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五五章 雪崩之灾

第二五五章 雪崩之灾

 
    ……

    乌尔娜拈起酒壶为二人斟酒,不着痕迹的避开尹天泽的手,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不是还有杨曼如吗?怎么如此耐不住寂寞。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

    “杨曼柔那种水性杨花的滥货怎么能够跟你相提并论?我跟她不是逢场作戏,随便玩玩而已。”尹天泽说着一脸爱慕的看向乌尔娜,“我对你才是真心的,只要你轻轻一点头,我立刻娶你为妻,终身不作他想。”

    “尹少主既然说得如此真诚,那就等上三年又何妨?我期待着尹少主最终胜出哦。”乌尔娜嫣然一笑,盈盈起身,“天色已晚,不便久留,乌尔娜先告辞了。”

    尹天泽盯着乌尔娜身后不断变幻的性-感-曲-线,脸色极其不爽。

    “哼!给脸不要脸。送她什么礼物都是照单全收,一说到谈婚论嫁就推三阻四,摸一下小手都不肯,真是气死我也!”乌尔娜走后,尹天泽重重的将酒杯砸在地上。

    朴正昌从外面走了进来,凑上前说道:“我看那乌尔娜烟视媚行,想法绝不单纯。”

    “她的想法其实也单纯,无非是想找一个最强最有潜力的人,然后与他联手,打下原州一片大大的江山。”尹天泽说道:“这个女人是很有野心的,不过,这也很对我的胃口。”

    朴正昌点点头,又问道:“那尹少主打算怎么办?如果眼睁睁的等到三年之后……只怕夜长梦多啊。”

    “不然还能怎么办?我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吧。”尹天泽一脸无奈的说道:“乌尔娜修为不低,我胜她不难,生擒可不容易。再说,乌尔娜好歹也是盟主之女,又在书院的庇护之下,我也不能轻易冒犯。”

    “那倒是……”朴正昌小眼一转,贼兮兮的说道:“虽然不可用强,但是咱们可以用药呀……”

    “你的那种药不行,对付不了乌尔娜。”尹天泽摇摇头,否定道:“杨曼柔肯服下你那催-情-药,那是她生-性-淫-荡,自己想要寻欢作乐。否则,她一旦察觉身体有异,便可当即催剑气,驱散药力。”

    “这个我知道。”朴正昌继续说道:“但是我听说天下有一种奇-淫-之-药,无色无味,无法察觉。而且,一旦服入体内便无法祛除,越是催剑气,药性便越猛烈……”

    “当真?”尹天泽急匆匆的打断朴正昌,“若是这样,那就好办了。你手里有这种奇-淫-之-药吗?”

    “这药稀罕得很,我手里也没有。”朴正昌见尹天泽脸色一暗,感觉说道:“不过给我一点时间,应该可以找得到。”

    “那好,你赶紧去办!此事若成,我便欠你一份天大的人情。”尹天泽喜不自胜的站起来,目-露-淫-光,连连搓手,“乌尔娜,我看你还能故作清高到几时!”

    ……

    今天见到段师傅,勾起了昔日种种往事。回顾着自己穿越来到这个莫名世界之后所经历的一切,欧楚阳的心境久久不能平静。便趁着月色,独自走到山崖边,取出琴来,迎着清爽的晚风,弹奏了一曲《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世记多娇

    ……

    琴曲弹到一半,那久违的萧声再次响起。

    欧楚阳心中一喜,手随心动,琴弦如风吹碧波,泛起阵阵涟漪。琴声也随之柔和了几分,那萧声便在琴声应和之下,扶摇直上,冲天而起。

    虽然琴声悠扬浑厚,萧声锋芒毕露,但琴箫合奏,一刚一柔,抑扬顿挫,曲调共鸣,声震云霄,响彻天际。

    忽然,头顶上传来“轰隆隆隆隆”一阵紧接着一阵的闷响。欧楚阳大惊,回头一看,月光下的雪峰之巅,突然腾起滚滚银色雪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黑白轩扑击而来!

    “雪崩了!”欧楚阳骇然大喊,“快快躲避!”

    雪浪以铺天盖地之势而来,成吨成吨的积雪轰然而下。众学生惊惶失措地从各自房中跑出来,望着头顶上势如奔雷的雪崩,面无人色。

    “快出剑!”欧楚阳大喊一声,拔剑在手,抬手便是一道金色的灿烂剑华,斩向上空。

    众人纷纷效仿,一时之间,剑华闪耀,一团一团的积雪坚冰被剑华斩开。

    但是,抽刀断水水更流。众人的剑华虽然将成吨成吨的积雪坚冰砍成了碎片,但是却依然无法阻挡劈头盖脸的雪浪朝众人迅猛的压来。

    如果被雪崩所淹没,众学生虽然修为境界高强,不会有性命之忧,但也够呛。而且这黑白轩只怕就难免被完全压在雪崩之下了。

    正在危急之时,一道人影突然冲天而起,左右各出一剑。滚滚而下的雪流像是遇见了一个透明而又坚不可摧的屋顶,被分流到两边,擦着黑白轩和周围的黑色小楼,滚滚落下。

    “轰隆隆咚……”雪崩起至山巅,一直滚滚而下,落入数千米深的深谷,声势实在骇人之极。众学生面面相觑,后怕不已。

    白子墨一个闪身出现在欧楚阳面前,沉声道:“那么喜欢弹琴,不如回去找孟平笙好了。”

    欧楚阳连忙低头认错,刚刚只顾着弹琴,没想到这琴箫合奏之声,竟然有如此威势,引了雪崩,这一点确是他始料未及的。好在白子墨及时出手,将一场灾难化为无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就是个害群之马,最好趁早打他滚出书院,以免祸害大家。”朴正昌抓住机会泼脏水。

    “再有下次,决不轻饶。”白子墨甩下一句话,径直离去。

    朴正昌和杨曼柔等人又是一阵冷嘲热讽。

    欧楚阳却懒得搭理。他现在可以肯定,那吹箫之人,就在这一百四十七名学生之中。准确的说应该就是在一百二十六名新生中间。最有可能的便是秦惜雯,只有她的音乐造诣才有如此境界。

    欧楚阳看向秦惜雯,仔细观察着她的声色,却并未现丝毫的异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