不用隐瞒自己的行踪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头轻轻的说:“我就知道,你不可能告诉我。可是我还是想问,他现在怎么样了?”

    感受到欧楚阳话语中流露出的真情,方堂面上一直冷峻的表情终于有点融化:“他现在很好。”

    欧楚阳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问到:“听说尚武学院每年都会在这招收学员,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方堂微微一愣,回答道:“是有这事儿,尚武学院每年都从帝国的各地招收学员,这已经成为了惯例,你问这个干什么?”

    欧楚阳没有回答方堂的问题,接着问道:“距离最近一次招收学员是什么时候?”

    听到欧楚阳没有回答他的意思,方堂也没计较,细细的为欧楚阳讲了起来:“还有四个月,尚武学院在每年的二月份左右招收学员,每次各地招收的人数都有不同,像棋盘镇这样的大城每年都会招收一百人,由于名额有限,在招生的时候,会在城里指定的地方进行筛选,只要能进入到一百名以内就可以被尚武学院录取,成为那里的学员。怎么?你想去尚武学院?”

    “想去看看。”欧楚阳肯定的点了点头。

    虽然得到了欧楚阳的肯定,但是方堂明显还是有点不相信,根据组织上给予的情报,欧楚阳明显是无法修炼内气的,这样的人想进入尚武学院根本不可能。不过看着欧楚阳坚定的神情,不像是随便说说的样子。而且欧楚阳刚进院子的时候,他也感觉到欧楚阳的身上有一股微弱的气势,虽然不像是他所熟悉的内气,但在自己的压力之下,欧楚阳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舒服,反而更加精神,好像在与他对抗一样。

    (以下都是瞎几把乱写的废稿!以下都是瞎几把乱写的废稿!以下都是瞎几把乱写的废稿!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