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五四章 少主逼婚

第二五四章 少主逼婚

 
    ……

    “咦?”公孙晏突然一脸疑惑的说道:“我记得温嘉良当时说完这段故事之后,唐玉容便问你:‘既然你成功的将慕大小姐救了出去,那她怎么没和你在一起呢?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你们应该成亲了才对呀。??  八一?中文 W㈧W?W?.?8㈧1?Z?W㈠.COM’你当时借故含混了过去。现在想想,只怕是因为梅师姐吧……”

    “是,也不完全是。这事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还是不说了吧。”欧楚阳转向段师傅,说道:“还有一件事情:徐家父女我已经重新安葬了。元凶何夫人已经被我所杀,何文元也被我斩去了右手。徐家父女在天之灵,可以瞑目了。”

    “你替他们报了的大仇,我也就安心了。”段师傅老怀大慰。

    再喝了几杯酒,欧楚阳又问道:“段师父,以您的本事,生意不至于如此惨淡才对,究竟生什么事情了?”

    “哎,说来惭愧啊。”段师傅说道:“我刚来此地之时,生意确实不错,日子过得还可以,跟在云都山下之时没有太多区别。但是后来,洪家剑行开张之后,立刻开始打压其他几间铁匠铺,想要独揽此处的生意。一年时间不到,其他的两间铁匠铺就已经关门走人去别处了。我喜欢这个地方,不想再四处漂泊,便一天天的熬了下来。铸剑的生意不好,我便再打造一些农具之类的杂物,糊口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种生意上的竞争,无所不用其极。欧楚阳也没什么话好说,但是见到段师傅被人打压得这么惨,他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

    “段师傅你放心,这一次我们师徒联手,定能重振段氏铁匠铺。”

    段师傅却摇了摇头,“我最多只能锻造珍品宝器,洪家剑行的铸剑师能够铸造绝品宝器,我实在争不过他。”

    “段师父你就放心吧,欧兄出手,区区一个铸剑师,绝对不在话下。”公孙晏笑道。他相信用不了多久欧楚阳就能铸造名剑了。

    段师傅震惊的看着欧楚阳,“你已经能够做到绝品宝器了?”

    “我还没有铸造过绝品宝器,但是我估计应该差不多了,过几天便试一试吧。”欧楚阳淡然笑道。

    “我……你这三四年时间也真的不可思议啊,只怕足以抵得上旁人三四十年时间了……”段成刚已经被震惊得麻木了。

    短短三四年时间,从剑门未开到剑师小成,同时还晋升为冶炼师和铸剑师。普通人就算花上三四十年时间,也无法取得如此骄人的成就。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欧楚阳立刻名扬天下万众瞩目。当然,同时也可能为他带来无尽的麻烦。

    ……

    这一顿酒喝得尽兴之极。段师傅很久没有如此开怀畅饮过了,不知不觉便喝得酩酊大醉。将段师傅送回铁匠铺之后,欧楚阳和公孙晏两人走在回黑白轩的路上。

    此时夕阳西下,万道虹光将整座雪峰映照得一片殷红,绚丽之极。

    “你传信回去,让诚叔采购一批建材运过来,再招聘一些铸剑工和学徒帮工。这里人烟稀薄,只怕是招不到什么人的。”欧楚阳嘱咐道。

    “你真打算大张旗鼓的铸剑呀?”公孙晏问道,“这小镇上也没多少人,铸剑有什么生意吗?”

    “那洪家剑行的人也不是傻子。如果没有生意,他们有必要这么去争吗?”欧楚阳眉头轻皱,说道:“这小镇虽小,人也不多,但我总觉得很不简单。”

    “那倒也是。”公孙晏点了点头。想起了上午去买棋谱的事情,确实有点奇怪。这棋盘镇虽小,但毕竟是距离书院最近的地方,肯定不同于其他的边陲小镇。

    “但是,书院的课程可不轻松,你还有时间铸剑吗?”公孙晏又问道。

    “无妨,我已经有了计划,不需要我花费太多的时间。”欧楚阳答道,“而且,我这一对宝剑,也需要重铸升级到绝品宝器才行了。”

    “那好吧,便依你的计划行事。”公孙晏觉得他和欧楚阳两人在这极西之地的雪峰之巅只怕是要呆满三年了。既然如此,那铸剑也就不会耽误什么事了。

    走了一段,公孙晏又说道:“那我让人把天赐也带来吧,十几天不见,还挺想那小娃娃的。”

    “这不随你嘛。”欧楚阳笑道:“我看你不如干脆收了她当干女儿吧。”

    “她已经是我的女儿了。”公孙晏嘿嘿一笑,“一直没告诉你,怕你跟我争。”

    欧楚阳哈哈一笑,“刚刚满月不久的妹子,有什么好争的。”

    与此同时,欧楚阳和公孙晏两人先前喝酒的那家酒楼也被人全部包了下来,里面只坐了一男一女两位客人。

    男的一身玄底金线腾龙袍,头戴紫金冠,顾盼之间,神情威严,正是尹天泽。

    女的身穿一袭酒红色宽松轻袍,将她的曼妙身姿掩藏其中。但是她一举手一投足,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往往都会牵动袍袖,展露出一丝转瞬即逝而极具诱惑力的性-感-线-条。正是乌尔娜。

    几杯薄酒入喉,乌尔娜面色嫣红,娇艳无比。

    尹天泽看得心中一荡,目光闪烁,“乌尔娜,这一年来,我对你的一番情意,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乌尔娜轻轻一笑,“尹少主青眼有加,乌尔娜深感荣幸。”

    尹天泽一摆手,“荣不荣幸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的亲事。”

    “亲事?”乌尔娜佯装诧异的说道:“现在还言之过早吧。”

    “还早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们这个年纪相当正合适。”尹天泽步步进逼。

    “男大当婚,这话不假。”乌尔娜端起酒杯,瞥了尹天泽一眼,“尹少主家中妻妾成群,何必心急呢?”

    尹天泽仰天打了个哈哈,“我虽然是有几房妾室,但是正妻的位子可是一直为你乌尔娜留着的呢。”

    乌尔娜轻啜了一口杯中之酒,不咸不淡的说道:“承蒙尹少主抬爱,只是这终身大事,实在不敢轻易决定。”

    尹天泽闻言,面露不悦之色,“只怕你不是不敢轻易决定,而是在我们四大高手之中,犹豫不决吧。”

    “你们四位都是惊才绝艳的年轻翘楚,修为境界不相伯仲,而且家世显赫,都是一时之选。”乌尔娜并不避讳,坦言相告:“我也不妨实话实说。我乌尔娜自认姿色才貌,都不逊色于任何女子。我的意中人也必须是那最强之人。所以,还是等到书院四年学业完成之时,看谁能够通过书院的最终考核再说吧。”

    “哼!我绝对不会输给他们三个。但是,还有整整三年时间,你叫我等得好心急呀!”尹天泽说着便伸手去捉乌尔娜白玉般的小手。

    ……